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晨枫小苑

来的都是客,相逢握握手

 
 
 

日志

 
 
关于我
晨枫  

西西河水浪打浪,一浪打到网易上。我本是喜欢纸上谈兵的一介草民,在西西河那边开了一个小铺子,这是海外华人的一个精神家园。我是一个一坐下来就不动窝的懒人,但架不住友人的邀请,到网易也开了一个茶摊。阿庆嫂是怎么说来着:来的都是客。希望您能喜欢我这小号。来来来,先握一个手! 当然,主有主规,客有客道。请勿随地吐痰,喧哗扰众,或者乱贴小广告。不欢迎指桑骂槐,更不准恶语伤人。

网易考拉推荐

追日记 - 伦敦记游之十(女王的世界)  

2009-12-09 09:56:59|  分类: 游山玩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英国不是世界上第一个有女王的国家,但英国一定是世界上女王名气最大的国家,原因无它,英国最强盛的时代都是在女王手里实现的。第一个伊丽莎白女王把自己 “嫁给英国”,终生不嫁,开创了一个黄金时代,维多利亚女王时代更是英国的极盛时代。现在的伊丽莎白二世女王的英国虽然今非昔比,但50多年的王位坐下 来,今天的人们说起英国女王比英国国王都要顺溜。

女王的家在白金汉宫。这是白金汉大公在1703年为自己造的,1761年被英王乔治三世买了下来,作为自己在伦敦的居所。以后逐渐扩充,到年轻的维多利亚 女王加冕时,首次成为英国君王的正式居所。和故宫的红墙深院不同,只有铁栅栏围墙的白金汉宫是从沿街一字排开的townhouse开始,然后逐渐增加 的,所以也就是一个大一点的四合院而已。宫前广场上有一个维多利亚女王的坐像,作为最成功的英国君王,又是第一个入主白金汉宫的英国君王,维多利亚女王端 坐在这里当之无愧。白金汉宫三面被公园包围,这里原先都是王室的御用绿地,后来除了白金汉宫的后花园外,都成为公共绿地,其中海德公园最为有名,不是因为它 最大,而是因为它那个有名的辩论角。可惜季节不对,也要等星期天,不是每天都有人在那里高谈阔论的。

白金汉宫旁边的Royal Mew(皇家马厩)是在每年春天到秋天对公众开放的,里面陈列有王室用的汽车、马车和其他玩意,但我去的时候正好离开放还差一天,而第二天就要飞回加拿大 了,只好遗憾一下。女王的私人画廊对公众开放,据说有很多价值连城的名画,不过看看介绍,都是名家画的王室成员肖像,或者不痛不痒的风景画。技艺当然是一 流的,但内容上了无生气,没有兴趣。礼品店里有各色带有女王徽记的小玩意,但是买了点明信片,就出来了。不过里面的人介绍,这一天正好有换岗仪式,错过了 Royal Mew,不能错过换岗仪式。

还好旅游季节还没有到,人多,但还不是太多。离仪式开始还有45分钟,警察已经拉起警戒线了。问了一下女警察换岗仪式的进程,看白金汉宫正面靠南的边门边 上还有一个空位,就站下等着了。人渐渐多了起来,对过维多利亚雕像下的圆形岛上渐渐满了起来。趁着仪式还没有开始,东张张西望望,看见有点意思的景致就拍 一张。白金汉宫的大门上镶嵌着巨大的女王徽记,懂得人可能可以解读出好一段王室的历史典故,我没有这个本事,看看热闹而已。接近仪式的时间了,骑着高头大 马的警察也出动了。加拿大西部马很多,但看着这几个英国警察,才能体会高头大马的含义,真是高大,我的脑袋才和马背齐高,要是发生骚乱,骑着这样的高头大马冲一下,很少有冲不散的人群。不过马就是马,王宫门前大堆旅游者的众目暌暌之下,照样拉屎撒尿,一点风度也没有。

点看全图
维多利亚像下的人开始多了

点看全图
换岗仪式当然要有小兵,一直以为他们是穿红色制服的,带高桶皮帽,或许这是冬装?

