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晨枫小苑

来的都是客,相逢握握手

 
 
 

日志

 
 
关于我
晨枫  

西西河水浪打浪,一浪打到网易上。我本是喜欢纸上谈兵的一介草民,在西西河那边开了一个小铺子,这是海外华人的一个精神家园。我是一个一坐下来就不动窝的懒人,但架不住友人的邀请,到网易也开了一个茶摊。阿庆嫂是怎么说来着:来的都是客。希望您能喜欢我这小号。来来来,先握一个手! 当然,主有主规,客有客道。请勿随地吐痰,喧哗扰众,或者乱贴小广告。不欢迎指桑骂槐,更不准恶语伤人。

网易考拉推荐

追日记 - 伦敦记游之五(帝国的摇篮)  

2009-12-07 10:06:04|  分类: 游山玩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伦敦塔桥往东,就是所谓的Docklands,过去是码头和船厂的地方,换句话说,很蓝领。伦敦地铁到此为止,再过去就是地面的轻轨,称为 DLR(Docklands Light Railway)。著名的格林威治皇家海军学院和格林威治天文台在Docklands的东面,所以坐上轻轨继续开拔。伦敦的地铁和轻轨有一点特别,不是一 条线到底,常常在市郊边缘分叉,叉出两条甚至更多的线路,所以同一条DLR可以有两个终点,坐错了就糟了。不光终点可以有两个,起点也可以有两个,一个起 点出发的只到一个终点,所以从塔桥到格林威治需要中途转车,尽管是“同一条”线路。好在车站的电子告示牌很有用,清除地告示到哪里需要在哪里转车。欧洲的 公交很方便,但只有语言不成问题了,这个方便才好利用。要是这是在法国、德国或者意大利,我看着告示牌也不明白,要是问人也不能沟通的话,就要出大洋相 了。

轻轨上人不算多,可也不少。找个位子刚坐下,就来了一个查票的。还好,我买的是一天可用的通票,不怕查。可对过了一个中国中年妇女挖出一大把票子,好像都不对,语言也不大通,越急越乱,好在最后还是找到了,可下车的站也错过了。真为她着急。

一路经过不少伦敦的街区,这些不是高尚街区,可以看到一点普通人生活的情景。依旧是大片褐色的砖砌连排住宅,看上去都有日子了。旧了一点,但没有美国大城 市低收入区的望而生畏的感觉。或许是心理作用的缘故,在伦敦没有不安全的感觉,即使在地铁或者相对低收入的街区,都不大有眼神呆滞或者凶狠的“游魂”,也 少有墙上的涂鸦。更说明问题的是,没有怎么见到铁栅门窗。

路上见到伦敦的千年穹顶,这是一个用支架吊起来的帆篷结构的轻型大跨度建筑,但我不喜欢,看着就像一个被摁翻过来的老母猪。据说千年庆典过后,这个建筑就 没有什么大用,要是找不到永久性的出路,当局就有意要拆掉。不管怎么说,这依然是一个著名建筑,别落到当年水晶宫的下场才好。据说有一家赌场想把它盘过 来,咳,额头朝天的伦敦佬也跳不出铜钱眼啊。

点看全图
格林威治海军学院外的小街,典型的乱哄哄的伦敦街道

点看全图
原来海军学院的旧址,现在成了三一音乐学院(Trinity College of Music)

点看全图
窗里男孩正在做汇报演出,站在这里聆听了一会,再随手拍了一张

轻轨晃晃悠悠地就到了格林威治。格林威治不叫格林威治,而叫格林尼治,这已经不是秘密了。但习惯上,中国人依旧叫它格林威治。车站出来,是一个典型的欧洲 小城的模样,弯曲、狭窄的小街两旁都是店家,但再往前走几步,就是格林威治的大门。都说中国人喜欢把什么都用围墙一围,然后安上大门,看来英国人比中国人 还先行了一步呢。不过英国人好多围墙就是铁花围栏,看起来不那么森严。

