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晨枫小苑

来的都是客,相逢握握手

 
 
 

日志

 
 
关于我
晨枫  

西西河水浪打浪,一浪打到网易上。我本是喜欢纸上谈兵的一介草民,在西西河那边开了一个小铺子,这是海外华人的一个精神家园。我是一个一坐下来就不动窝的懒人,但架不住友人的邀请,到网易也开了一个茶摊。阿庆嫂是怎么说来着:来的都是客。希望您能喜欢我这小号。来来来,先握一个手! 当然,主有主规,客有客道。请勿随地吐痰,喧哗扰众,或者乱贴小广告。不欢迎指桑骂槐,更不准恶语伤人。

网易考拉推荐

中国经济这个问题   

2015-11-19 11:26:07|  分类: 谈古论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但中国经济的问题似乎正在成为世界经济的第一大问题。曾几何时,中国经济是世界经济的主要拉动力,在2008年经济危机之后,中国经济的拉动作用尤其明显,尽管西方媒体选择性地忽视这一作用。但现在中国经济出现问题,西方媒体不约而同地把矛头统统指向中国,中国成为拖累世界经济的罪魁祸首。

舆论话语权问题撇开不谈,中国经济确实出现问题。经济增速放慢,债负增加。人民币贬值和股市暴跌进一步动摇人们对中国经济的信心。有意思的是,西方媒体中一直有唱衰中国经济的声音,唯恐中国不乱。现在中国经济真的出了问题,西方媒体中的兴高采烈不见了,反而忧心忡忡,因为城门失火,殃及的都已经不是池鱼了,而是城内的楼堂馆所。

中国经济出问题的原因来自两个方面:一是2008年经济危机之后西方经济恢复乏力,二是中国扩大内需的捷径走到头了。

2008年经济危机的打击是深刻的,暴露了西方经济去实体化的恶果,也暴露了中国经济依然对出口的依赖。个人没有数据证明,但感觉上,尽管中国经济总量中,国内消费已经占了很大比例,但这些消费以薄利为主,赚钱的大头还是来自出口,因此出口滑落对中国经济的影响还是很大的。这些年,西方经济有所恢复,中国出口也大体同步恢复,但在总体上依旧低迷。在这一点上,西方指责中国“拖累”世界经济并无道理。

另一方面,中国确实试图扩大内需,但扩大内需的主要途径是基建投资。在朱镕基时代,大举借债基建取得了良好的效果,不仅拉动了经济,也打下了扎实的发展基础,滚动发展起来的经济使得债务偿还轻松愉快,整体债务水平保持在可控状态。但不顾时间地点条件,同样的药方重复使用,这就要出问题。基建是催化剂,但把催化剂当作反应物,这反应就走样了。这些年来,地方债务成为巨大的问题,尤其是其中不少来自低效基建和政绩工程,使得债务结构大大恶化,债务偿还前景变得朦胧不清。债务利息也成为吞噬经济发展成果的怪兽。中国走入怪圈:一方面需要维持较高利率,压缩投资泡沫;另一方面债务利息吃掉经济发展成果,使得实际增长打折扣,可用投资减少,进一步依赖举债。

另外,由于基建主导的内需过度依赖银行投资,中国的投资和金融整体向银行倾斜,股市没有起到融资市场的作用,反而成为大户圈钱的工具。长期以来,中国股市与中国经济发展现状脱节,股市操作严重不规范,而银行向大公司、地方政府倾斜,最需要融资的中小企业、启动企业、风险企业缺乏合适的融资渠道。改革开放不仅造就了少数巨富,也造就了大量手里很有一些闲钱的人。即使相对于发达国家,中国老百姓手里的存款也是非常高的。但除了存银行,老百姓缺乏投资渠道,不管是否有实际需要,大量资金涌入房地产,或者作为自用(“刚需”),或者作为投资,变相推高房地产市场。

种种扭曲不是到现在才有人意识到的,但经济维稳是政治维稳的经济基础,保八保七成为政治任务,用非经济的手段干预经济成为习惯,问题积累到现在一起爆发了。中国经济需要结构性的调整,这个调整是非常痛苦的,很多习以为常的东西都会打破。

银行利率会进一步下降,释放大量储蓄,并降低债务成本。股市将逐渐成为融资的主要渠道。今年年中股市的大起大落使得人们心有余悸,但这实在是中国股市“把异常当正常”的反应。人们关注的是大落,但稍前的大起呢?那是不正常的高速增值,只要有一点常识就不难看出。当然,常识在股市操作中常常被丢掉一边,最大的常识是要在股市冲顶的时候捞一把,“我死后哪管他洪水滔天”。如果抱着这种心态炒股,那就愿赌服输吧。股市中价值投资的理念在中国被嗤之以鼻,这是有历史原因的,但这是股市的必由之路,也是中国股市改革的重中之重。严厉打击内部交易、违规操作,使股市透明化、理性化,说起来都不容易,做起来更难,但高层反腐不也是一样吗?

