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晨枫小苑

来的都是客,相逢握握手

 
 
 

日志

 
 
关于我
晨枫  

西西河水浪打浪,一浪打到网易上。我本是喜欢纸上谈兵的一介草民,在西西河那边开了一个小铺子,这是海外华人的一个精神家园。我是一个一坐下来就不动窝的懒人,但架不住友人的邀请,到网易也开了一个茶摊。阿庆嫂是怎么说来着:来的都是客。希望您能喜欢我这小号。来来来,先握一个手! 当然,主有主规,客有客道。请勿随地吐痰,喧哗扰众,或者乱贴小广告。不欢迎指桑骂槐,更不准恶语伤人。

网易考拉推荐

空中仪仗队  

2013-01-30 11:35:28|  分类: 鹰击长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英文里,仪仗队是hornor guards,可以直译为荣誉卫兵。这首先是贴身卫兵,然后才是代表君王或者国家的军装花瓶。传统上,君王的贴身卫兵也是最精锐部队,不光负有保卫君王的 任务,更是战争关键时刻放出去的胜负手。在滑铁卢,当拿破仑身经百战的近卫军最终也被打得溃不成军的时候,拿破仑的辉煌就到头了。随着军事技术的发展,贴 身卫兵在战争条件下的军事作用已经越来越淡薄,仪仗队越来越成为纯装饰性的东西。仪仗队除了花俏的制服外,在装备上强调美观、威严、传统,但和陆军的基本 作战装备已经脱节。骑兵仪仗队还有所见,但坦克仪仗队或者机动防空导弹仪仗队就闻所未闻了。空军飞行表演队相当于空中仪仗队,但飞行表演队到底是采用第一 线作战飞机,还是采用教练机或者其他非作战飞机,这依然是一个有趣的问题。


在拿破仑时代,近卫军是最后的精锐部队,这是滑铁卢之战中拿破仑的近卫军在做最后的冲锋


现代仪仗队已经是军装花瓶了

作为显示国威、军威的飞行表演队,采用第一线作战飞机是很自然的想法。现代战斗机速度快、机动性强,优美的外观和震耳欲聋的噪声更加强化了飞行表演的效 果,整齐、威猛的飞行动作不仅极大地显示了飞行员的技能,也展示了力量和精确的美。飞行表演不仅是极好的公众娱乐,也是爱国主义教育和征兵的最好机会。很 多人喜欢安静、亲和的生活,但很难不被轰鸣如雷、翻飞如燕的战斗机的精彩表演刺激得血脉喷张,就好象食不厌精的人们也难以拒绝大碗喝酒、大块吃肉的痛快一 样。

美国空军的“雷鸟”飞行表演队在1953年成立,从共和F-84“雷电”战斗机开始,先后使用北美F-100“超级佩刀”、共和F-105“雷公”、麦克 唐纳F-4“鬼怪”战斗机。不过在70年代石油危机期间,“雷鸟”曾换装诺斯罗普T-38教练机,尽管符合表演要求,燃油消耗量只有F-4“鬼怪”的 1/5,维修也要简单得多,但不够威猛,不符合“雷鸟”一贯使用第一线战斗机的传统,所以只在1974到1981年间使用了7年,就换装通用动力F-16 “战隼”了,现在还在继续使用。当然仔细的人会发现,“雷鸟”的F-16实际上已经换装了三代,80年代的F-16A Block 15在90年代换装为F-16C Block 32,从2009年开始,雷鸟的F-16已经换装成美国空军最新标准Block 52,采用更大推力的普拉特?惠特尼F100-PW-229发动机,航电也已经更新到最新水平。


美国空军“雷鸟”是世界上最著名的飞行表演队之一


美国海军的“蓝天使”是另一支最著名飞行表演队之一


在不久的未来,“雷鸟”和“蓝天使”可能都要用F-35作为表演用机

美国海军的“蓝天使”飞行表演队比美国空军“雷鸟”成立得更早,在1946年就成立了。这还是螺旋桨时代,所以“蓝天使”最早的飞机是螺旋桨的格鲁曼 F6F“地狱猫”和F8F“熊猫”。1949年换装的格鲁曼F9F“黑豹”是美国海军的第一代喷气式战斗机,此后采用过格鲁曼F9F“美洲狮”、格鲁曼 F11F“虎”、麦克唐纳F-4“鬼怪”、道格拉斯A-4“天鹰”,现在采用麦道F-18。由于F-18是为航母上起飞、着陆而设计的舰载战斗机,“蓝天 使”有一些“雷鸟”没有的低速、大迎角飞行动作,其中包括放下起落架后以特别低的速度慢滚转。1998年,一架“蓝天使”的F-18在从作战巡逻中返航的 “杜鲁门”号航母上着陆,这更是“雷鸟”所不可能做到的。