点看全图
感情皇家卫队也偷奸耍滑啊,看那旗手,旗杆落在肚兜里,多省事?那些小兵,胸前一个布条把枪绑住,要不然晃来晃去的不好看,前护木上还有海绵护套,怕肩膀搁得慌

点看全图
还是骑兵好看

终于等到换岗仪式了。老大帝国就是老大帝国,破船还有三千钉。今天看的就是这三千钉,国家沦为二流强国了,但臭架子一点也没少。首先是穿灰呢大衣的近卫军 士兵列队从圣詹姆士大门方向走来,带着红色大檐帽,扛着无托的L85步枪,还上着刺刀,看起来有点滑稽。仪仗队的步枪还是应该用老式步枪,看起来像那么回 事一点。新式的无托步枪打仗起来或许好,但看着少了一点肃杀之气。另外,老大帝国的大兵秀也退化了,旗手单手护旗,但是旗杆的底部是放在一个肚兜里;小兵 的步枪是单手托枪,但为了不晃动,在胸前用一个搭扣扣住,靠肩的步枪前护木用海绵套包住,也可以不硌得慌。共军的仪仗队那才是真功夫呢。

一直以为皇家卫队是红色制服,这灰呢大衣不知道是不是季节的关系?英国兵的齐步走是很有特色的鹅步,手臂像棍子一样向前抬到齐肩高,腿倒是没有踢得很高。 感觉上共军的齐步走要更精神一点,共军的正步走的气势更是无人可比。有意思的是,这些近卫军不是专业仪仗队,而是由属于近卫军的作战部队轮流担任。忘记这 一天是哪一支部队了,反正不值班的几个小兵也在观众群里看他们的伙伴们走鹅步,还到处表白“我们是一个部队的”,被几个MM抓住一起拍照。

接下来就是军乐队的,同样是灰呢大衣,但戴上那个最有特色的熊皮高桶帽,有点像那么回事了。军乐队吹吹打打一路走过来,我跟着一路拍过来。军乐队的乐声引 来了更多的观众,人群开始拥挤了。最后上场的是骑兵卫队,他们身披红领黑呢大氅,头戴金光闪闪的红须头盔,跨上佩剑,骑着高头大马得得而来,煞是威风。很容易想象,在没有影视、流行音乐和明星的时代,女士很难不为此而倾倒。

点看全图
卫兵在院子里渡鹅步的时候,军乐队就吹吹打打,不光有军乐,也有民间小调

点看全图
维持秩序的警察MM

接下来的事情都是在铁栅栏围墙里面进行,两拨士兵鹅步过来,鹅步过去,煞有介事地换岗,再吆喝几声。军乐队则不断奏乐,不光有军乐,也有英国民间乐曲和一 般的古典音乐。这时候,很多人都走散了,我也渡到对过的维多利亚女王像那里,继续拍照、东张西望。居高临下,看着里面的的大兵折腾。

估摸着他们总也要出来,所以占据岛上中间居高临下的位置,正对着白金汉宫的大门,等他们出来。折腾半个小时后,换岗仪式结束,里面的兵又列队出来了。要说戏剧效果,这时候其实是最好看的。军乐队已经排好队了,领队的指挥站在中间。白金汉宫中间的大门缓缓打开了(前面都是从左右的边门进去的),军乐队指挥发 了一声口令,然后一步一顿地集体搓步,先向右,再向左,一步划一个1/4圆,搓了几步后,一声口令,鼓号齐鸣,集体换成齐步走,这才正式开拔。接下来是士 兵的齐步走。这才算换岗仪式完毕。很多游人在近卫军进去之后就离开了,没有看到出来,其实很可惜。

点看全图
中间的大门打开了,军乐队整队,准备出来了。背后楼上的阳台就相当于伦敦的天安门城楼,女王要接见臣民就在这里

点看全图
军乐队和卫兵吹吹打打地出来了

看完换岗仪式,继续开拔,接下来是绿地公园另一头的威灵顿拱门。这是为纪念威灵顿公爵在滑铁卢打败拿破仑而建立的,形制上和巴黎的大凯旋门一样。为了突出 其地位,这里的地址是伦敦1号。拱门下面,是很大的烈士纪念墙一类的东西,刻着很多名字。还有皇家炮兵纪念碑,上面刻着第一次世界大战中皇家炮兵征战过的 地方:美索不达米亚、波斯、俄罗斯(?)、达达尼尔、马其顿、巴勒斯坦等,读着像世界地图,真不愧是日不落帝国。

点看全图
威灵顿凯旋门,尽管威灵顿打败了拿破仑,凯旋门还是拿破仑的气派大

点看全图
旁边就是皇家炮兵纪念碑,看看那上面的地名,简直就是一幅世界地图

绿地公园、圣詹姆士公园、海德公园、肯辛顿公园都是连在一起的,肯辛顿公园的南部博物馆云集,其中最有名的是维多利亚和阿尔伯特博物馆。旁边的另一个去 处其实也很有意思,但通常被人们忽略,这就是Brompton Oratory。这是一个意大利巴罗克风格的天主教堂,里面简直神采飞扬,华丽辉煌得在保守的伦敦显得非常另类。不光内饰华丽,外表也是意大利巴罗克的山 字形正立面,看着更像塔斯卡尼的锡耶纳的教堂,而不是伦敦传统的Romanesque或者哥特式。作曲家埃尔加(Edward Elgar)和电影导演希区柯克在这里举行的婚礼。里面没有什么人,也像真正的教堂一样:不收门票!在里面流连了一会,又偷拍了几张照片,出来了。

