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晨枫小苑

来的都是客,相逢握握手

 
 
 

日志

 
 
关于我
晨枫  

西西河水浪打浪,一浪打到网易上。我本是喜欢纸上谈兵的一介草民,在西西河那边开了一个小铺子,这是海外华人的一个精神家园。我是一个一坐下来就不动窝的懒人,但架不住友人的邀请,到网易也开了一个茶摊。阿庆嫂是怎么说来着:来的都是客。希望您能喜欢我这小号。来来来,先握一个手! 当然,主有主规,客有客道。请勿随地吐痰,喧哗扰众,或者乱贴小广告。不欢迎指桑骂槐,更不准恶语伤人。

网易考拉推荐

美国在南海到底想干什么   

2015-12-03 13:15:13|  分类: 谈古论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拉森”号驱逐舰刚走,又来了两架B-52轰炸机。这次是特意从关岛飞来的,不是过路的。这不是在显示航行自由,而是在显示行动自由。考虑到美国在南海行动上蓄谋已久,这样的动作并不奇怪。在马尼拉APEC峰会上,美国不顾中国的反对和菲律宾的姿态,即使会上不谈南海问题,会下也坚决要谈。美国来势汹汹,咄咄逼人,潜台词很清楚:美国依然是世界第一军事强国,老虎不发威,别把我当病猫了。

美国依然是世界第一军事强国,中国军事力量依然在现代化的途中,在很多关键地方与美国还有很大差距,这一事实没有人否认,但这不是唯一的事实。奥巴马上台的时候,就提出要从小布什的全球干涉主义时代走出来,避免不必要的军事卷入,用外交作为主要的外交手段。听起来别扭,但从50年代的围堵政策以来,美国外交政策军事化的趋势显著,获得冷战胜利后更是变本加厉。军事手段效果直接,见效快,但美国也越来越意识到外交军事化的大问题:谁都可以打第一枪,但只有对手放下武器才是最后一枪的到来。外交军事化的目的是用有限战争解决传统外交不易迅速解决的问题,但后果常常是卷入 “不可能打赢的战争”,更不用说与对等对手的战争。

奥巴马的想法不错,但是事情总是有一个但是。美国作为唯一的超级大国,利益遍及全世界,美国需要一个美国主导的可控的世界秩序,但在挑战者众多的情况下,无为而有序实在难以做到,很多时候军事存在依然是保证有序可控的最直接手段,离岸操控还是要有着力点。普京其实就是看准了这一点,在克里米亚和叙利亚问题上,在美国还只打算保持距离的时候,奇兵突进,而且是以美国依然难以直接作出对等行动的方式发难,弄得美国很被动。ISIS则相反,根本无视美国的存在,我行我素,指东打西,除了看起来很虚渺的哈里发,谁都弄不清楚他们的战略战术意图。但最难缠的还是中国,在不声不响中已经跃居世界第二大经济,而且坐二望一,在可预见的将来就会超过美国。美国的唯一超级大国不完全是打出来的,更大的成分是实干出来的。作为曾经的世界工厂和现实中的世界第一大经济,美国很清楚这意味着什么。美国必须有所行动。

历史上,咄咄逼人者未必总是强者。在冷战时代,苏军在中欧非常强势,一线苏军具有就地进攻的能力,上万辆坦克时刻不经动员就直接发动进攻,不给北约预警时间,也有利于最大限度地利用战争初期的震撼效应和敌后的间隙。但这实际上不是苏军强势的选择,而是苏军弱势的必然。二战极大地消耗了苏联的人力、物力资源,战后经济恢复也远不如马歇尔计划后的西欧,更是与本土未受战争影响的美国不能相比。如果战争爆发,苏军没有在持久战中取胜的信心,只有在战争中抢占先机,在对手还没有转入有效而耐久的战争体制之前就打垮西欧,争取在对自己有利的条件下不可逆地锁定欧洲态势。这是一个赌徒战略,但也是战后苏联谋求不败的唯一可操作的战略。应该说,这个战略确实唬住了西方,整个冷战时代西方的反制战略一直是弹性防御和防守反攻,很少见到西方认真考虑过以攻对攻甚至先发制人的战略。纳粹德军在巴巴罗萨作战中的成功正是来自于对在西线呈攻势部署但并未准备好的苏军抢先进攻,对前重后轻的攻势部署的抢攻是很有效的战术。但在超出军事的层面上,西方以经济发展为本的战略最终取得胜利。对于苏联来说,狭义的军事上的先发制人没有发生,但广义的政治军事经济上的先发制人最终因为后劲不继而瓦解,西方的弹性防御和防守反击胜利了。

