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晨枫小苑

来的都是客,相逢握握手

 
 
 

日志

 
 
关于我
晨枫  

西西河水浪打浪,一浪打到网易上。我本是喜欢纸上谈兵的一介草民,在西西河那边开了一个小铺子,这是海外华人的一个精神家园。我是一个一坐下来就不动窝的懒人,但架不住友人的邀请,到网易也开了一个茶摊。阿庆嫂是怎么说来着:来的都是客。希望您能喜欢我这小号。来来来,先握一个手! 当然,主有主规,客有客道。请勿随地吐痰,喧哗扰众,或者乱贴小广告。不欢迎指桑骂槐,更不准恶语伤人。

网易考拉推荐

加拿大重新考虑购买F-35问题  

2013-03-04 14:07:54|  分类: 鹰击长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2月12日,加拿大国防部长彼得?麦凯和公用事业部长罗娜?安布罗丝在加拿大议会宣布,加拿大将重新启动下一代战斗机选型计划,原定的65架F-35战斗机采购不再继续,将经过竞争对比后再决定。


为了促销,洛克希德特意在一架F-35A的垂尾上涂上枫叶标志


但战斗机飞行员出身的新任国防参谋长劳森中将在议会作证,F-35A不是唯一满足加拿大对隐身要求的战斗机

F-35战斗机的研制是现代战斗机历史上少有的一波三折,加拿大购买F-35是这一部活剧中有声有色的一章。2010年7月16日,彼德?麦凯宣布,将不 经过对比竞标,直接定购65架美国F-35“闪电II”型战斗机,从2016年开始取代CF-18战斗机。为了配合麦凯的宣布,洛克希德还隆重推出一架涂 有巨大枫叶和加拿大空军涂装的F-35全尺寸模型。尽管加拿大民间和议会预算办公室、总审计署一直质疑,加拿大国防部一直坚持购买65架F-35加上支持 20年使用的总费用为90亿加元(现在加元和美元基本等价)。但2012年加拿大政府终于指定KPMG公司独立审计,结果计算出来42年的全寿命费用是 452亿加元。原先的90亿没有计入作战使用的费用,时间也只有20年,但不管怎么算,相对于452亿的独立核算实在是惊人地低估。为此,下一代战斗机计 划只有重新启动。

加拿大空军的主要使命有两个:保卫加拿大领空,参加北约和盟军的行动。加拿大处于美国北方,在冷战时代,这是苏联轰炸机空袭美国的最短途径,北美防空司令 部(简称NORAD)就是为此建立的。NORAD由美国空军和加拿大空军共同负责,副司令有加拿大人出任,现任加拿大国防参谋长的托马斯?劳森就是从 NORAD副司令晋升的。NORAD统一控制整个北美(包括美国本土、加拿大、阿拉斯加)的防空,并负责空间预警。

在20世纪70年代,加拿大空军的主力战斗机是用于北约作战的F-104(加拿大代号CF-104)和用于NORAD作战的F-101(加拿大代号CF- 101),速度快,适合于防空截击,但性能已经严重落后,尤其不适合于战术制空和对地攻击。加拿大空军还有F-5(加拿大代号CF-5)战斗机用于轻型攻 击,但这不在需要替换之列。70年代正好是美国空军、海军战斗机换型的时候。在F-111的灾难之后和“战斗机黑手党”的推动下,美国海军的F-14、 F-18和美国空军的F-15、F-16相继研制。这些第三代战斗机性能先进,成为加拿大空军的自然选择。F-14和F-15太昂贵,F-16是单发战斗 机,早期型号的中距离拦射能力不足,相继出局。F-18的研制最晚,具有双发的可靠性,技术上也最先进,从一开始就均衡考虑中距离拦射能力和对地攻击能 力,所以正式代号是F/A-18,以反映其战斗机和攻击机的双重身份。F-18在设计上就大力提高了维护性和出动性,不仅适合于航母上使用,也对依赖较小 规模但需要保卫很大国土的加拿大空军很适合。在时间上,加拿大刚好有机会加入F-18的部分研制和生产,对加拿大航空工业是一个不小的推动,这也是加拿大 最重选择F-18的重要动力之一。


