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晨枫小苑

来的都是客,相逢握握手

 
 
 

日志

 
 
关于我
晨枫  

西西河水浪打浪,一浪打到网易上。我本是喜欢纸上谈兵的一介草民,在西西河那边开了一个小铺子,这是海外华人的一个精神家园。我是一个一坐下来就不动窝的懒人,但架不住友人的邀请,到网易也开了一个茶摊。阿庆嫂是怎么说来着:来的都是客。希望您能喜欢我这小号。来来来,先握一个手! 当然,主有主规,客有客道。请勿随地吐痰,喧哗扰众,或者乱贴小广告。不欢迎指桑骂槐,更不准恶语伤人。

网易考拉推荐

晚点的士兵大巴 - 谈空客A400M  

2009-12-16 13:43:39|  分类: 鹰击长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2月11日,欧洲空客的军用运输机A400M终于首飞,为A400M难言的历史点下重重的一笔。A400M是继60年代法德“协同”式之后的第一架欧洲军用运输机,这也是空客的第一架军用飞机。为了和A400M配套,还特意成立了Europrop公司,专门研制先进涡桨发动机。A400M是欧洲打破美国C-130在中型运输机领域的垄断的王牌,也是第一架真正欧洲合作的军用飞机,在此之前的“狂风”、“台风”都没有法国的参加,不能算完整意义上的欧洲联合。

晚点的士兵大巴 - 谈空客A400M - 晨枫 - 晨枫小苑
A400M是空客的第一架军用飞机,也是法德“协同”式之后欧洲第一架军用运输机晚点的士兵大巴 - 谈空客A400M - 晨枫 - 晨枫小苑
4发的A400M在外观上和C-130很有几分相像,但比最新的C-130J在概念和性能上都要先进
晚点的士兵大巴 - 谈空客A400M - 晨枫 - 晨枫小苑
A400M的螺旋桨采用弯刀形桨叶,推迟了激波的产生,提高了推进效率

自从60年代以来,美国的洛克希德C-130一直是西方空军的标准中型战术运输机。尽管在喷气时代涡桨发动机似乎过时了,美国空军也曾想设计新的喷气式运输机,在70年代差点从波音YC-14和麦道YC-15中挑一个投产,但最终C-130依然红旗不倒,甚至在21世纪的今天以C-130J的新面目在西方空军里换装已经老迈的同宗老前辈,这在世界航空史上是绝无仅有的。
晚点的士兵大巴 - 谈空客A400M - 晨枫 - 晨枫小苑
60年代以来,C-130一直是西方空军的标准战术运输机

晚点的士兵大巴 - 谈空客A400M - 晨枫 - 晨枫小苑
几十年后,C-130J替代同宗的老前辈,这是世界空军史上绝无仅有的

空客是作为民航客机的公司由欧洲几大飞机公司合组而成的,但从一开始,空客就垂涎于军用运输机市场,急欲在军用运输机市场重现在民航客机市场的成功。空客的成员公司之一法国航宇公司曾在60年代和德国合作研制过C-160“协同”式运输机,但只有法德空军使用。空客曾将A310改装成军标运输机,但这毕竟还只是披上狼皮的羊。A330MRTT是空客的另一次努力,并作为加油机成功地进入英国、澳大利亚等国空军服役,在美国空军的生涯则还悬在那里。不管怎么说,这次是披上虎皮了,但依然是羊。

晚点的士兵大巴 - 谈空客A400M - 晨枫 - 晨枫小苑
C-160“协同”式运输机是60年代法德合作研制的战术运输机,现在已经老迈,急需替换晚点的士兵大巴 - 谈空客A400M - 晨枫 - 晨枫小苑
A310MRTT是空客第一架军用化的运输机,但本质上依然是民航客机

点看全图
A330MRTT在美国空军中被称为KC-45,依然本质上是民航客机

从1982年开始,空客的成员公司中的法国宇航、英国宇航、德国MBB就开始琢磨军用运输机的事。开始时,这是以FIMA(Future International Military Aircraft,意为未来国际军用飞机)的名义提出的,连洛克希德也在里面,试图走欧美合作的道路。FIMA的进展比蜗牛还缓慢,1989年,洛克希德分出去单干,独立研制C-130J。与此同时,意大利Alenia和西班牙CASA加入,FIMA变成Euroflag,FLAG是Future Large Aircraft Group,未来大型飞机集团的意思。这是一架四发喷气运输机,外观像一架缩小的C-17。但逐渐地,Euroflag演变成一架和C-130J十分相像的四发涡桨运输机。由于成员公司和空客大体相同,Euroflag重组为空客的军机部,定名为Airbus Military。

