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晨枫小苑

来的都是客,相逢握握手

 
 
 

日志

 
 
关于我
晨枫  

西西河水浪打浪,一浪打到网易上。我本是喜欢纸上谈兵的一介草民,在西西河那边开了一个小铺子,这是海外华人的一个精神家园。我是一个一坐下来就不动窝的懒人,但架不住友人的邀请,到网易也开了一个茶摊。阿庆嫂是怎么说来着:来的都是客。希望您能喜欢我这小号。来来来,先握一个手! 当然,主有主规,客有客道。请勿随地吐痰,喧哗扰众,或者乱贴小广告。不欢迎指桑骂槐,更不准恶语伤人。

网易考拉推荐

俄罗斯的反击   

2015-11-30 04:03:18|  分类: 谈古论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土耳其击落俄罗斯战机事发之后,土耳其先硬后软,但俄罗斯不依不饶。 土耳其本来指望世界舆论站在土耳其这边的,北约更是军事力挺,结果这些都没有发生。土耳其“绑架”北约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上一次土耳其RF-4被叙利亚击落,北约就没有理土耳其的茬,现在俄罗斯飞机入侵“铁证如山”,北约依然没有理土耳其的茬。北约是有明文规定,但什么文不都还有一个解释问题嘛。

土耳其希望在叙利亚问题上有更大的发言权,更希望土库曼人能获得更大的政治权力,甚至主导叙利亚。土耳其早就提出叙利亚禁飞区,全境由北约控制,但美国没有接茬,阿萨德更是拒绝接受。美国倒不是偏向阿萨德,而是不想卷入又一个禁飞区,否则必定要投入大量海空力量巡逻,这违反亚太轴心原则。另外,禁飞区本身是没有用的,最多禁止阿萨德向反对派丢油桶炸弹,但禁飞区对地面态势影响甚微,更何况地面的“好人”、“坏人”本来就是一锅粥,要不是ISIS打到西方头上来了,美国到现在一依然不会介入。土耳其倒是不介意美国介入不介入,只要有北约旗号,土耳其可以包办禁飞区的事情,只要把土库曼人的地盘打下来了,和其他逊尼派反对派加上ISIS三边一挤,阿萨德就该差不多了,但美国不会让土耳其(尤其是现在伊斯兰主义盛行的土耳其)主导叙利亚事务,这不符合美国利益和对大中东的设计。

土耳其不怕俄罗斯大发雷霆、大打出手,那样就逼迫北约出手了。一旦俄罗斯对土耳其大举攻击,北约就没有了模糊空间,必须强力反应。土耳其对俄罗斯的经济制裁可能没有料到,但这要不了土耳其的命,对已经陷入经济困难的俄罗斯更加难受。土耳其最怵头的反而是普京一面高调谴责,一面手脚在背后猛摸索,叫人猜不透他的下一步。土耳其现在放话,说是不知道那是俄罗斯飞机,知道了会有不同的反应,更荒唐的是,事情过去好几天了,埃多安现在想起来为丧生的飞行员感到悲哀了。这是胡扯,土耳其就是有备而来的伏击,只是没想到后面会演变到意外的方向。

现在的焦点依然是俄罗斯的未来动作,在叙利亚的长远计划,以及土耳其击落俄罗斯战机对俄罗斯计划的影响。

俄罗斯的立刻反应是:
1、        为轰炸飞机提供护航
2、        部署S400防空导弹
3、        火力耕耘坠机地点附近的土库曼人营地

俄罗斯在叙利亚的战斗机只有4架,要提供护航是有困难的。俄罗斯方面说,要从国内增调10-12架苏-27SM和苏-35战斗机,但到现在也没有看到报导。苏-27SM是苏-27的改进型,结合了流产的苏-27M的技术。这比苏-30SM更适合空战。苏-35是最新的战斗机,但和苏-34一样,可能还没有形成战斗力。苏-34是战斗轰炸机,可以“想出动就出动,不想出动就不出动”;苏-35就不行了,有空中威胁就必须出动,技术上没有准备好,索性不露怯。

