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晨枫小苑

来的都是客,相逢握握手

 
 
 

日志

 
 
关于我
晨枫  

西西河水浪打浪,一浪打到网易上。我本是喜欢纸上谈兵的一介草民,在西西河那边开了一个小铺子,这是海外华人的一个精神家园。我是一个一坐下来就不动窝的懒人,但架不住友人的邀请,到网易也开了一个茶摊。阿庆嫂是怎么说来着:来的都是客。希望您能喜欢我这小号。来来来,先握一个手! 当然,主有主规,客有客道。请勿随地吐痰,喧哗扰众,或者乱贴小广告。不欢迎指桑骂槐,更不准恶语伤人。

网易考拉推荐

土耳其印象:阿麦德苏丹广场  

2014-09-17 23:12:08|  分类: 游山玩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圣索菲亚大教堂到蓝色清真寺中间是一个很大的广场,这就是阿麦德苏丹广场。但这不是简单地把几座破茅房或者几棵树推倒的事情,这是一片浸透了历史的土地。在东罗马时代,这里叫Hippodrome。Hippodrome不是河马比赛的地方,这是马车比赛的地方(就像电影Ben Hur或者《星战前传1》里一样),来自希腊文,hippos意为马,dromos意为赛道。如前所述,拜占庭是东地中海最为希腊化的城市,君士坦丁堡的希腊味道远远重于罗马味道。

君士坦丁堡的Hippodrome在君士坦丁堡之前就有了。君士坦丁大帝从罗马迁都新罗马之后,这里成为古典世界最大、最重要的赛马场。新罗马的名字没有留下多少印记,很快这里被称为君士坦丁堡,这里的Hippodrome也达到了辉煌。据估计长达450米,宽达130米,可容纳10万人。这里也通过一条通道直接与紧邻的大王宫相连,皇上及皇亲国戚可以与民同乐。Hippodrome的建筑上曾经屹立4匹骏马,在第四次十字军洗劫后被抢到威尼斯,现在威尼斯圣马可大教堂的门脸上(现在室外看到的是复制品,真品在室内的博物馆里)。这4匹骏马是古典雕刻艺术的杰作,但真实年代和出处却从来没有确定过,只知道来自于君士坦丁堡的Hippodrome。

在希腊时代,奥林匹克的体育竞技从来不是单纯的娱乐或者竞技,而是证明“我的神比你的神更伟大”的场合。希腊人认为,运动员的体魄和技能不是他们自己的,而是神赋予的,是借以展示伟大的工具。所以比赛不力是对神的大不敬,作弊则是极大的亵渎,必须用亵渎神明的惩罚才是足够的制裁,常常是直接处死,至少刻上恶人榜,遗臭万年。到了罗马时代,这个传统被继承下来,而且Hippedrome成为公众少有的可以谈论国是和宗教的地方。体育与政治和宗教交织在一起,自然火药味十足。公元532年,Hippodrome爆发了有名的尼卡暴乱,大量建筑被烧(包括第二个圣索菲亚大教堂),元老院里也有人蠢蠢欲动,连雄才伟略的查士丁尼大帝都害怕了,想逃出君士坦丁堡保命。大王宫在半岛顶尖,倒是有私人码头可以逃生的,但王后西奥多拉阻止了查士丁尼:“无王冠,毋宁死。我绝不忍受人们不把我作为王后致敬的日子!”拒绝从海上逃生。醒过神来的查士丁尼派宠臣纳西斯进入Hippodrome,分化瓦解暴乱的民众,将军贝利撒留、蒙都斯则乘机率部杀进去,屠戮反对派,据说至少3万人丧生。尼卡暴乱之后,查士丁尼重建圣索菲亚大教堂和君士坦丁堡,这也是查士丁尼盛世的开始。

到了1453年君士坦丁堡陷落的时候,Hippodrome已经差不多被废弃,如今除了有限的几个纪念碑,已经没有什么遗迹留下来了,其中“蛇柱”是比较重要的一个。这是君士坦丁大帝从希腊德尔斐的阿波罗神庙搬过来的,原先是用来纪念公元前479年希腊战胜波斯的战争,这是有名的马拉松之战之后的最后一次希腊-波斯战争,希腊民主、希腊文明在此后展开,雅典卫城就是在这个时代的伯利克勒斯统治时期建造的。

