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晨枫小苑

来的都是客,相逢握握手

 
 
 

日志

 
 
关于我
晨枫  

西西河水浪打浪,一浪打到网易上。我本是喜欢纸上谈兵的一介草民,在西西河那边开了一个小铺子,这是海外华人的一个精神家园。我是一个一坐下来就不动窝的懒人,但架不住友人的邀请,到网易也开了一个茶摊。阿庆嫂是怎么说来着:来的都是客。希望您能喜欢我这小号。来来来,先握一个手! 当然,主有主规,客有客道。请勿随地吐痰,喧哗扰众,或者乱贴小广告。不欢迎指桑骂槐,更不准恶语伤人。

网易考拉推荐

中国退休制度改革势在必行   

2015-12-17 03:22:20|  分类: 谈古论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要修改现行的退休年龄政策了,将在2017年正式推出延迟退休的具体方案。中国退休年龄标准60年未变,男职工年满60岁退休,女职工50岁退休,女干部55岁退休。实际上,男职工有很多不到60岁也退休了,男女职工平均退休年龄不到55岁,尤其在低技术、劳动力密集行业。与此同时,中国人口已经发生结构性变化,人口加速老龄化,而劳动力构成也在向技术化转变。据估计,现在中国在职人员与退休人员数量之比为3:1,20年后这个比例将达到2:1。另一方面,中国青年报最近的调查显示,94.5%的受访者表示反对延迟退休,仅3.2%的受访者表示支持推迟退休。

现行退休年龄政策是历史遗留产物,但体现了男女不平等、教育不平等、社会地位不平等等多种弊病,这样的退休年龄政策在西方国家早就违宪了,很奇怪为什么中国公知不大说起这等人权大事,中国的女权运动者也绝少提起此事。最低限度,应该不分工作性质,男女退休年龄统一到60岁。考虑到中国的老龄化趋势、现代人的身体健康和寿命、机械化和自动化使得体力要求降低、发达国家推迟退休年龄的做法,未来进一步提高到62岁甚至65岁也是完全可能的。

退休制度不是“有史以来”就有的。谁都可以干到一定年龄了就自己退休,但制度化地制定退休年龄,并且有养老金保障退休后的生活,在发达国家也是19世纪以后才有的事情。谁都有权认为退休生活应该是享福生活,工作了一辈子,孩子也都大了,该轮到自己享福了。这样的想法很自然,但退休制度原本不是为了让老来享福的,而是对年纪大了、失去劳动能力的人的一种安抚,保障的不是优裕生活,而是基本温饱。退休年龄则不光由劳动能力决定,也受平均寿命影响。退休后还活很长时间,甚至与工作时间差不多长,这不是退休制度的本意。“曲解”这种本意并无不可,但要是涉及养老金,这就兹事体大了,因为养老不仅是个人事务,而是成为社会成本了。

中国过去的养老金是单位负责的,只有领工资的人还有养老金,所以养老金也就是退休工资。国家机关没问题,企业单位就要看效益,如果倒闭了那问题更大。现在养老金社会化,问题转嫁到养老保险基金。底盘大了,但负担也大。个人贡献和国家财政注入养老基金,养老金从养老基金支出,最终还是一个收支平衡的问题。现在的说法是企业职工养老保险和城乡居民养老收支都有节余,但长远压力越来越大,在职人员和退休人员比例进一步下降必定增加养老压力。另外,农民和农民工现在是不享受养老金的,这也应该改变,而且必然会改变,实现全民养老金制度。

在过去,女职工提前退休,既有不合理因素,也并非全无道理。过去的非干部女工大多没有什么文化,50岁以后体力上下降了,学习更新的技能也吃力,而且有严重的年轻人就业压力,用退休来强行让位对于这些女工是歧视,但对于年轻人来说则是机会,综合平衡下来,还是利多于弊。低技术行业的男工也一样,常常面临提前退休的压力,为年轻人让路。平等和机会并不总是能兼顾的。在朱镕基时代,大批国企关停并转,提前退休为企业(和政府、社会)减负成为牺牲一批人、拯救全社会的悲壮举动。另一方面,生活水平低的时候,单职工的收入肯定少于双职工,本来就收入不足,少了一份,生活更加拮据,不仅影响两人,还影响上一代、下一代。现在生活条件好了,不能忘记曾经作过重大牺牲的几代人。