79年代加拿大空军要为F-104换装


要不是电影Argo里的那段事情,伊朗的F-14差点成为加拿大的选择


最后当然是F-18成为新一代战斗机,现在也已经30年了,又要换代了


北方的冰原和大海上飞行也差不多

其实F-14差一点成为加拿大空军的战斗机。伊朗空军在巴列维时代订购了80架F-14,伊朗伊斯兰革命爆发时,已经接收了79架。伊朗伊斯兰革命后,美 国对伊朗全面禁运,伊朗的F-14机队严重缺乏备件和武器,机务人员和飞行员也大量流失,已经准备交付的第80架也被转交美国海军。加拿大乘机鼓动伊朗低 价出售这些F-14。但在伊朗关押美国外交官的人质事件期间,加拿大大使馆把6名美国外交官偷送出伊朗。事发之后,伊朗中止了谈判,F-14因此与加拿大 无缘。F-18最后被选用为加拿大空军的主力战斗机,在1980年4月10日定购了138架F-18,现在还有80架在继续使用,加拿大空军的正式编号是 CF-188,但几乎人人都称之为CF-18。

F-18是舰载战斗机,适合在无边的大洋上飞行。加拿大北方广袤的冰原很少适合修建可常年使用的空军基地的地方,和海上飞行有很大的相像之处。加拿大北方 仅有的简易机场的跑道条件通常较差,战斗机需要短距起飞和粗暴着陆,F-18为航母而加强的起落架正好适合这样的使用。不过F-18较短的航程是一个大缺 点,媒体嘲笑CF-18不带副油箱而满载起飞都无法从多伦多直飞蒙特利尔,这当然是夸张了。

30年来,CF-18经过多次升级,包括换装APG-73雷达和发射AIM-120主动雷达制导中程空空导弹的能力,加装了LINK16数据链等,但CF-18毕竟已经老旧,机体寿命所剩无多。CF-18机队老化已经成为一个严重的问题。


适合为F-18换代的战斗机不多,F-18E是其中一个


如果欧洲战斗机还有一点希望的话,那就只有“台风”了


法国“阵风”没戏


瑞典“鹰狮”也没戏


F-35A是F-18E的唯一真正竞争对手。不对,应该是F-18E是F-35A的唯一真正竞争对手

适合替代CF-18的战斗机不多,主要是美国F-18E“超级大黄蜂”和欧洲“台风”,当然还有美国F-35“闪电II”。加拿大没有使用法国装备的传 统,广袤的国土需要航程和载弹较大的战斗机,所以法国“阵风”和瑞典“鹰狮”没有机会。欧洲“台风”采用鸭式布局,进气道具有S形,有一定的隐身作用,机 身半埋式导弹挂架也有利于降低阻力和雷达特征。“台风”具有有限的超音速巡航能力,电子系统和武器的能力强大,还在2012年7月“阿拉斯加红旗”演习的 格斗对抗训练中多次击落F-22。加拿大和英国的传统关系密切,但考虑到加拿大和美国的关系更加密切,“台风”也没有多少机会。

F-18基本型是一个成功的设计,但F-18E和基本型貌合神离, F-18E比F-18C大20%,空重增加3200公斤,满载重量增加6800公斤,机内燃油量增加33%,返航着舰时容许挂载4100公斤以上的武器, 航程增加41%,留空时间增加50%,发动机推力也增加35%,实际上已经是新的战斗机了。90年代F-14退役后,F-18E作为F-18C和新一代隐 身战术飞机之间的过渡。但A-12“复仇者”攻击机计划、NATF(F-22的可变后掠翼版)计划相继告吹后,F-18E突然成为下一代美国海军主力战斗 机,将继续使用至少30年。F-18E采用半隐身设计,装备主动电扫雷达,采用增推20%的F414EPE发动机后,超音速加速能力和机动性大大提高。波 音正在研制机腹下的隐形吊舱,用于装载空空导弹或者其他空射武器,降低分散外挂的武器造成的雷达反射,缩小与F-35在隐身能力方面的差距。波音还在用原 计划为X-32装备的电子设备为F-18E升级,使得F-18E Block III在电子系统能力方面也和F-35相当。

