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晨枫小苑

来的都是客,相逢握握手

 
 
 

日志

 
 
关于我
晨枫  

西西河水浪打浪,一浪打到网易上。我本是喜欢纸上谈兵的一介草民,在西西河那边开了一个小铺子,这是海外华人的一个精神家园。我是一个一坐下来就不动窝的懒人,但架不住友人的邀请,到网易也开了一个茶摊。阿庆嫂是怎么说来着:来的都是客。希望您能喜欢我这小号。来来来,先握一个手! 当然,主有主规,客有客道。请勿随地吐痰,喧哗扰众,或者乱贴小广告。不欢迎指桑骂槐,更不准恶语伤人。

网易考拉推荐

乌克兰,新的一页(1)   

2014-05-27 06:41:24|  分类: 谈古论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乌克兰大选结束了。正式计票还没有出来,但一般认为普罗申科以高票当选,季莫申科落后很多。欧盟已经宣布,大选过程正常,没有异常。也就是说,欧盟承认大选结果。给乌克兰大选打上欧盟认可标记,或许有助于新总统的政治威望和未来的政治稳定性。不过亚努科维奇当选的过程和结果合法性没有人质疑,似乎并没有帮助他的政治生命。普罗申科当选的政治气候与亚努科维奇最后的日子当然不可比,但大选合法性本身似乎不是政治稳定的保证。

 

普罗申科其实不是乌克兰政界的新面孔,他在2009-2010年间使尤先科政府的外交部长,2012年出任亚努科维奇政府的经贸部长。亚努科维奇出逃时,不清楚普罗申科的状态,不知道他是否还是政府部长,或是已经离开政府。他本人也是乌克兰的巧克力大王,这是乌克兰重要出口物资,主要市场在东欧、前苏联和俄罗斯。

 

普罗申科是3月29日才宣布参加总统大选的。与此同时,在独立广场示威期间大出风头的拳击手克利奇科宣布退出竞选,改为支持普罗申科。他声称,为了避免腐败指控,他要是当选的话,就会出售手下的巧克力公司。他认为乌克兰国内支持加入北约的人还不够多,不值得为了这个议题引起民意分裂。言下之意,他当选总统的话,不会大力追求加入北约。在大选中,普罗申科得到乌克兰亿万富翁德米特洛·费尔塔什的支持。现在还不清楚普罗申科是“一人党”还是有一个政治团队。

 

普罗申科在自称当选后,已经接连举行两次新闻发布会了。他宣称要与西方加强联系,但要与俄罗斯改善关系,“俄罗斯是我们最大的邻国,我们不可能改变这个现实。”他将马上前往波兰,会见波兰和欧盟官员,同时要求6月初与俄罗斯展开会谈,解决东乌克兰危机和两国关系问题。俄罗斯表示会谈的大门敞开。

 

乌克兰大选在东乌克兰地区并不顺利,但似乎没人在乎,直接当作投票缺席处理了。这本身未必对未来乌克兰政治有太大的影响。东乌克兰不参加投票在大选日之前就是一般预期,没有意外。也没人会因为东乌克兰抵制(不管是自愿的还是被迫的)大选而否认大选的合法性。就像英语谚语所说:“火车已经离开车站,”你不上车,那是你的事。

 

那普罗申科当选,对未来乌克兰意味着什么呢?实际上,迷雾并没有因为大选结束而澄清,反而加重了。

 

普罗申科在政治上对立的尤先科和亚努科维奇政府中都担任高官,这可以说他是一个骑墙派,机会主义分子;也可以说他德高望重,谁都要争取他。个人估计前者的可能比后者更大,因为在两届政府中,他尽管身居高位,但都没有作出把乌克兰引向可持续发展道路的影响,要不也不会有基辅独立广场的革命了。

 

但是乌克兰人民选中了他,这个信号很有意思。

 

如果沿着独立广场示威的政治切线,当选的应该是季莫申科。季莫申科代表亲西方、对俄强硬的政治路线,在亚努科维奇出逃后,季莫申科派夺取了议会和政府的领导权力,代总统图契诺夫、总理亚努森科都是季莫申科派的人,当然图契诺夫出身议会,议会也在季莫申科派手里。季莫申科派一夺权,立刻把季莫申科从监狱里放了出来,她也马上宣布将参加大选。事实上,在不短的时间里,她是唯一明确要参加大选并掌握有效政治资源的人。掌权几个月以来,除了与莫斯科对抗、丢掉克里米亚、把东乌克兰推向分裂边缘,季莫申科派一事无成。我先前就预言,季莫申科派预支了太多政治资本,大选时占有地利优势,但不一定有人和优势。果然,季莫申科派的得票率只有普罗申科的一半都不到。乌克兰人民决定了:他们不需要一个高调与俄罗斯对抗的总统,他们需要一个能使国家恢复稳定和平静的总统,能把国家重新捏拢和回到增长道路的总统。普罗申科正是这样一个人。由于以前的从政经历,他与俄罗斯有良好的工作关系。他也在当选之后马上确认与俄罗斯“关系正常化”的重要性。他作为巧克力大王的经济头脑也使一般乌克兰人对他经营国家有信心。