退休工资一般是工作时代最高工资打一个折,但过去20年的情况特殊,很多人退休后,退休工资在调整后,比过去工作时代的最高工资还高不少,而且超过通胀调整幅度,是实质性地增加。这是受惠于过去20年经济和生活水平的高速增长。为了拉平退休人员于在职人员的生活水平差距,国家实质性地上调了退休工资,这在其他国家是少见的,在原则上也是可遇而不可求的。通常退休工资调整的原则是跟上通胀,而没有实质性提高生活水平的元素。未来中国经济增速放慢,生活水平上升速度也会相应放慢,对退休工资的实质性上调有可能会越来越少,而以通胀调整为主。

另一方面,退休工资的结构也可能有所调整,事实上这一步已经走出了。退休工资养老金化,分成社会、企事业和个人三部分。社会部分面向全社会,人人平等;企事业部分由企事业的效益和福利决定;个人部分则由个人储蓄、投资等组成。这一步在过去是空谈。国家没有统一的养老基金,全部由企事业支出。个人在工作年代尚且收入水平很低,吃光用光勉强维持生活,没有多少积蓄,用来养老根本不够。这一切决定了企事业退休金是过去中国职工主要来源。但在未来,个人积蓄和投资将成为养老金的重要来源之一,这与世界惯例是符合的,也是符合中国现在生活水平实际的。至于国家统一的养老金,这最多只能提供基本温饱,不可能指望靠这过上优裕生活,这也是符合世界惯例的。

个人积蓄有传统的储蓄,也有各种投资,包括房产。年老之后,大房子换小房子,不仅腾出可用资金,而且减少照料空荡荡的大房子的负担,这在美国、加拿大是非常常见的做法。到年纪更大时,小房子换老年公寓,或者卖掉房子,进养老院。在加拿大,每年个人收入的一部分可以存入免税的退休储蓄(类似的还有教育储蓄,用于子女大学教育,或者医疗储蓄,用于付费医疗,没错,加拿大的医疗不是全部公费的),供退休后提取。公司的养老金有两种,一种是传统的(也称defined benefit),公司在发工资的时候另外存一笔养老金到与公司财务相独立但有统一管理的养老基金,退休后按月支取(按照最高工资、工作年限等计算公式),或者在退休时一次发放(lump sum),自行管理和支取;另一种是养老金直接发给个人(也称defined contribution),个人不能在工作年龄就提前支取使用,必须存入养老基金,但个人养老基金的投资由个人管理,盈亏自负,退休后自己从自己的养老基金里支取养老金。但自由职业者就没有公司养老金这一说,完全由自己负责了。

其他国家确实有国家养老金作为养老金主体的,这基本上是高税收国家,这税收来自很高的个人所得税、财产税(包括房地产、租金、股票投资收入、银行利息收入等)税率。中国在可预见的将来没有这样高税率的可能,要国家养老金作为养老金主体根本没有这个财政来源。所谓“国家有钱,应该如何如何”,这是糊涂的想法。国家是变不出钱来的,国家的钱都来自老百姓,都来自显性或者隐性的税收。国家税收的支出去向也多得不计其数,养老金只是其中之一。要增加养老金,只有压缩教育、卫生等其他社保开支,这并不符合全社会的利益。

另一方面,养老观念也应该改变。现在各式养老院机构大量出现,但费用并不亲民,很多人的退休工资不足以付费,有时候子女贴补是一个可能性,有时候这不现实,造成好些老人“养不起老”的感慨。但老人进了养老院终老的话,变卖房产通常可以得到足够的资金,通常并不需要子女贴补,只是变卖住房好像是心理上过不去的坎,走不出这一步,或者是出于“总是要留给子女什么吧”,或者是出于“要是连家也没有了,还有什么呢?”这都是观念上的问题,感情上的割舍,而不是现实中不可逾越的障碍。老人用自己积攒的资产养老,天经地义。子女觊觎的话,这种子女根本不值得留财产;子女支持的话,更不必有心理顾虑。不需要子女贴补,这是在帮助子女减轻负担。