点看全图
河边的铁花大门镶嵌着皇家徽记,标志着这是皇家的领地

点看全图
当年帝国的明日之花就是通过这里背负着纳尔逊的目光走向世界的

点看全图
Christopher Wren设计的原皇家海军医院,典型的古典复兴风格,模仿希腊神庙的气氛,突现出秩序、智慧、毅力、沉着,这些正是对帝国海军军官素质的期望

格林威治集中着皇家海军的过去,Christopher Wren设计的皇家海军医院后来成为皇家海军学院,这里是帝国的摇篮,邓世昌、刘步蟾、萨镇冰等中国海军宿将就是从这里学习现代海军知识的。皇家海军学院 从这里迁出后,这里依然是皇家海军的财产,但交给地方管理,开放为历史主题公园一样的东西,一些建筑则转为民用,像格林威治大学和三一音乐学院。走过的时 候,正好一个亚裔男孩在作汇报表演,小提琴拉的曲子很熟悉,但就是一下子叫不上名字了。现在常常有这样的事情,明明知道的东西,就是想不起名字了。站在窗 外聆听了好一会,才恋恋不舍地走了。

时间晚了,海军博物馆、天文台什么的都关门了。沿着草地走一走,这是帝国历史的精华所在啊。周围的建筑是古典复兴风格的,多立克柱式的围廊为方整的建筑增 加了韵律,也体现了秩序,给人高贵、睿智、沉着、坚韧的印象,这或许是帝国对海军军官的期望吧。纳尔逊的雕像侵蚀的有点厉害了,但泰晤士河边的雕花镏金铁 门应该是新近整修过的。著名的风帆时代的快船Cutty Shark也不开放。有意思的是,这里的Shark不像常规的念“夏克”,而是“萨克”,不知道伦敦佬又在搞什么鬼。

这里也是河底步行隧道的起点。这据说是当年为蓝领工人修建的,今天成为行人过河的方便通道。传说中隧道里“鬼里鬼气”的,有点恐怖。咳,纽约地铁里钻几 趟,这点鬼气就太小意思了。从一头走到另一头,出来正好在格林威治的河对面。太阳已经落山了,最后一抹玫瑰色的光辉还在Christopher Wren的皇家海军医院的对称的双穹顶上留恋,泰晤士河水则无动于衷地静静流淌,昔日帝国的精英所在如今只有最后几个游人在趟佯,似乎是曾经是日不落的大 英帝国的写照。

点看全图
落日在帝国的摇篮上留下最后一抹余辉,泰晤士河水无动于衷地静静流淌

点看全图
日落了,即使是日不落帝国。这是步行隧道的入口

有一个脚底走出来的建议:如果坐DLR到格林威治去,不妨在Cutty Shark前一站Island Garden下,出来就是格林威治步行隧道的河对岸。在这里看格林威治的全景是最好的。然后从河底下走过去,再游览格林威治的主体。

在外面“野”了一天了,该回去了。回去的时候,地铁里在广播,今天因为维修,xx线yy站不停,云云。看来很多地铁线和火车线在维修、扩建,会有不停站的事情,或者不再到xx去。还是需要语言和地理熟悉才好,否则听了也不知道是什么。

回来的火车乘客很多,但车上的告示牌没有更新,火车司机也不报站,这我就慌了神了。要下车的Gerrards Cross的前一站我也不知道,生怕错过了。还好有一个热心的男孩(很像Harry Porter里的Ron),对面的女孩在看Atonement,她好像爱看书,两人在说看书的事情。英国人的教育和修养比较好,旅馆里的《卫报》(后来终 于送来了)每天夹一本20世纪诗人的小册子,一天介绍一个,第一天是T.S. Elliot,后面的几个不熟悉。但这在北美是不大会有的,倒不一定是报纸的编辑没有这个水平,而是没有读者。在Ron的提示下,顺利到站下车,回到旅 馆,洗涮睡觉,明天要干正事了
  评论这张
 
阅读(1677)|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