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晨枫小苑

来的都是客,相逢握握手

 
 
 

日志

 
 
关于我
晨枫  

西西河水浪打浪,一浪打到网易上。我本是喜欢纸上谈兵的一介草民,在西西河那边开了一个小铺子,这是海外华人的一个精神家园。我是一个一坐下来就不动窝的懒人,但架不住友人的邀请,到网易也开了一个茶摊。阿庆嫂是怎么说来着:来的都是客。希望您能喜欢我这小号。来来来,先握一个手! 当然,主有主规,客有客道。请勿随地吐痰,喧哗扰众,或者乱贴小广告。不欢迎指桑骂槐,更不准恶语伤人。

网易考拉推荐

土耳其印象:君士坦丁堡的回声  

2014-09-25 09:25:21|  分类: 游山玩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般认为,征服者麦麦德打下君士坦丁堡之后,易名伊斯坦布尔。如前所述,这里在希腊时代称作拜占庭,以传奇中的部落首领拜扎斯命名。君士坦丁大帝迁都于此 后,改名新罗马,但后人很快改称为君士坦丁堡,这自然是以君士坦丁大帝命名的。在奥斯曼时代,君士坦丁堡和伊斯坦布尔两个说法都使用,即使官方都这样,单 一使用伊斯坦布尔是共和国时代的事情,也就是说,20世纪30年代开始的。伊斯坦布尔这个名称的来历则有点模糊不清。有说法这是在穆斯林征服后有人把这里 称作“伊斯兰布尔”(以为伊斯兰的城市)后的异读,伊斯兰布尔的名称确实出现在一些奥斯曼钱币上。但也有专家指出,伊斯坦布尔的说法远在穆斯林征服之前就 有了,这是希腊文中“进城”的意思,而这里确是这一地区古已有之的唯一重大城市。

君士坦丁堡地势险要。博斯普鲁士海峡进入马尔马拉海的时候,水面骤然开阔,但横向(从西面)从欧洲一侧插进来一个半岛,君士坦丁堡就坐落在半岛尖端。靠马 尔马拉海(南侧)和博斯普鲁士海峡(东侧)的方向上有高坡陡壁,易守难攻;背靠大陆方向(西侧)有古典世界最坚固的君士坦丁堡城墙,穆斯林大军几次攻打失 败,最后一战也是围困了2年之后才打下来的,城墙则是直到最后关头才被穆斯林大军攻破。但东侧是一个漏洞。这是博斯普鲁士海峡延伸进去的狭长海湾,好像半 岛在根部与大陆撕裂了一样。这条海湾就是有名的金角。

从拜占庭时代开始,金角就是城市的生命线,这里的海港成为欧亚海上交通的枢纽,也成为城市富庶的源泉。但这一侧地势平缓,不易防守。在穆斯林围困君士坦丁 堡的时候,对岸(成为佩拉,Pera,现为Galata靠金角出口的部分)是热那亚的飞地,理论上严守中立,既不效忠与君士坦丁堡,也没有被穆斯林征服, 但事实上偷偷接济君士坦丁堡。这是当年君士坦丁堡为了争取欧洲基督教盟友而给予热那亚的,热那亚与威尼斯当时是地中海上最强大的基督教力量,不仅商业发 达,海军力量也称霸地中海。为了防守金角,君士坦丁堡在热那亚工程师的帮助下,在金角海口和内部更深处拉起两道巨大的铁链,铁链的部分残片至今还在安卡拉 的文明博物馆里展出。在平时,铁链像海口的城门一样,过往商船要交税后才能通行;在战时,铁链拉起来,什么船只都不可能通过。奥斯曼舰队试图硬冲,但总是 被挡回去。最后,苏丹的舰队做出惊人举动,在Galata背后深远的地方,在山坡上铺上滚木,涂上油脂,硬是把战舰从陆地上运送到那一边的金角水中,从背 后威胁君士坦丁堡的水上防线,动摇了君士坦丁堡的防御。