当然,历史从不简单重演,今天的美国不是冷战时代的苏联,今天的中国也不是冷战时代的西方,但中国以经济发展为本的战略正在奏效,美国的综合国力优势正在迅速消失,而且时间不在美国这边。中国经济增速放慢已经成为今年以来世界经济界的头等大事,但中国经济不仅增速依然显著高于美国,而且总量也直逼美国。按照IMF和世界银行的计算,2014年中国GDP按美元兑换率计算达到美国的3/5,按照购买力等价则已经超过美国。中国不仅在实体经济方面进步迅速,在金融经济中也开始占据重要位置。人民币已经加入SDR。据英国标准渣打银行测算,在未来5年里,世界上可能有多达1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转为人民币;JP摩根大通认为,各国中央银行和主权基金上将会购入至少3500亿美元的人民币债券;IMF下属的IFC则认为外国公司将在中国发行至少500亿美元的人民币债券。这一切不仅极大地增强了人民币的信用和作为流通货币的作用,也极大地削弱了美元霸权。现在国际贸易有约87%以美元结算,其中大部分并不是与美国的双边或者多边贸易。美元作为世界货币的铸币权为美国赢得巨大利益,也是美国转嫁经济危机的重要渠道。中国倒不是想用人民币做坏事,但人民币作为强势世界货币的存在,不仅增加了世界货币体系的稳定性和流动性,也堵住了美元政治化的口子。在克里米亚危机期间,美国威胁要把俄罗斯赶出美元结算体系,就是美国滥用美元霸权的例子,这种滥用损害国际金融体系的信用,最终受害者是全世界。

美元霸权的削弱对美国特别不是时候。美国经济实际上也出了问题,据报道,制造业复苏陷入停顿,制造业繁荣情况的先导信号运输工具制造出现下滑,10月份卡车拖车制造同比下滑45%,火车车皮制造更是下滑83%,达到近几十年的最低点。汽车和飞机制造依然强劲,但现在还不好说是滞后反应,还是一枝独秀。在股市方面,一些火爆的股票的P/E值令人担忧,Under Armor是成功的运动服装商家,但P/E值达到95,也就是说,每1美元的盈利要对应95美元的股票估值。P/E高于1是可以的,20以下都不能算太离谱,但95就太高了。不过要是认为Under Armor的95太高,那应该看看Netflix,这是经营网络电视的,供下载新老电影、电视剧,还自己制作电视剧,《纸牌屋》就是Netflix的出品,但Netflix的P/E高达305。这依然不是最离谱的,Amazon的P/E竟然高达972!美国股市是否又来了新的一波泡沫化,见仁见智,但特别低的利率则肯定对去泡沫化没有好处,这也是美联储几次三番设法提息的原因之一,只是美国经济的基本面始终不让美联储如愿提息。

在这样的情况下,美国政府开始了艰难的削减开支的过程,2011年通过的预算控制法案(简称BCA)要执行10年,还没有走几步,就接连掉进债务违约危机的套子。两党都意识到不能废弃BCA,但国防开支削减已经实质性地影响美国的武器发展采购和美军的训练,国会已经在玩不动BCA但增加OCO(海外作战特别开支)的游戏。BCA规定国防预算的基线,动不得,但OCO是用于反恐战争的单列预算,这是有弹性的,不受BCA制约。国会共和党试图增加OCO,墙内损失墙外补,但民主党把这种非法放水的做法顶了回去,除非共和党对社保预算也类似放水。两党还在顶牛。