Euroflag和C-130的相像不是偶然的。上单翼使发动机远离地面,在粗糙跑道上起落时,地面杂物不至于卷到发动机里。发动机远离地面也使机舱地板可以离地很近,便于装卸货物和人员。四发比双发的抗战损能力强,涡桨的气流吹拂过机翼,还有增升作用,低空和短距起落性能好。涡桨还可以反转桨距,把推力转化为阻力,缩短降落距离。涡桨发动机的喷气基本没有推进作用了,除了机械和热效率损耗外,做功全部转化为驱动空气产生推力,比较省油。在战术运输的典型距离上,涡桨的速度也够用了。若是用涡扇的话,速度的提高不明显,但耗油率却增加了。粗短机身便于装载宽大的货物,尤其是军用车辆和机械化装备,大尾门更有利于快速装卸。
晚点的士兵大巴 - 谈空客A400M - 晨枫 - 晨枫小苑
A400M的外观和C-130很有几分相像,这不是偶然的,但A400M比C-130要大一号
晚点的士兵大巴 - 谈空客A400M - 晨枫 - 晨枫小苑
宽大的机舱和更大的载重量使A400M比C-130使用更为灵活

晚点的士兵大巴 - 谈空客A400M - 晨枫 - 晨枫小苑
相比之下,美国为快反部队专门设计的M8轻型坦克就为C-130的机舱尺寸和载重量而削足适履,最终太过鸡肋而被迫放弃
晚点的士兵大巴 - 谈空客A400M - 晨枫 - 晨枫小苑
LAV系列也由于C-130的限制而不能大力加强装甲和火力

但是C-130的机舱宽度和载重量在50-60年代还算宽裕,在今天就有点局促了。C-130是按空运和空投轻装伞兵、轻型车辆、散装物资而设计的,这个要求对现代战场有点不够了。现代战场更侧重于空运和空投装甲车辆、机动装备和集装箱(包括医疗方舱、技术方舱和指挥方舱),C-130继续作为标准中型战术运输机,有时已经成为制约。美国陆军在设计适用于快反部队空运的M8轻型坦克的时候,就因为C-130的机舱宽度和载重量而大伤脑筋。最后削足适履的结果是M8只能削减基本装甲,在用C-130空运的时候去除附加装甲,用另外一架C-130空运附加装甲,在战场上临时挂装,这样才有足够的防护能力上战场,否则连防御大口径机枪子弹都够呛。海军陆战队的LAV和陆军的Stryker轮式装甲车也是按照C-130的运载能力设计的,装甲水平同样受限。从 LAV和Stryker改进而来的轮式装甲火炮采用外置无人炮塔,也是在相当程度上出于节约重量和体积的考虑。事实上外置无人炮塔的作战效能依然不及有人炮塔,否则现代坦克早就采用外置无人炮塔了。不光装甲车辆,很多机动战术导弹系统的重量尚在C-130的载重量范围之内,但体积太大,依然无法整体运输。

从80年代开始,美国和欧洲空军再一次寻找C-130的替代,这也是洛克希德加入FIMA的初衷。出于种种原因,洛克希德分出去单干,继续改进C- 130,最后采用罗尔斯·罗伊斯AE2100涡桨发动机、数字航电、双人座舱、平视显示器等先进技术,使已经40多年历史的C-130重焕青春。老树新花的 C-130J在1996年首飞,1999年开始批量交付,美国空军依然是最大的用户,美国海军陆战队、英国、澳大利亚、加拿大、意大利等也相继订购。但C-130J并没有增加载重量或机舱宽度,传统C-130的机舱宽度和载重量的问题依然存在。这对美国空军不是太大的问题,因为美国空军已经装备C-17运输机,具有足够的空运大尺寸、大重量货物的能力。无独有偶,英国、加拿大也装备了C-17,澳大利亚可能也将跟进。至于挪威、丹麦、卡塔尔、以色列这些也订购C-130J的国家,他们并没有太大的空运大尺寸、大重量货物的要求,所以这也不是问题。相反,他们现有的C-130保障体系可以继续发挥作用,反而是一个优点。
晚点的士兵大巴 - 谈空客A400M - 晨枫 - 晨枫小苑
英国皇家空军已经装备C-17
晚点的士兵大巴 - 谈空客A400M - 晨枫 - 晨枫小苑
加拿大空军也装备了C-17,加拿大编号CC-177

