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晨枫小苑

来的都是客,相逢握握手

 
 
 

日志

 
 
关于我
晨枫  

西西河水浪打浪,一浪打到网易上。我本是喜欢纸上谈兵的一介草民,在西西河那边开了一个小铺子,这是海外华人的一个精神家园。我是一个一坐下来就不动窝的懒人,但架不住友人的邀请,到网易也开了一个茶摊。阿庆嫂是怎么说来着:来的都是客。希望您能喜欢我这小号。来来来,先握一个手! 当然,主有主规,客有客道。请勿随地吐痰,喧哗扰众,或者乱贴小广告。不欢迎指桑骂槐,更不准恶语伤人。

网易考拉推荐

取名的学问  

2011-12-23 06:10:27|  分类: 纸上谈兵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319日,西方盟军轰炸利比亚的作战行动一开始,美军的作战行动代号“奥德赛曙光”就成为人们好奇的话题。美军一再解释,“奥德赛曙光”没有任何含义,这只是五角大楼专用于随机产生作战行动代号的计算机自动产生的,没有特殊含义。按照美军条令,作战行动代号由两个词组成,每一个美军总部都分配有固定的字母组,作为行动代号第一个词的前两个字母,非洲司令部的三组字母是JF-JZNS-NZOA-OF。非洲司令部首先选定Odyssey作为第一个词,第二个词的选择余地很大,选择Dawn是为了容易上口,行动代号就成为Odyssey Dawn,也就是奥德赛黎明。但美军作战行动的命名真的那么随机吗?当然不,美国陆军历史学家谢明斯基中校曾有专著研究这个问题。

 

取名的学问 - 晨枫 - 晨枫小苑
 “奥德赛曙光”是美军对利比亚作战的命名,美军说法这是随机的取名,实际上不那么简单
取名的学问 - 晨枫 - 晨枫小苑
 老布什时代的入侵巴拿马作战命名为“正义行动”,这是美军启用响亮名字的开始

在老布什时代,巴拿马的诺列加惹美国生气了,美国决定教训教训他。在作战行动准备阶段,参谋长联席会议负责作战的托马斯·凯利中将接到负责行动的特种部队司令部司令詹姆士·林西上将的电话。在这紧张的当口,林西问起的不是作战计划的行动细节问题,而是行动代号:“你该不会希望你孙子提到你的时候,骄傲地说你曾指挥蓝色调羹行动吧?”凯利想想也是,赶紧找来副手乔·洛佩兹准将,两人最后敲定用“正义行动”作为行动代号。从此开始了近二十年美军作战行动使用响亮名字的时尚,比如海湾战争期间的的“沙漠之盾”、“沙漠风暴”行动、入侵伊拉克的“伊拉克自由”行动、入侵阿富汗的“持久自由”行动等。

 

取名的学问 - 晨枫 - 晨枫小苑
 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前,重大战役是以地名命名的,像拿破仑的奥斯特里茨战役
取名的学问 - 晨枫 - 晨枫小苑
  二战德军继续了一战传统,用代号命名战役,像命名为“堡垒”的库尔斯克之战
取名的学问 - 晨枫 - 晨枫小苑
但入侵苏联的“巴巴罗萨作战”实际上违反了战役命名规则,透露了战役意图,但斯大林好像还是蒙在鼓里
取名的学问 - 晨枫 - 晨枫小苑
 丘吉尔亲自命名的“霸王作战”则使得诺曼底登陆名留千古

作战行动使用代号是最近100年的事。历史上,大规模作战行动基本上都是以地名命名的,中国的长平之战、汉尼拔的坎尼之战、拿破仑的奥斯特里茨之战等都是这样。但第一次世界大战后期,德国总参谋部开始使用代号命名战役,这主要是出于保密的需要,也容易制定计划、传达命令而不至于走漏作战机密。这也是战争规模日益扩大、指挥协调日益复杂的年代,主要作战行动赋以代号,比如用宗教和神话中的圣人、战神命名,参谋军官也不容易把不同的战役混淆起来,德军总参谋长鲁登道夫也希望用这些响亮的名字激励前线官兵。当然,这些圣人、战神没能挽救德国的命运,德国在冈比涅森林里的一节火车上签署了投降书。