公元390年,提奥多西一世从埃及卡纳克神庙搬来了一座方尖碑,这座距今约3500年的方尖碑的状态惊人地完好。10世纪时,东罗马皇帝康斯坦丁?波菲罗吉尼图斯运来了另一座方尖碑。方尖碑上原来有黄铜板覆盖,远望过去金光闪闪,但铜板在第四次十字军洗劫中受到损坏,都丢失了,如今只留下伤痕累累的方尖碑碑身。据说土耳其军校生曾经以徒手爬上这座方尖碑为荣,现在当然不容许这样的危险动作了。

有意思的是,随着时间的积淀,现在的地面比东罗马时代高了很多,或者说东罗马时代的地面沉降了很多。蛇柱和两座方尖碑的底座现在都在2-3米深的坑里,显示出1000多年来的底面沉降。地面沉降在小亚细亚看来是普遍现象。古代繁华的特洛伊、以佛所等都沉降到现代地面以下,要挖开几米

广场上还有其他重要估计。靠近蓝色清真寺东北角落,有一座拜占庭复兴风格的大型喷泉,这是德国政府在1900年赠送给伊斯坦布尔的,纪念威廉二世在1898年访问伊斯坦布尔。一般称作“德国喷泉”,或者“威廉大帝喷泉”。19世纪末、20世纪初是一个思想高度活跃的时代,各种新思潮和新观念相雨后春笋一般涌现,各种新建筑风格也随之涌现。这倒不光是时尚翻新,而是有深刻思想基础的。正统的学院派依然在试图坚守阵地,新艺术运动(包括Art Nouveau、Jugenstile和Art Deco)开始冲击传统,现代主义已经浮现在地平线上,但古典复兴(或者新古典主义)、哥特复兴、拜占庭复兴(也称罗曼复兴,Romanesque Revival)则代表了不同的复古思潮。复古倒不一定就是守旧,很可能是戴上玫瑰色眼睛看“过去的好时光”的结果。不过“德国喷泉”倒没有这么复杂,这是德国和奥斯曼特殊关系的结果。

德国崛起在俾斯麦统一德国后进入快车道,但这个时候英国已经完成了殖民体系的建设,法国甚至比利时、意大利等也忙于在世界各地布点,德国作为后来者长期苦于找不到下手的地方,终于在奥斯曼帝国找到了切入点。奥斯曼帝国虽然庞大,但已经日落西山,强弩之末,成为西亚病夫。这里又是欧亚的十字路口,捏住这里,就捏住了英国通向印度的命脉,也捏住了俄国通向地中海的入口。19世纪后半叶,德国大力发展与奥斯曼的关系,试图打造德国的印度,通往伊斯坦布尔的东方铁路就是这个时代的产物,连小亚细亚的考古都是德国为主,比如特洛伊和培加蒙的发掘。今日土耳其与德国的特殊关系也与此有关,土耳其移民大量涌入德国,德国汽车和工业产品主导土耳其市场。相反,美英与土耳其的经济政治文化关系都比较淡薄。

在广场的另一端,有一座东罗马时代的“零公里”标志,当然,东罗马用的距离计量不是公里。东罗马所有道路都从这里开始计量,现在也有一座标志,指向世界各大主要城市,并标上距离。不过标志大概经常掉下来,去的时候还看到地上有几个。不知道是有人故意捣乱,还是工作人员漫不经心,标志所指方向有时是错的,比如德黑兰就指到欧洲方向去了。

不过这样的“古迹”在伊斯坦布尔根本不足挂齿,同在广场另一端的罗马地下水宫要精彩多了。如前所述,罗马人是了不起的工程师,他们不仅修桥筑路,还特别擅长于引水和建造地下水库。罗马人对洗澡有特别的热情,这在后来演变成社交和地位的游戏,但在早期是有显著的公共卫生作用的。为此,罗马人对于饮用水和洗澡用水特别重视,在罗马世界经常可以见到高大的明渠、暗渠和架空引水渠,从遥远的山里引水到城市里,伊斯坦布尔地下水宫的水就来自19公里以外的山上。很多这样的罗马引水渠到今天依然在使用,为城市居民提供清洁的水源。君士坦丁堡有东罗马的大王宫,自然要有相应的引水渠和地下水宫。这里在君士坦丁大帝到查士丁尼大帝时代在地面上有一座巨大的公共大厅,后来失修倒塌,到奥斯曼征服的时候,地下有水宫这件事情已经被人遗忘了。直到奥斯曼当局看到经常有人从地面的洞里从地下打水,才意识到这不仅是一口井,而是一个巨大的地下水宫,这才发现这个地下奇迹。