最后一战还是在君士坦丁堡城墙下打响的。战斗经过很惨烈,但最后突破是在Topkapi城门。在这里,穆斯林大炮轰开了缺口,穆斯林步兵蜂拥而入,激烈的 短兵相接之后尸横遍野,但穆斯林的旗帜最终插上了君士坦丁堡的城楼。穆斯林对这一段历史特别骄傲,如今在Topkapi城门外有一座1453年之战博物 馆。和伊斯坦布尔大多数博物馆截然不同的是,这里是全土耳其文解说,没有任何英文;除了我们两个“异类”外,来访的人也是清一色土耳其人(或许还有阿拉伯 邻国来访的人?我们分不出来),而且一家男女老少一起来。这是一个圆形的博物馆,下面几层照例是各种图板和模型,但高大的顶层是一个全景模型,逼真地再现 了当时战斗的情景,并配以大炮的轰鸣、士兵的厮杀和伤者的哀嚎。在雷鸣电闪中,十几米厚的君士坦丁堡城墙被威力巨大的穆斯林大炮一次又一次击中,砖石在轰 鸣中坍落,守军在轰鸣中挣扎,城外跃跃欲试的穆斯林士兵在呐喊着,苏丹和他的将军们在满意地信马由缰、傲视战场。有意思的是,参观的人们兴高采烈,异常起 劲地摆姿势、拍照片。或许人们在满意地回味历史上少有的穆斯林大败基督徒的时刻。

如今,君士坦丁堡城墙依然从马尔马拉海一直延伸到金角,总长几乎20公里,其中有好几段依然保留完好。这是东罗马军事建筑的典范,但从建筑艺术上来说,也 很有东罗马特色,尤其是那砖红与米黄相间的香饼色,包括平面墙体和拱结构。这原本是一层一层相间的砖与砂岩交替堆叠的结果,但在视觉上形成独特的东罗马特 色,很多东罗马(甚至现代仿古)建筑都使用这种做法,形成鲜明的地方特色。就城墙而言,水平的线条格外强化了城墙绵长的感觉。

高大城墙内侧的阴影下,就是老城居民区,有些建筑甚至一面直接搭接在城墙上。难怪,坚固的城墙已经1500年不倒,不就地利用怎么对得起它?这里不是闪光 的高档区,而是窄小、破旧的贫民区,街道弯曲,房屋破旧,风气保守,略显肮脏。但这里依然充满生活气息,黑衣妇女坐在窗前,大声与小巷对过的邻居说着话; 路边人行道上葡萄藤架下,无所事事、袒露着毛茸茸大肚子的男人在有一搭无一搭地吸着水烟;街角的小清真寺里传出喃喃的祈祷声;全身上下裹紧的妇女们看到陌 生人,赶紧把最后露出来的一分皮肤也遮好,一闪身躲进了街角,不见了。这里才是活着的伊斯坦布尔,这里才是历史与现实交织中的伊斯坦布尔。这不,城墙的一 段展开成高大城堡建筑,原来这是东罗马时代康斯坦丁?波菲罗吉尼图斯的王宫。可惜这里只有残败的废墟,现在整修恢复成原样,但不对外开放,我们只能在外面 看看。

离城墙不远,则是另一个隐秘的好去处:Chora博物馆。这里是Chora教堂,具有现存保护最完好的东罗马壁画。当年这里是君士坦丁堡郊外荒僻的地方, 所以教堂全名为“乡下的救世主教堂”,Chora就是乡下的意思,现在索性成为教堂的简称了。在提奥多西二世时代(公元5世纪),君士坦丁堡城墙向外推 移,Chora教堂被圈进城里了。现在的教堂主体是11-14世纪建造的,赞助的大东家原本是一个宫廷重臣,后来失宠,被特许到这里成为僧侣,倒也算求仁 得仁。和圣索菲亚大教堂一样,穆斯林征服后,这里变成清真寺,所有墙上、天花上的壁画被灰浆覆盖住了。40年代末开始,有关方面开始有计划地逐步揭开灰 浆,重现壁画。从50年代末开始,这里就是博物馆,但至今修复工作依然在继续,还是不断有部分开放后重又关闭,关闭后重又开放,经常会有新的惊喜。对于第 一次到这里来的有,则是全面、彻底的惊喜。这里布满了通常的壁画(fresco)和马赛克壁画,金碧辉煌,画工精美,可算东罗马艺术的集大成者,远比圣索 菲亚大教堂好看。或许这里建筑比较小,也不像圣索菲亚大教堂那样引人注目,所以壁画保护得相当好。除了壁画,这里也有很多东罗马特色的彩色大理石镶拼和壁 板装饰,东罗马人对于巧妙利用彩色大理石的色彩和花纹构成装饰很有一功。壁画的主题是圣经故事,但也能看出,早期基督教对圣经故事的解读还是处于朴素阶 段,如果不是对圣经里某一段的平铺直叙的话,就是好人升天堂,坏人下地狱,一切都是简单明了,直截了当,没有多少自我修炼或者自我完善的麻烦事情,也少了 后来基督教艺术中晦涩的隐喻。Chora教堂比较偏僻,交通不便,但要认识东罗马艺术的话,这个地方非常值得去,高度推荐。

