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晨枫小苑

来的都是客,相逢握握手

 
 
 

日志

 
 
关于我
晨枫  

西西河水浪打浪,一浪打到网易上。我本是喜欢纸上谈兵的一介草民,在西西河那边开了一个小铺子,这是海外华人的一个精神家园。我是一个一坐下来就不动窝的懒人,但架不住友人的邀请,到网易也开了一个茶摊。阿庆嫂是怎么说来着:来的都是客。希望您能喜欢我这小号。来来来,先握一个手! 当然,主有主规,客有客道。请勿随地吐痰,喧哗扰众,或者乱贴小广告。不欢迎指桑骂槐,更不准恶语伤人。

网易考拉推荐

Cunard的女王们  

2015-05-27 21:10:08|  分类: 谈古论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两天在英国利物浦正在举行一个非常有意义的纪念典礼。今年是英国著名航运公司Cunard建立175周年,Cunard特意调集三艘船:“玛丽女王 II”号、“维多利亚女王”号、“伊丽莎白女王”号,在Cunard的诞生地利物浦的Mersey河巡弋。这三艘都是超级豪华邮轮,在缤纷的邮轮世界里既 非最大,也非最快,但肯定是最豪华的,如果不算那些小巧的boutique cruise ship的话。


为了纪念175周年,Cunard特意推出很具30年代Art Deco风格的招贴画,试图唤起对辉煌历史的回忆


三艘女王同台亮相



中间的“玛丽女王II”号最大,达到14.5万总吨(实际上只有75000吨排水量);两侧的“维多利亚女王号”和“伊丽莎白女王”号小一点,也达90000总吨


连皇家空军“红箭”飞行表演队都来助兴

Cunard是1840年建立的,这是大英帝国中兴的时侯,正是日不落的年代。英国人很善于“向前看”,美国人更是如此。60多年前的美国独立战争已经置 于脑后,大西洋航线的日渐繁忙,美国与英国之间的联系日渐紧密。为了建立稳定、快捷的海上邮路,英国政府决定在私营航运公司中招标,规定要用新兴的蒸汽轮 船。几经周折后,加拿大新斯科舍的哈利法克斯出生的Samuel Cunard的公司中标。

Cunard的父亲来自德国,但在新大陆效忠英国。美国独立战争后,继续效忠英国,举家迁徙到加拿大,属于保皇党。如今加拿大东部安大略南部、新不伦瑞 克、新斯科舍南部的英国殖民地在很大程度上是这些保皇党建立的。1812年,美国与加拿大再次爆发战争,小Samuel从军,最终官至上尉。年轻时 代,Samuel就展现了出人的生意脑袋,但同时也为人诚实、慷慨,很受尊敬。这是英国的时代,利物浦是大西洋航运的枢纽,Samuel的公司建立在利物 浦。在赢得大西洋海邮合同后,Samuel在1840年7越4日用崭新的“不列坦尼亚”号从利物浦首航哈利法克斯,12天10小时后顺利抵达,平均航速 8.5节,然后继续驶往波士顿。10天后,“不列坦尼亚”号返航利物浦,船长有了来时的经验,胆子大了,平均航速11节,创造了大西洋上东向航速记录,知 道1842年才被打破。


Cunard的第一艘船:“不列坦尼亚”号,这是蒸汽明轮快船,还有风帆

几个月后,“不列坦尼亚”号陆续迎来姐妹船“阿开提亚”号、“卡勒多尼亚”号和“哥伦比亚”号,Cunard的四艘快船各可运载115名旅客和225吨货物,船上有豪华餐厅和女士沙龙,单程船票35基尼(和35英镑),包括所有餐饮,那可是没有假茅台的年代。

在Cunard之前,大西洋上的航运是不定期的,不仅谈不上舒适,连安全都不能保证,每一次横渡大西洋是一次历险。Cunard开创了大西洋上快速、安 全、定期、舒适旅行的新时代。Cunard迎来送往,很多名人都曾乘坐Cunard的船往来与大西洋两岸,1842年,狄更斯就和妻子乘坐“不列坦尼亚” 号去美国,不过海上风浪很大,狄更斯晕了一路船,回英国是索性改乘风帆船,大概慢腾腾的帆船反而不晕船?

