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晨枫小苑

来的都是客,相逢握握手

 
 
 

日志

 
 
关于我
晨枫  

西西河水浪打浪,一浪打到网易上。我本是喜欢纸上谈兵的一介草民,在西西河那边开了一个小铺子,这是海外华人的一个精神家园。我是一个一坐下来就不动窝的懒人,但架不住友人的邀请,到网易也开了一个茶摊。阿庆嫂是怎么说来着:来的都是客。希望您能喜欢我这小号。来来来,先握一个手! 当然,主有主规,客有客道。请勿随地吐痰,喧哗扰众,或者乱贴小广告。不欢迎指桑骂槐,更不准恶语伤人。

网易考拉推荐

以色列的总参谋长们:9、中东变局与总参谋长的选拔秀  

2012-12-27 23:45:25|  分类: 谈古论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沙龙的倒下或许代表了以色利军政的基布茨时代的结束。

 

由于常年处于战争威胁之下,除了少数人由于特别的宗教原因可以豁免外,以色列全民都有服兵役的义务,所以都有从军经历。总参谋长的选拔对以色列公众的政治生活有特殊的重要性,重要性甚至不亚于总理大选。按照以色列人的说法,以军总参谋长的选拔既有美国总统大选式的公关秀,又有罗马教皇选拔式的神秘和黑箱操作,很富戏剧性。以军将星辈出,按说择优选拔一个总参谋长应该不难。但是预定2011214日卸任的现任总参谋长加比?阿希肯纳齐的当选就很富戏剧性。2006年以军发动第二次黎巴嫩战争,意图剿灭黎巴嫩南部的真主党势力,确保以色列北方的安全。但乌合之众的真主党竟然和精兵强将的以军硬抗了一个多月,大出世人的意料,尤其大出以色列人的意料。在战后的评审中,前总参谋长丹?肖姆隆严厉批评时任总参谋长丹?哈鲁兹,哈鲁兹后来被迫辞职,成为以军历史上第一个任期未满而被迫辞职的总参谋长。


以色列的总参谋长们:9、中东变局与总参谋长的选拔秀 - 晨枫 - 晨枫小苑
由于黎巴嫩战争打砸了,哈鲁兹(右)是以色列历史上唯一任期未满就被迫辞职的总参谋长,阿希肯纳齐(左)被从预备役召回,担任总参谋长,这也是以色列历史上第一次

 

以色列的总参谋长们:9、中东变局与总参谋长的选拔秀 - 晨枫 - 晨枫小苑
 但总参谋长阿希肯纳齐和国防部长巴拉克形同水火,任期一满就走人了

哈鲁兹是以军少见的空军出身的总参谋长。接任独眼将军达杨担任总参谋长的海姆?拉斯科夫虽说当过以色列空军司令,但他是从陆军调任空军司令的,连飞行员都不是。1969年哈鲁兹从航校一毕业,就加入了当时以色列空军中最精锐的F-4鬼怪式战斗机中队,参加了六天战争之后不战不和期间的相持战以及十月战争期间的空战,击落过至少3架敌机。1986年时,他被调任负责领导研制“狮”式(Lavi)战斗机,2000年开始担任空军司令。除了大举购买新的F-15IF-16I外,哈鲁兹大力推广无人机的应用,大力主张从空中定点清除哈马斯领导人及家人,但他最大的成就是很抓飞行安全,曾有2年半内无一事故,在整个任期内没有严重飞行事故。在前总参谋长摩西?亚龙退役时,副总参谋长阿希肯纳齐有望接任,但和沙龙关系更好的哈鲁兹获得了这个位子。但2006年哈鲁兹把第二次黎巴嫩战争打砸了,沙龙也帮不了忙。另一方面,第二次黎巴嫩战争打得一团糟时,阿希肯纳齐作为国防部长佩雷茨的助手反倒在帮忙擦屁股,卓有成效。战后哈鲁兹被迫辞职后,阿希肯纳齐在退役两年后被召回,担任总参谋长。这是以军历史上第一个退役后被召回现役担当总参谋长的人。

 

以军总参谋长没有严格的任期规定,一般为3-4年,在上任的时候因人规定,但在国防部长的提议下,可以延长。阿希肯纳齐上任的时候,规定任期为4年。在任期将满的2010年,支持阿希肯纳齐的人通过媒体鼓动,希望国防部长巴拉克提议延长至5年。但巴拉克和阿希肯纳齐两人形同水火,巴拉克向媒体强硬宣布,阿希肯纳齐的任期4年到期,一天也不拖延。