点看全图
Brompton Oratory是伦敦天主教“复辟”后新建的教堂,是伦敦少见的意大利巴洛克式样,其华丽、多彩在沉闷、古板的伦敦很是异类

点看全图
教堂的正立面也是山墙式样,令人恍惚到了塔斯卡尼

伦敦和很多欧洲城市一样,公共厕所很少,即使有的话,也常常要收费。在身上没有零钱的时候,有的时候会很狼狈。正在犯愁呢,看到一家卖Siematic厨 房家具和Miele灶具的店家,也好,看看大名鼎鼎的Siematic,在加拿大还看不到呢。欧洲的Miele灶具花样就是比加拿大多,我最心仪的玻璃面 子煤气灶也有,但只能看,不能买,搬回加拿大也不行,不同的电压、煤气管子接头等等。左看看,右看看,看到一个顾客专用的厕所。呃,不买东西,和他们胡扯 一顿,也算顾客嘛。老实不客气,钻进去就用了。切,到底是家具店,比外面还高级呢。道声再见,继续上路。

南肯辛顿是博物馆云集的地方,恢宏的国家自然博物馆收藏着奇花异兽,古雅的科学博物馆收藏着工业革命以来各种科技发明,小鲁道夫·狄 塞尔在这里贪婪地汲取科技养分的时候,不知道是不是想到他的发明日后也会陈列在这里?但南肯辛顿最出名的博物馆应该是维多利亚和阿尔伯特博物馆。作为英国 历史上最成功的君王,维多利亚女王的很多功业都是在阿尔伯特亲王的辅佐下获得的,两人的感情也很好,是世界王室中少有的“革命生活两不误”的例子。阿尔伯特亲王英年早逝,维多利亚女王伤心莫名,从此身着黑袍,不再在公众场合露面,连伦敦都不大涉足,白金汉宫只好空关。维多利亚和阿尔伯特博物馆就是女王为了 寄托哀思而修建的,这大概是世界上唯一用女王和夫君(或者国王和王后)的名字同时命名的博物馆了。大门上,维多利亚女王高高站立,但进门的人们首先看到的 是手执经卷和宝书(《股海指南》?《葵花宝典》?)的阿尔伯特亲王。为了为下次旅游预留节目,照例没有进去,尽管这里也是免费的。

点看全图
维多利亚和阿尔伯特博物馆,塔楼像一个王冠

点看全图
自然历史博物馆,又一个恢宏的建筑

点看全图
附近华贵的公寓中,有一个是阿曼的大使馆

博物馆周围大概是伦敦的高尚住宅区?这里没有一家一户的深宅大院,都是豪华古典公寓,气氛上很像巴黎。大多是白墙,而不是英国随处可见的褐砖墙,感觉上也 提气很多,不压抑。莫非这些是灰白石砌的,而不是砖结构?要么就是抹灰砖墙?难道英国人的褐砖墙也不完全是“喜欢”,而是偷懒或者节约,不愿意抹灰?从敞 开的落地窗里看去,里面的水晶吊灯、精美家具也很是气派。这里的另一景是博物馆环绕之中的伦敦帝国学院(Imperial College of London),街上年轻的亚洲面孔明显增多。煞风景的是帝国学院里很多呆板、了无生气的现代建筑,想象一下世界各地大学里最平板、僵硬的实验楼,大体就 是这个样子,和周围精美的历史建筑一点也不协调。还好,接近肯辛顿公园的地方,建筑又恢复了传统的精美。皇家音乐学院在这里,可以看到很多未来的音乐大师在这 里忙忙碌碌地进出。伦敦有两个皇家音乐学院,Royal College of Music和Royal Academy of Music,不知道两家是什么关系,这里的是Royal College of Music。

点看全图
维多利亚女王将哀思寄托在这个豪华的音乐厅上,皇家阿尔伯特大厅是伦敦最高等级的音乐厅

点看全图
门前大台阶边花已经开了,这是樱花吗?

