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晨枫小苑

来的都是客,相逢握握手

 
 
 

日志

 
 
关于我
晨枫  

西西河水浪打浪,一浪打到网易上。我本是喜欢纸上谈兵的一介草民,在西西河那边开了一个小铺子,这是海外华人的一个精神家园。我是一个一坐下来就不动窝的懒人,但架不住友人的邀请,到网易也开了一个茶摊。阿庆嫂是怎么说来着:来的都是客。希望您能喜欢我这小号。来来来,先握一个手! 当然,主有主规,客有客道。请勿随地吐痰,喧哗扰众,或者乱贴小广告。不欢迎指桑骂槐,更不准恶语伤人。

网易考拉推荐

既生瑜,何生亮 -- 武直10与强5之争  

2009-10-16 12:19:36|  分类: 鹰击长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60大庆的空中阅兵里,强5没有露面,但盼望已久的武直10也没有露面。这不妨碍强5对武直10乃至一般的强击机对武直孰优孰劣的论战,这是一场既生瑜何生亮的大战。

既生瑜,何生亮 -- 武直10与强5之争 - 晨枫 - 晨枫小苑
强-5是中国空军强击机的主力

既生瑜,何生亮 -- 武直10与强5之争 - 晨枫 - 晨枫小苑
武直-10是中国陆军空中支援的新秀

长期以来,战场近距空中支援(Close-in Air Support,简称CAS)的主力是强击机,但在现代火控系统可以容易地在空空和空地模式之间转换之后,战斗机不再只是客串对地打击任务,逐渐有反客为主的趋势。在另一方面,武直作为地面打击力量的有机组成部分,开始从近距空中支援和空中反坦克两个方向渗入强击机的传统领域。

直升机的出现是现代战场上的一件大事。直升机的起飞、着陆不需要跑道,挂载有效的打击武器的直升机是陆军的理想近距空中支援平台。直升机没有赶上二战,在朝鲜战场上也只起到辅助作用。但在越南战场上,直升机成为美军战场机动的主要工具。越战后期AH-1武直出现,直升机开始成为战场近距空中支援的主要手段。从70年代开始,武直除了近距空中支援外,开始成为空中反坦克的主要力量,并开始承担反武直的任务。

直升机一进入战场,就被赋予火力支援的使命。50年代法国在阿尔及利亚和反殖民武装作战的时候,就在直升机上装上机枪,支援地面部队作战。越南战争中,美军大量使用直升机作为战场机动工具,很快就发现需要同步行动的火力支援平台,机枪被顺理成章地安装在机门边上的枪架上,火箭弹也开始被吊挂在直升机两侧,用于在进入着陆场和在敌火下登机、离机时的火力支援。机门上的机枪至今依然是战术突击运输直升机的标准装备,但对于火力强大的敌人,还是单薄了。美国陆军在60年代中启动了“先进空中火力支援系统”(AAFSS)计划,要求研制一架专用的武直(过去称武装直升机,故简称武直,在西方称攻击直升机,attack helicopter),具有比用运输直升机更强的火力、更高的速度和完善的装甲,洛克希德的AH-56“夏延”入选,贝尔公司的方案落选。但贝尔并不泄气,于65年自费用已经在越南战场广泛使用的UH-1作为基础,用狭窄的机身缩小迎面面积,既提高速度,又减小被弹面积,驾驶员和射手前后高低错落布置,以改善视界。机身大量采用装甲防护,主要武器是两侧的火箭发射挂架,后来还在机头下装上了可以旋转的机枪。不再需要改变飞行方向就可以迅速准确地射击地面目标,大大加快了对突发情况的反应速度。美国陆军在“夏延”计划一拖再拖,技术风险和超支问题越来越大后,于67年指定贝尔的方案为临时的武直,以应战场之急,并命名为AH-1“眼镜蛇”。AH-1一上战场,就取得了不俗的战绩,在差点被越共把西贡端掉的“泰特”攻势和后来的多次重大战斗中,受到军方的高度好评。与此同时,“夏延”计划最终下马,AH-1由二奶的地位扶正,成为美军的主要武直,直到被AH-64“阿帕奇”取代。美国海军陆战队至今依靠 AH-1,还没有装备AH-64。