 

巴拉克也是老兵了,担任总参谋长期间,正好是90年代的第一次巴勒斯坦人大起义。退役后,巴拉克凭赫赫战功当选为工党领袖,1999年获选以色列总理,但在和阿拉法特的戴维营会谈中功亏一篑之后黯然离职。巴拉克是以军总参侦察队出身,军功大多来自于特种作战。总参侦察队不光是军中精英,也是政治精英,现总理内坦亚胡三兄弟也都是总参侦察队出身,老大约尼是乌干达恩德培机场营救人质作战中阵亡的以色列民族英雄。2006年第二次黎巴嫩战争之后,执政的前进党陷入空前危机,巴拉克不顾党内的强大反对力量,在2007年参加奥尔默特的前进党联合政府,担任国防部长,但转手迫使奥尔默特辞职。不过巴拉克没有如愿再次当选总理,而是被内坦亚胡的利库德党击败。巴拉克转身又参加了利库德党联合政府,继续担任国防部长,招来党内更为强大的反对。阿希肯纳齐有意在退役后竞选工党领袖,甚至有朝一日竞选总理,党内对他很是看好。作为以色列国防力量的政治领导和军事领导,两人对2008-2009年入侵加沙的“铸铅”作战争功推过;当土耳其出发的人道救援船队在加沙近海遭到以色列海军第13分遣队突袭造成公关灾难时,两人的关系更加糟糕。工党内部反对继续与拒绝和谈的利库德党合作的呼声日益强大,巴拉克为了便于继续留在利库德党联合政府,在2011117日宣布,退出工党,另组独立党,使执政联盟更加右倾,离和谈更远。

 

以色列的总参谋长们:9、中东变局与总参谋长的选拔秀 - 晨枫 - 晨枫小苑
 巴拉克是老兵了,曾任总参谋长
以色列的总参谋长们:9、中东变局与总参谋长的选拔秀 - 晨枫 - 晨枫小苑
 退役后从政,成为一个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货,但政途不畅,不够得志

工党内部对巴拉克的反对来自于工党和利库德党以及前进党在和平问题上的本质分歧。利库德党不仅反对以土地换和平,还坚持扩大定居点,尤其在争议很大的东耶路撒冷和其他阿拉伯人传统聚居地区。前进党主张以土地换和平,但他们对土地和和平的概念和阿拉伯人南辕北辙,在定居点问题上和利库德党同样强硬。工党则主张和阿拉伯人和谈。

 

更大的问题是伊朗核问题。内坦亚胡和巴拉克把伊朗的核能力看成以色列生存的致命威胁,急欲先发制人迅速除掉。阿希肯纳齐、摩萨德头目麦耶?达根则不认为军事手段能除掉伊朗的核能力,只能招来真主党的火箭弹落到特拉维夫和伊朗加速核武装的正当化,外交和政治解决才是正道,而政客的空洞威胁只能加深危机。确实,内坦亚胡和巴拉克在中东和谈和伊朗问题的外交努力上顽冥不化,一味设置障碍,试图用既成事实代替和谈,先发制人则是造成既成事实的手段。现在军方最高领导人拒绝合作,这当然是是可忍孰不可忍。更糟糕的是,阿希肯纳齐在和美国参联会主席马伦会谈的时候,明确告诉美方以军没有能力先发制人。奥巴马本来就特别警惕内坦亚胡自行其是对伊朗先发制人,阿希肯纳齐暴露了以色列的军政分歧,使内坦亚胡和巴拉克的压力倍增。阿希肯纳齐的立场得到外交部长利伯曼、战略部长亚龙、总统佩雷斯还有摩萨德的麦耶?达根、阿曼(军事情报局)的阿莫斯?亚德林和辛贝特(国内情报局)的尤瓦尔?迪斯金的支持,只是阿希肯纳齐把以色列政府内部在伊朗核问题上的深刻分歧暴露于世了。巴拉克认定这是军人干政,阿希肯纳齐认定这是政客把军人导向无畏牺牲,并把个人政治野心置于国家和民族安全之上。两人的争斗在阿希肯纳齐的继任问题上爆发了。

 

