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晨枫小苑

来的都是客,相逢握握手

 
 
 

日志

 
 
关于我
晨枫  

西西河水浪打浪,一浪打到网易上。我本是喜欢纸上谈兵的一介草民,在西西河那边开了一个小铺子,这是海外华人的一个精神家园。我是一个一坐下来就不动窝的懒人,但架不住友人的邀请,到网易也开了一个茶摊。阿庆嫂是怎么说来着:来的都是客。希望您能喜欢我这小号。来来来,先握一个手! 当然,主有主规,客有客道。请勿随地吐痰,喧哗扰众,或者乱贴小广告。不欢迎指桑骂槐,更不准恶语伤人。

网易考拉推荐

香港:对话完了,接下来呢?   

2014-10-22 11:35:10|  分类: 谈古论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港府和学联的第一轮对话结束了,不出所料,无果而终。本来就是聋子的对话,不可能有结果。港府早就发话了,对话只能在基本法和北京的最后解释权架构下进行,普选、功能组别这些没法谈,实际上已经决定了对话不会有结果。不知道为什么,学联和示威方面似乎对这次对话很重视,似乎在期望有奇迹,或许希望北京软下来,做出让步?确实,如果北京想让步的话,对话是最好的渠道,大家可以“体面让步”。问题是北京没有一点点理由要在现在让步,北京甚至对于对话都没有态度,这事好像没有发生一样。

接下来怎么办?学联方面发话了,要继续占中。港府在旺角比较努力地清场,但是在政总这里似乎按兵不动。学联要继续占中,这没有什么意外的,接着占就是了。但占中还能继续多久,希望达到什么目的,已经成为越来越大的问号了。学联要把占中、争取民主变成一场长期战争。问题是,战争有战争的打法,而学联现在的做法不是打胜仗的路子。

战争首先要有一个目的,这个目的是要可实现的。为了不能实现的目的而发动战争,这是愚蠢的,是不负责任的。占中从一开始就是注定要失败的。要发出声音,现在声音已经发出了,继续发还是一样的声音,声音发一千遍依然只是声音,但占中对香港民生的影响已经很现实了。在巴士、的士工会申请下,香港高院已经发布临时禁令,禁止示威者继续占领旺角、金钟等街道。香港警方还没有执行,但示威者继续占领的道义理由已经消失了。民主党议员刘慧卿是占中的积极支持者,在媒体上也很活跃。日前在香港一家美容店做头发出门时,受到另一个顾客的大声斥责,并堵住店门,不让她出门:你支持占中,支持堵路,现在让你也尝尝堵路的味道,你别出去了。其他顾客要进出的时候,此人每次都让路,就是刘慧卿要出门时堵住。她还指责说:学生在街道上露宿,你怎么还有闲心来做头发?整个过程中,刘慧卿一言不发。不知道这算占中派的理性、克制,还是确实哑口无言。

战争的另一个大问题是:你可以发动战争,但只有得到你的对手的认可,战争才能结束。战争不比战斗,战斗可以不计一城一地的得失,可以大胆进退,甚至在必须时主动放弃阵地,为了最终的胜利。但战争不同,战争的唯一目的就是胜利。好听的说词都是用来掩饰的,事实只有一个:如果你不能得到胜利,你得到的就是失败。但胜利不是你宣称的,甚至不是你能争取的,只有对手承认你的胜利,你才得到了胜利。美国就是忘记了这一点,在越南、伊拉克、阿富汗一遍又一遍重复制造教训。香港学联现在的问题是:继续占中下去已经失去意义,只会增加扰民,降低示威诉求的合理性和道义性,但学联事实上已经对示威失控,占中三子更是早就对示威失控,连对话的资格都没有。但继续扰民的罪责统统都是学联和占中的,不管是否还与他们有关。

接下来,学生占中还会继续,情绪上会更渺茫,更绝望,但可能更决绝:反正已经nothing to lose,索性坚持到底,什么是“到底”已经不重要了。港府继续坐视,示威者会越来越少,但不会散尽。只要警察一有动作,立刻会死灰复燃。这样长期拉锯,占中一方耗尽人气,港府也耗尽执政能力。作为政府,长期无所作为总是难辞其咎的。我要是梁振英,就把难题推给议会,要议会表决,这样就左右都占理:授权港府清场,还是授权占中长期占领街道。如果是前者,那就是得到人民的间接授权,清场有理;如果是后者,也是人民的意愿,无所作为有理。实际上,如果议会表决支持占中,对港府的长期执政更加有利。支持占中的议员就要自己面对香港市民。市民要是支持这些泛民议员,那就不要对港府无所作为找茬;市民如果反对占中,就把这些祸港殃民的家伙选下去。

对学生来说,他们的示威是错了目标。普选只是一个手段,目的是把香港带出发展停滞的困境,带入可持续繁荣的未来。普选本身不能保证这样的结局,甚至可以说与这样的结果无关。一人一票选出来的政治恶局例子不要太多,就是在民主圣地美国,君不见小布什这样靠最高法院当选的总统,还有国债违约危机中的两党恶斗?这些都是一人一票选举出来的。香港需要的是办法。香港现在的政策倾向有产阶级,普罗平民在发展中不能收益,反而背上所有的副产品。愚蠢的梁振英好像还怕人家不知道短处在哪里,偏要胡扯什么“低收入选民”。要是泛民或者学生有改革的办法,就提出来,如果特首或者当局对合理的建议充耳不闻,那时再大示威、大罢工、坚决把特首拉下马不迟,现在这样为了一个程序问题而舍本逐末,实在是浪费政治资本的笨做法。

BBC现在都在说要“转亏为盈”了,但在所有生意手法里,止损是最难的。对于学联来说,铺子挂的牌子还是他们的,但其实已经易手了,要止损都难,现在怎么办呢?赶紧投申请吧,陈光成还能到纽约大学做访问学者,学联的人至少应该能申请读学位吧?
  评论这张
 
阅读(18567)| 评论(3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