但加拿大在2010年未经竞争就锁定了F-35。“F-35之父”乔治?缪尔纳少将曾说过,F-35是30%空对空,70%空对地。换句话说,F-35是 按照战斗轰炸机设计的,而不是具有多用途能力的空战战斗机。这用作盟国的远征作战是理想的飞机,但用作国土防空并不合适,除了成本外,这可能成为重开的下 一代战斗机竞争的焦点。F-35的格斗能力是一个争议已久的话题。未来空战在多大程度上需要格斗能力是一个见仁见智的问题,但战斗机在任何时候都不可能依 赖超视距攻击的一击必杀,历史经验和导弹与对抗之间的魔道互动都证明这一点。但事实是,F-35缺乏可以从机内武器舱直接发射空空导弹的手段,采用全机内 挂载的话,只能挂载AIM-120,只能像投炸弹一样在平稳状态下投射,否则不可能保证投放后的可靠分离,解除保险后的空空导弹在空中与载机相撞的后果是 灾难性的。F-22需要专用的两侧武器舱和专用发射架才能在格斗中发射AIM-9,F-35做不到。F-35是可以在翼下挂载更加适合空战格斗的AIM- 9的,翼下的AIM-9可以在空战格斗中发射,但隐身将荡然无存。F-35在空战中只能在中距拦射和牺牲隐身之间做选择,极大地限制了在防空/制空作战中 隐身优势的发挥。

F-35的翼载高,推重比低,即使敏捷性好。F-35的机内载油量大,即使机内载油量减半也超过F-16的满载机内燃油量,所以有人喜欢用F-35的半油 推重比略高于F-16的满油推重比来证明F-35机动性的优秀。且不说F-35的空重大大超过F-16,用半油对F-16的满油并不合理,F-35在试飞 中海暴露出一个尴尬的问题:F-35的主动电扫雷达和全电操控极大地增加了F-35的散热负荷,散热要求5倍于F-16,但隐身要求决定了F-35不能增 多、增大冷却进气开孔,只能间接地把机内燃油作为冷却水用。问题是正常的燃油消耗不足以吸收全部散热负荷,机内剩余燃油温度在飞行过程中逐步升高,还随着 剩余燃油量的下降而加速升高。所以F-35的最低机内燃油量不是受到返航要求的限制,而是受到散热容量的限制,否则雷达、航电由于过热而死机了,战斗机也 就废了。美国空军正在投入数以亿计的资金,研发动态预估模型,实时预测剩余散热容量,在必要的时候发出警告,建议飞行员升高飞行高度,用高空较冷的空气改 善散热。最终解决办法是三涵道涡扇发动机,用额外的涵道解决散热问题,但这很遥远了。在这样的情况下,半油推重比更加没有意义。F-35A是可以达到9g 的,这说明F-35对于敏捷性有很高的要求,可以在短时间里迅速改变机头指向。但F-35家族中最“轻捷”的F-35A的推重比和F-4“鬼怪”式相当, 翼载甚至高于以“人操火箭”著称的F-104,这决定了F-35的持续机动性不足。高敏捷性对于先敌发射很重要,但高敏捷性和低机动性的组合有一个大问 题:高度依赖导弹的一击毙命。否则的话,用高敏捷机动抢先发射后,自身能量损失较大,导弹要是没有把敌机击落,接下来的空战就很被动。

2012年11月,美国《空军杂志》网站刊载了洛克希德副总裁、F-35项目主管斯蒂芬?奥布莱恩的访谈。奥布莱恩指出,F-35的电子战能力相当于、甚 至好于上一代的专用电子战飞机。他还以美国空军在EF-111退役后没有专用电子战飞机、美国海军陆战队也没有专门电子战飞机为例,旁证F-35的电子战 威力。实际上,美国空军这些年一直在用美国海军的电子战飞机帮忙。另外,澳大利亚是F-35的国际合作伙伴之一,也确认了将订购F-35。另一方面,澳大 利亚已经决定额外投资14.4亿美元,把24架F-18F中的12架改装为EA-18G,投入使用的时间和整个使用周期与F-35大体重叠,相信不是因为 洛克希德忘记推荐F-35的电子战能力的缘故。至于美国海军陆战队,他们为了死保F-35B的基本产量,以确保项目的生存和降低成本,坚决抵制购买任何 F-18E/F的压力,即使在航母上和海军混编的航母联队里也曾打算采用F-35B,而抵制采购F-35C。只是在国防部副部长罗伯特?沃克的强大压力 下,才同意和海军通用,把航母上的F-35B换成F-35C。用美国海军陆战队没有购买EA-18G做例子是彻头彻尾的误导。

奥布莱恩还刻意强调,F-35甚至有能力攻击尾后的敌机。事实上,俄罗斯在90年代就有过类似的说法,后来不再强调,并不是因为这能力消失了,而是因为这 只有有限的实战效用。后向射击首先要解决目标探测和火控问题,俄罗斯没有解决,F-35或许解决了,但导弹在180度转向之后的能量损失是无法避免的。导 弹追击敌机,在本质上也是能量机动。极大地增强导弹的初始能量当然是可能的,但导弹的能量水平是以“正常”射击包线决定的,以后向射击为设计基础将极大地 超过正常射击的需求,造成成本、重量的增加;以正常射击为设计基础则限制了后向射击的能量。F-35的后向射击很可能只是一个销售上的噱头。

