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晨枫小苑

来的都是客,相逢握握手

 
 
 

日志

 
 
关于我
晨枫  

西西河水浪打浪,一浪打到网易上。我本是喜欢纸上谈兵的一介草民,在西西河那边开了一个小铺子,这是海外华人的一个精神家园。我是一个一坐下来就不动窝的懒人,但架不住友人的邀请,到网易也开了一个茶摊。阿庆嫂是怎么说来着:来的都是客。希望您能喜欢我这小号。来来来,先握一个手! 当然,主有主规,客有客道。请勿随地吐痰,喧哗扰众,或者乱贴小广告。不欢迎指桑骂槐,更不准恶语伤人。

网易考拉推荐

追日记 - 伦敦记游之九(看世界从身边走过)  

2009-12-08 13:02:32|  分类: 游山玩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到皮卡迪里来,看世界从身边走过”(Come to Piccadilly and watch the world go by),这是鼎盛时期英国的写照。作为老大帝国首善之地伦敦的购物中心,皮卡迪里曾经是世界各地商贾政要文人雅士云集的地方。到这里来,不仅看人,也被人 看。这不光因为这里曾经云集了顶级购物去处,也因为这里还真是几条主要街道汇聚的地方,车马云集,人头涌动。如今这里依然繁忙,但伦敦作为世界中心的日子 已经过去了。摄政大街依然那么优雅地弯曲着,灰白的古典风格建筑随着街道的弯曲,典雅依旧,但少了几分严峻,多了几分神往,那弯弯的街道的那一头是什么 呢?若不是挤得水泄不通的交通和鼎沸的人群,换成清静的街道和马车的得得声,不难把人带入另一个时代。

点看全图
摄政大街那著名的一弯,看出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吗?咦,左面的汽车怎么是背对着我们呢?对了,英国的汽车在左面开

皮卡迪里毕竟是一个街道汇聚的地方,中间有一个交通岛,正是这个圆形的小岛,给皮卡迪里带来“皮卡迪里圆圈”(Piccadily Circle)的地名。岛中间是一个纪念碑,顶上是希腊神话 中Eros的雕像,这是皮卡迪里圆圈的象征,也是伦敦的一个代表形象,伦敦主要报纸之一Evening Standard用它作为标志。Eros是希腊神话中阿芙萝迪特和赫尔米斯的儿子,阿芙萝迪特当然是爱神,脾气和情欲一样大,很黄很暴力;但赫尔米斯的角 色比较复杂,他不光是神界的信使,也是诗歌、文学、商贸、体育、放牧、发明之神,更绝的是,他还是天下小偷的保护神。Eros继承母系的基因比较多,也管 男欢女爱之事,尤其喜欢拿着他那张弓,到处乱放箭,erotic这个词的词根就来自Eros的名字。顺便提一句,在罗马神话中,阿芙萝迪特改名为维纳 斯,Eros改名为Cupid。当阿波罗嘲笑Eros那糟糕的箭法的时候,Eros一生气,就一人一箭,把最讨厌阿波罗的河神之女达芙妮和阿波罗拉郎配,治治这个大嘴的家伙。达芙妮不堪骚扰,只得要求她的父亲把她变成一颗桂树,伤心的阿波罗把桂树枝和树叶编织起来的桂 冠戴在头上,寄托自己的思念,这就是桂冠的由来。不过Eros自己的爱情生活也是一波三折,Eros和Psyche的故事也是西方文学史上一个不绝的题 材,从中演绎出灵与肉的永恒的轮回。不过兜了那么大一个圈子,其实这个雕像不是Eros,而是Eros的弟弟Anteros。Anteros是阿芙萝迪特 和战神阿里斯的儿子(天堂里看来腐败得很,二公二奶随便找),是阿芙萝迪特看Eros一个人寂寞给他生的一个伴。Anteros不像他那调皮的哥哥,到处 乱点鸳鸯谱,他是爱情回应之神,或者说是忠贞之神。情迷意乱中的恋人们常常乱拜神,拜到Eros那里,那是自找麻烦,应该拜Anteros才对。 Anteros同时也是无私之爱的神,这个雕像是用来纪念维多利亚时代著名的政治家和慈善家Shaftesbury勋爵的,所以这是Anteros。可巧 Anteros和Eros是一个模样(也有说是双胞胎,但两个不同的父亲要生出一对双胞胎,这个难度不是一点点),离皮卡迪里只有一箭之遥的Soho正是 灯红酒绿之地,现在是高雅的剧院云集的地方,当年可是花柳之地,非常erotic的地方,人欲横流,纲常倒转,和Eros的勾当更符合,所以几乎没人记得 Anteros这档子事,都把Shaftesbury纪念碑上的雕像当作Eros了。可怜堂堂的Shaftesbury勋爵,顶上这样一个绿帽子(这雕像 还真是墨绿色的),好像海瑞被供奉到秦淮河上一样窝囊。