现在最大的问题是,小布什时代暴增的国防预算大部分流到伊拉克和阿富汗这两个大黑洞里,美军装备不仅得不到更新,反而加速损耗。不知不觉中,不仅常规军备急需更新,美国核武库的老化也到了危险的地步,但全面更新的耗资实在太大。跑到南海来的B-52轰炸机最新的也是60年代下线的,至少使用50年了,但还需要加把火,把余热发挥到2040年;B-1新一点,但维修费用高昂,有可能在B-52之前就退役;B-2状态较好,但一共只有20架,而且也已经20多年机龄了。下一代轰炸机LRSB顺利启动的话,也要到2025年才能开始服役,预计总投资800亿美元(2015年币值),但这是最好情况。现在诺斯罗普入选,但波音和洛克希德投诉竞标不公,计划又要拖延,开支相应增加。LRSB预计单价5.5亿美元,业内估计很有可能加倍。但价码更大的是“俄亥俄”级导弹核潜艇的替换,预计一切按部就班情况下总耗资将达1400亿美元,时间也在2030年前后,因为届时现役“俄亥俄”级的反应堆寿命要到了,必须退役,而美国不能没有海基核力量。现役“民兵III”洲际导弹的寿命也要到期,更换需要630亿美元。下一代核弹头空射巡航导弹的研制和部署又是至少200-300亿美元。还要加上数以百亿计的核大战指挥控制体系和核弹头的更新。美国国会预算办公室估计仅核力量更新就要耗资3500亿美元,这还没有计入常规力量更新。在常规力量方面,不算空中的F-35,美国空军的耗资大头在KC-46加油机,现役的KC-135的机龄和维修状态比B-52还要不堪,现在计划的179架只是第一阶段,最终计划总投资可能达到1000亿美元。美国海空军还急于展开第六代战斗机的研制,F-22的数量太少,海军则除了问题多多的F-35C,根本没有擅长舰队防空的隐身战斗机。这些都是动辄几百亿美元的大项目。美国海军更是大手笔,“尼米兹”级航母的早期舰只也到退役时候了,接替的“福特”级一艘就是120亿以上,这还不算继续建造中的“弗吉尼亚”级核动力攻击潜艇和“伯克”级驱逐舰(包括新的“伯克III”级)。美国陆军的M-1坦克也需要全面翻新延寿,最新下线的也已经使用20年了,还有M2“布莱德利”步战和”悍马“的替换。

世界上没有哪一国军方觉得军费是够用的,但美国的问题比别人更大,因为美国需要的是两支军队,一支打“高端”战争,另一支打低烈度战争。理论上能打高端战争的军队应付低烈度战争没有问题,但实际上不尽然。比如说,在反恐战争中,最先进的导弹、隐身战斗机也不管用,最需要的是街头巷尾大量的步兵,又聋又瞎的重装甲部队反而不适宜对巡逻队提供足够防护。美军后来大量装备的MRAP防地雷装甲车和“捕食者”无人机适合于低烈度战争,但在高烈度战场上则用处有限。别国军队也有需要用一支军队打两种不同性质战争的问题,但没有哪一个国家像美国那样外交军事化,到处需要用兵,所以除了个别国特例,正规军的低烈度战争需求通常不高。美军撤出阿富汗和伊拉克后,还在转型中,恢复高端战争能力,并在军费削减、装备老化和全球存在之间寻找平衡。

这不是说美国军力已经不堪了,美国军力依然世界第一,不存在美国在军事上可以被轻易击败的问题。烂船还有三千钉,何况美军这艘船不烂,只是有点锈而已。但另一方面,美国也已经不可能在军事上轻易击败中国了。历史上存在过这样的窗口。90年代初,中国军事现代化还刚刚开始,陆军还没有完成机械化,海军主战舰艇除了个别舰艇外舰炮还是主要防空手段,空军则还没有走出“歼-6万岁”的时代。这不是说美国在那个时候可以轻易占领中国,而是说中国除了血肉之躯并没有太强有力的御敌于国门之外的手段。但这个窗口早已关闭。这也是第一强国应对第二强国崛起的传统难题:如果要军事遏制第二强国的崛起,什么时候才是好时机?要么“没有必要,不到时候”,要么已经过了这个时候。第一强国和第二强国之间的战争极少是单纯由于第一强国不愿意让第二强国赶上来而发生的,第二强国还没有到第二强国的时候才是发动这样战争的好时机,但通常这也是“最没有必要”发动这样战争的时候。第一强国不是靠到处消灭任何有可能成为第二强国的国家才成为第一强国的。但到了第二强国成为第二强国的时候,战争门槛已经大大提高,第一强国更难轻易发动战争。第一强国会在政治经济和军事上造势,诱使或者迫使第二强国犯错误,尤其是引起众怒的错误。第一强国哪怕已经过了峰顶,但依然是第一强国,还有巨大的政治经济军事资源可以动员,靠惯性也还具有相当的优势,这才是发动战争的时机。

