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晨枫小苑

来的都是客,相逢握握手

 
 
 

日志

 
 
关于我
晨枫  

西西河水浪打浪,一浪打到网易上。我本是喜欢纸上谈兵的一介草民,在西西河那边开了一个小铺子,这是海外华人的一个精神家园。我是一个一坐下来就不动窝的懒人,但架不住友人的邀请,到网易也开了一个茶摊。阿庆嫂是怎么说来着:来的都是客。希望您能喜欢我这小号。来来来,先握一个手! 当然,主有主规,客有客道。请勿随地吐痰,喧哗扰众,或者乱贴小广告。不欢迎指桑骂槐,更不准恶语伤人。

网易考拉推荐

普京大帝   

2013-12-22 07:11:03|  分类: 谈古论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据说普京在中国有很多崇拜者。有可能普京在中国的崇拜者比在俄罗斯还多。普京的形象是强势,“有担当”,这很对一些中国人的胃口,他们认定中国在国际上太软弱了,总是被欺负,“什么时候轮到我们也爽一把呢?”

不管他到底说了什么,关键还是在于他做了什么。普京的成就与否取决于:
1、俄罗斯的经济
2、俄罗斯的安全
3、俄罗斯的国际地位

俄罗斯的经济比叶利钦时代是好了不少,但还是谈不上很好。更主要的是,俄罗斯的经济过于依赖石油、天然气的出口。近10年油气价格高企,这给俄罗斯不少红 利。但这个红利可能不能长久。美国、加拿大的非常规油气资源的开发使得美国从中东进口的石油大量减少,现在甚至有预期美国将在不久的将来成为油气出口国。 加拿大的油砂油和北极油气的出口更多的是一个政治问题,而不是一个经济问题。Alberta通向BC海岸的输油管道建设受阻,不过昨天联邦政府的一个评审 委员会在附加了大量条件的情况下批准了管道建设。一旦建成,Alberta石油将大量向亚太出口。另一方面,北极圈里的油气资源也在开始开采,欧洲的页岩 油气资源也已经起步,中国、澳大利亚的页岩油气也在紧锣密鼓地进行。这一切都给俄罗斯油气出口制造了压力。长期经济发展不能继续依赖油气出口。

但俄罗斯的经济转型并没有走上正轨。中国花了30年时间,基本建立了一个完整、自我正反馈循环的经济体系。但中国改革中最困难的部分不是中西部开发,而是 东北老工业基地的转型。这个问题到现在也没有彻底解决,东北的经济发展状态依然和历史上曾经有过的辉煌不相称,不仅处在东南沿海的阴影里,甚至处在部分中 西部地区的阴影之中。对于俄罗斯,这个问题要大十倍、百倍。俄罗斯完成了工业化,早有完整的工业体系,但这个苏联时代建立的工业体系与现代全球化的经济体 系并不相容,严重缺乏竞争力和自我更新能力。俄罗斯产品至今依然在很大程度上傻大黑粗,尽管价低、耐用,但无法走出本国市场。只要比照中国东北,就可以想 见,在缺乏外来压力的情况下,俄罗斯工业转型的困难。但外界压力的无限制进入则几乎肯定会扫平残存的俄罗斯工业体系。这正是普京最大的难题。

普京试图用国防工业重新拉动俄罗斯的工业和科技发展,屡次承诺要给俄军大换装。相关的订单不仅激活濒死的俄罗斯军工,还可能作为种子基金,重新激发俄罗斯 的经济和科技发展。问题是这是寅吃卯粮的做法,在打时间差。靠军工拉动经济的做法只有在经济在结构上没有问题所以只需要短促刺激就能复活的情况下有效,像 里根时代,美国经济还没有现在这样的空心化,制造业在大体上依然强劲,用扩军刺激一下,确实见效了。但小布什时代东施效颦,就把美国在经济危机的深渊边上 临门一脚。俄罗斯的经济结构问题比美国还大,普京之所以屡次允诺大换装而屡次失信,就是看到了深层的问题。普京不傻。