C-17对很多国家过于奢侈,但Euroflag的成员国依然坚持大尺寸、大重量货物的要求,在2002年5月,法国、德国、意大利、西班牙、英国、土耳其、比利时、卢森堡签订协议,承诺订购212架,并正式命名A400M。意大利退出后,南非加入,各国的国防预算有所调整,加上智利和马来西亚的订购,总订购量降低到195架,但这依然是欧洲历史上最大的军购计划。计划2008年1月试飞,2009年开始批量交付。

A400M采用四台Europrop TP400涡桨发动机,复合材料机翼,由A380的系统发展而来的数字电传飞控与双人制玻璃座舱和标准的夜视系统完全相容,具有先进的雷达、导弹来袭预警和干扰系统,可以加装地形跟踪系统用于贴地飞行,必要的话,还可以加装座舱装甲,适应高威胁环境的使用。相对于只有19吨载重量的C-130,A400M 的载重量几乎翻倍,达到37吨,机舱宽度和高度也有大幅度增加,适合于运输现代大型装备,尤其是除主战坦克外几乎所有增强装甲的装甲车辆和大型机动战术导弹系统。A400M还能容易地改装为加油机,机翼预留了加油吊舱的位置,在机舱内加装油囊,接上管路,就可以在外场迅速改装为加油机。

A400M在西班牙CASA的塞维利亚飞机厂总装。按空客的惯例,由特制的A300SST大肚子运输机穿梭于各成员公司之间,将模块运到总装地。部件制造在2005年开始,第一架A400M在2007年初开始总装,计划每年生产30架,首机在2008年6月26日下线,西班牙国王胡安卡洛斯一世亲自主持典礼。但这是一架飞不起来的A400M,因为Europrop TP400发动机的交付拖延了,到2008年2月才交付,装上C-130试验平台试验,需要累计足够的飞行时数才能装上A400M首飞。几次推迟后,人们以为A400M的首飞将于2009年初进行,但路透社2008年9月25日报导,空客军机的母公司EADS宣布,A400M的首飞将无限期推迟。

点看全图
2008年6月26日,第一架A400M组装完成

点看全图
西班牙国王卡洛斯亲自主持仪式

点看全图
但国王大人或许不清楚的是,这是一架飞不起来的飞机,发动机都是“假”的

点看全图
更糟的是,首飞被极大地推迟了

A400M从一开始就是争议多多,最大的问题在于单价太高,原估计为9000万美元,但现在已经高达1.6亿美元。相比于C-130J的6500万美元单价,一些成员国的信心动摇了。意大利首先退出了,转向C-130J。德国则提议放弃全新设计的A400M,采用单价为5000万到7000万美元的乌克兰安-70,完成研发并升级到西方标准。安-70在1994年已经首飞,采用独特的先进桨扇发动机,既具有涡扇的速度,也具有涡桨的经济性和短距起落性能,载重量高达47吨,足够运载苏式主战坦克,机舱也大于A400M。由于俄罗斯和乌克兰的先期工作,安-70在技术上已经相对成熟,只是急等完成全面研制的经费。苏联解体后,俄罗斯和乌克兰的关系几起几落,对安-70的命运带来不少变数。在俄罗斯退出前,乌克兰已经对和西欧的合作十分急切,提出种种优惠条件。但以法国为首的空客军机其他成员国反对,指责安-70的载重量太大,经济性不好,全面按西方标准重新设计安-70也耗时费力,并不经济。当然,保护主义的小九九也是昭然若揭。

然而,保护主义保护不了低效和拖延。EADS把首飞推迟归罪于Europrop的发动机迟迟不能达到适航状态,Europrop则辩解发动机已经准备好,装上C-130获得足够的空中验证时间是空客的问题。路透社也报导A400M有超重和机尾设计的问题。Europrop是英国罗尔斯·罗伊斯为主的专为 A400M配套的欧洲合作发动机公司,成员包括法国SNECMA、德国MTU、西班牙ITP。这是一个政治产物。本来EADS打算采用加拿大普惠的发动机,但被政治主子命令采用欧洲发动机,于是有了Europrop,临阵磨枪设计了这个西方最大的涡桨发动机,采用罗尔斯罗伊斯的招牌三轴结构,经济性好但结构复杂、重量大。不管EADS和Europrop谁是拖延的根源,A400M和TP400同步研制凸现了发动机研制领先的重要性,否则技术风险全堆到一起了。