第二强国正在上升通道上,正在政治经济军事上处于某种扩展状态,通常采取强势和攻势,但这也是容易犯错误和引起众怒的时候。问题是中国不是这样的第二强国。中国在经济上互利共赢,在政治上不出头,在军事上也专注守土安民,拒绝挑战美国,拒绝犯众怒。台湾和美国试图把台湾问题国际化,变成“专制进攻民主”,试图挑起众怒,但没有成功。台湾问题就是内战未决的问题,就是中国人之间的问题,只有中国人能解决,这一点不仅中国清楚,全世界现在也都清楚了。南海问题有点不一样,这真是国际问题,也容易被扭曲成恃强凌弱,而且也牵扯到海上航行自由的问题,容易人为制造出众怒来。这是美国的着力点。即使在军事层面,中国的远海作战能力还在打造中,而美国早已精熟,在南海开打不比在台海开打,美国的优势要大得多。

但美国还是很小心,并不想真的弄出一场战争,更不想被盟国出于自私利益而被动卷入美国不想要的战争,所以并没有在钓鱼岛折腾,而是在南海。越南跳得高,但越南并不想把事情闹得太大,因为保持与中国的友好互利关系的利远远大于弊,还因为中国对付越南的办法和方向实在太多,和美国弄得太紧密对越南国内政治也不利,美国并没有忘记越南在意识形态上和美国不是一家的,越南也没有忘记中越边境冲突时美苏和任何其他国家都没有来帮越南一把。马来西亚、印尼这些在南海问题上是打酱油的,和中国要有冲突的话也是在第二线上,谁都没有胃口把第二线变成第一线。只有菲律宾,一方面根本没有必要的军力挑事,另一方面有美菲军事条约的保障,跳得最高、叫得最响,但也只有口头的本事和实力。美国不怕菲律宾把事情闹大,因为菲律宾没有能力闹大。换句话说,美国只在不怕盟国把事闹大、盟国怎么闹也闹不大的地方,才会拉着盟国跟中国找事。在这样的情况下,美国可以同时保持主动和保持距离。比如说,“拉森”号在驶入南海岛礁12海里之内的时候,关闭雷达,直升机系留在甲板上,是按“无害通过”的姿态进入的,而不是宣称的“航行自由”姿态;两架B-52飞越南海的时候,并没有进入12海里;“罗斯福”号航母战斗群则200海里都没有进入。但对外制造了“蔑视中国声索”的印象,对国际国内舆论都好交代。中国也不必过度反应,因此,“拉森”号到南海做姿态不妨碍“斯泰森”号到青岛访问和联合搜救演习,2016年RIMPAC的参加也不受影响。

日本叫嚷要跟随美国到南海去宣示航行自由,美国在口头上欢迎,实际上未必。日本的目的是最终把美国海军也拉到钓鱼岛来,而这是美国急于避免的。这倒不是说中日如果为钓鱼岛大打出手美国会袖手旁观,而是说美国不会为了日本而主动找中国打一仗。等火烧身和引火烧身是两回事。美国如果真的在政治上需要日本一起在南海宣示航行自由,在“拉森”号的时候就可以拉上日本了。日本在东南亚的历史形象不佳,以航行自由的理由军事重入南海也未必受到南海国家的欢迎,只有饥不择食、慌不择路的菲律宾除外,在政治上使得美国的算计复杂化。澳大利亚对美国在南海的军事存在也是乐观其成但拒不参与。更有甚者,中国公司承包达尔文港之事受到澳大利亚国内的反对,更受到美国的暗地反对,因为在达尔文港轮换部署的美国海军陆战队正是针对南海的,美国担心受到中国的监视,但糖包政府不为所动,还是批准。这反映了亚太盟国的共同心结:在经济上依赖中国与在安全上依赖美国的矛盾,而中国的和平崛起(而不是通过军事扩张或者掠夺性的经济竞争)使得矛盾进一步复杂化。