既生瑜,何生亮 -- 武直10与强5之争 - 晨枫 - 晨枫小苑
在直升机舱门边装上机枪,这是传统的做法,差不多是西方陆军直升机的标准装备
既生瑜,何生亮 -- 武直10与强5之争 - 晨枫 - 晨枫小苑
但专业武直是从越战时代的AH-1开始的,从此,串列双座、装甲座舱成为武直的标准布置
既生瑜,何生亮 -- 武直10与强5之争 - 晨枫 - 晨枫小苑
AH-64”阿帕奇“是现代武直的典型,装甲厚,火力强,在伊拉克和阿富汗成为美国陆军的空中支援主力
既生瑜,何生亮 -- 武直10与强5之争 - 晨枫 - 晨枫小苑
南非的”石茶隼“是武直里的一个异数,设计要求能用转动的航炮在机动中单发命中地面的步兵目标

AH-1的基本布局成为日后武直的楷模:狭窄机身,乘员前后高低错开,装甲防护,机侧短翼武器挂架,机头下旋转炮塔(AH-1最后也把加特林机枪换成了 20毫米加特林炮),围绕空中反坦克作战而设计的AH-1的后继AH-64更加加强了这一惯例。但在很长一段时间内,美国陆军的AH-64和美国海军陆战队的AH-1成为武直的两种发展思想的典型。AH-64走重型路线,火力大,装甲厚,速度快,具有先进的机载电子系统,但成本高,地勤技术支援要求高,可靠性和出动性因此成问题。AH-1走中型路线,速度上差不多,火力、装甲和系统先进性稍微损失一点,但成本低不少,地勤要求更低,可靠性和出动性好。除AH-1和AH-64之外,意大利的A129“猫鼬”是最早的。A129走轻型路线,比AH-1还要轻小,结果是火力单薄,防护更加单薄,一直乏人问津。本来是以出口作为主要市场,结果除了意大利陆军救场买了一小批外,根本没有人买。这之后的法德“虎”式折衷一点,回到中型路线,介于AH-1和 AH-64之间。南非的“石茶隼”也是这个定位。随着火控技术的进步,非制导的火箭弹不再天女散花,航炮的射击精度更是大大提高。“石茶隼”要求在战术机动飞行中可以用单发炮弹命中地面的固定目标,而不再需要倾泻大量弹药来覆盖目标。

既生瑜,何生亮 -- 武直10与强5之争 - 晨枫 - 晨枫小苑
如果说美国的”阿帕奇“是空中坦克的话,那苏联的米-24就是空中步战车,两家的思路有所不同
既生瑜,何生亮 -- 武直10与强5之争 - 晨枫 - 晨枫小苑
不过中国的武直-9不是专业武直,而是运输直升机改装的,威力要差一点,这个缺口要等武直-10来填补了

苏联一向在军备发展哲学上独出心裁,武直也不例外。如果说美国的武直是作为空中坦克来开发的话,那苏联的武直就是作为空中步兵战斗车来开发的,不仅要求具有强大的火力、速度和装甲,还要求具有强大的运兵能力,可以在火力突击后,直接将机降步兵投入战斗,其结果就是在阿富汗打出名气的米-24。运兵的要求使米-24在尺寸上异乎寻常地大,但在实战中,除了用于营救跳伞或者坠机的飞行员,或者搭载特种部队,米-24极少用于运兵,所以后来的卡-50和米-28 都不再有运兵的要求,而是和西方“接轨”了。

在武直里比较另类的是洛克希德的AH-56“夏延”和卡莫夫的卡-50。这两种武直在技术上别出心裁,前者采用直升机-旋翼机混合方式达到特别高的速度,后者采用共轴双桨达到出众的速度和机敏性,卡-50还是第一架从设计时就强调反武直能力的武直。两者的共同点则是设计哲学:将武直作为强击机使用,以强大的火力和出众的速度取胜,相当于可以垂直起落和具有一定直升机特性的伊尔-2。在种种技术困难和战术思想改变的情况下,这两种武直都没有获得用武之地。

中国的武直从直9的武装型开始,但那还是从运输直升机改装的,缺乏必要的装甲和专用设备。武直10是中国第一种真正的武直。从外观上看,武直10和“虎”式属于同一级别,也属于中型武直。在还没有关于武直10更多的数据之前,对武直10的性能只能猜测。

