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晨枫小苑

来的都是客,相逢握握手

 
 
 

日志

 
 
关于我
晨枫  

西西河水浪打浪,一浪打到网易上。我本是喜欢纸上谈兵的一介草民,在西西河那边开了一个小铺子,这是海外华人的一个精神家园。我是一个一坐下来就不动窝的懒人,但架不住友人的邀请,到网易也开了一个茶摊。阿庆嫂是怎么说来着:来的都是客。希望您能喜欢我这小号。来来来,先握一个手! 当然,主有主规,客有客道。请勿随地吐痰,喧哗扰众,或者乱贴小广告。不欢迎指桑骂槐,更不准恶语伤人。

网易考拉推荐

从希腊危机看欧盟的未来  

2010-05-03 05:43:34|  分类: 谈古论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两次 世界大战之后,欧洲联合成为共同的呼声,煤钢联盟、共同市场到欧盟,标出一条清晰的欧洲联合之路。欧盟宪法被很多人称为未来世界秩序的范本,合作、谅解、 互助、共荣,多少人为之奋斗多少代的事情指日可待了。但是美国人有一句话:A principle is not a principle until it costs you money,翻译过来就是:原则问题直要到掏腰包了才成为原则问题。欧盟的未来从眼下的希腊危机可见一斑。

欧洲不是铁板一块,欧洲的贫富悬殊问题一点也不比中国差。工业化的中欧、西欧和北欧富庶,南欧就要差一点,巴尔干和东欧则是欧洲的第三世界。欧洲联合的动 力来自于两个:
1、冷战时代的苏联威胁,只有联合才能自保
2、老殖民帝国的衰落,只有联合才能在世界上有足够的声音
但马克思说的一点也没错,经济基础是上层建筑的基础。欧洲联合在经济、社会发展程度相仿的国家之间进行得很顺利,但接纳希腊这样的贫穷国家更多的是出于战 略考虑,本来就有贴补的准备的。从希腊的角度来说,既然是一家人了,你的就是我的,尤其是你的生活水平我也要达到,这不是“天赋人权”嘛!

在大家经济都好的时候, 这个问题还不大,权当捐献给穷亲戚了。穷亲戚那边也习以为常,“这本来就是我也应得的嘛,凭什么你们国家里人人福利都那么好,我在前线帮你们挡枪子儿就不 该得一份?”当经济危机到来时,欧洲联合的原则问题就现原形了。法国、英国自己不出钱不出力,但是压迫德国出手救援,他们坐收European leadership的好处。德国政府当然不天真,为了大局,也为了不使第二波经济危机最终波及自己,不是不愿意出手援救,但一定要希腊紧缩财政,压缩福 利。至于顶着德国民意,只要钱借出去了,这民意也就是说说而已的事情了。借出去的钱,泼出去的水,要是希腊不还了,还去占领希腊逼债不成?

希腊方面也是有苦难言。一方面,人民已经习惯了高福利、低效益的生活方式,希腊民间甚至发出“谁要他们明知我们还不起债给借给我们?我们不还这个债了!” 从政府方面,压缩财政将为本来已经岌岌可危的经济釜底抽薪,危及未来的经济、社会发展。这是一种典型的吃亲戚、吃救济的心理。希腊政府虽然顶着民间巨大的 反对,宣布了严厉财政紧缩政策,但这种权宜之计到底能否持久,是有很大疑问的,在不远的将来反悔、赖账不是不可能的。

希腊不是唯一的。东欧很多国家急于加入欧盟、加入欧元区,想法和希腊其实差不多。现在这样一来,欧元区是否会接受更多的穷会员,将是一个极大的问号,而没 有经济上的联合,政治上的联合是空的。另一方面,联合也意味着劫富济贫和法亦责众。在一个国家内,中央政府有时候就是要做这种不讨好的事情,但中央政府有 从富庶地区向贫穷地区调剂财富的权力,也有责令贫穷地区按规矩办事的权力。但欧盟没有这样的权力。欧盟无法在希腊困难的时候命令德国救济,也无法在希腊赖 账的时候命令希腊不许耍赖。这样没有经济指挥权的联合是欧盟在一开始就试图通过欧元区力图避免的,也最终成为欧盟在一遇到风浪的时候就要撞上的暗礁。

实惠的美国人说的好啊:A principle is not a principle until it costs you money。
  评论这张
 
阅读(5870)|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