经济上的问题只是一部分,俄罗斯的安全态势实际上恶化到拿破仑入侵以来最糟糕的时候。在西面,白俄罗斯还算心向俄罗斯,但丢掉了波罗的海三国和乌克兰;在 南方,高加索丢得差不多了,克里米亚也划到了乌克兰,黑海实际上已经丢了;在中亚这边,各个斯坦都分了出去,只有哈萨克还和俄罗斯有点联系;在太平洋这 边,中国虽然没有敌意,但像脱缰野马一般强大起来的中国肯定对人口流失、发展停滞的远东是巨大的压力,这还不算日本一直在北方四岛的问题上的纠缠。

在军队装备方面,俄罗斯的主战装备大多是苏联时代留下来的。苏制装备强调低成本、大量生产,但对于寿命和升级这些东西不大在乎。现存装备已经严重老化,剩余寿命已经不多。普京允诺的大换装实际上有一半是保持基本战斗力的必要,而不是升级。就这个,都难以如数兑现。

俄罗斯的国际地位是一个更加糟糕。在苏联时代,社会主义口号在一些国家有吸引力,在另一些国家则由于苏联的强势和霸势而不得不听从苏联的指令。现在不同 了,俄罗斯对于任何国家几乎都没有道德吸引力,而强势和霸势也大打折扣,周边国家的离心倾向尤其严重。即使在近日热点乌克兰,亚努科维奇也谈不上亲俄派, 他是骑墙派,想从俄罗斯和欧盟两边捞好处,但俄罗斯和欧盟两边都逼他选边,只是俄罗斯再加上银子来诱使他,而欧盟口惠而实不至。白俄罗斯现在还问题不大, 但哈萨克就有问题,与中国的经济联系日益紧密势必导致哈萨克向东转。俄罗斯当然可以向对待乌克兰一样,威逼利诱,但威逼不大好使,利诱一方面要和对方比赛 谁的利更大、更持久,另一方面也对俄罗斯是不可承受的负担。比如说,俄罗斯对乌克兰天然气减价1/3,这对乌克兰是减负,对俄罗斯就是减收,长久下去的 话,俄罗斯自己的经济困难就要加重。这实际上是苏联时代就固有的问题:用绕过经济规律的补贴只能暂时收买人心,但不能永久性地解决离心问题。

往更远看,俄罗斯失去了传统的势力范围,但又没有被欧洲所接受,也没有为亚洲所接受。事实上,俄罗斯现在是既没人接受、也没人惧怕的尴尬地位,真成了孤儿。

普京还有一个更加深层的问题:他没有一个有力的政党和团队。普京当然是有一个党的,但党组织在俄罗斯的政治生活中没有起到政党的作用,普京几乎是一人党。沙皇是有整个贵族阶层帮助执政的,斯大林还有伏罗希洛夫、莫洛托夫、赫鲁晓夫和其他干将,就是希特勒也有戈林、希姆莱,如果不算早期的罗姆的话,普京只有梅德韦杰夫还能算,但看不出梅德韦杰夫对普京有多少政治辅佐作用,更谈不上独当一面。

普京面对的问题大多不是他造成的,而是他继承的。但斯大林在20年代初才坐稳江山,开始着手工业化,只花了10多年就完成了工业化,这才有了二战胜利和战后与美国争霸的物质基础。普京执政的时间也不短了,加上和梅德韦杰夫轮流坐庄的时间,已经超过斯大林用于工业化的时间了。普京在某种程度上制止了俄罗斯的继续 滑落,但普京要成为大帝,不能靠守成,而是要实现民族复兴。普京是一个强势的人,他或许有成为新沙皇的野心和潜质,但时代不同了。缺乏稳定、可持续的经济基础,新沙皇不是彼得大帝,而是亚历山大三世。他是沙俄晚期 比较开明的沙皇,但最后还是没法解决积重难返的问题,死于革命党人的暗杀。普京当然不见得会是这样的结局,但他打造新沙俄的努力未必会比亚历山大三世更加 成功。中国改革经验有很多值得重新检讨的地方,但“发展是硬道理”这一条没错。普京要是不能把俄罗斯经济引上正轨,俄罗斯的衰落还将继续。
  评论这张
 
阅读(6915)| 评论(2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