这个地下水宫四周用4米厚的砖头砌就,然后用防水灰浆密封。水宫内有336根大理石柱,柱头大多为爱奥尼亚或者科林斯风格。有说法大部分大理石柱都是从各地建筑上拆下来的,这是当时很普通的做法,珍贵石料的采集和雕琢都不容易,有些旧有建筑不入当局法眼,部件正好“回收利用”;还有一些是建造圣索菲亚大教堂时多余下来的。其中有一根比较独特,周身雕有眼睛和叶子的图案,传说这是纪念为了建造地下水宫而丧生的数以百计的苦工,也有说法这是要镇住美杜莎的目光。没错,这里还有两个美杜莎头雕,一个倒置,一个侧置,谁也说不清这两个美杜莎头像是从哪里来的,为什么要倒置、侧置。在希腊神话中,美杜莎是蛇发女妖,谁看她一眼,就要变成石头。地下水宫是全城(尤其是王宫)的性命所在,不能让歹人进来作怪,污染水源,所有有说法美杜莎的头像在这里就是要镇住图谋不轨的歹人,“乱来就要变成石头”。希腊人的墓棺上也常有美杜莎头像,据说是差不多的功能:防止盗墓。

不过这些技术细节都是小意思,这个地下水宫太精彩了。我喜欢建筑,早就看到过有关这个地方的介绍,按说应该有似曾相识之感,但还是止不住感到震撼。在昏暗的地下,幽幽的灯光映照着油黑的水面和暗红的砖拱,整齐的大理石柱在幽深的虚空里展开,一行行,一列列,时而在灯光下坦荡,时而躲到水面的反光之中,像无声的滚雷,像静谧的呢喃,在昏黑中激荡,在幽暗中绕梁。罗马建筑在世界各地保存下来的有很多,但在地面上的基本上都由于时间的冲刷而磨损掉了原貌,只有这里不受风吹雨淋,最接近1500年前的原貌。突然想到,电影《指环王》里山中的地宫是不是以这里为启发?夜深人静的时候,真是不难想象这里的哪个角落里蹦出一个妖魔鬼怪呢。

伊斯坦布尔其实有好几座地下水宫,这座是最大、最精彩的,到伊斯坦布尔,切不可错过此地。记住:这里叫Basilica Cistern,或者用土耳其语叫Yerebatan Sarayi。作为地下水宫,这里原本是地下水库,应该盛满水的,那样可以储水至少8万吨水,甚至10万吨以上。现在只有浅浅的不到一米深的水,为的是尽量把大理石柱阵列展现出来。做得对。另外,要记住早点去,以过中午人就多了,就成地下集市了,一点思古之幽情都难有了。

2014年09月17日 - 晨枫 - 晨枫小苑

 

2014年09月17日 - 晨枫 - 晨枫小苑

 

2014年09月17日 - 晨枫 - 晨枫小苑

 

2014年09月17日 - 晨枫 - 晨枫小苑

 

2014年09月17日 - 晨枫 - 晨枫小苑

 

2014年09月17日 - 晨枫 - 晨枫小苑

 

2014年09月17日 - 晨枫 - 晨枫小苑

 

2014年09月17日 - 晨枫 - 晨枫小苑

 

2014年09月17日 - 晨枫 - 晨枫小苑

 

2014年09月17日 - 晨枫 - 晨枫小苑

 

土耳其印象:阿麦德苏丹广场 - 晨枫 - 晨枫小苑

 

土耳其印象:阿麦德苏丹广场 - 晨枫 - 晨枫小苑

 

土耳其印象:阿麦德苏丹广场 - 晨枫 - 晨枫小苑

 

土耳其印象:阿麦德苏丹广场 - 晨枫 - 晨枫小苑

 

土耳其印象:阿麦德苏丹广场 - 晨枫 - 晨枫小苑

 

土耳其印象:阿麦德苏丹广场 - 晨枫 - 晨枫小苑

 

土耳其印象:阿麦德苏丹广场 - 晨枫 - 晨枫小苑

 

土耳其印象:阿麦德苏丹广场 - 晨枫 - 晨枫小苑

 

土耳其印象:阿麦德苏丹广场 - 晨枫 - 晨枫小苑

 

土耳其印象:阿麦德苏丹广场 - 晨枫 - 晨枫小苑

 

土耳其印象:阿麦德苏丹广场 - 晨枫 - 晨枫小苑

 

土耳其印象:阿麦德苏丹广场 - 晨枫 - 晨枫小苑

 

土耳其印象:阿麦德苏丹广场 - 晨枫 - 晨枫小苑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环游世界
阅读(2143)|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