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晨枫小苑

来的都是客,相逢握握手

 
 
 

日志

 
 
关于我
晨枫  

西西河水浪打浪,一浪打到网易上。我本是喜欢纸上谈兵的一介草民,在西西河那边开了一个小铺子,这是海外华人的一个精神家园。我是一个一坐下来就不动窝的懒人,但架不住友人的邀请,到网易也开了一个茶摊。阿庆嫂是怎么说来着:来的都是客。希望您能喜欢我这小号。来来来,先握一个手! 当然,主有主规,客有客道。请勿随地吐痰,喧哗扰众,或者乱贴小广告。不欢迎指桑骂槐,更不准恶语伤人。

网易考拉推荐

【小小说】幸福的黄巴士  

2013-11-23 22:53:46|  分类: 人间琐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布达佩斯的链桥上,河对岸的马塔雅大教堂顶上的彩色琉璃瓦在刚升起的太阳下熠熠生辉,渔人堡垒隐约可见。远处的议会大厦在维修,但脚手架还是掩盖不住辉煌。多瑙河上静悄悄的,游船还没有出动。平日络绎不绝的桥上,游人也不多。我和甜甜相对一笑,然后各想各的心事。

 

甜甜大名叫李恬逸,本来挺好的一个名字,但近来甜甜特别烦人家叫她大名。我们一直是最好的朋友:一起上学,一起结婚,还一起……离婚。他受不了我风风火火的女强人做派,姐还不留客呢!可甜甜一个小鸟依人,活脱脱就是《还珠格格》里的紫薇,要我是男人,肯定把她抢来做压寨夫人。可那男人外面养二奶,听说还有三奶四奶。真是马善被人骑,人善被人欺啊。那天微信上还有人不识相,发来为你痴为你累为你受尽所有罪,为你死为你狂为你咣咣撞大墙,我们两人看了哈哈大笑,然后抱头痛哭。然后我们就决定到欧洲旅游来了。为什么要那么苦自己?人家说欧洲男人才是真男人呢。

 

小时候就特别喜欢看电影《茜茜公主》,就知道她不喜欢维也纳,更喜欢布达佩斯。长大了才知道,她对嫁给弗朗茨不情不愿,倒是在布达佩斯还有一个情人。布达佩斯真美。但布达佩斯男人?算了吧。这匈牙利美女真不是盖的,姐都没信心了。不过布达佩斯没戏了,不是还有布拉格嘛。卡夫卡、米兰·昆德拉、德沃夏克、斯美塔纳,还有我最喜欢的阿尔芳斯·穆赫的装饰画。当年他还跟我争,那名字该念穆查,你以为是抹茶哪!早就该把他下岗了。

 

旅游计划都是我在一手操办。出来之前,我就研究好了。布达佩斯到布拉格可以坐火车,但时间很长。还可以坐大巴,快一点。我们选择了“波希米亚快车。他们的黄色大巴款式很新,条件很好,很正规的样子。在网上订好票后,查看好地图,万无一失了。

 

恋恋不舍地再看了一眼链桥和多瑙河,两人搂着肩膀,请人再拍一张合影,差不多该出发了,到国际长途汽车站还有一段路呢。

 

国际长途汽车站是挺大、挺现代的一个白色建筑。时间还早,还有40分钟才到开车时间。先找好出发的检票口,然后打算去小店买点吃的,带在路上。可是来回走了两遍,没有看到往布拉格方向的标志。我心想不好。赶紧找客服中心问一问吧。

 

客服中心坐着一男一女。一个老太在女的那里问事,唧唧歪歪没完没了;男的在收拾东西,等了半天终于收拾完了,接着又打起电话来了。急得我直翻白眼。终于等到电话打完了,我用结结巴巴的英语问波希米亚快车在哪里上车,男的眼睛翻了一翻:不知道。简直岂有此理,国际长途汽车站的客服不知道上车在哪里?男的爱理不理地解释到:这不是我们公司的,我们不管。指了指旁边贴着的一张通告:波希米亚快车不在这里上车

 

“那波希米亚快车在哪里上车呢?这票上写着在国际长途汽车站啊。”

“不知道。

你怎么能不知道呢?这不是国际长途汽车站吗?

他们是捷克公司,网上订票,不规范,没有正规车站,乱停的,哪里都可能。

这票上有电话号码,你能帮我们打电话问一问吗?

这是捷克的电话号码,没法问。

那我们怎么去布拉格?

坐我们的车吧,售票口在那里。

 

然后就不理我了。我那叫一个又气又急,跟他大吵一顿,但没用。他就是一句话:不在这里。到售票口去问,今天到布拉格的车没有了,要明天才有。这可怎么办?去赶火车,要到火车站,而且今天也没有车了。

 

来来往往的大巴不少,但都是白色的。有到维也纳的,有到布拉迪斯拉发的,还有往罗马尼亚、波兰那边去的,就是没有往布拉格的。时间在一分一秒过去,我们还没有找到上车的地方。甜甜也急了,要去客服那里再去问问。我说没用,但她执意要去。只看见她跟那男的软磨硬泡,说着说着,眼泪也掉下来了。还记得紫薇梨花带雨的样子吗?然后看着那男的就坐不住了,带她到大门那里指指点点。看来有门,布达佩斯没准有好男人。

 

我赶紧过去:他怎么说?

他说他真是不知道波希米亚快车在哪里,但路对过停车场那里有私人的班车去布拉格,我们可以到那里拼车。

 

事到如今,也只有这样了。这里来往的车还真是多,好不容易拖着行李穿过大马路后,找到了停车场,但只有普通的汽车停在那里,哪有私人班车!我心里把所有想得起来的人都骂了一遍,连已经下岗的他也躺枪了。已经快绝望了,突然眼角里看到太阳下的一抹黄色。我跳了起来:那不是波希米亚快车嘛!甜甜还在傻傻地问:哪里哪里?我已经一手拖行李,一手拖她,向幸福的黄巴士飞奔了。

 

这正是波希米亚快车的大巴。还有5分钟发车,人们围在车门,正在验票上车。这什么鸟地方啊,就是一马路边的公共汽车站!旁边有一个破败的无人小房子,正好挡住从国际长途汽车站方向的视线。那男的其实知道波希米亚快车就在这里,但是不肯直说,毕竟是竞争对手。磨不过甜甜了,只好指一个大概方向,含含混混地说是私人班车,让我们自己找。还真是社会主义遗风啊。但我就奇怪了,这么多人怎么都顺利找到这里,就我们不知道?结果人家说,网上订票的时候,往下翻一页,就特别注明不在国际长途汽车站,在路对过。

 

咣当,我昏死在地。

  评论这张
 
阅读(1554)|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