奥布莱恩指出,F-35可以在不用加力推力的情况下,以M1.2冲刺150英里(约241公里)。如果把速度降低到M0.9,航程更是大得多。F-35是 为高亚音速巡航设计的,但能以M1.2冲刺241公里并不惊人。装备F110发动机的F-14D战斗机在90年代就可以用非加力推力做超过音速的巡航。欧 洲“台风”也是一样,还有其他的例子。他们都需要用加力推力跨过音速,然后降低推力到非加力推力保持超音速巡航。但一般不把这称为超巡,是因为绝大多数战 斗机都可以做到高亚音速巡航,低于M1.5的超巡对M0.9的亚巡没有实质性的优势。奥布莱恩在这里又玩了一个花枪。

F-35肯定是一架优秀的战斗轰炸机,在对地攻击方面和部分关键技术方面甚至比F-22还要优秀,头盔显示系统、用激光数据链隐蔽、高速地传送数据等都是 F-22尚且不具备的能力。这从来不是F-35的争议所在。除了成本和研发周期,对F-35争议最大的始终是空战能力。奥布莱恩也没能平息争议。

重大军购从来不是一个单纯的军事选择,加拿大的下一代战斗机自然不例外。下一代战斗机不仅要满足加拿大空军的需要,还要满足加拿大政府的国际、国内政治需 要、经济需要和国家的形象需要。作为全新战斗机F-35本来在公关形象上是有利的,但接踵而来的负面消息使F-35成了公关负担。在经济上,发展高科技工 业一直是加拿大政府致力的事情。加拿大的航空工业是从第二次世界大战中装配美英设计开始的,在战后曾试图发展独立的航空工业,代表作为CF-105“箭” 式战斗机。但加拿大有限的国内市场和沙滩楼阁的基础限制了高投入的航空工业的发展,除了公务飞机和支线客机这样的夹缝领域,难有很大的作为,唯一办法是加 入美国航空工业的发展体系。CF-18是在加拿大组装的,加拿大也有机会在F-18的研制后期和生产过程中分得一杯羹,对加拿大的航空工业是很大的促动, 也是加拿大航空工业和美国的脐带关系的开始。另一方面,加入美国航空工业体系也是加拿大航空工业得以发展的唯一现实途径,庞巴迪尔专攻公务飞机和支线客机 的夹缝,作为波音的补充,也是出于这个考虑。所以在F-35计划的早期,加拿大政府就投入1000万加元初始投资,作为合作伙伴加入研发,尽管是较为“低 级”的合作伙伴。2002年,加拿大国防部追加1亿加元投资,工业部追加5000万加元投资,在2002-2012年期间获得总价值4.35亿加元的合 同。按照加拿大空军的预期,在F-35计划全寿命期间,加拿大工业界可以获得总价值120亿加元的合同。

更加微妙的是政治因素。加拿大的航空工业主要集中在魁北克的蒙特利尔附近,这也是魁北克的主要经济支柱之一。加拿大政党的右翼整合之后,西部更右翼的原改 革党势力取代了东部传统的保守党势力,使新保守党在民意本来就左倾的魁北克的选票基地高度受损。几经折腾后,保守党在2011年赢得了多数党地位,但这个 微弱多数很容易消失。如果拉住魁北克党,就可以不受折腾。如果能借下一代战斗机这个加拿大历史上最大的军购收买魁北克的民心,这是保守党在魁北克拉选票的 天赐良机,但这个锦囊妙计可能会引火烧身。

如果以进度和投资来衡量,F-35计划已经是一个失败了。即使对于F-35计划很关心的人来说,全计划投资、研发投资、战斗机单价一涨再涨,达到作战状态 的交货时间一拖再拖,使得F-35从榜上明星变成政治不正确的选择。加拿大经济在2008年开始的世界性经济萧条中受到的打击不如美国严重,但加拿大经济 的复苏最终取决于美国,而不是加拿大自身的经济健康。在美国经济依然在萧条的边缘挣扎的时候,哈珀政府不经公开竞争就锁定F-35的决定最终叫停。有意思 的是,哈珀政府尽管早就宣布采购F-35,但是并没有和洛克希德-马丁签约,只是签订了一个备忘录。现在这个后手的好处显示出来了。