晚点的士兵大巴 - 谈空客A400M - 晨枫 - 晨枫小苑

A400M配装的TP400涡桨发动机是西方最大的

点看全图
采用罗尔斯·罗伊斯先进的三轴结构也使技术风险大大增加

点看全图
更糟的是,发动机的研制进度和飞机平行,极大地增加了总体技术风险。2008年12月17日,装一台TP400的C-130试验平台才首次升空

然而,在投资300亿美元之后,换来这么个无限期推迟,这对谁都是难以忍受的。空客在A380项目上延期两年,A400M已经在谣传要至少延期24个月了,但空客奇怪地对预期的首飞日期和交货进度闭口不谈,甚至在有关政府和媒体询问的时候,也拒绝给出细节,一味强调在和Europrop的交货进度纠纷解决之前将继续无限期推迟。

Europrop方面在2008年9月刚进行了全功率试验,但和C-130试验平台的匹配问题进一步拖延了空中试验。按照设计要求,地面试验需要30小时,空中试验需要50小时,然后才可以装上A400M试飞。2008年12月17日,左翼内侧发动机换上TP400的C-130试验平台才首次升空。

本来就对A400M心怀不满的德国表示将对空客推迟交货处以罚款,并威胁如果交货推迟10个月以上的话,将保留取消订单的权力。法国则表示愿意放弃索赔要求,愿意重新谈判交货日程,但空客必须做出确切的交货日期的保证。空客是欧洲合作的象征,但其核心是法德合作。二战结束后,戴高乐和阿登纳高瞻远瞩,捐弃前嫌,开创了法德合作的历史。但法德合作一直有一个微妙的不成文的约定,法国出人出枪,德国出钱出力。就是在A400M上,德国的订购也是最多,达到60 架,超过法国的50架。但法国一直维持着法德合作的政治和技术领导,法国希望借对法德合作的领导地位达到对欧洲合作的领导地位。但德国对永远居于第二并不情愿,如果战后初期有历史原因的限制,现在德国不再认为应该继续背负历史的负担,德国已经挣得共同领导欧洲的资格。法德合作台下的暗流不时浮现,对未来欧洲政治走向的影响值得注意。具体到空客,空客的总裁现在在法国和德国之间轮换,但对空客的实际领导权依然在法国手里,德国对此并不满意,在A400M问题上发难就不奇怪了。

英国对索赔问题比较狡猾,只表示需要更多时间和信息才能决定。实际上,英国订购的25架A400M命运未卜。英国已经订购了C-17和C-130J,还没有取消A400M的订货究竟是真实需求还是虚与伪蛇,实在是不大好估摸。英国BAe承建A400M的复合材料机翼,如果英国退出A400M,EADS是否会因此取消BAe的份额,这是难以预料的事情。在空客草创时,英国也是中途退出。最后A300依然采用了英国制造的机翼,英国后来也重新加入了空客,但英国在政治上十分被动,至今在空客中依然是“二等公民”。

EADS正在极力将推迟的责任推卸给Europrop,顺便把罚金也一起推过去。EADS近来流年不利,A380延期两年交货,EADS被迫向已经订货的航空公司支付数以亿计的巨额罚金。承包制造A380机体模块的法国Latecoere也在向EADS索赔,因为Latecoere 已经垫付了投资,现在因为EADS的拖延而迟迟得不到资金回笼。这还不是EADS头疼的全部,海军型的NH90直升机也拖延了,同样面临索赔。另一方面,和波音787竞争的A350XWB刚刚展开,正是需要钱的时候。摇钱树A320面对波音的新一代波音737也急需更新,以避免市场份额的滑落。钱的缺口太多了。

