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晨枫小苑

来的都是客,相逢握握手

 
 
 

日志

 
 
关于我
晨枫  

西西河水浪打浪,一浪打到网易上。我本是喜欢纸上谈兵的一介草民,在西西河那边开了一个小铺子,这是海外华人的一个精神家园。我是一个一坐下来就不动窝的懒人,但架不住友人的邀请,到网易也开了一个茶摊。阿庆嫂是怎么说来着:来的都是客。希望您能喜欢我这小号。来来来,先握一个手! 当然,主有主规,客有客道。请勿随地吐痰,喧哗扰众,或者乱贴小广告。不欢迎指桑骂槐,更不准恶语伤人。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旧文重贴】盛夏,那那甜丝丝的盐汽水  

2015-01-23 08:43:36|  分类: 人间琐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盐汽水,还有人记得盐汽水吗?那年代,没有可乐,没有雪碧。冰镇汽水是小小的一瓶,两毛钱,顶5根冰棍,很贵的,平时舍不得喝的。我这人,爱喝水,夏天喝水尤其厉害。所以暑假到祖母家去的时候,她早早就给我凉好一大壶凉开水。还好姑姑在建工队里做事,单位里有盐汽水,时常拿回家来,我就过瘾了。盐汽水,就是在苏打水里加一点盐,用于盛夏给高温作业的工人体内补充盐份的。初喝一口,有点苦,有点咸。再喝,慢慢喝,就有一丝甜味了。越喝越好喝,会一发不可收拾。

那时大二。77级大学生的年龄差别大,老三届的已经拖家带口了,我们属于应届的,“小赤佬”一个。不过那年头,一个个都“天降大任于斯人也”的样子,都疯狂读书。不疯狂也不行,“高中”毕业连概率、解析几何都没有听说过,物理、化学、生物就是工基、农基的化肥、柴油机什么的,英语就别提了,几年就学了一句Longlive Chairman Mao和A long longlife to Chairman Mao(第一句至少文法还通,第二句就挠头了,问问洋人,意思他们懂,但好像没有这么说的)。没有分届配额的话,光凭考分我们肯定被老三届斩尽杀绝了。一进大学,什么都不懂,心里特别虚,只有疯狂读书。那时候不知道谁开始的,提倡工科高数要当理科的学,樊映川不过瘾,季米多维奇人手一册,没有书的就互相传借;早上爬起来先去操场跑几圈,然后就是拿个小本子念念有词地背单词;晚上教室熄灯了才开始收拾东西回宿舍,直到宿舍熄灯了才海阔天空胡扯N分钟,然后睡觉;有人还躲到厕所里读书,只有厕所不熄灯,于是指导员就巡夜,抓不睡觉读书的,反正都是神叨叨的。有时想想,毛主席说教育要革命,看来是要革命哈?我们中小学晃了十年(十年!不是十二年),大学一顿狂补,现在不也挺好吗?呵呵,扯远了。疯狂的结果就是,除了已经结婚的老三届,没有人谈恋爱。不光学校纪律不许,根本也没有人有时间动这个脑子。直到临毕业的最后半年,才这儿冒出一对,那儿冒出一对。我们“小赤佬”当然是没份的,谁会朝“小赤佬”多看一眼呢?

没人看,日子也要过不是?暑假又到了,又到祖母家去住一个星期。那里离市中心近,到河南路新华书店泡比较方便。这天,姑姑本来要带盐汽水回来的,但要下工地,于是关照我自己到她单位去拿,就找xxx,她同办公室的一个女同事。说好时间,我就戴上网线袋(还有人记得这东西吗?),骑上老坦克自行车,摇摇晃晃就去了。

走进门卫室,我要找xxx,电话就把她叫下来了。就看见一个N平方级PP的年轻女孩,袅袅婷婷地走了过来,笑盈盈地停在我面前。女孩穿了件那年头时兴但简单的雪白衬衣。白衬衣本来就白得耀眼,但特别光洁白净的额头在正午浓烈的阳光下好像罩了一圈光晕一样,晃得我直头晕。女孩说了句不知道什么,我也答了句不知道什么,就懵懵懂懂地跟着走,正眼也不敢看。到了办公室,拿了盐汽水,就走了。她要帮我,我说不用,故作镇定,把网线袋在书包架两边平衡好,就摇摇晃晃地骑上自行车走了。

暑假很快就过去了,回到学校,继续被从羚羊级到河马级到恐龙级的MM们视而不见,继续有心无肺地痛苦并快乐着。白衣仙子在脑瓜里浮现过,但街上PPMM多了,哪能见到一个不认识的PPMM就胡思乱想呢?天天幻想天上掉下来一个林妹妹是一回事,但要主动去找林妹妹套磁,那就是叶公那个什么龙的问题了。时间很快,就到大学毕业了,按部就班,接着考研。老天肯定也放寒假FB去了(77级是78年春季入学),竟然没注意到我这个滥竽充数的,放过了关。不过老天毕竟还是有眼,三年后考博就把我死死档在门外,结果只好到现在这极北苦寒之地骗洋人混博了,不过这是后话。大学毕业了,研究生还没有开学,天冷也不需要盐汽水,没事在家里晃荡。一天,老爸突然问起,那个xxx你还记得吗?那是谁?就是那年你去姑姑单位拿盐汽水时碰到的那个。哦,挺好的,怎么想起问这个?哦,姑姑问起。想起来好像还朝我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可我一点反应也没有,瞧我这木的。

春节了,老规矩,年三十到外公家,年初一到祖母家(祖父在文革头一年就不堪迫害去世了)。年初二,和一家人一起到上海来探亲的堂哥拖着我一起到虹口公园,说是要带我去见一个人。这回,连我也琢磨出要见的是谁了。这一见,就见出一场6年之恋,因为她正在考大学(她大学读得晚,不是应届直接考的),接着就是考上了北大,接着再分配回上海,接着……

那姑姑怎么突然想起这保媒拉纤的勾当呢?多年后,白衣仙子有一天情绪好的时候,一不小心透露了底细。原来那木瓜脑袋被白光晃晕了头的时候,她的眼前是一片昏黑,周围房子都在往后退。等镇定下来了,翩翩帅哥也摇摇晃晃地骑着自行车走了。她和姑姑在一个办公室,两人是好朋友。姑姑常和她吹嘘老哥(就是我老爸)家里都多少多少书,侄子(就是我啦)多少多少……(此处省略250字,不大好意思自我吹嘘),听的她很是心动。姑姑是极聪明的人,老三届,没有去挤读大学这条独木桥,但后来在工作中做的非常出色,同龄人老早就退休了,她却被回聘回去做董事长,今年终于要第二次退休了。但老姑聪明,却没有往这上头想。直到有一天,白衣仙子去问老姑,那技校里的谁谁谁要和我谈朋友,你看好不好?老姑如梦初醒,大叫不可,我侄子比谁谁谁强多了。白衣仙子心说,我对你“划翎子”(上海话,给暗示的意思)两年了,你都不接茬,你叫我怎么办呢?后面的事情就简单了,她好言好语地回绝了那倒霉蛋(她这事儿有经验了,还都不反目成仇,真叫艺术),然后就是那年初二,在虹口公园门口。

在加拿大没有见到过盐汽水,上海也没有盐汽水了。雪碧是透明的,品相上最接近盐汽水,这也是我的最爱,就是太甜了一点,没有了那淡淡的、若隐若现的一丝甜味……

  评论这张
 
阅读(4740)| 评论(6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