俄罗斯应该有一定数量的苏-27SM可以向叙利亚部署,但这里有两个问题:
1、        国内苏-27SM的战备状态是否容许立刻向叙利亚部署
2、        拉塔基亚是否有足够的基地容量接纳10-12架苏-27SM

美国空军是世界上少见的随时可以从任何一支部队拉出来就全球部署的军队,这种全员精兵的做法实际上大大提高了战斗力和战备状态,100架随时可以动用、按建制拉出去的战斗机实际上比200架随时只有一半可以动用但实际上散布在不同部队的战斗机还要管用,但这也是烧钱烧出来的。普京上台很多年了,对重建俄罗斯军威说得很多,实际上做的不多,没钱就是没钱,在“世界大战打不起来”的基本判断下,军队为经济建设让路,邓小平是这么做的,普京也是这么做的。俄罗斯现有约360架苏-27,其中已经升级而且具有完好技术状态而且能抽调出去而不影响俄罗斯国土防空、战备、训练的苏-27SM并不一定很多,不是说抽调就能抽调的。

拉塔基亚的空军基地大小不清楚,但空军基地是有容量限制的。跑道数量、停机坪、滑行道面积、燃油/弹药/备件库存、维修设施都可以限制到底能部署多少战斗机。拉塔基亚已经部署了至少34架固定翼作战飞机,而冲绳的嘉手纳空军基地也不过容纳72架战斗机,那是大得多的空军基地。另外,这里离土库曼武装的活动地域很近,大量露天密集停放的战斗机、弹药等遭到迫击炮、火箭炮的袭击就不妙了。俄罗斯要在拉塔基亚大大增加部署的飞机数量是有困难的。

不过俄罗斯开始护航对土耳其是一个新变数。土耳其本来是想通过强势击落迫使俄罗斯默认边境8公里禁飞区,现在非但没有做到,而且俄罗斯战斗机反而逼到门缝上了,就等着土耳其战斗机哪怕有一丝一毫越境或者打开雷达展示威胁的意思好动手,相信俄罗斯战斗机会毫不犹豫地先误击后遗憾。这样,反而在事实上迫使土耳其战斗机远离边境,与原意适得其反。

S400防空导弹是一个有意思的问题。按照俄罗斯条令,这样的远程部署必须有伴随的防空力量,大量战斗机在异国基地“裸奔”是不可思议的。但拉塔基亚与土耳其很近,ISIS显然没有足以威胁俄罗斯力量的空中力量,部署防空导弹的司马昭之心就太明显了,可能挑起不必要的争议。但现在不一样了,土耳其F-16击落俄罗斯苏-24在先,俄罗斯有200%的理由在拉塔基亚部署S400。S400是俄罗斯最先进的远程防空导弹,但在苏联时代的话会称为S300PMU3,因为S400是S300PMU2的进一步升级。同理,苏-30、苏-35在苏联时代也不会给予单独的型号,而会是苏-27UM、苏-27M2之类。


这是地球曲率作用下雷达天线高度(英尺)、探测距离(海里)和目标高度(英尺)的关系

S400号称有400公里的射程,但这是有很多问号的。地面雷达受地球曲率的影响,对低空目标的探测距离有限,只有高空目标才有较远的探测距离。雷达探测距离可用上图查找,也可用基本公式计算:

雷达探测距离(公里)=3.57×sqrt(天线高(米))+3.57×sqrt(目标高(米))

假定S400的雷达天线中线离地高度为6米,400公里时理想情况下目标的高度也不能低于约12000。换句话说,对于通常的5000-6000米中空出航,雷达的极限探测距离约260-285公里,而且只要稍微降低点高度,就可以很容易地甩掉雷达的跟踪;对于1000米高度的目标,雷达探测距离的极限约为120公里。