大西洋是连接美洲与欧洲的海上纽带。美英一家是现在的事情,十九世纪下半叶是美英争霸的时代。老大帝国英国和新兴帝国美国之间明里和气,暗地较劲。这是维 多利亚的时代,大英帝国的太阳还没有落山,白头鹰帝国的鹰爪还没有伸到世界的每一个角落。这也是机器时代,工业成就不光意味着经济利益,更是国力象征,大 海上大型、豪华、快速的邮轮更是王冠上的钻石。尽管美英都号称信奉亚当?斯密“看不见的手”,但这一点不妨碍美英政府大量补贴各自的航运公司,建造越来越 大、越来越快、越来越豪华的邮轮。Cunard在这场竞赛中,为英国屡拔头筹,其中包括1856年投运的“波斯”号,创造了利物浦-纽约航线9天16小时 的记录,夺得显赫的“蓝带奖”。


在英美,克里米亚战争中巴拉克拉瓦的轻骑兵冲锋成为明知死途也义无反顾的军人勇气象征,但克里米亚战争也是Cunard发战争财的机会

1853-56年的克里米亚战争是欧洲和近东历史上重要的战争。奥斯曼帝国已经式微,但僵而不死。沙俄以保护圣地(巴勒斯坦处于奥斯曼治下)的基督徒为 名,对奥斯曼发难,实则为扩大疆土和夺取温水海岸、不冻港。英法为了制止沙俄进占东地中海的势头,也为了保护在行将就木的奥斯曼帝国的利益,与俄罗斯大打 出手,著名的巴拉克拉瓦的轻骑兵冲锋就是这个时期的一次战斗,著名诗人坦尼生写诗赞颂,诗句成为美英军人引为军人荣誉和气概的座右铭。这也是俄罗斯海军的 成名之战,圣彼得堡海军学院至今用纳西莫夫海军上将的名字命名。Cunard在克里米亚战争期间向皇家海军提供了11艘船,用于运输。在克里米亚战争期 间,北大西洋航线所有航次停航,但作为回报,只有Cunard例外,Cunard当然没有错失这样的好机会。


但Cunard不仅要面对英美的老对手,还要面对德国的“威廉大帝”号这样的新对手

但竞争对手奋起直追,Cunard逐渐落后,1879年重组,并出巨资建造全新邮轮,“塞尔维亚”号称为首先全船采用电灯的邮轮。这一期间,Cunard 和竞争对手(包括英曼和后来“泰坦尼克”号的船主白星)竞相推出越来越快的邮轮,大西洋上兴起一浪盖过一浪的速度竞赛,其疯狂与激烈只有20世纪美苏“空 间竞赛”可比。但另一个新兴帝国德国也加入了竞赛,北德意志-劳埃德的“威廉大帝”号夺走了“蓝带奖”,此后多艘德国邮轮相继夺走“蓝带奖”。更糟糕的 是,老对手英曼、白星、美国都并入美国的国际商船公司(IMM),而IMM与汉堡-美国和北德意志-劳埃德还有合作协议。

这是20世纪最初的年代,大西洋航运事关帝国的颜面。Cunard作为英国的“国家航运公司”有难,英国政府坐不住了,提供每年15万英镑的补贴,另外提 供250万英镑(相当于现在2.35亿英镑)低息贷款,帮助Cunard建造“露西塔尼亚”号和“毛里塔尼亚”号两艘超级邮轮,志在必得“蓝带奖”,航速 高达26节。同时代号称史无前例地强大的“无畏”号战列舰也只有21节最高航速。


“毛里塔尼亚”号修长、流畅的线条代表了惊人的高速


德国潜艇击沉“露西塔尼亚”号最终成为美国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导火线

竞争对手白星不甘落后,推出“奥林匹克”级3艘超级邮轮,其中2号船就是著名的“泰坦尼克”号。在“泰坦尼克”号救援中耽误时机但最后还是出了大力的“卡 尔帕提亚”号也是Cunard的。不过倒霉的“泰坦尼克”号在1912年冰海沉船后,3号船“不列颠尼克”号在1916年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用作医院船是 在爱琴海遇到水下爆炸后沉没,可能是鱼雷或者水雷。1号船“奥林匹克”号倒是一直使用到1935年才寿终正寝。


白星的“泰坦尼克”号(右)和“奥林匹克”号(左)


1916年,Cunard在利物浦水边建成新的总部大楼,如今成为利物浦“三美人”之一,自左至右:皇家利物尔大楼(保险公司)、Cunard大楼、利物浦港监,远景是英国圣公会教堂