点看全图
看见中间这个小小圆心岛和岛上的那个金鸡独立的带翼小飞人吗?这就使那个大名鼎鼎的Eros

不过Soho如今改邪归正了,当年的花街柳巷如今成为大小各色的剧院所在,大名鼎鼎的伦敦西区就在这里。这里云集了英语世界的主要音乐剧,地位绝对不下于 纽约百老汇。很多剧院的名号很是响亮,皇家剧院、女王陛下剧院(不知道女王陛下来这里看戏吗?)等等,不一而足。伦敦的音乐剧非常多,不过好像百老汇的影 响很厉害,或者是百老汇受伦敦的影响很厉害,谁知道呢?一眼看过去,《歌剧院里的幽灵》、《音乐之声》、《芝加哥》、Wicked、Afrika Afrika、《指环王》、Mama Mia、We Will Rock You、Dirty Dancing、《屋顶上的提琴师》、Grease、《悲惨世界》、《狮子王》,都是熟悉的名字。还有Billy Elliot,还记得几年前的那个电影吗?那个不爱拳击爱芭蕾的男孩,他是一个真人,现在就在伦敦上演自己的表演。这里晚上比白天更热闹,不过我是昼行夜 伏的,晚上老老实实回“家”睡觉,不来这里看世界了。

点看全图
这是众多剧院中的一个:女王剧院,门匾上有女王的徽记,大概是一个有所谓Royal Warranty的去处。这里在演《歌剧院的幽灵》

从皮卡迪里穿过Soho不远,就是大名鼎鼎的特拉法尔加广场。这是以帮助英国奠定帝业的特拉法尔加海战命名的,特拉法尔加海战的英雄纳尔逊自然当仁不让地 站立在广场中央的圆柱顶上。广场不大,为帝国的余晖所环绕。广场北面是著名的国家美术馆,这是和大英博物馆齐名的博物馆,旁边还有名气稍小但同样值得一看 得国家肖像馆。广场四周则是加拿大大厦、马来西亚大厦、南非大厦和新西兰(?)大厦,这些都是当年帝国在海外的重要殖民地,这些则是这些殖民地在伦敦的高 级使团所在地。有意思的是,澳大利亚和印度大厦不在这里。

点看全图
特拉法尔加广场和那根有名的柱子,纳尔逊就在这里注视着他曾经为之战斗过的芸芸众生

点看全图
这就使所谓的Canada House,当年曾经是加拿大大使馆,现在不知道做什么用了

点看全图
St Martin's-in-the-Fields的尖塔成为北美众多殖民地时代教堂的典范,以至于人们有时将这种英国式新古典主义风格误认为北美殖民地的风格。右面的就是就使南非大厦

广场东北角的St Martin’s-in-the-Fields教堂是一个很特别的教堂,宗教上的重要性不去谈它,这个教堂的金鸡独立的白色尖塔顶和具有帕拉丁风格的褐砖 结构成为北美殖民地教堂的范例,在美国新英格兰地区有无数这样的教堂,以至于有时候被错认为这是北美殖民地特有的风格。St Martin-in-the-Fields教堂也有一个很有名的乐队,不光免费在教堂里为信众和普通市民演奏基督教音乐,也演奏非宗教的古典音乐。著名指 挥Navel Mariner爵士一手把这个乐队拉扯起来,如今其室内乐在音乐界小有名气。教堂门前连着Charing Cross街,这是有名的书店街,电影“84 Charing Cross”就是在这里发生的故事,这也是Ann Bancroft在电影《毕业生》后最出色的出演,在《毕业生》里她是勾引小男生达斯汀·霍夫曼的坏丈母娘,在这里则从良成为安东尼·霍普金斯出演的旧书 店老板的柏拉图式的恋人。可惜,天下着小雨,时间也有点晚了,没有逛成书店街,否则应该去找一找84号的。

点看全图
海军部拱门将特拉法尔加广场和白金汉宫相连,纳尔逊是海军上将,海军部在这里倒也顺理成章。从建筑上讲,这个拱门的比例有点奇怪,不像拱门,倒像过街楼。这也是唯一门上有常住户口的拱门

点看全图
中间的大门通常是紧闭,只有女王进出时才打开

特拉法尔加广场东南是巨大的三拱海军部拱门(Admiralty Arch),紧接着海军部。三个拱门中,左右两个对公众交通开放,中间的拱门是供王室盛事的时候专用的,平时不开。穿过拱门,就是所谓的The Mall,连接白金汉宫。华盛顿也有一个The Mall,不知道是不是从这里抄袭的。