在很长时间里,苏联空军并没有专业的飞行表演队,“俄罗斯骑士”是到1991年才组建的。这支装备了苏-27的飞行表演队如今是世界各地航展的常客,在曾 多次在珠海航展向中国观众展示身手。中国空军的“八一”飞行表演队的历史反而更长,近年来换装了歼-10战斗机,更是向世界展示了中国航空技术的卓越成就 和中国飞行员的精湛技艺。

另一方面,老牌的英国用教练机作为飞行表演队的飞机,而不是第一线作战飞机。英国皇家空军虽然是世界上第一个独立组建的空军,历史上也曾经有过几支业余的 飞行表演队,“红箭”可是到1965年才组建的。“红箭”一直使用高级教练机,开始时是霍克-西德利“蚊蚋”,1979年开始使用BAe“鹰隼”。这是有 原因的。“红箭”是作为皇家空军中央飞行学校的一个附属组建起来的,最初由教官担任飞行表演任务。这不仅是皇家空军公关的需要,也是教官们显一把身手、镇 一镇不知天高地厚的新学员的机会。法国、意大利、加拿大、日本、印度、韩国和很多其他国家也出于差不多的考虑,使用高级教练机作为飞行表演队的飞机。

事实上,就航展表演而言,教练机比战斗机更加合适。超音速的战斗机不可能在航展期间飞出超音速,激起的音爆不仅对机场周围的建筑会造成破坏,使得玻璃门窗 被震碎,室内摆设被震撼落地,甚至可能造成观众中身体不够强健的人的心脏问题。即使不飞出超音速,战斗机也不能放心大胆地在离观众较近的距离上开加力,否 则噪声水平可能对观众(尤其是年幼的孩子)造成听力损害。由于航展飞行安全的规定,飞机不能从任何方向飞越观众头顶,安全距离的规定要求即使发生事故必须 弃机,失控的飞机也不会掉入人群。由于战斗机的基本速度较高,拉出同样过载时,转弯半径也较大,常常在观众面前一闪而过之后,绕到很远才飞回来。这一切都 使得除了在视觉上和听觉上给观众以空中利器的印象外,战斗机作为飞行表演队飞机实际上不能发挥出全部潜能。教练机的极限性能比战斗机要低,形象上也不如战 斗机威猛,但使用和维修要便宜得多,也天生适宜高出动率。教练机不具备大航程和高载重,但这对飞行表演没有影响。另一方面,教练机的操控特别适合于飞行表 演强调低空低速精确飞行的特点,容易用大型队形的精确飞行弥补声势不足的问题。“红箭”密集的9机钻石队形、人字队形、箭形队形已经成为经典,战斗机很难 做到这样密集的大型队形。还有一点,教练机不是作战飞机。这不够孔武,是缺点;但另一方面形象平和,也是优点。在不便于派遣战斗机飞行表演的地方,使用教 练机可以在外交上更加灵活。这相当于航展表演版的乒乓外交。教练机对跑道和地勤支援的要求低,也容易在只有简易跑道的地方做飞行表演,增加国内公关的灵活 性。


英国皇家空军“红箭”则使用“隼”式教练机


加拿大“雪鸟”、法国“游骑兵”、意大利“三色旗”也都是用教练机,这是“雪鸟”

更实际的问题是经济问题。战斗机的购置、使用费用大大高于教练机。典型的战斗机动辄几千万美元一架,战斗机发动机、机体、航电都是把航空技术推到极限的结 果,可靠性、耐久性、经济性有所牺牲,推高了日常使用和飞行表演的费用。如前所述,超音速教练机T-38的耗油率只有同时代超音速重型战斗机F-4的 1/5,维修、定期更换的备件也是差不多的情况。加拿大“雪鸟”如果不用CT-114“辅导老师”教练机而用CF-18(相当于F-18A)的话,日常使 用费用将增加20倍。高亚音速的“鹰隼”和法国“游骑兵”飞行表演队的“阿尔法喷气”、意大利“三色旗”飞行表演队的MB-339的购置、日常使用和飞行 表演费用更低。美国和欧洲飞行表演队选用战斗机还是教练机不仅体现了飞行表演思想上的差别,更是经济实力上的差别。“雷鸟”拥有6架表演飞机,另加2架备 用飞机,作为专业飞行表演用的飞机,这是大多数国家不可承受的奢侈。

教练机用作飞行表演,在平时还可以继续用作教练机。战斗机用作飞行表演,在理论上依然可以在战时继续用作战斗机,但实际上有很多问题。由于鲜艳的涂装,这 些飞机在空战训练中十分扎眼,影响训练的真实性。用作表演,很多先进航电(尤其是火控)又没有用,平白增加日常维修开支,还不如拆除,增加表演专用设备, 所以实际上不再用作战斗机,除非国家已经打到只有最后一人、最后一机了。