有说法S400有相当于CEC的协同作战能力,可以异地制导,这样的话,可以由靠前部署的雷达制导遥远后方发射的导弹,或者由视界更好的预警机接管制导,大大增加导弹射程,但这一点并没有得到确认。

不管怎么样,拉塔基亚的S400的覆盖范围大大超过边界,延伸进入土耳其一侧,这是任何空军最头痛的事情。土耳其空军要再进入边境地区宣示主权,就要在S400的威胁下裸奔。俄罗斯现在看边境附近射程之内的土耳其军用飞机就像馋猫看着鱼缸里的鱼一样,只要有任何说得过去的借口,很可能就决定误击了。那是土耳其就要在于俄罗斯大打出手和忍气吞声之间为难,还没有俄罗斯拿土库曼人出气那样的机会。

苏-24上的飞行员佩什科夫中校丧生了,领航员姆拉赫金大尉获救后,俄罗斯空军立刻在叙利亚火箭炮的配合下,对土库曼武装盘踞地区进行猛烈轰炸,号称全歼几百名“土库曼旅”人员。这可能夸大其辞了,但对土库曼武装造成重大杀伤是完全可能的。如果不顾忌附带杀伤的话,俄罗斯绝对有足够的火力把一个特定地区所有能喘气的生命统统消灭。现在不清楚俄罗斯和叙利亚出动了什么武器,但俄罗斯向叙利亚提供过TOS-1“博罗津诺”云爆弹火箭炮,这是像多管火箭炮一样的武器系统,用于取代传统的火焰喷射器,向坚固设防的工事或者大面积软目标纵火攻击。但这是云爆弹,而不是传统的凝固汽油火焰,威力更大,一次齐射的威力堪比小型核武器,是作为工兵破障武器而不是炮兵武器使用的。TOS-1首先在阿富汗战场的潘杰希尔山谷使用,后在车臣格罗兹尼使用。2014年10月,伊拉克军用TOS-1进攻Jurf Al Sakhar的ISIS,最终夺回这个ISIS据点。叙利亚军在哈马也用过TOS-1。这是斩尽杀绝的焦土武器,有可能在对土库曼旅的报复攻击中使用。有意思的是,俄罗斯对报复攻击大肆报道,但西方媒体对此默不作声,西方政府也没有对“滥杀无辜”的例行抗议,或许这是西方在暗示土耳其:“你惹的祸,自己兜着”;也可能是对俄罗斯有消气权的默认。

问题是俄罗斯的目的不仅仅是消气,而是可能是要打造新的叙利亚政治现实。和很多阿拉伯国家一样,叙利亚并不是一个现代意义上的民族国家,这是奥斯曼帝国瓦解时,列强根据势力范围划分而形成的“人造国家”,国联主持下的法国托管地包括如今的叙利亚和黎巴嫩,英国托管地包括如今的约旦和巴勒斯坦、以色列。在30年代的独立大潮中,法国托管地里主要阿拉伯人-穆斯林为主地区成为叙利亚,基督徒-穆斯林混合区域成为黎巴嫩。

由于历史原因,叙利亚本身也是多民族、多信仰的国家,包括逊尼派穆斯林、什叶派(阿拉维派)穆斯林、库尔德人、基督徒和土库曼人和其他少数民族,其中土库曼(Turkmen)人与中亚的土库曼斯坦无关,更确切的说法就是突厥人,他们是奥斯曼帝国瓦解时留在现叙利亚的土耳其人。事实上,在炫耀被击毙的佩什科夫中校的尸体是出头露面的土库曼旅头目本人Alparslan Celik就是土耳其人,他来自土耳其的Keban地区Elaz??省,是一个前市长的儿子。他还是土耳其极端民族主义组织灰狼的成员。所以现在也有说法,要理解土耳其对土库曼人和阿萨德的情感,只需参照俄罗斯对东乌克兰俄裔和基辅的情感就可以了。