点看全图
在纳尔逊圆柱的脚下,乔治四世注视着黑格元帅的PP,这个一战英军总司令把多少英国的儿子们送进阵地战的绞肉机里

点看全图
离特拉法尔加广场几步路的Clarence House据说是威尔士亲王在伦敦的住宅,这个王子宫殿也不怎么样嘛

点看全图
纳尔孙背后的国家美术馆是世界著名的美术馆之一

纳尔逊圆柱的顶端曾经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是伦敦的最高点,纳尔逊在这里威严地注视着这片他为之献身的土地,以及王室和议会。在纳尔逊脚下不远的地方,是英王 乔治四世的骑马像,沿白厅大街往威斯敏斯特方向过去,就是第一次世界大战时英军总司令道格拉斯·黑格元帅的骑马像。这或许很微妙地说明了从纳尔逊开始的 100年军功历史,纳尔逊的海军开创了帝国的未来,而黑格的陆军成为帝国不幸的后卫。特拉法尔加广场一头连着威斯敏斯特,一头通过Soho连着皮卡迪里, 是伦敦当仁不让的中心。顺便说一句,Soho只是一个剧院比较集中的地方,在维多利亚车站和科文特花园那里,还有其他的剧院。

点看全图
对于很多歌剧演唱家来说,能够到科文特花园的皇家歌剧院来吼一嗓子,那也死而无憾了

点看全图
但是对于大多数伦敦人来说,这里更吸引人的是这个大市场

点看全图
市场旁边是这个不起眼的Indigo Jones设计的圣保罗教堂,这也是英国早期古典复兴的开山之作之一,不要和Wren的名气大得多的圣保罗大教堂搞混了哦

说到科文特花园,这里的皇家歌剧院和米兰斯卡拉歌剧院、维也纳国家歌剧院和巴黎歌剧院、纽约大都会歌剧院齐名的世界级歌剧院,不过这里不像其他地方,没有 演出的话,不对公众开放参观。科文特花园这地方本来是一个修女院的花园(Covenant Garden),被伦敦人典型的“偷工减料”的读音硬是读成了Covent Garden,所以就有了现在的名字。对于不热衷歌剧的人们来说,这里的传统市场是一个更好的去处。这是一个很大的有顶盖的半露天市场,有很多小摊小 贩,本地人和旅游者都爱光顾。我对购物没有兴趣,但被中间咖啡座那里传过来的歌剧歌声所吸引。这是一个年轻的女高音在唱,记得是在唱普契尼的歌剧《图兰多 特》中的名段《今晚无人入睡》(Nessun Dorma)。这是帕瓦罗蒂的名唱,在他的葬礼上也非常恰当地演唱了这一段。这是男高音的唱段,但英国人似乎有女高音唱男高音唱段的传统,Sarah Brightman也唱这段,还有男声段的《歌剧院的幽灵》。这位女士唱得很好,高亢激越的歌声在很大的厅堂里回响。和帕瓦罗蒂的原唱还是不能相比,缺乏 那种雪崩一样的强劲。当然,要是和帕瓦罗蒂一样,也就不会在市场里演唱了。

点看全图
The Strand,科文特花园出来就是,本来是拍糊了的一张照片,看看情调也不错,就是这个雨蒙蒙的样子

点看全图
想到BBC去砸砖吗?看准了地方,就是这里:Bush House,门匾上写着For the Friendship of English Speaking People,合该非英语国家的人倒霉

科文特花园出来,就是Strand地方的一段半圆形的街道。有趣的是,正中矗立着一座威严的新古典主义建筑,名为Bush House,也就是布什大厦了,不知道和美国总统布什有没有家族上的关系。更有趣的是,大厦立面的科林斯柱头上的门额上刻着:For The Friendship of English Speaking People(英语世界人民的友谊永存),原来这是BBC的老窝。难怪,BBC只关英语世界的人民的友谊,非英语世界的人民就顾不上了,这才会在西藏和很 多问题上对中国胡说八道。

点看全图
澳大利亚大厦,这才像巴黎呢,整一个第二帝国风格

点看全图
冤有头,债有主,这就是Bomber Harris的铜像,这个家伙下令轰炸德国,冤死了成千上万的平民

BBC旁边不远,就是澳大利亚大厦。这是一座巴洛克建筑,几乎可以算法国第二帝国风格了,也就是说,和巴黎歌剧院时代的法国风格很像,花里胡哨的,屋顶上 还有一层很巴黎的阁楼层,在一板正经的伦敦显得有点异类。澳大利亚大厦面对着皇家空军的小教堂,门前立着好几个雕像,但引起我注意的是阿瑟·哈里斯的雕 像。这位就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被称作Bomber Harris的英国轰炸机司令部司令,就是他下的命令,把德国炸成一片焦土,把平民目标和军事目标一块炸。他在战时的命令至今依然引起很大的争议,不过这 也是皇家空军最后的亮色了。按照英文里的说法,战后皇家空军已经成为其前身的骷髅架,也就是说,今非昔比了。如今不作为北约的一部分,或者作为美国空军的 帮腔,皇家空军已经难有多大的作为了。