对美国来说,对中国的动作也有一个微妙平衡的问题。美国在中国周边频繁动作,试图弄乱中国的战略脚步,好像猫鼬攻击眼镜蛇一样,绕着眼镜蛇转圈圈,真真假假,虚虚实实,等待眼镜蛇犯错误,贸然出击,这时才发动致命的反手一击。对于美国来说,最好像当年对待苏联一样,转啊转啊把对手越转越被动,最后转没了锐气,转没了力气,转晕了头脑,然后自己倒下死了。所以,美国会在中国周边弄出很多动静,中国不应更不必闻鸡起舞,被动地反应永远不可能反被动为主动,对于虚花招,有时候以不变应万变反而是最有力的反应。具体到南海问题,这些都是中国的邻国,不是美国的邻国。中国的崛起与强大对邻国既是福音也是压力,中国一方面要用福音套住邻国,共赢互利,共同发展;另一方面要用压力确保邻国不做糊涂事,但这应该是天鹅绒手套里的铁拳,不能随便拔出来,更不应该随时拔出来。

中国对南海问题的立场是搁置争议、共同开发、拒绝国际化。对于南海问题,中国应该以台海为鉴。马英九跑到新加坡与习近平会面,不是因为他支持统一,而是他远离台独。更大的原因在于台湾的生存和发展取决于大陆,而拉上美国不但不能增加台湾的份量,反而会遭到大陆的抵制。对于南海国家,中国也应该耐心发展经贸(包括民间交流)关系,增加南海国家对中国的经济依赖,挤出美国影响,迫使南海国家按照中国的设定与中国谈。中国不是要摆鸿门宴,但在邻里龃龉的时候,旁人插嘴常常会不必要地放大差异,别有用心的外人更会使茶杯里的风暴变成台风。南海正是这样的情况,必须排除美国的干扰。只有在这样的情况下,南海问题才能得到和平、合理和共赢的解决。

美国当然不愿意在这样的重大地区安全问题上被排除,但近来世界形势常在意料不到的时候给美国出点难题。美国力图把战略重点转向亚太,但欧洲盟国力图把美国拉住在欧洲。乌克兰态势有所明朗,叙利亚的ISIS问题反趋严重,俄罗斯的介入进一步增加了问题的复杂性,巴黎恐怖攻击则根本改变了欧洲的安全态势。法国是北约盟国。从萨科齐时代开始,法国回到北约,并试图把北约欧洲化。利比亚冲突凸显了北约对美国的依赖,乌克兰冲突进一步提醒欧洲,离开美军实力,欧洲离一事无成实际上相距不远。但美国还是有主动权,可以回到欧洲,也可以继续向亚太转移。巴黎恐怖袭击不一样,奥朗德已经宣布法国与ISIS处在战争状态,这是言辞多于实际的做法,但法国如果如果援引北约章程,以法国受到攻击为由,要求所有北约盟国提供军事援助,美国难以拒绝。911之后,美国也是以这个理由把北约拉上,一起打进阿富汗的。这将大大干扰美国的战略转移。俄罗斯在叙利亚已经部署了几十架先进作战飞机,还有从里海方向增援的巡航导弹和战略轰炸机,美国要在东地中海的军事存在的话,不能轻易处置,势必要拖住向亚太转移的步子。还是那句话,对于美国在南海的动作,既要警惕,又不必过度反应。美国在火力侦察,最好的反应是阳谋,坚持和平崛起,其中包括坚持和平解决南海争端。
  评论这张
 
阅读(21421)| 评论(5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