不过即使对美国空军这样财大气粗的主顾,新型战斗机也在成为越来越不可承受之重。F-22的惊人价格成为一代传奇,连号称特别强调可负担能力的F-35的 价格也越来越离谱。2012年美国空军提交的2013年预算估算中,F-35A的离地单价为1.97亿美元,美国海军的预算更是把F-35C的离地单价估 算为2.36亿美元。这样离谱的高价当然和F-35依然在低速试生产阶段有关,但即使是最乐观的估价也把F-35A定位在1亿美元左右,F-35C只会高 不会低。另一方面,F-16和F-18正在成为美国历史上连续使用最长时间的飞行表演飞机型号。尽管30年来有过换装,实际飞机没有那么陈旧,但形象上的 30年一贯制很是不符合传统。问题是F-35计划因为超支、拖延和性能问题正在承受前所未有的压力,“雷鸟”和“蓝天使”使用F-35的问题还根本没有提 上议事日程,只是这个问题不可回避,F-16和F-18不能永远作为“雷鸟”和“蓝天使”的飞机,下一代“雷鸟”和“蓝天使”的现实选择只有一个:F- 35。但F-35作为下一代“雷鸟”和“蓝天使”,首先要过的是预算关,在10年内,这一关很难跨过。

即使预算问题解决了,F-35作为飞行表演飞机还是有一些具体问题。F-35在本质上是对地攻击为主的战斗轰炸机,而不是空战为主的战斗机,机动性要求只 是“不低于F-16和F-18”,实际上是否达到了要求不乏争议。F-35的空战模式以视距外空战为主,一旦进入视距内空战,将以高速对飞的形式,最大限 度地缩短暴露于敌机火力的时间窗口,在错肩而过的瞬间,利用优越的头盔显示系统和具有高度越肩攻击能力的空空导弹抢先攻击,然后继续高速飞行,脱离战场, 寻机再战,而不是常规的扭头缠斗。这可以说是F-35阵营对先进火控和导弹的信心满满,也可以说是对机动性的信心不足。不管怎么说,飞行表演中只有高速对 飞肯定是不够的。“雷鸟”在1964年曾短暂换装F-105,这也是一种战斗轰炸机,技术水平远远超过F-100,但机动性不怎么样,在飞行表演特别剧烈 的机动中发生结构损伤,只出场表演了6场就匆匆撤装,“雷鸟”只好回到已经从第一线中队撤装的F-100,继续用到1969年换装F-4。

另一方面,在佛罗里达埃格林空军基地训练飞行的F-35遇到了一个以前没有想到的问题:F-35的噪声远远超过了人们的预计,遇到周围居民的激烈抗议,甚 至可能对未来部署产生不可预计的影响,尤其在人烟稠密的欧洲和日本。F-35采用了历史上单台推力最大的F-135发动机,这使得F-35尽管作为历史上 最重的单发战斗机但仍然可以有“不低于F-16和F-18”的性能,但这使得发动机的噪声问题格外严重。据报道,F-35的噪声高于F-15两倍,高于 F-16三倍半。洛克希德反驳这种说法,认定F-35的噪声和F-16相当,但有人用仪器实测,在着陆进场时,F-15的噪声为91分贝,F-16为90 分贝,而F-35的噪声为106分贝,相差15分贝,或者说高达32倍。就现代战斗机而言,F-35的翼载很高,相当于F-105,但先进飞 控和强劲的发动机使得F-35依然保持了“不低于F-16和F-18”的机动性。机动性说到底取决于升力。爬升当然需要升力超过重力,但水平机动同样取决 于升力,因为水平盘旋的向心力来自于机身侧转时机翼产生升力中的水平分量,因此更大的升力意味着在保持足够的垂直分量以抵消重力的同时,可以分出更多的水 平分量用于水平机动。产生更大的升力只有两个办法,一是由低翼载以保证足够的剩余升力;二是在拉大迎角的同时用高推重比推迟失速的产生。F-35的翼载 高,只有用推力换取机动,但这意味着格外强大的噪声,到最后可能只能降低对机动性的要求,以抑制噪声水平。最后可能以超过F-16至少一倍的购置价格和高 至少40%的日常使用费用,换取不及F-16的飞行表演性能,成为美国历史上最不给力的飞行表演飞机。