一战之后,Cunard一方面新建邮轮,另一方面用德国赔偿的“帝王”号(改名“贝伦加利亚”号)作为“露西塔尼亚”号的替代,与“毛里塔尼亚”号和“阿 奎塔尼亚”号一起跑北大西洋航线,但这是母港从利物浦转移到离伦敦更近的南安普顿。到1926年,Cunard的船队规模已经超过战前,而老对手白星则每 况愈下。1934年,英国政府贷款3百万英镑,要Cunard接过白星烂尾的一艘船,并另外贷款500万英镑,资助Cunard建造2号船,这就是著名的 “玛丽女王”号和“毛里塔尼亚”号(第二艘同名船,有时也叫“毛里塔尼亚II”号),条件是要Cunard与白星合并,保护就业和英国的航运业。由于合并 后的船队超过市场容量需要,Cunard-白星将“毛里塔尼亚”号(第一艘)、“奥林匹克”号等老船退役,或者转手甚至拆毁。

这也是大西洋上速度竞赛最疯狂的时代,速度代表国力,代表威望。德国“不来梅”号在1933年创造了27.8节平均速度的记录,意大利“莱克斯”号在童年达到28.9节,法国“诺曼底”号在1937年则达到30.6节!今天的核动力航母也不过30节。


德国的“不来梅”号和“欧罗巴”号


意大利的“莱克斯”号


法国的“诺曼底”号


Cunard的“玛丽女王”号


30节的持续高速使得“玛丽女王”号成为二战中的理想运兵船,德国潜艇根本来不及占位和瞄准、发射鱼雷


“伊丽莎白女王”号也不甘示弱,一次装运10000名官兵,同样以30节的高速穿梭与英美之间


“阿奎塔尼亚”号


“毛里塔尼亚”号


竞争不光在海上,也在码头上,从左到右:“诺曼底”号,“玛丽女王”号,“伊丽莎白女王”号


速度只是超级邮轮的一半,豪华是另一半,这是“毛里塔尼亚”号头等舱休息厅


“玛丽女王”号儿童游乐厅


“伊丽莎白女王”号的内饰

“玛丽女王”号跑出30.9节的航速,在1938年夺得“蓝带奖”。Cunard马上开建第二艘,命名为“伊丽莎白女王”号。玛丽女王是都铎王朝亨利八世 的大女儿,俗称“血腥玛丽”,但“玛丽女王”号实际上是以乔治五世(一战到30年代英国国王)的王后命名的,所以严格来说应该译作“玛丽王后”号。但英文 中女王和王后是同一个词,所以也常常混淆为“玛丽女王”号。有说法这艘船原来准备用维多利亚女王命名,结尾是Cunard命名传统的ia,但最后 Cunard用玛丽王后命名旗舰,这当然是拍马屁之举,拍得很到位、得体。“伊丽莎白女王”则是以亨利八世的二女儿命名的,这个“血腥玛丽”的妹妹卧薪尝 胆,最终成为开创英国帝业的英主,堪比英国的女李世民,伊丽莎白时代被称为英国历史上的黄金时代,莎士比亚就是伊丽莎白时代的人。“玛丽女王”号还在北大 西洋航线上跑了几天,但“伊丽莎白女王”号其实一下水就遇到二战爆发。两艘女王号在二战中成为美英之间最重要的运兵船,累计运送超过200万官兵。由于 30节的持续高速,两艘女王号常常甩掉护航,高速冲过德国潜艇的狼群,在德国潜艇还来不及占位和瞄准发射的时候就扬长而去,很使饱受潜艇鸟气的盟军官兵欢 欣鼓舞。丘吉尔更是盛赞两艘女王号使得战争缩短了一年,他是怎么计算出来的就天知道了。

“玛丽女王”号、“伊丽莎白女王”号、“阿奎塔尼亚”号、“毛里塔尼亚”号都生存到战后。50年代是Cunard的好时光。残酷的战争终于甩到身后,美国 民富国强,欧洲正在复兴,人们充满乐观,北大西洋上不仅移民交通大增,旅游业务也大增。但时代变了。这些超级邮轮被称为邮轮,是因为Cunard和其他航 运公司确实是从海上邮运开始的,搭乘旅客几乎是“顺便”的事。旅客运输逐渐成为主要业务,但航空客运开始取代了海上客运。50年代开始了喷气时代,波音 707为代表的喷气式客机一举打碎了超级邮轮对越洋客运的垄断,Cunard和其他航运公司一样,好日子到头了。