君士坦丁堡城墙外侧现在开辟为公园,绿草浓荫之中,不时有人在这里野餐或者消磨时光,这是伊斯坦布尔居民的好去处。说到伊斯坦布尔人,城里年轻人多,淳 朴,好客,热情,当然,兜售生意的地毯上人和饭店门口拉客的人除外。很多人不会说英语,但还是热心帮忙。我们从Chora教堂出来的时候,正好碰上大雨。 路边葡萄藤架下的人热情邀请我们去避雨,请我们坐。我们要走的时候,正好一辆出租驶过,没有来得及拦下,他们帮我们使劲大叫也没用。但这辆车他们认识,是 邻居的,再次路过时,他们直接冲到大雨里帮我们拦下,我们要感谢他们,他们只是大笑着挥挥手,很高兴能帮远方来的陌生人一个忙。出租车里还有别人,我们以 为已经有客了,结果那是司机的兄弟,路过家门,把兄弟放下,我们接着走,一切都那么自然,好像我们都是老熟人一样。我们以为大雨时候可能会乘机多要点钱, 结果没有这样的事。穆斯林至少在自己的家乡是非常讲究尊严和荣誉的,有时甚至可能过分讲究尊严和荣誉。你要是成为他们的朋友,他们愿意为你两肋插刀;你要 是轻慢了他们,哪怕为了小事他们也会跟你拼命。

说起穆斯林,至少在土耳其,看起来人们结婚很早,街上有很多相当年轻的夫妇带着很小的孩子。男人结婚早,女人自然结婚也早。不过年轻男人带着小孩子,好像 不到年龄偷结婚一样;年轻女子就不一样了,一生孩子,马上显老,要不了多久,妻子不再像妻子,而好像是丈夫的姨妈一样了。说到女子,大概是伊斯兰国家的原 因,很少见到土耳其妇女在外面工作,尤其是蓝领工作,像小店售货、饭店端盘子或者大街上打扫卫生,基本上看不到妇女。年轻的职业妇女(如银行、大酒店)有 一些,但蓝领妇女反而罕见。不过这不影响上街血拼,街上妇女大大的有,而且不像沙特,需要家中男眷陪伴,都是自己(或者带着孩子)在街上走。不过伊斯坦布 尔年轻人多。不知道是年轻人好上街,所以能见度高的原因,还是像很多欧洲城市一样,老年人卖掉市内的房子,搬到生活费用较低、较清静的郊外去住了。在街上 观察,土耳其人好像80年代的中国人,胖子少。有一点特别:女子特别矮,好像四川人一样,但男子倒不特别矮,不知道怎么回事。

土耳其印象:君士坦丁堡的回声 - 晨枫 - 晨枫小苑
土耳其印象:君士坦丁堡的回声 - 晨枫 - 晨枫小苑
土耳其印象:君士坦丁堡的回声 - 晨枫 - 晨枫小苑
Topkapi城门,照例有一面大大的土耳其国旗。都说美国人爱撑国旗,土耳其人的国旗瘾更大

土耳其印象:君士坦丁堡的回声 - 晨枫 - 晨枫小苑
城墙后的清真寺宣礼塔在探头探脑

土耳其印象:君士坦丁堡的回声 - 晨枫 - 晨枫小苑
城墙内的民宅

土耳其印象:君士坦丁堡的回声 - 晨枫 - 晨枫小苑
城墙内的小街

土耳其印象:君士坦丁堡的回声 - 晨枫 - 晨枫小苑
孩子们就是孩子们,一到暑假,就无聊地坐着

土耳其印象:君士坦丁堡的回声 - 晨枫 - 晨枫小苑
土耳其印象:君士坦丁堡的回声 - 晨枫 - 晨枫小苑
土耳其印象:君士坦丁堡的回声 - 晨枫 - 晨枫小苑
土耳其印象:君士坦丁堡的回声 - 晨枫 - 晨枫小苑
小街

土耳其印象:君士坦丁堡的回声 - 晨枫 - 晨枫小苑
我们过去问路时,老大妈立刻把脸也围上了

土耳其印象:君士坦丁堡的回声 - 晨枫 - 晨枫小苑
她倒一点不在乎,还朝我们挥挥手

土耳其印象:君士坦丁堡的回声 - 晨枫 - 晨枫小苑
小街其实挺陡的

土耳其印象:君士坦丁堡的回声 - 晨枫 - 晨枫小苑
不知道这叫什么花

土耳其印象:君士坦丁堡的回声 - 晨枫 - 晨枫小苑
土耳其印象:君士坦丁堡的回声 - 晨枫 - 晨枫小苑
这是一个小露天咖啡馆,摆设一些老家具、缝纫机什么的,挺好玩