但这在现在还不是人们操心的事情,需要操心的是加拿大空军的“雪鸟”飞行表演队。“雪鸟”也是英国派头,采用CT-114“辅导老师”教练机,拿手好戏是 9机大编队精确飞行,包括高难度的9机一字队形。在和美国“雷鸟”或者“蓝天使”同台表演的时候,可以清楚地看出风格上的差别,细腻、优美、协调、精确, 堪称空中芭蕾。这是Canadair公司设计的双座喷气教练机,1960年首飞,在1963-1966年间共生产了212架,“雪鸟”的飞机是1963年 下线的。加拿大空军在2000年已经把所有剩余CT-114撤装,现用BAe“鹰隼”作为教练机。“雪鸟”计划把CT-114继续使用到2020年,届时 已经连续使用近60多年,堪称世界飞行表演队飞机之最,距所有作为教练机使用的CT-114退出现役也达20年之久,而教练机通常本来就以老当益壮著称。

8月16日,渥太华《公民报》报道,加拿大政府计划用7.55亿加元(约合7.5亿美元)为“雪鸟”换装,但新飞机的数量和型号还没有确定。加拿大正在计 划采购65架F-35战斗机,但用F-35作为“雪鸟”飞行表演飞机是不可思议的。在CF-18时代,加拿大空军已经否决了从138架CF-18中抽调 6-8架作为“雪鸟”飞行表演飞机的设想。在F-35时代,抽调10%的战斗机用于飞行表演,这是不可能的,“雪鸟”的新飞机只能是教练机,只是继续采用 “鹰隼”还是其他教练机的差别。加拿大空军提出,“雪鸟”的表演队形不能削减到有人提出的4架飞机,那还不如取消“雪鸟”。但是取消“雪鸟”也是不行的, 这是军队公关的核心,一次“雪鸟”表演比多少个军营开放日都管用,加拿大取消“雪鸟”和英国取消白金汉宫门前的皇家卫队一样不可思议。用涡桨教练机代替喷 气教练机可以进一步降低购置和运行费用,但是观众对涡桨和喷气飞机的心理接受程度不同。澳大利亚空军“轮盘赌”飞行表演队从意大利制造的马奇MB-326 换型到瑞士的皮拉图斯PC-9之后,观众追捧程度很有一些下降。另外,螺旋桨飞机的操控比较罗嗦,增加推力需要同时蹬舵,以补偿增加的反扭力,尾流也较 大,不利于密集编队精确飞行。

但是换一个思路的话,如果坚守一个已经过时但代表传统的老型号,不以先进和威猛为号召,而以历史感和优美为切入点,在维修上把老飞机当作修复的古董飞机对 待,这就可以避免不断换装的陷阱。陆军的仪仗队早已放弃和现役装备同步的要求,白宫仪仗队使用一战时代的斯普林菲尔德步枪,克里姆林宫仪仗队使用50年代 的SKS步枪(中国的56式半自动步枪仿自SKS),为什么飞行表演队不能使用代表历史的古董飞机呢?从这个角度看,与其换装早已不先进更不新颖的“鹰 隼”,或许继续使用CT-114才是正道,这差不多是最后的“真正的”加拿大设计制造的军用飞机了。

但对于美国空军和海军来说,连换装教练机的可能性都没有了。美国海军的麦道T-45“苍鹰”实际上是舰载版的“鹰隼”,正在美国空军T-38换装计划的三 个竞争者都来自海外:意大利M-349、英国“鹰隼”和韩国T-50“金鹰”。M-349是意大利“盗版”俄罗斯雅克-130的结果,本来是两家合作,由 雅克福列夫提供雅克-130的基本设计,由阿莱尼亚负责航电和发动机的西方化,结果两家分道扬镳,雅克福列夫空手而归,而阿莱尼亚推出了“完全自主知识产 权”的M-349。即使美国空军采用M-349,也不能用这个俄罗斯血统的飞机作为“雷鸟”飞机。“鹰隼”倒是没有这样的尴尬,但皇家空军的“红箭”从 1979年就开始使用“鹰隼”,“雷鸟”在40年后再换装大同小异的飞机,实在说不过去。T-50“金鹰”是韩国KAI和洛克希德合作的结果,可算是单发 版的台湾IDF,只有这还有一线希望。不过美国空军不大可能采用不是美国研制的飞机,所以这一线希望也只是一线而已。即使“雷鸟”的问题解决了,“蓝天 使”还是有同样的问题,而且美国海军连新教练机的计划也没有。或许古董飞机也是“雷鸟”和“蓝天使”的最好前途,F-16和F-18代表了美国航空科技最 辉煌的时代,30多年的连续使用也已经使F-16与“雷鸟”、F-18与“蓝天使”紧密连接在一起,空中仪仗队把这一纽带凝固在蓝天,或许不失为一个好主 意。
  评论这张
 
阅读(5148)| 评论(3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