 

经济恢复是最大的问题。普罗申科表示,他会把乌克兰经济搞得好得昏过去,克里米亚会迫不及待地回到乌克兰的怀抱。他怎么做到这一点,谁也不知道。他要是有锦囊妙计的话,他还没有与公众和国际社会分享。天然气价格会重新成为问题。俄罗斯现在有中国这样一个新的大用户,乌克兰要求低于市场价格的讨价还价余地更小了,而要欧洲帮乌克兰长期补贴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安抚东乌克兰肯定是另一个政治难题。东乌克兰方面还没有显示出松动迹象,一旦开始谈判,到底是回到原来的国家架构之下,还是开始新的邦联/联邦架构,一切都是问号。普罗申科已经表示,他不会容忍东乌克兰分裂。姿态是一回事,行动是另一回事。他这是作为谈判的开始立场,还是最后立场,现在还难以确认,只有时间才知道。克里米亚也是问题,他到底是承认克里米亚从乌克兰分裂出去,还是继续坚持克里米亚是乌克兰的一部分,以及由此带来的与俄罗斯关系的定位,这些都不清楚。加入北约看来一下子不会大力推动,但在与欧洲的整合方面,他到底打算采取什么行动?欧洲议会大选中,反欧盟、反移民、反整合势力夺取很多席位。他们不限于个别国家,而是成为一个泛欧洲的趋势。这对乌克兰进一步与欧洲整合到底是什么影响,也是一个问题。

 

但要是独立广场的示威可以作为一个参照的话,人们应该明白:在乌克兰,大选的合法性不等于执政的合法性。极右势力人数虽少,但能量很大。2月22日亚努科维奇与反对派达成协议,过程和结果都有合法性,而且是得到欧盟支持和保证的。但这不影响极右分子(以Right Sector为代表,意为右翼,这是广场示威中反对派最暴力的部分,也是俄罗斯指责为新纳粹的那部分)不理会这些政治过程,继续以暴力挑战亚努科维奇政府的合法性,最终导致他的出逃。季莫申科回到广场的时候,基辅的运作和安全实际上是在Right Sector的控制之下。夺取临时政府权力的季莫申科派本身不属于Right Sector,但他们得到Right Sector的承认与合作。图契诺夫的第一个“施政报告”不是在电台上对乌克兰人民宣布的,而是在广场上宣布的,四周的警卫和主要听众都是Right Sector的人,充分说明他的临时政府的合法性来源。另一方面,Right Sector在临时政府宣布5月25日大选的时候,就明确宣布,他们不会离开广场,会一直坚持到大选。如果大选结果不符合他们的意愿,他们将再次发动革命。季莫申科在广场上也呼吁人们,不要离开,不要放弃革命成果,要“继续革命”。如果季莫申科派不承认大选结果,或者挑动“革命成果被投降派窃取”,乌克兰的政治动荡很可能会继续。当然,西方不一定支持动荡继续,乌克兰民众可能也对动荡疲倦了,问题是乌克兰的极右少数派的活动能量似乎与人数不成正比,不能忽视。

 

现在还没有听到季莫申科派承认大选落选、祝贺普罗申科当选。他们不一定会不承认大选结果,但也没有迹象表明他们已经接受了大选结果。Right Sector的态度也不明朗。在他们明确表态之前,还不好判断普罗申科的新政府有多少合法性、执行力。有意思的是,大选刚过去一天,乌克兰空军就轰炸了顿涅茨克机场,然后是伞兵突降,现在亲俄武装分子与基辅方面的军队在激战。这是普罗申科的命令,还是图契诺夫的命令?普罗申科还没有宣誓就职,也不像已经接管政权,他连政府都没有组建呢。如果是图契诺夫的命令,为什么在这个过渡时期发动这样高调的行动?是逼迫普罗申科对东乌克兰武装冲突表态,还是制造事态逼他萧规曹随?

 

有意思的是,大选时间由规定,但宣誓就职和组织新政府的时间到现在也没有看到。或许本来就没有明确规定,也或许只是没有看到报导。至于普罗申科,他没有一个政党,没有一个执政团队,他的政府成员的来源和组成都不清楚,而这可能代表了他的政治路线。如果普罗申科在6月初与俄罗斯会谈中对东乌克兰地位让步(不做任何让步看来很难),“广场革命派”会如何反应?

 

乌克兰大选结束了,但问号反而更多了。

  评论这张
 
阅读(6535)| 评论(3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