至于推迟退休年龄,这只是国家养老金开始发放的年龄。个人经济条件容许的话,想什么时候退休就可以什么时候退休,本来就不靠国家这点微薄的养老金。个人经济条件不容许的话,或者事业干得正顺的时候,乘着身体还好,能干就再干一点,我们大家都是这样的。但要指望早早退休,还能靠国家养老金过上优裕生活,这是不现实的期望。在平均健康条件改善、实际可工作年限延长、平均寿命延长的现实条件下,退休年龄推迟是必然的。另外,退休年龄只是法定在这个年龄企事业可以“强行”辞退员工,员工要到这个年龄才能享受全额退休金,而不是员工必须,而不是必须工作到这个时候才能退休。现在跳槽都自由得很,哪里有不准提前退休的事情?提前退休的话,马上开始支取相应减少的退休金,或者坐等到法定退休年龄再支取全额退休金,这就是所谓弹性退休,这样的制度应该完善起来。

养老基金的可持续性说起来很冷酷,说到底就是要贡献和支出相平衡。退休年龄和平均寿命之间的支出应该与工作年龄的贡献大体相等。如果养老基金管理得好的话,基金增长应该至少不低于通胀率。但养老基金这样的社保基金的投资方向只能低风险低收益的,以保本、跟上通胀为底线,靠投资来大幅度增值是不能指望的。对于中国来说,退休年龄每延迟一年,养老统筹基金可增长40亿元,减支160亿元,能够减缓基金缺口200亿元。这不是为国家减负,而是使国家的养老大业可持续发展。不光我们这一代人需要养老,下一代、再下一代也有要养老的时候。不为别人着想,还得为自己子孙着想。

关于养老金,必须破除一个迷思:“工作的时候我养别人,退休之后别人养我。”错了。任何时候都是自己养自己,不要幻想有别人养你的好事。退休金只是在工作时候预存、到退休后再支取的自己的劳动所得。国家养老金或者公司养老金有某种形式的再均衡,所有人的贡献有一定的打乱和重新平衡,所以不是简单的存多少、取多少,但这不改变养老金最根本的特质:这还是自己养自己。指望退休后由别人来养自己,那只是幻想,注定要破灭的。另外,工作的时候,企业与企业之间,企业与事业之间,事业与事业之间,都有收入差别,退休之后幻想无差别了,也只能是幻想。现在的养老基金缺口给人以“工作的人养退休的人”的印象,但这是过渡时期的现象,与现在反对退休年龄推迟最激烈的年轻人其实无关,到他们那个时候,退休机制已经进入稳态。有这个精力去反对推迟退休年龄,不如静下心来盘算一下,如何通过个人积蓄和投资来平衡工作年龄和退休阶段的收入差别。

另一方面,个人积蓄/投资、国家统一养老保底金之外,公务员的养老金应该像私企一样,由政府分设养老基金,从这里支出,而不是从政府财政中当作在职人员工资一样支出。从这个意义上,公务员和私企员工只是服务的雇主不同,没有其他双规单轨问题。养老金与在职工资的比例也应该适当。以加拿大为例,私企(包括大公司)的退休工资占在职工资不超过40%,但公立教师、公务员工资比私企低,退休工资的比例适当上调到60%左右,但他们在职时都要强制缴纳工会费的,养老金是教师工会或者公务员工会管的。加拿大的做法不一定最优,可做参考。至于只有体制才能解决养老金问题的奇谈怪论,悄悄告诉你,加拿大的养老金问题大得一塌糊涂,不仅没人指望政府养老,连自己退休是政府是否还发得出养老保底金都不敢指望。
  评论这张
 
阅读(27383)| 评论(30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