皇家空军小教堂的对过就是皇家最高法院。在很长时期内,这是帝国疆界所及的所有地方的最高法院,在加拿大、印度、澳大利亚或者南非的案件可以向这里上诉。 这是一个维多利亚哥特式建筑的典范,集中了学院派哥特式的所有设计原则,所有在哥特式建筑上应该有的建筑语言这里都全了。然而,这也是一个世俗的哥特式建 筑,这是维多利亚哥特式的一个特点,在此之前,哥特式基本上是基督教建筑的专利。从大宪章时代开始,英国以法制立国。作为大英帝国的最高法院,这里上演过 一幕又一幕的人间悲喜剧,然而,对人间悲喜剧看的更多更透的却是不远的圣殿教堂(Temple Church)。

点看全图
皇家最高法院,是维多利亚时代“时髦”的哥特复兴风格,更像一个教堂

点看全图
天下熙熙,皆为财来,皆为利往,这里看到过多少人间的悲喜剧

这是一个隐藏在深院之中的不大的教堂,专门用来安葬圣殿骑士。圣殿骑士团是十字军东征时最重要的骑士团,勇敢善战,以一当十。在第一次十字军东征时,圣殿 骑士首先冲入耶路撒冷,冲上了圣殿山,由此得名。很多传奇由圣殿骑士的传奇般的战史而来,包括《达·芬奇密码》中圣殿骑士在圣殿山下 发现的秘密,和Indiana Jones中看守圣杯的千年不死老骑士。圣殿骑士在后来的耶路撒冷王国里也起到关键作用,电影《天堂王国》里说的就是这一段。由于在十字军战争中战功卓 著,圣殿骑士极尽显赫,得到教皇的特别荫蔽,作为跨越国界的基督教的卫道者,在欧洲政治逐渐中成为一支尾大不掉的力量。圣殿骑士在历次十字军战争中又积累 了大量的财富,在欧洲购置了大量的土地,今日伦敦圣殿地区(Temple)的大片地皮就是当年买下的。圣殿骑士还通过向法国王室放高利贷,试图控制法国, 终于遭到法国国王菲利普四世和教皇克莱门五世的联手算计,在1307年10月13日晚,发动了突然袭击,将圣殿骑士大批逮捕,以莫须有的罪名处以火刑或者 其他极刑。圣殿骑士总首领雅克·德·莫莱在被处死前,诅咒菲利普四世和克莱门五世,可巧克莱门五世在一个月后果 然猝死,菲利浦四世在年底前也在打猎时死了。今天的圣殿教堂隐藏在安静的深院之中,教会的影响还是随处可见,但更多的则是律师们的办公室和图书馆,只有躺 在这里的圣殿骑士们在天界冷眼看着碌碌众生或为财死或为食亡。来的时候天色已晚,教堂关门了。黄昏中,小广场上柱顶上的“两人合骑一马”的圣殿骑士像在暧 昧的夜空中孤寂地站立着,这是圣殿骑士的象征:一无所有,一切为神。圣殿教堂在建筑形制上也是很奇怪的样子,主体建筑没有太大的特别,就是一般 Romanesque的厚重方整的样子,但入口处是一个少见的圆柱塔楼,这是圣殿骑士教堂的一个特点,也是耶路撒冷圣墓教堂(Church of Holy Sepulchre)的形制。这是耶稣死难后安葬和复活的地方,是基督教中特别重要的圣迹,但它不是后来教堂常用的拉丁十字或者希腊十字,而是圆的,和拜 占庭时期的基督教堂(如伊斯坦布尔的圣索非亚大教堂)的圆形主题一致,或许是受时代尚不久远的罗马万神庙的影响。

点看全图
两人合骑一马,这是圣殿骑士的象征,这既表明了他们“一无所有、一心为神”的信念,也表明了他们战友情深的理想

点看全图
圣殿教堂深藏在小街深巷之中

点看全图
看穿世态炎凉的圣殿骑士们本想选择一个远离功名利禄的地方,但这里的周围都被律师们占领了,功名利禄还是追了过来

点看全图
教堂的圆柱形塔楼是天主教堂里很少见的,这是从耶路撒冷的Holy Sepulchre教堂来的,也是圣殿骑士派教堂的一个标志

周围,很多律师办公室的灯光亮起来了,大概是大律师的小助手们还在忙着准备材料。从一百年前租给律师们开始,这里就成为律师们的天堂。看破尘世和功名的圣 殿骑士们默默地注视着追求正义或者功名的律师们,看着世界从身边走过。“到皮卡迪里来,看世界从身边走过”。或许更应该到圣殿教堂来,看世界从身边走过。
  评论这张
 
阅读(1472)|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