点看全图
还有着不知名的小红花

皇家音乐学院对过的大台阶上,就是维多利亚女王纪念阿尔伯特亲王最大的手笔:皇家阿尔伯特大厅(Royal Albert Hall)。正面立着巨大的阿尔伯特亲王的像。这是伦敦最高规格的音乐厅,比泰晤士河边的皇家节日大厅(Royal Festival Hall)还要“高档”。皇家音乐学院的学生每天从这里走过,一定倍受激励。皇家阿尔伯特大厅有一个有趣的做法,当年的大笔赞助者可以获得999年有效的 通票,可以随时到这里的保留席位享受世界顶级的音乐表演,可以子子孙孙传下去。如今这已经不是一个“省钱”的举措,而是地位和传统的象征了。今日的新贵花 钱也不能买到这样的礼遇了。皇家阿尔波特大厅是一个圆形建筑,模仿罗马万神庙的风格,但墙上的装饰是希腊风格的图案,描述古人的歌舞诗画等风雅之事。南大门 在近年重修过,将前厅扩大,伊丽莎白二世女王也来主持剪彩。但圆形主建筑的四周应该修整清洁一下了,这绛红和橙黄相间的建筑不是整旧如旧的料子,一旧就显 得脏兮兮的。里面的饭店向外面喷灌着浓烈的炊烟,油腻味道大煞风景。旁边的皇家吹鼓手协会(Royal College of Organists)的建筑倒是很英国派头,木构框架,粉红和咖啡色相间,有点香气,但不恶劣,和皇家阿尔波特大厅的色彩配合得不错。

点看全图
和皇家阿尔波特大厅面对的是阿尔波特纪念塔

点看全图
阿尔伯特亲王在这里依然默默地辅佐维多利亚女王打造日不落帝国

点看全图
纪念塔四角是象征四大洲(南北美洲并到一起)的群雕,左面坐着的那个有点像中国人

点看全图
走近一看,还别说,真是的,瞧那小辫

点看全图
100年后,日不落帝国面目全非,不知道阿尔伯特亲王坐在这里有何感想

但维多利亚女王没有到此为止,在皇家阿尔伯特大厅背后靠肯辛顿公园的一侧,还建造了一个哥特式的阿尔伯特纪念碑。说它是一个纪念碑,不如说是纪念塔或者纪 念亭更好。塔尖是镏金的,在阳光下熠熠生辉;亭中是阿尔伯特亲王的镏金坐像,阿尔波特并不正襟危坐,而是略微侧着头,似乎还在颌首沉吟如何帮助妻君治理这 个日不落帝国。阿尔伯特的四周是仪态万方、美艳照人的众女神像,看来维多利亚女王对自己的夫君很有信心,不怕他看了花心。塔座的四角上是象征着世界各地的 四座群雕,代表了维多利亚时代英国人对世界的理解。象征亚洲的这一组群雕在左前方,看来英国对自己在亚洲的地位很在意。象征印度的“布票不足”的女郎骑在 一个大象上,旁边坐着一个中国人若有所思。为什么就能肯定是中国人呢?他的脑袋后面有一根大辫子!右前方是象征欧洲的几位女子,那头牛则来自宙斯和欧罗巴 的传说。好玩的是象征美洲的那组群雕,若不是美洲野牛(bison)和女郎头上的羽毛冠,怎么看怎么像欧洲人。

点看全图
肯辛顿宫本来在伦敦不大出名,但戴安娜在这里一住,名气就大了起来

点看全图
宫里有很多这样的黄花

点看全图
还有更多这样紧闭的宫门

点看全图
花房和草坪是法国式的,和环境不大配

曾经住在肯辛顿公园附近另一个著名的皇家亲戚是万人迷的戴安娜王妃,她的寝宫就在肯辛顿宫,离阿尔伯特纪念碑不远。虽说肯辛顿宫不是戴安娜独住的,还有其他王亲国 戚也住在这里,但戴安娜无疑是肯辛顿宫最出名的住客。说肯辛顿宫因为戴安娜而出名,应该不过分。作为王宫来说,这个宫不太大,更像贵族或者有钱人的豪华四 合院。吸引我的是这里的久远但平民的气息,象草地上大片的黄花,刻满岁月痕迹的灰墙后刚刚绽放的粉红色的花朵,还有爬墙的老藤。紧闭的老木门后深锁着王家 的几多欢愁。这是一个Happily Ever After的人间天堂,还是一个围城?几只喜鹊在悬垂的老藤上试图歪着站立,但摇晃的老藤被扑腾的喜鹊弄得摇晃得更厉害了。喜鹊与其说是在找一个地方歇 脚,不如说是在和老藤玩游戏。红白相间的花房(Orangerie)和前面修建整齐的柏树倒是法国花园式样,和肯辛顿宫的古雅质朴不大相配。
  评论这张
 
阅读(219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