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晨枫小苑

来的都是客,相逢握握手

 
 
 

日志

 
 
关于我
晨枫  

西西河水浪打浪,一浪打到网易上。我本是喜欢纸上谈兵的一介草民,在西西河那边开了一个小铺子,这是海外华人的一个精神家园。我是一个一坐下来就不动窝的懒人,但架不住友人的邀请,到网易也开了一个茶摊。阿庆嫂是怎么说来着:来的都是客。希望您能喜欢我这小号。来来来,先握一个手! 当然,主有主规,客有客道。请勿随地吐痰,喧哗扰众,或者乱贴小广告。不欢迎指桑骂槐,更不准恶语伤人。

网易考拉推荐

日本:我们为什么要“纠结”于历史?   

2013-11-04 12:55:09|  分类: 谈古论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 天BBC报导,在采访韩国总统朴槿惠的过程中,朴槿惠说了两点:1、南北韩之间不能再来“阳光-威胁-冻结-再阳光”的死循环,北朝鲜必须展现和解诚意和 实质性停止核武计划;2、日本对过去缺乏忏悔,最高层峰会没有意义。前者不惊奇,但后一点很使BBC惊讶了一把。但这真是不应该。

在60-80年代,韩国与日本的关系挺密切,韩国工业的起飞也在很大程度上得益于日本技术。现代汽车在80年代基本上用三菱的底盘和发动机技术,三星、 LG电视机在早期可能也得益于日本技术。但现在韩国与日本技术同质竞争越来越厉害,在好些方面,韩国甚至领先,比如三星手机。即使在汽车和电视机方面,韩 国也和日本至少并驾齐驱了。韩国早已超过需要日本技术提携经济的年代了。另一方面,中国成为韩国最大的经济伙伴,这个市场比日本大无穷倍,而日本市场对韩 国基本上是排斥的。

在军事上,除了驻日美军的驰援,日本对韩国的安全没有帮助。韩国安全的钥匙一小半在美国手里,一大半在中国手里,而这两家都是韩国安全的坚定合作伙伴。中 国早已超过了抗美援朝的时代,阻止朝鲜半岛再次冲突符合中国的利益。相反,独岛争议是韩国发展海军的最大动力。韩国空军也不再以压倒北方为目的,早已超过 那个阶段了,现在是要比肩日本。韩国在准备与日本的战争吗?这倒不一定。韩日之间的战争不是这两国想打就打得起来的,还有驻韩、驻日美军呢。但这也反映了 韩国在民族情感和国策定位上对日本的看法。

日本可能觉得很冤枉。和平主义的日本为什么还要受到邻国的误解呢?不光是共产党统治、以爱国主义为团结民心旗号的中国反日,民主、自由的韩国也反日。这是为什么呢?

日本人可能觉得难以理解,但德国人也会觉得难以理解:I don't understand why you don't understand。夏天旅游途径纽伦堡的时候,参观了纳粹党大会场。这是一个未完成的建筑,离大名鼎鼎的齐柏林运动场不远,齐柏林运动场只是临时的纳 粹集会场所,这里才是正式的。导游介绍了很多纳粹的起源、同时代人的认识、现代德国人的反思。长话短说,现在依然有不少过来人坚信,那是德国民族最好的时 代,尽管那带来了失败。但是,德国民族作为整体,对纳粹主义是认真反思的:这是我们过去的罪恶,我们承认所有的罪责,我们再也不能重复过去了;我们也在战 争中受害,但这是对我们加害的正义反制,是我们自找的。导游本人的上一辈有好几个人曾是战斗党卫军,出示了好些家里阁楼里翻出来的当年纳粹宣传照片,比标 准宣传资料有说服力多了。他也是典型的雅利安人,放在当年,穿上军装,那也是标准的党卫军。但是德国人反思了。德国的受害者们接受了德国的反思。新纳粹在 德国有死灰复燃之势,但我的感觉是,这只是在前东德地区,恰好是战后反思最缺乏的地区。东德共产党也批判纳粹的罪恶,但缺乏深层的反思。纳粹主义是不大会 复苏的。在德国,宣传纳粹主义不是言论自由的一部分,这是犯法的。

反观日本,对于二战强调的是“我们也是受害者”,对于日本作为加害者只是轻描淡写一笔带过。日本倒是不否认是加害者,但到底具体谁是加害者,就语焉不详 了。天皇当然不是,不然他作为日本的精神领袖的不合适了。广大军人也不是,他们也是军国主义的受害者。日本人民当然更加是受害者了。那日本军阀呢?他们死 了,也是为国而死,人死了,生前的罪孽就一笔勾销了,这是神道教的信仰,所以有靖国神社,所以这些东京审判的战犯也供奉在靖国神社。那谁才是加害者呢?历 史如何清算呢?日本的历史罪恶呢?呃,我们深感遗憾,我们都是受害者,一起向前看吧。

日本的立场来自于“脱亚入欧”情节,来自于对于亚洲邻国的优越感,来自对战败的不平感。德国是在两次大战之后才真正反思的,日本是不是也需要两次战败之后 才能真正反思,这是一个没有答案的问题,因为日本军国主义复活实际上也没有市场。不光日本民族的武士精神已经丢失,日本糟糕的国债和停滞的经济也不容许大 幅度扩充军备。事实上,如果日本胆敢重新走上军国主义的道路,这一次将遭到比上一次惨重得多的教训。不需要美国插手,发展起来的中国和韩国都跃跃欲试呢。 日本民族这样回避反思的集体思维当然不会被受害人民所接受。这不是纠结于历史,而是历史清算始终没有完成。中国不是唯一“纠结”于历史的,韩国现在也明确 了立场,相信到不再“吃人嘴短”的时候,东南亚人民也会选择相同的立场。

那日本怎么办?在日本依然是世界第三大经济的时候,在世界上依然有很多国家和地区对有求于日本的时候,中日经济和综合国力之差尚没有不可逆转地向有利于中 国的方向转变,至少日本还有美国的依托。到了中国经济和综合国力决定性地超过日本甚至美国,到了大中华经济圈把韩国、东南亚整合进去,形成中国为核心的大 东亚共荣圈的时候,日本才能定下心来,“在亚言亚”,这才是日本向中国和其他邻国悔罪的时候。这些靖国神社的战犯怎么办呢?他们不是在死后立刻进入靖国神 社的,是在70年代才搬进靖国神社的。竟然可以搬进去,也就可以搬出来,理由就不用我们操心了。
  评论这张
 
阅读(7808)| 评论(4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