也正因为这个原因,得到土耳其支持的土库曼人对阿萨德的威胁特别大,甚至超过ISIS。事到如今,阿萨德可能早己不再指望恢复对整个叙利亚的控制了,最好的结局是一个分治甚至形成多个独立的国家,阿萨德依靠尚存的政府军实力打出阿拉维派的地盘,库尔德人让他们自己打出自己的国家,其他地方让ISIS和其他逊尼派自己打去吧,谁厉害谁当王。但多民族混居的现实使得这也不容易做到。阿萨德的阿拉维派的地盘从大马士革沿黎巴嫩边境延伸到地中海(包括拉塔基亚),但这一地区与土库曼人交织在一起,尤其在地中海岸地区。这里也是民族主义伊斯兰极端主义“努斯拉阵线”的地盘。

阿拉伯之春的起始或许有反对阿萨德独裁的元素,但很快演变为宗教内战,其中逊尼派伊斯兰极端主义有两大阵营,一是“国际主义”阵营,打破现有国家界限,强调泛伊斯兰主义,要打出伊斯兰的大世界,其代表开始是基地组织,现在是ISIS;另一个是“民族主义”阵营,还是恪守已经习惯的国家界限,强调在国内实现伊斯兰统治,代表是“努斯拉阵线”,意为Al Sham人民支持阵线,Al Sham是哈里发时代对叙利亚的称呼。 按说努斯拉阵线的民族主义立场和土库曼人的回归土耳其情节是冲突的,但为了反对阿萨德而走到了一起。俄罗斯空军猛炸土库曼武装和努斯拉阵线是在帮阿萨德打出自己的地盘,轰炸内地的ISIS那是副业。

但轰炸ISIS这个副业也不能放弃,因为打击ISIS已经成为道德高地的必要条件,连土耳其都在声称打击ISIS。ISIS是一个异类,他们不理会地缘政治那一套,也彻底没有争取民心的心理负担,他们要的是净化过的纯正伊斯兰土地,建立政教合一的伊斯兰国家,这片土地一直延伸到哪里,那要听安拉的旨意。但ISIS与其说是一个组织,不如说是一种思潮,有其产生和发展的社会根源。只要这个根源和发展机制还在,军事消灭是无解的。真因为如此,谁都不对打击ISIS的战争能在短期结束抱希望,一面要做做样子,一面随时准备开溜,加拿大已经开溜了。

俄罗斯没有开溜,反而逆流而动挤进来,借打击斩不尽杀不绝的ISIS为名在叙利亚军事存在,既可以在大中东长期介入谋私利,也可在大势不妙时随大流开溜。俄罗斯不是在做打击ISIS的雷锋,而是另有打算。俄罗斯并不特别喜欢阿萨德,但在西方对逊尼派阿拉伯世界的影响已经建立的时候,俄罗斯从什叶派下手未必不是个好路子。逊尼派和什叶派争斗了1000多年了,再争斗1000年也不一定能斗出个名堂来,这是一支可以依靠的力量。这倒不是什叶派比逊尼派更靠谱,而是什叶派传统上处于弱势,因此比较实际,较少出怪。通过伊朗、伊拉克、叙利亚打造什叶派走廊,可以确保俄罗斯在大中东的影响,确保俄罗斯南翼的利益,也抑制土耳其为首的泛突厥主义通过 高加索至中亚作乱。

分治的叙利亚还有另一个好处。库尔德问题是大中东永远的难解之结,但俄罗斯是历史上唯一曾经支持库尔德人独立建国的国家,尽管这与库尔德人心目中的库尔德斯坦还有差距。萨达姆被推翻后,伊拉克库尔德人在伊拉克北方库尔德地区建立了事实上的独立国家,巴格达的什叶派政府已经失去对北方的行政控制。伊拉克库尔德敢死队(称为“帕什麦加”)成为反击ISIS的主力,在土耳其-叙利亚边境科巴尼战斗中,土耳其当局在国际压力下对“帕什麦加”被迫放行,在联军轰炸支援下夺回科巴尼。ISIS是逊尼派背景,与什叶派不共戴天,但伊拉克和叙利亚什叶派掌握政府军的实力,这块铁板不容易踢,于是找上库尔德人死磕,库尔德武装因此成为反击ISIS的主力。