然而,不管是强击机还是武直,成功的近距空中支援平台需要三个要素:火力,及时性和战场生存力。

强击机和武直都具有强大的火力。专用强击机通常装备专门设计的大威力航炮,武直也通常采用由装甲车辆火炮改装的航炮,所以两者都具有大大超过通常航炮的威力,可以有效地打击敌人的装甲车辆和工事。强击机和武直都可以携载火箭弹、炸弹、导弹,可以配备复杂的火控系统,在夜暗之中有效地捕获敌人目标。从携载武器的种类和威力来说,强击机和武直不相上下。从载弹量来看,重型强击机的载弹量要大,但武直的基地可以靠近前沿地方,可以很快地返航补给并再次出动,所以在实用中,两者提供持续火力的能力也没有原则性的差别。

火力的及时性在瞬息万变的战场上很重要,强大但姗姗来迟的火力不能在需要的时刻倾泻到敌人的头上,那是无用的火力。火力的及时性包括两个方面,一是空中打击平台在战场上的留空时间,二是空地协调的有效性,这就是FAC的问题,有另文专述。

强击机可以具有很长的留空时间,可以在战场周边上空敌人防空火力射程之外长时间徘徊,等待呼叫;武直可以在战场的边缘利用地形地物隐蔽,以逸待劳,随时出动。如果武直必须在空中飞行或悬停待命的话,强击机的留空时间可能还长一点,但要是武直可以停在地面暖机待命,那待命时间就可以长得多。由于在隐蔽的安全地带待命,在敌人的视线和射界之外,也要安全得多。相比之下,武直的及时性要好一点。

战场生存力包括两个方面:对地面防空火力的生存力,和对敌人战斗机的生存力。

既生瑜,何生亮 -- 武直10与强5之争 - 晨枫 - 晨枫小苑
战场生存力只有靠装甲,这是苏-25在做弹道试验,由着机枪高炮打
既生瑜,何生亮 -- 武直10与强5之争 - 晨枫 - 晨枫小苑
战场生存力不是纸上谈兵,战场上要显英雄本色的,这是俄罗斯的苏-25在格鲁吉亚战争中挨了一枚导弹后还是生存了下来
既生瑜,何生亮 -- 武直10与强5之争 - 晨枫 - 晨枫小苑
武直的装甲要求同等的抗打击能力,还应具备抗坠毁能力,不过抗坠毁能力不是总能靠得住

面对敌人的防空火力,强击机依靠速度,武直依靠地形地物的掩护,两者都可以减少在敌火下的暴露时间,增加生存力。强击机或武直都可以在所谓“防区之外”攻击,而免受敌人防空火力的打击。但防空火力的射程是在不断增加的,不存在永远只有空中能打到地面而地面打不到空中的事,“防区之外”变成“防区之内”只是一个时间问题。在有利地形条件下,相对来说,武直的“打你时跑不了,你打时找不到”的能力要强一点。但世上没有金钢之身,常在河边走,总有湿鞋的时候。强击机和武直都具有坚固的装甲,具有有效的抗击轻武器打击的能力。两者都在飞机构造上进一步提高生存力,但强击机毕竟是固定翼飞机,一旦受到损坏,只有弃机跳伞或者迫降。在战场上迫降是一件十分危险的事,有没有合适的迫降场地是一个问题,能不能坚持到迫降场地又是一个问题,如果迫降到交火地带或者敌占区,更是麻烦。武直在发动机受到损坏的情况下,可以自旋着陆,但要是液压系统或者尾桨受到损坏,那反而更难迫降,只能祈祷抗坠毁性能真的管事。不过武直一般不会单独行动,一旦迫降成功,受到友机的及时营救的可能性很大。综合起来,武直对防空火力的生存力要强一点。