加拿大政府还没有宣布下一代战斗机的备选名单,一般认为应该包括F-18E和“台风”,F-35当然也是一个选择,至少在理论上还是有再次入选的可能。不 过哈珀政府在赔上这么多政治资本之后,再要选择F-35需要有加倍的说服力。首先要过的是价格关。在美国国防部和洛克希德于12月刚签约的第5批低速试生 产(简称LRIP5)合同中,不包括发动机的F-35平均单价为1.17亿美元,远远超过当初向加拿大承诺的全包7500万。另一方面,加拿大工业部把加 拿大空军对加拿大航空工业加入F-35计划的产值预计悄悄下调到98.5亿,而公用事业部进一步下调到不到80亿。如果F-35的产量在美国和盟国中最终 下降,加拿大的得益还将进一步降低。另一方面,11月30日在议会作证时,国防参谋长劳森将军说道,F-35不是唯一满足加拿大空军对隐身要求的战斗机, 事实上否定了F-35最大的王牌。加拿大空军本来计划于2010开始招标,2012年发标,2018-2023年新型战斗机入役,因为CF-18最迟于 2020必须开始退役。但现在F-35计划到2018年才能完成全部试飞,避开投产初期的定价高峰需要进一步推迟采购,实际上要到2022年甚至更往后才 可能交付加拿大空军,在时间上不容许。F-35再次入选至少是很不乐观。


澳大利亚已经买了24架F-18F,可能还要追加24架F-18E,加拿大会步澳大利亚后尘吗?

加拿大的叫停决定已经在F-35世界引起震荡。澳大利亚也面临F-18的退役问题,计划订购100架F-35,已经订购了14架,其中2架将在 2014-15年交付,用于在美国训练。但F-35计划的几番推迟迫使澳大利亚先订购24架波音F-18F(F-18E的双座型)填补断档,但在加拿大宣 布重新启动下一代战斗机计划后仅一天,澳大利亚国防部长斯蒂芬?史密斯就宣布,如果F-35再有三长两短,澳大利亚将考虑再订购24架F-18E/F,这 当然是以顶替F-35为代价的。另一方面,荷兰反对党几番要否决F-35的采购,而支持F-35采购的执政党的位子岌岌可危;意大利也计划采购132架 F-35,但意大利的经济继续处在水深火热之中,投资百亿购买F-35也是很难在公众那里过关的事情。在美国国内,LRIP5的飞机从2012年初就开始 生产了,但合同到12月才签下来。过去一年是洛克希德和美国国防部关系恶化的一年。F-35计划前主管范利特海军中将 (第一个中将级战斗机项目主管,还是临退休给抓回来的)不是一个多说话的人,但继任主管博格丹空军少将公开怒斥洛克希德在LRIP5协议谈判中的拖 延战略。从F-22年代开始,洛克希德就一直采用拖延战略,迟迟不肯在报价上做出妥协。美国空军的预算有年度限制,到期不用就要明年重新申报,还要向美国 国防部和国会解 释为什么当年没有用掉,所以总是被迫在最后退让,每次都是洛克希德得利。这次LRIP5洛克希德又是故伎重演,但眼下的财务悬崖的大刀即将砍 下,洛克希德可能怕鸡飞蛋打,只得“草草”签掉LRIP5。加拿大和澳大利亚的外销受阻不足以撼动F-35计划的根本,但可能给美国国会和国防部新的弹 药,迫使洛克希德在成本和工期控制上更加努力。至于涂上枫叶标志的F-35,这越来越像一个远去的回忆了。

==============
后记:这篇交给《航空知识》发表,写完后才知道,加拿大还有一个问题:改装了两架A310加油机只能做软式加油,F-35A是用硬式加油,加拿大要是为了 空中加油再改装加油机,那就破费大了;不解决这个问题,那国土太大,不空中加油顾不过来,只有跟美国空军借了。现在这雪球滚大了。澳大利亚已经正式向美国 提出增购24架F-18E的问题,可能会对未来F-18E/F于F-35A混编的问题重新考虑,而转向全F-18E/F。加拿大也向波音、洛马、达索、欧 洲战斗机、萨伯发出竞标邀请。波音报价比洛马低一半,不仅采购价低一半,日常使用费用也低一半。哈珀政府要无视这低一半的报价,非要有双倍坚强的理由才可 能过关。
  评论这张
 
阅读(7411)| 评论(5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