以色列的总参谋长们:9、中东变局与总参谋长的选拔秀 - 晨枫 - 晨枫小苑
 巴拉克看中加兰特作为阿希肯纳齐的继任
以色列的总参谋长们:9、中东变局与总参谋长的选拔秀 - 晨枫 - 晨枫小苑
 加兰特最大的战绩是2009年入侵加沙的“铸铅行动”
以色列的总参谋长们:9、中东变局与总参谋长的选拔秀 - 晨枫 - 晨枫小苑
  但加兰特最后成为以色列历史上唯一被任命为总参谋长然后撤回任命的人

阿希肯纳齐继任的热门候选人有南方司令部司令约夫?加兰特和副总参谋长本尼?甘茨。巴拉克一直看重加兰特,2009年丹?哈莱尔从副总参谋长位子退役时,巴拉克就有意提拔加兰特为副总参谋长。加兰特也主张对阿拉伯人强硬,倾向于对伊朗先发制人,但遭到阿希肯纳齐的坚决反对。阿希肯纳齐希望提拔北方司令部司令加蒂?埃森考特,但巴拉克反对。最后两人妥协,改为任命甘茨。现在阿希肯纳齐即将退役,巴拉克再次试图提拔加兰特,而阿希肯纳齐则希望提拔甘茨,两人达到剑拔弩张的程度,巴拉克甚至放出了冻结阿希肯纳奇作为总参谋长发出的所有近期任免命令的杀招。

 

在巴拉克和阿希肯纳齐暗地较劲的时候,以色列电视台2频道突然爆料,声称一家公关公司泄露秘密报告,建议加兰特抹黑甘茨,并突出强调在“铸铅”行动中加兰特和阿希肯纳齐的分歧,促使巴拉克支持加兰特。以色列的政党政治和西方所有国家政党政治一样,人们对暗箱操作和抹黑伎俩早已见怪不怪,但以军还是蒙上圣洁面纱的,总参谋长在以色列享有教皇在天主教徒中一样的声望。“加兰特文件”在以色列引起轩然大波,在以色列政治中最后一方净土上倒下了一桶狗屎。加兰特极力申辩自己无辜,巴拉克最后提名加兰特,201095日获得内阁批准,预定214日接任阿希肯纳齐。

 

加兰特的母亲是纳粹集中营的幸存者,父亲是独立战争中的老兵,参加过独立战争后期的“约夫”战役,约夫?加兰特就是用这个战役命名的。加兰特也是特种部队出身,不过他是海军第13分遣队的,不是总参侦察队的。他在2002-2005年曾任沙龙的军事顾问,是2008-2009年以军入侵加沙的“铸铅”行动的负责人。加兰特在政治上属于以战促和派,对于穆斯林世界的军事威胁主张先发制人,和以谈促和派的阿希肯纳齐格格不入,两人也为了“铸铅”作战中的争功推过而结下芥蒂。总参谋长对继任人选有重要影响,但国防部长是拍板的。副总参谋长毕竟要和总参谋长共事,巴拉克没法不理会阿希肯纳齐的坚决反对而强行任命加兰特,但阿希肯纳齐的继任就由不得他了。

 

加兰特是巴拉克的人,最后当选不奇怪。奇怪的是后来的事态发展。内阁刚批准,加兰特被控在自己的住所周围非法使用国有土地建造车道和停车场,非法在周边的国有土地上种植橄榄树,被土地管理当局告诫4年后依然置之不理。争议持续了几个月。加兰特如果当任总参谋长,诉讼就要提交最高法院处理。21日,以色列司法部长耶胡达?温斯坦宣布,在已有证据面前,他无法代表政府就非法占用国有土地问题从法律角度为加拉特在最高法院辩护,使加兰特的任命泡了汤。当天,内坦亚胡和巴拉克宣布撤回任命。加兰特成为以色列历史上第一个被撤回任命的总参谋长。与此同时,阿希肯纳齐的继任问题马上重新成为焦点。

 