土耳其印象:君士坦丁堡的回声 - 晨枫 - 晨枫小苑
金角方向山坡上的民居

土耳其印象:君士坦丁堡的回声 - 晨枫 - 晨枫小苑
这里也有一面国旗,小门里是一个街坊清真寺,小小的

土耳其印象:君士坦丁堡的回声 - 晨枫 - 晨枫小苑
这就是那个老王宫,其实是复建的

土耳其印象:君士坦丁堡的回声 - 晨枫 - 晨枫小苑
葡萄架下的人们,一分钟后雨下大了,我们就在这里躲雨

土耳其印象:君士坦丁堡的回声 - 晨枫 - 晨枫小苑
小街上有一个小画店

土耳其印象:君士坦丁堡的回声 - 晨枫 - 晨枫小苑
这种Dervish舞的画我们也买了一张

土耳其印象:君士坦丁堡的回声 - 晨枫 - 晨枫小苑
土耳其印象:君士坦丁堡的回声 - 晨枫 - 晨枫小苑
土耳其印象:君士坦丁堡的回声 - 晨枫 - 晨枫小苑
土耳其印象:君士坦丁堡的回声 - 晨枫 - 晨枫小苑
土耳其印象:君士坦丁堡的回声 - 晨枫 - 晨枫小苑
土耳其印象:君士坦丁堡的回声 - 晨枫 - 晨枫小苑
土耳其印象:君士坦丁堡的回声 - 晨枫 - 晨枫小苑
土耳其印象:君士坦丁堡的回声 - 晨枫 - 晨枫小苑
土耳其印象:君士坦丁堡的回声 - 晨枫 - 晨枫小苑
土耳其印象:君士坦丁堡的回声 - 晨枫 - 晨枫小苑
Chora教堂内部

土耳其印象:君士坦丁堡的回声 - 晨枫 - 晨枫小苑
chapel里还有

土耳其印象:君士坦丁堡的回声 - 晨枫 - 晨枫小苑
土耳其印象:君士坦丁堡的回声 - 晨枫 - 晨枫小苑
土耳其印象:君士坦丁堡的回声 - 晨枫 - 晨枫小苑
东罗马的画风比较平面

土耳其印象:君士坦丁堡的回声 - 晨枫 - 晨枫小苑
说平面,其实也很生动的,看那表情

土耳其印象:君士坦丁堡的回声 - 晨枫 - 晨枫小苑
但伊斯兰装饰风格会不会受到这个影响?

土耳其印象:君士坦丁堡的回声 - 晨枫 - 晨枫小苑
土耳其印象:君士坦丁堡的回声 - 晨枫 - 晨枫小苑
土耳其印象:君士坦丁堡的回声 - 晨枫 - 晨枫小苑
天气放晴了

土耳其印象:君士坦丁堡的回声 - 晨枫 - 晨枫小苑
土耳其印象:君士坦丁堡的回声 - 晨枫 - 晨枫小苑
人们在草地上消夏

土耳其印象:君士坦丁堡的回声 - 晨枫 - 晨枫小苑
土耳其印象:君士坦丁堡的回声 - 晨枫 - 晨枫小苑
土耳其印象:君士坦丁堡的回声 - 晨枫 - 晨枫小苑
这就是当年顶住穆斯林进攻好多年的君士坦丁堡城墙

土耳其印象:君士坦丁堡的回声 - 晨枫 - 晨枫小苑
但对于穆斯林来说,1453年是唯一需要记得的年份,这是1453年战役博物馆

土耳其印象:君士坦丁堡的回声 - 晨枫 - 晨枫小苑
土耳其印象:君士坦丁堡的回声 - 晨枫 - 晨枫小苑
土耳其印象:君士坦丁堡的回声 - 晨枫 - 晨枫小苑
全景画其实做得不错

土耳其印象:君士坦丁堡的回声 - 晨枫 - 晨枫小苑
当时围困的地图

土耳其印象:君士坦丁堡的回声 - 晨枫 - 晨枫小苑
穆斯林们兴高采烈地在这里拍照留念,1453年是历史上不多的穆斯林战胜基督徒的时候

土耳其印象:君士坦丁堡的回声 - 晨枫 - 晨枫小苑
俱往矣
  评论这张
 
阅读(3808)|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