有一个奇怪的理论:中国股市只要抓几个坏人,就一切问题都解决了。这是把严肃的问题庸俗化了。要是抓几个坏人就能解决股市问题,或者在更大层面上就能解决中国的经济问题,早就抓了。周永康都都抓了,还有哪个不知死活的坏庄家抓不得?中国股市的问题不是几个人的问题,在西方已经赢得的Cowboy Capitalism的称号。这不是赞誉,而是说中国股市充满了莽撞、投机、冲动和无知。最近的崩盘或许会成为警钟,敲醒那些股市牛仔。还有人 指责政府舆论诱导股民炒股,这更荒唐了。政府宣传的事情多了,怎么什么都听不进去,唯独炒股听进去了?政府还反复宣传“股市有风险,入市要谨慎”,听进去了吗?看着国家队的动作炒股,这是炒股策略,谈不上对不对,西方也有根据index炒股的,意思不一样,性质差不多。问题是,中信这样的国家队本钱再大,也不过是股市中的沧海一粟,靠中信是托不起股市的。说到底,这依然是杠杆。杠杆要起作用,需要有坚实的基础和活络的支点。基础散了,支点没了,杠杆是没有用的。真的要托市,那只有美联储QE那样的大动作,根本不是中信能兜下来的。美国也有国家队,两房就是。

事实上,在人民币贬值和股市崩盘中,中国都没有出动QE级的托市。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信号:让市场决定市场。西方媒体幸灾乐祸地评论,北京终于尝到救不动市的味道了。其实北京救了这些年的市,早就知道了,只是这会儿才下决定,让市场决定市场。这对寄希望于在股市胡作非为圈钱而让政府救市保底的投机分子是坏消息,这些坏分子不仅国内有,国际上也有,难怪西方媒体猜了好一阵:北京什么时候救市?不救市是鼓励价值投资的第一步,完善审计制度是第二步,后面还有退市、破产制度等第三步、第四步,每一步都要走,没有捷径。

北京拒绝救市的另一个信号是:中国经济基本面依然健康,挤掉的是泡沫,留下的是干货。周小川在安卡拉说,中国挤泡沫已经差不多了,接下去会渐趋平稳。希望这是真的,但可能这依然只是安抚之言。中国股市的中位PE比依然大大高于世界平均和主要发达国家水平。PE比以为股价对盈利的比值,这不是股市的绝对指标,但有重大参考价值。PE长期普遍偏高,则意味着股市泡沫;长期普遍偏低当然就意味着股市低估。问题是中国经济中很大部分根本没有进入股市,中国股市既不完整反映中国经济,更不反映中国经济走向,中国股市改革还任重道远。

另一方面,散户投资将逐渐让步与机构投资,养老金等社保基金也会逐步从存银行转向投资市场,这是世界惯例。事实上,养老金的投资原则是稳妥、保险,通常注重长期投资,而不是快进快出的高风险快钱,这可能有利于稳定中国股市的振荡。

楼继伟已经说了,中国未来几年将继续在6-7%的“低增长率”徘徊,实际增长率更低一点都是可能的,尤其计入债负利息支出的影响的话。中国依然需要靠扩大内需来维持经济增长的可持续性。但客观地看,即使降低到5%,依然是世界主要经济体中最高的,每年创造的绝对增值依然是惊人的。只是未来中国的经济增长可能不光体现在实物、硬件,而是要增大服务、软件的比重。比如说,切实地极大提高食品安全、建筑安全、工业安全、交通安全、环境安全标准,这些都需要一次性投资和更多的日常支出,这些也是GDP。说起来难为情,服务业对GDP的贡献很多就是这样的,GDP增长与生活质量的联系也是这么来的。换句话说,“克强指数”将不再完整反映中国经济,因为服务业都不在内。

基建还是要的,但不再是遍地开花式的搞,继续大搞基建的边际递减效应已经出来了。基建也应该和西部开发结合起来。过去设想的劳动密集型产业向西部逐步转移并没有实现,而是向东南亚、孟加拉和南美转移了。这有一定的道理。西部人口相对不密集,交通不便,发展劳动密集型产业并无优势。结合美国的历史经验来看,也有类似的情况,美国东部的传统产业并没有向西部滚动转移,西部是靠新兴产业发展起来的,比如说,航空、电子、IT等。中国西部会以什么产业兴起,现在还不知道,但太阳能、风能等新能源产业或许是一个突破口。西部开发不能简单重复东部的经验,而是要有西部的特色,否则东部成功的产业没有理由向西部转移,东部的夕阳产业西部也未必要。西部发展已经超过扶贫了,这是中国经济深度发展的契机和突破口,这也是中国从公共投资拉动发展转向市场融资拉动发展的契机。