甘茨落选后,满心失望地退役,雅尔?奈维接任副总参谋长。既然巴拉克坚持阿希看纳齐如期退役,就需要有人代理。巴拉克要奈维代理60天,在此期间重新任命总参谋长,实际上是给加兰特时间清理自己的名声,好有机会重新任命。但政界和民间有强大的声音,要求把阿希肯纳齐的任期延续至少两个月,直到新的总参谋长人选确定。巴拉克以阿希肯纳齐有职业道德、专业精神有问题为由拒绝延长阿希肯纳齐的任期。议会里以前总参谋长绍尔?穆法兹为首的外交和国防委员会要质询巴拉克,要他出示证据。另一方面,议会外交和国防委员会的法律顾问宣称,任命副总参谋长临时代理没有法律依据,内阁将被迫任命奈维为任期只有两个月的总参谋长,而且必须是正式的,不能是副职代理。这使得本来就乱成一团的情况更加混乱。以色列法律规定,总参谋长是以军唯一拥有中将军衔的人,晋升奈维为总参谋长意味着必须把他晋升为中将。要是两个月后就要卸任,除非降职,他连回来当副总参谋长都不可能,将只有退役。巴拉克和阿希肯纳齐的个人恩怨与以色列的国家安全被放在天平上,巴拉克掉进了油锅了。

 

警方调查发现,退役中校巴兹?莫帕兹是“加兰特文件”的幕后黑手,这个前军情人员在事发后,试图以商务名义前往委内瑞拉。巴拉克指责莫帕兹是阿希肯纳齐的人,阿希肯纳齐试图插手干扰对莫帕兹的调查,还试图批准莫帕兹出国,逃避调查。但巴拉克对阿希肯纳齐的火力没有能把公众和议会针对他的火力挡开,要求巴拉克辞职的呼声越来越高。内坦亚胡到底也是特种部队出身,在周围乱枪打成一团的时候,挺身冲出那是找死,所以不顾阿希肯纳齐任期只剩一个多星期了,推迟对继任的决定。但内坦亚胡也在油锅之中,他是总理,必须对国防部长的政治判断和用人负责,总参谋长人选难产,他也难辞其咎。果不其然,前进党的利夫尼已经开炮了,“要是一个总理连任命总参谋长都搞不定,他根本就不配当总理。”

 

对于以色列来说,这一场将相不和实在来得不是时候,以色列正面临国内政治和周边安全的危急关口。以色列建国初期,工党是当之无愧的政治主导,从本?古里安到果尔达?梅厄,从达杨到拉宾,这一代为现代以色列打江山的工党领袖长期领导以色列的政治军事,工党政策曾长期是以色列政治的基调。1973年十月战争的惊险之后,以色列公众对工党失去了信心,曼纳海姆?贝京、伊扎克?沙米尔所代表的右翼开始和工党轮流执政,但右翼对阿拉伯人的强硬政策在沙龙手里也走不下去了。沙龙改弦易张,离开利库德党,另组前进党,推行以土地换和平。但沙龙脑溢血成了植物人,奥尔默特打砸了第二次黎巴嫩战争也黯然下台,内坦亚胡的利库德党再次上台。不过强硬的利库德党虽然在大选中得票最多,但还是少数党,只有和巴拉克的工党组成联合政府才能执政。巴拉克无法使工党当选,只能退而求其次,通过联合政府实现政治野心。另外,内坦亚胡热衷对对伊朗的军事打击,有巴拉克这样一个老兵坐镇国防部,他也容易下决心。巴拉克的“出卖”在工党内受到强大的反对,他的强力“劫持”联合政府政策的做法在利库德党内也受到强大的反对,但内坦亚胡要是失去巴拉克的支持,联合政府就要倒台。以色列的政局就是这样像顶碗杂技一样维持着。

 

但巴拉克在工党内部结怨已多,党内有一股强大的迫使巴拉克和利库德党划清界限的压力。巴拉克“叛党”之后,反对更加公开化。利库德党内也有一股要制制巴拉克的压力,巴拉克的强势手腕在联合政府里也结怨已多。前进党不在其位,自然打酱油,要是乘机把巴拉克拉下马,内坦亚胡只有重新寻求联合政府的伙伴,那时前进党就可以待价而沽了。沙龙-奥尔默特派拉出利库德党后另立中央,导致以色列政治的右翼分裂后,奥尔默特撑不下去了导致第二次黎巴嫩战争后的以色列政治危机,内坦亚胡“乱中夺权”。现在巴拉克派拉出工党,左翼也分裂了,使本来就四分五裂的以色列的政坛支离破碎。阿希肯纳齐的继任问题可能成为引爆另一场政治危机的导火线,以色列离政治稳定还差得很远。

 