在另一方面,欧洲政治军事形势改变,各国预算压力在当前的经济危机下骤然增大,EADS也在威胁各国不要削减下一批欧洲“台风”战斗机的订货,否则EADS也将要求索赔。“顾大局”的德国没有取消“台风”的订单,但将其中一部分转化成出口,正在寻找潜在国家。德国的做法虽然没有削减“台风”的已有订单,但实际上还是抢了潜在的出口订单。更妙的是,EADS反威胁说,如果各国不放弃因为A400M延期而索赔的要求的话,EADS将被迫中止A400M的进一步研制,因为EADS反正无法赢利了。空客总裁加罗瓦哭诉说,即使没有任何索赔,A400M也已经是一个仅仅保本的项目了。A400M的所有预期利润已经作为投资用于别处,无法压缩利润空间,如果EADS要承受索赔的话,继续A400M项目将失去意义。2008年11月14日,EADS终于宣布,暂停A400M的制造和研发,整个项目无限期推迟。即使恢复试飞,首机交货也从首飞后两年延长到三年。EADS本来是欧洲合作的象征,现在反而变成互丢烂泥的乱仗核心。

A400M推迟交货,对EADS本身也是经济损失,已经压在项目里的投资无法通过正常交货回收,据估计已经产生7亿欧元(约10亿美于)的损失,并产生 12-14亿欧元(近20亿美元)的资金周转缺口。EADS已经预备至少17亿欧元(约25亿美元)的资金,用于填补索赔和拖延造成的漏洞。EADS在传统上遇到这样的资金周转或者亏损问题,就是向各成员国政府讨钱。但美国对欧洲政府对空客的补贴屡屡发难,价值350亿美元的以A330为基础的美国空军 KC-45加油机项目还挂在那里,欧洲不敢太明目张胆,何况现在欧洲各国也没有钱。
晚点的士兵大巴 - 谈空客A400M - 晨枫 - 晨枫小苑
KC-45的合同还悬在那里,欧洲政府不敢太明目张胆地补贴EADS的财务漏洞

点看全图
由于A400M推迟交付,皇家空军还将继续订购C-17
晚点的士兵大巴 - 谈空客A400M - 晨枫 - 晨枫小苑
但一旦皇家空军有了足够的C-17,是不是还有A400M的空间就成了问题
晚点的士兵大巴 - 谈空客A400M - 晨枫 - 晨枫小苑
皇家空军也在追加C-130J的订货,这样从上下两个方向挤压A400M在皇家空军里的空间

A400M在2003年和用户集体签约时,有拖延赔偿的条款。这本来是欧洲军购改革的一个步骤,用于制止习以为常的拖延和超支。但是看来光有协议条文还是不能制止低效。EADS现在要求和用户集体重新签约,将交货从2013年开始,而原协议规定向法国空军的交货从2009年开始。

EADS的困境给了洛克希德可乘之机,一些国家空军的运输机的寿命已经到了,急需更换。洛克希德乘机大力兜售C-130J,迄今各型总产量达到2300架以上的C-130没有技术风险,可以保证交货,虽然飞机小一点,但价格也便宜很多,还是很有吸引力的。如果洛克希德挖走A400M用户,那对EADS是雪上加霜。

当然,相对于空客军机和Europrop的实力而言,A400M的问题都不是不可克服的,最大的问题在于政治决心、经济负担能力和项目管理。经过艰苦的讨价还价,技术问题得到解决,现在A400M终于首飞成功,但离交货还是差得远。空客军机成员国只有打碎牙齿往肚里咽,但南非、马来西亚等出口对象是不是有这个耐心就难说了。对空客更坏的消息是,欧洲合作本来是减少重复建设和恶性竞争的正道,还能得益于规模经济,但各国对欧洲合作有自己的小九九,在技术要求制定上,希望各国迁就自己,为自己不需要的能力而投资是一种浪费;在工作份额分配上,更是强调自己的相对优势,要求增加工作份额,通过合作拉动国内产业;但到了要采购的时候,则希望尽量减少负担。各国在保护国内工作机会和总体最优决策之间扯皮,容易有扶植战略产业而不顾经济效益的趋向,导致欧洲合作的军机项目不断陷入扯皮和指望有关国家政府的额外救援,最终是欧洲合作军机的工期极大拖延,成本急剧攀升,导致订单流失和采购规模紧缩,从而滑入恶性循环。法国就是因为这个原因退出欧洲战斗机项目,这才有了英德意西的“台风”和法国“阵风”的分道扬镳。但法国再也无力独力撑起新的军机项目了,英国在几次欧洲合作中也伤透了心,军机的欧洲合作之路看来也是坎坷得很。A400M会是最后一架重要的欧洲军机吗?西边的太阳就要落山了吗?

  评论这张
 
阅读(9023)|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