说起来,中国经济不光是中国的问题,也是世界的问题。中国经济增速放慢,引发世界commodity市场暴跌。commodity原意是大宗货物或者大路货,但在世界贸易中,经常特指能源、矿砂、大宗半成品(钢材、塑料切片等)等。前些年中国基建扩张,引发世界commodity价格暴涨,澳大利亚、巴西等国赚的钵满盆溢。现在中国基建收缩,这些国家的经济立刻陷入很大困难,世界范围内的石油价格暴跌在一定程度上也是中国经济增速放慢引发的。commodity市场萎缩引发了大范围的影响,Alberta从来没有看到过那么多工程设备停放闲置,像森林一样林立的起重车、升降机、抽吸车等油田服务设备停放在那里,这是油砂行业在高速增长之后突然暴缩的结果。相信美国页岩油气业、巴西铁矿、澳大利亚煤矿也是类似的情景。

commodity市场崩溃导致能源和原材料价格低迷,在很大程度上抑制了通胀。西方利率依然在接近于零的超级低位徘徊,一方面降低债务利息负担,另一方面仅有的经济增长靠超低利息贷款维持。美联储想提息、压泡沫已经很久了,但久久不敢动手,就是因为低息、低通胀的同时是低增长,贸然提息可能扼杀了仅有的低增长,但继续低息又加重流动性泛滥的泡沫问题。真的是很难。中国的经济困难进一步增加了美联储提息的困难。

但中国经济困难对西方的影响还不止出口降低。越来越多的西方跨国公司深度依赖中国市场的盈利,大众、通用汽车都是例子。中国经济出了问题,他们的账面立竿见影,间接影响母公司在本国经济中的反映。另外,越来越多的西方基金已经深度介入中国金融市场,中国经济的问题也必然通过他们反映出来。这些原因使得人民币跌价和股市崩盘造成对世界经济的重挫。

中国正在小步稳步降息,但西方已经没有降息空间了。中国正在悄悄地削减外汇储备,削减“输入性通胀”(外贸企业外汇上交后,央行要发行等价人民币,造成实质性通胀),8月份出售了近940亿美元的外汇,外汇储备降低到3.56万亿。这是历史上最大幅度的单一月份降幅。对于央行的举动可以有各种解读,但不争的事实是,这将吸收美元的流动性,进一步增加美元提息的难度。现在甚至有说法,中国持续释放外汇储备的话,可能造成世界范围的流动性紧缩,对世界经济走势的影响难以预料。在最坏情况下,美联储可能被迫发行QE4,来维持美元的流动性。在这个关口,各国货币避免竞相贬值十分重要,这也是安卡拉协议的重要内容。

中国经济对俄罗斯也有微妙的影响。普京和中国前后签署过很多协议,但大多停留在纸面上,尤其是中国一直想要得到的能源协议。乌克兰危机后,俄罗斯对能源出口向东转有了新的动力,但遇上世界性的石油价格崩盘和中国经济增速放慢,突然从来都是中国急的局面倒了一个个儿,现在中国不急了,俄罗斯急了。但中俄的经济合作从来都有很大的政治成分在内,双方根深蒂固的猜疑使得中俄经济合作举步维艰,20年前安大线的流产依然记忆犹新。再说,在世界石油价格低迷和俄罗斯受到西方围堵的双重打击下,俄罗斯的谈判地位有了根本性的改变,从商业角度来说,现在是杀价的最好时候。俄罗斯在国际政治上有很重的急功近利倾向。由于国家大、实力强、资源多,历史上俄罗斯可以不在乎,但现在不行了。现在是俄罗斯重建信誉的时候,尤其是商业信誉。另一方面,中国也应该把眼光放远一点,不要把事情做绝。中国在非洲和南美投资上展现了惊人的远见和定力,在俄罗斯也应该能够,当然,这必须得到俄罗斯方面的呼应才行。

中国对俄罗斯的出口发展不快。中国制造的消费品是针对欧美市场的消费习惯和消费水平来的,并不一定适合俄罗斯眼高手低的现实。但中国在管理、组织、销售和服务方面的经验是俄罗斯缺乏的,中国的投资更是俄罗斯缺乏的,把工厂开到俄罗斯去,针对俄罗斯市场开发,未必不是一个可选选择。

中国经济现在成了问题,但中国经济最大的问题是不可预测性,老是在不该增速的时候自说自话高速发展,在不能减速的时候自说自话放慢脚步。中国经济的可持续发展已经成为国家战略的核心,但没有可持续但不可预测的发展,不可预测是与不规范、不透明相连的。增加经济的可预测性符合中国利益,也符合世界利益。
  评论这张
 
阅读(8672)| 评论(4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