但以色列的周边安全局势正在迅速恶化,以色列正在面临1978年戴维营协议以来最大的变数。以色列是打出来的。1948年的独立战争打出了现代以色列,1956年的西奈战争、1967年的六天战争确立了“以色列不可战胜”的神话,但1973年的十月战争差点葬送了以色列,也打残了以色列最大的军事对手埃及,导致了1978年的戴维营协议,从此以色列不再面临常规战争的威胁。虽然叙利亚一直没有和以色列签订和平协议,叙利亚没有埃及打主力的话,靠自身力量是无力挑战以色列的。约旦在1967年六天战争之后,一直在军事上处于事实中立,更何况在1996年和以色列签订了和平条约。黎巴嫩被内战困扰,从1948年之后就不对以色列形成军事威胁,一直到真主党的出现。十月战争后的30多年里,以色列的主要军事威胁来自巴解、真主党、哈马斯等非常规武装力量。他们对以色列的和平与安全造成严重的威胁,但从来不至于危及以色列的生存。

 

但以色列没有利用好这个和平的窗口,根本解决巴勒斯坦问题,反而试图强势迫使巴勒斯坦人接受不平等条款,致使谈判破裂。以色列的政治解决思路和犹太复国主义的先人一样,走上层路线,选择或者扶植一个“可以谈得来”的阿拉伯对手,订立对以色列有利的协议,作为法理基础和未来的政治框架,而罔顾这样的不合理架构的可执行性和可持续性。这种完全罔顾草根民意的做法必然遭到强力反弹,其结果必然导致“合作对手”的垮台和强烈不合作的民众,导致更大更深的政治危机。沙龙把坦克顶到阿拉法特家门前的下流做法,活活把本来已经成为“投降派”的阿拉法特逼成“不屈斗士”。以色列逼使阿巴斯的巴勒斯坦自治政府驯服巴勒斯坦民意,更是迫使阿巴斯丧失在巴勒斯坦民众中的公信力,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另一方面,以色列有恃无恐,尤其在奥斯陆协议瓦解和巴解弱势之后。以色列不顾全世界的反对,一意孤行继续在东耶路撒冷和其它巴勒斯坦人地区兴建定居点,激化巴勒斯坦问题。在反击哈马斯武装战士和对哈马斯领导人的定点清除中,造成平民伤亡。封锁加沙,甚至断绝基本的人道救援物资,加剧巴勒斯坦人的苦难。以色列对巴勒斯坦人民的极大不公正是阿拉伯世界反以色列的主要原因,包括在“温和派”阿拉伯国家里。黎巴嫩的总理成了真主党的人,突尼斯的一场突如其来的政治风暴更是把包括埃及、约旦在内的以色列周边国家的政治秩序吹得摇摇欲坠,更是吹得以色列上下心惊肉跳。如果强力反以色列的伊斯兰政治势力在埃及、约旦上台,将使以色列的安全态势在一夜之间回到1967年之前的情况。以色列将必须重新加强防守西奈和约旦河西岸,而不只是加沙和黎巴嫩边境。以色列的安全威胁也将不仅仅限于土火箭的攻击,而是可能升级到常规的军事进攻,甚至是纳赛尔时代的阿拉伯联合军事力量的进攻,成员包括这场政治风暴已经席卷的摩洛哥、阿尔及利亚、也门甚至更多阿拉伯国家。戴维营协议的和平红利眼看就要闪电式地蒸发了。

 

2011130日,内坦亚胡向以色列驻西方国家的使节发布指令,要求与东道国沟通,降低批评穆巴拉克的调门,降低要求埃及立刻大选的调门,因为以色列相信,埃及马上大选的结果几乎可以肯定是代表伊斯兰极端势力的穆斯林兄弟会上台。22日,内坦亚胡强调以色列期望埃及继续遵守和平协议。24日,内坦亚胡表示,以色列向巴勒斯坦自治政府提供经济援助。这些临时抱佛脚的举措到底有多少用,时间自会证明。

 