传统上,伊拉克库尔德人与土耳其库尔德人走得比较近,但叙利亚库尔德人也是血亲,在抵御ISIS的共同旗帜下,伊拉克库尔德人与叙利亚库尔德人越来越紧密地联合起来,形成库尔德人的国家就是捅破一层纸的问题了。如果这两家组成库尔德人的国家,土耳其库尔德人几乎不可能静观,已经转入低潮的土耳其库尔德独立运动必将转入高潮,这是土耳其巨大的心病。土耳其也遭受ISIS攻击,但ISIS攻击的是土耳其库尔德人的示威游行,而土耳其极端民族主义者击毙著名库尔德人律师有可能从另一个方面把库尔德人逼上武装独立的道路。本来土耳其库尔德人有走议会道路和平实现高度自治的趋向,但在这样的双重压力和双重鼓励下,可能改弦易张。

不管土耳其库尔德人最后是否走上武装独立的道路,这将占用土耳其的主要政治资源,约束土耳其对泛突厥主义的支持,这是符合俄罗斯利益的。美国和西方出于打击ISIS的需要,支持库尔德人;俄罗斯参加支持,西方连反对都不大好大声。这正是普京的狡猾之处,常常借西方的道德大旗打自己的小算盘,叫西方连反对都不容易。但俄罗斯对库尔德人的支援方式就可以不一样了,打击ISIS的军事援助主要是轻武器,打击土耳其就需要反坦克导弹、肩射防空导弹,俄罗斯不缺这样的东西。西方其实在做一样的事情,支援叙利亚自由军反坦克导弹,用于打击阿萨德的正规军,而不是ISIS的丰田皮卡。土库曼旅的TOW导弹就是美制的。

但独立的库尔德国家未必符合西方利益。西方未必反对库尔德人的自决权力,但重画大中东地图改变现有世界秩序,老大永远对守成比变革更为热衷,改变大中东政治秩序的变数太多。另外,独立的库尔德国家危害土耳其利益,极大弱化土耳其的地缘政治影响,而泛突厥主义是少有的只伤害俄罗斯和中国而对西方大体无害的地缘政治势力,这是西方不能放弃的。西方对库尔德人的长远支援并不可靠,甚至可能反对库尔德人建国。但库尔德人建国的理念不是西方想反对就能反对掉的,俄罗斯的支持更是抵消西方反对的力度。

土耳其试图用敲山振虎的行动逼迫俄罗斯退出叙利亚,至少要有所顾忌,结果适得其反,反而使得普京可以在叙利亚更加放手而不必顾忌西方的压力。这可能是埃多安没有算计到的。土耳其已经在试图损害控制,表示要“协助”交换佩什科夫中校的遗体,埃多安甚至对事件的发生表示遗憾。但埃多安的政治智慧还是差了点,这种面子上的事情怎么能拖那么久?即使想敲俄罗斯一下,这毕竟是和平时代,都是文明国家,这种人道姿态应该在第一时间就做,并不影响土耳其对俄罗斯发出强硬信息。普京就要狡猾得多,经济制裁叫得山响,但这种伤人自伤的做法缺乏可持续性,“关系正常化”只是时间问题,而军事和政治上的黑手才是导致真正重画地图的。大中东的地图本来就是奥斯曼帝国瓦解时代列强操纵人为形成的,这不仅指叙利亚、黎巴嫩、以色列、约旦,还包括整个阿拉伯半岛。普京有可能成为推动大中东地图重画的第一人,在美国和欧洲对中东石油依赖下降之后,大中东政治重组成为可能,这可能是改变21世纪世界政治的大事。
  评论这张
 
阅读(13038)| 评论(4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