面对敌人的战斗机,强击机和武直都是案板上的鱼肉,差别只是排骨肉还是五花肉而已。强击机和武直在速度、高度上都无法和战斗机作有效的对抗,不大可能甩掉战斗机的追踪。所谓武直可以靠零速度的悬停来迷惑战斗机的多普勒雷达,这是一个迷思,最多是一个很不可靠的方法。悬停中的直升机或许速度为零,但头顶上高速转动的旋翼速度可不为零。另外,除非一进入雷达视界时就在悬停,否则从减速到悬停的过程也有迹可寻,追到头上的时候还傻傻地悬停,就聪明反被聪明误了。伊拉克战争中,直升机被击落的例子远远多于逃脱的例子。一旦被击中,强击机和武直的装甲也不足以抵挡空空导弹的威力。即使强击机或武直利用干扰加出色的低空机动性躲闪开了空空导弹,由于速度较低还是躲不远,空空导弹只要在附近爆炸,依然可以造成足够的伤害。在武器系统方面,强击机和武直也无法和专业空战的战斗机对抗。装备和战斗机相当的空战火控系统是不现实的,在成本和复杂性上都不能接受。从低空低速的强击机和武直上发射空空导弹是不得已的自卫作战行动,和战斗机从较高的速度、高度发射的同样空空导弹的效果不可同日而语。如果在武直上用肩射防空导弹,那和从地面上发射没有本质的不同。由于机动能量不足,用于偷袭没有防备的过顶战斗机很有效,但用于和战斗机对打,就力不从心了。不管强击机或武直在战斗机面前能做出多少花花动作,飞机加导弹在能量上的巨大差距使强击机和武直面对战斗机时在本质上居于劣势,这是能量机动理论决定的。这和朝鲜战场上志愿军卡车和美国飞机斗法一样,从根本上说,卡车是吃亏的。在现代雷达和空空导弹面前,低空已经不再是安全的掩蔽所。强击机比武直的速度和高度要高一点,发射“正规”空空导弹也有利一点;武直可以利用地形地物来隐蔽和躲避追踪的空空导弹,这是强击机难以做到的。权衡下来,两者对战斗机的生存力没有实质性的差别。

既生瑜,何生亮 -- 武直10与强5之争 - 晨枫 - 晨枫小苑
武直的桅杆雷达可以登高望远,甚至在武直本体隐藏在树丛中或土坡后,就探出头来观察战争,引导武器发射

但武直有一个强击机不具备的特点:可以利用地形地貌打伏击,甚至利用桅杆顶的瞄准具,在飞机尚在敌人视线之外时,利用间接瞄准的制导武器(如光纤制导导弹)隐蔽地打击敌人,大大降低自身暴露受损的机会。综合来说,武直的战场生存力比强击机要高一点。

就出动性而言,强击机的出动受到机场的限制,武直没有这个限制,但武直在高低不平的场地起落,有其特殊的危险。在倾斜的地面着陆时,如果重心在首先接地的机轮的内侧,应该减油门,促使另一侧机轮也落地。如果重心在外侧,则应该适当加油门,把重心“推”回两侧机轮中间,以恢复平衡,继续着陆,直到两侧机轮都落地。这在起伏的舰船或者有侧风的时候也一样,如果判断不当,很容易发生倾覆事故。这是直升机起落过程中造成安全事故很重要的原因。在恶劣气象条件下,强击机受近地风力切变的威胁,近地阵风也对武直的飞行安全造成极大的威胁。总的来说,武直的出动性还是要好于强击机。但对于高原和炎热作战环境来说,武直的起飞重量将受到较大的限制,而强击机受到的影响较小,强击机反而优越。

作为固定翼飞机,强击机尽管作战使命是支援陆军,但在传统上隶属空军,这样就有了一个天然的目标和隶属之间的割裂。武直则在传统上隶属陆军,没有这样的割裂。尽管两者的任务都是为地面部队提供强大的火力支援,但他们对地面部队的意义不同。强击机的支援毕竟间接一点,属于可以根据需要而招唤的火力支援;而武直就属于直接支援,属于地面部队的有机支援火力的一部分,就像炮兵、工兵的支援一样。不管应招支援多么有效,部队很少有愿意放弃有机支援火力的。小到步兵分队,有了机枪、火箭筒还不满足,最好在编内就得到迫击炮和自动榴弹发射器的支援,而不是总是依赖师团炮兵的火力。这样可以最快捷、最直接、最有效地把火力投射到最重要的目标上去,而省却了很多中间环节、等待和协调。放大一点,武直就好比师团一级的编内的“迫击炮、自动榴弹发射器”。和越来越像弓箭手的强击机相比,武直更像短兵相接的刀斧手,更适宜于直接的火力支援任务。对于敌人纵深的战场遮断攻击任务,现代战斗机挂上炸弹、火箭弹和导弹,火控模式切换到对地攻击后,也可以同样完成。这使强击机越来越鸡肋,而受到战斗机和武直从两头侵蚀传统的近距空中支援领域的最重要的原因。不出意外的话,在不久的将来,强击机就将在近距空中支援中被武直取代,在战场遮断中被战斗机取代。

尽管武直10和强5在60大庆的空中阅兵中都缺席,但在70大庆的空中阅兵中,不难想象只见到武直10的身影。
  评论这张
 
阅读(24606)|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