以色列曾经的头号宿敌埃及在穆巴拉克时代成为以色列的有用邻国,帮助在阿拉伯世界调和,促成以巴谈判,帮助以色列围堵加沙,并成为以色列石油和天然气的主要来源。但穆巴拉克在埃及的政治生涯完了,穆巴拉克的党羽是否有能力结果烂摊子镇住埃及是一个很大的问号。另一方面,势力日增的穆斯林兄弟会是埃及唯一有组织的反对派,如果在这场政治动乱中最后乱中夺权,将不令人惊讶。只不过哈马斯原本是穆斯林兄弟会的派生组织,穆斯林兄弟会上台对以色列的含义不言而喻。埃及拥有50万常备军,装备500架作战飞机,其中250F-16,还有3000辆坦克,其中900M1A1。这样一支军队对以色列采取敌对态势,将极大地增加以色列的军事压力。在阿拉伯世界这场政治风暴过后,不管是不是伊斯兰政治势力主导,这些国家的民间反以色列压力都将迫使政界有所反应,使以色列安全态势决定性地逆转。

 

2011112日,从1918年就开始出版的以色列最老资格的英文报纸《哈莱茨》发表分析,表述里阿希肯纳齐对和平路线的想法:支持与叙利亚和谈,建议交还戈兰高地,换取叙利亚签订和平条约。这样不仅保障以色列北方的安全,还切断真主党的后援,孤立伊朗。阿希肯纳齐比较稳健、清醒,深得以色列公众和西方的欢迎。和内坦亚胡对和谈处处设障和急欲制造既成事实的顽固姿态相比,阿希肯纳齐的积极姿态恰成对照。但作为现役的总参谋长,阿希肯纳齐本应在以色列安全政策的话题上说话小心翼翼,更应该通过希伯来人媒体,而不是英文的《哈莱茨》,现在这样做的目的是向西方发出明确信号,事情已经很紧急了。

 

以色列的总参谋长们:9、中东变局与总参谋长的选拔秀 - 晨枫 - 晨枫小苑
以色列历史上最大的总参谋长选美秀的结果是:甘茨被从预备役召回,担任总参谋长
以色列的总参谋长们:9、中东变局与总参谋长的选拔秀 - 晨枫 - 晨枫小苑
 在这多事之秋,甘茨(左)没有福气当和平兵,这是在第二次加沙战争期间和南方司令部司令塔尔·罗索少将(中)、副司令约西·巴查尔准将(右)视察哈马斯火箭落下的地方。以军将领这样肩背冲锋枪、身穿战斗服是常态,闪亮的军服反而非常罕见,即使在总参谋长任命仪式上也是不带领带的军便装衬衫而已
 

被撤销任命后,加兰特本人申冤,巴拉克也在幕后试图重新任命加兰特,但内坦亚胡认定政治代价太大,否决了这个主意。既然奈维代理总参谋长不可行,就只有尽快任命新的总参谋长。24日,巴拉克终于决定,向内阁提名甘茨作为下一任总参谋长。甘茨是伞兵出身,除了各级军事主官外,在2005-2009年期间担任驻华盛顿武官,此后担任阿希肯纳齐的副总参谋长。甘茨继任,对已经陷入一片混乱的以军最高指挥层是一件好事。甘茨在20109月退役,重新召回现役不影响现有指挥岗位的人事调动。另一个候选埃森考特还在担任北方司令部司令,升任总参谋长需要填补那个职位。在有充分时间的有序调动情况下,这本来没有问题,但巴拉克不肯延长阿希肯纳齐的任期,使得移交工作时间只有一个星期了,曾担任副总参谋长的甘茨比较容易接手。埃森考特拒绝在加兰特手下干,但愿意在甘茨手下干,预计奈维退役时,埃森考特会接替,这也是考虑的因素之一。不过甘茨在“莫帕兹事件”中的干系是否会成为定时炸弹,甘茨在第二次黎巴嫩战争前担任北方司令部司令,制止真主党的火箭攻击不力,导致以色列发动这场失败的战争,也有可能成为政敌攻击的目标。有意思的是,甘茨和埃森考特都是“阿希肯纳齐的人”,只是现在还不清楚这是否是以色列内阁对和平路线的信号。

 

埃及突变和以色列政界对先发制人的争执使人疑惑:以色列错过了和平的窗口了吗?在多年的和平进程受挫之后,以色列和阿拉伯双方都充满了挫折感,双方的民意都有极端化的趋向。在投机政客的冒险面前,本应鹰派的军方反而成为温和力量。这似乎有点奇怪,但军人才深知妄战之危,只是黯淡的将星能力挽狂澜吗?甘茨的职责会格外艰巨。


===============

这一段是穆尔西上台前写的。一年来,穆斯林兄弟会上台,叙利亚动乱深化,以色列的局势在继续恶化,而没有好转的迹象。

  评论这张
 
阅读(4024)|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