 

在两次世界大战之间,美国已经开始使用颜色作为假想作战方案的代号,如增援冰岛的蓝色计划,夺占大西洋中亚速尔群岛和西非达喀尔的灰色计划。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美军也开始采用作战代号。和德军一样,美军也是出于保密目的。但颜色只有那么几种,不能再用颜色命名作战了。1942年,美国战争部战争计划处模仿英国的做法,从词典里选出一万个常用名词和形容词,避免使用专有名词、地名、船名。各战区司令部分配有一定的代号用词,同时和英军协调,避免撞车。

 

小规模作战的代号可以用随机选取的词,大规模作战依然不那么随机。丘吉尔善演讲,文字更好,当然不可能在他的鼻子下听由中级军官随机选取决定战争命运的重大作战的代号。当看到报告中一些行动使用不伦不类的代号后,丘吉尔命令手下,把未来所有作战计划的代号报他审批,他要为英国历史留下一串响亮的名字。不过当手下把一个长得见不到头的清单呈交给他的时候,事事固执己见的丘吉尔也只好打个哈哈,悄悄放弃了这个不可能的任务。不过对英军所有主要作战行动的代号,丘吉尔还是亲自选取。丘吉尔还规定了代号选取的几条原则,如可能有大量伤亡的行动不得使用夸张或者过于自信的代号,也不要用丧气、轻浮的词,不要用太普通的词,或者现任部长、将军等人的名字,但神话英雄、战争英雄、星座、有名的赛马等可以用作代号。

 

丘吉尔的命名原则也影响了美国人。当美国轰炸机从英国起飞轰炸罗马尼亚普罗埃斯蒂油田的行动命名为“肥皂泡”的时候,丘吉尔认为这是对飞行员的轻慢,亲自要求英军总参谋部和美军沟通,最后美军行动改名为更加响亮而且确切的“浪潮”。盟军登陆诺曼底作战的代号原来是“圆锤”(Roundhammer),这是早先“铁锤”(Sledgehammer)计划和“包围”(Roundup)计划合并而成。丘吉尔再次干预,把行动改名为“霸王”(Overlord)。尽管这违反了丘吉尔自己制定的原则,但这充满霸气和决心的名字成为历史上最响亮的战役代号。

 

重新武装的德国继承了使用作战代号的传统,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用于所有主要战斗,比如入侵波兰的“白色”战役,入侵法国的“红色”战役、进攻莫斯科的“台风”战役、争夺库尔斯克的“堡垒”战役等。比较有意思的是入侵苏联之战的命名。德军总参谋部最初将作战计划命名为“弗里茨”,这是负责计划的伯恩哈特·冯·罗斯伯格上校儿子的名字,既容易记,又符合保密要求,缺点是不够响亮。好大喜功的希特勒不能忍受他寄望功垂史册的大战用这么普通一个名字,毫不犹豫地否决了,改用“巴巴罗萨”。这是12世纪征服东方斯拉夫人的菲德烈一世的别名,传奇中他将复活,重建德意志帝国。希特勒实际上违反了战役代号的命名规则,战役代号透露了战役意图,不过斯大林似乎没有注意到巴巴罗萨的象征意义。当希特勒把入侵英国的作战计划命名为海狮的时候,英国情报机关毫不费力地看穿了希特勒的意图。

 

不过二战战役代号和今天不一样,在战时,战役代号是保密的,不算被间谍刺探到的情况,除了中高级军官,连普通士兵都不一定知道,更不用说交战双方的公众。战役代号的公开都是到了战争结束后,那时已经没有保密意义了。但二战结束后,美国军方决定对作战行动代号使用双轨制,代号依然是保密的,用于机密计划和作战行动;别名则是非保密的,用于公关、行政和鼓舞士气。

 

1946年,美国海军布兰迪中将负责指挥比基尼岛原子弹试验,把行动定名为“十字路口”,特指原子弹的象征意义,这将是海上力量、空中力量和人类的十字路口。新闻媒体不仅被这一响亮的名字所吸引,也被名字背后的含义所吸引,“十字路口”行动一时间家喻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