60年代,大英帝国已经日薄西山,但对事关国威的超级邮轮依然很上心,在1960年英国政府批准拨款,资助Cunard建造“伊丽莎白女王II”号,替换 已经老旧的“玛丽女王”号。“伊丽莎白女王II”号在1969年投入使用,但这时北大西洋上的定期航班已经成为昨日黄花。Cunard对此有所准备,“伊 丽莎白女王II”号在建造过程中,已经按照在淡季时用作海上巡游的游轮的要求改装,但后来到底定期航次是旺季还是海上巡游是旺季,已经说不清楚了。“伊丽 莎白女王II”号更多的是不定期地在北大西洋航线上开几班纪念性的航次。1967年,代表Cunard最辉煌时代的“玛丽女王”号退役,现在离洛杉矶不远 的长滩,永久性地固定在锚地,成为博物馆、饭店和酒店;“伊丽莎白女王”号也在1968年退役,在短暂作为佛罗里达海滨的海上酒店之后,转售香港董兆荣 (董建华的父亲)的东方海外航运集团,成为海洋大学,但在改装几近完成的1972年,“伊丽莎白女王”号(已经几近改名,这时称为Seawise University,Seawise是董兆荣C.Y. Tung中C.Y.的谐音)着火翻倾沉没。能够打捞拆毁的部分打捞拆毁了,剩余部分依然在维多利亚湾的海底,其中包括龙骨和锅炉。90年代末建造9号集装 箱码头时,残骸在填海过程中终于彻底掩埋,永葬海底了。


1972年,“伊丽莎白女王”号被大火烧毁


沉没在维多利亚湾内的“伊丽莎白女王”号成为航行安全的危害,水面以上部分最终被作为废钢铁拆毁,水下部分大部分留下,现在被填海掩埋了


“玛丽女王”号要神气多了


不过尽管衣冠楚楚,但永久性固定在锚地,再也不可能航行大海了

“伊丽莎白女王II”号可能是最后的邮轮了。说起来,“伊丽莎白女王II”号的船名到底是“伊丽莎白二世女王”号,还是“伊丽莎白女王II”号,还有点小 纠葛。按照官方说法,这是后者,是延续二战时代的“伊丽莎白女王”号名字的第二艘,所以英文也是Queen Elizabeth 2,简称QE2,而不是Queen Elizabeth II。“伊丽莎白女王II”号在1982年的马岛战争中出了一次风头,像二战前辈一样,用于运兵,对“解放”马岛立了大功。同属Cunard的“大西洋运 输者”号集装箱船则被阿根廷“飞鱼”导弹命中沉没。这是Cunard黯淡的时代。海上客运业务越来越萧条,QE2是唯一还在三心二意跑半定期航次的邮 轮,Cunard另外两艘是全职游轮,不跑定期航次。事实上,这也是世界上最后一艘还在跑半定期航次的邮轮,连好虚荣的法国人也在1972年把“法兰西” 号退役了。Cunard的主力则为40多艘货船,包括倒霉的“大西洋运送者”号。


作为英国海权仅剩的亮丽形象,“伊丽莎白女王II”号在世界上可是在不少地方亮相,伦敦肯定是要有的


这是在纽约


那时世贸中心还在呢


在利物浦精神故居


在悉尼


在迪拜


“伊丽莎白女王II”号参加了马岛战争,像前辈一样运送官兵,后甲板改装后可以起降直升机


伞兵团的官兵在“伊丽莎白女王II”号上


“伊丽莎白女王II”号胜利返航


为了欢迎“伊丽莎白女王II”号从马岛胜利归来,伊丽莎白二世女王派皇家游艇“不列坦尼亚”号亲自出港迎接


尽管Cunard已经年老色衰,“伊丽莎白女王II”号、“协和”式超音速客机和“红箭”飞行表演队还是英国的招牌形象,一起摆一个pose是必须的


2008年11月11日,在这个光棍节,“伊丽莎白女王II”号从南安普顿最后出航,前往迪拜,计划改装为海上豪华酒店


但马上到来的世界性经济危机使得这一计划搁浅,至今命运不明

Cunard最后还是把货运生意卖掉了,转向游轮生意,但依然难以扭转经营颓势。几番被买进卖出后,挪威克维尔纳集团试图甩包袱,把Cunard卖掉,但 是没有买家,克维尔纳只好自己动手,彻底改组Cunard。1998年,世界最大的嘉年华游轮集团买入Cunard,Cunard获得新生。但 Cunard这时的状态已经十分悲惨。嘉年华共出资6.3亿美元购入Cunard,但发现克维尔纳谎报船况,实际情况要糟糕得多,把克维尔纳告上法庭,后 者认赔,退还了5000万美元。Cunard的境况可想而知。

嘉年华是世界上最大的游轮集团,旗下包括嘉年华(Carnival)、Cunard、公主(Princess)、歌诗达(Costa)、荷美 (Holland America)、P&O、Seaburn等邮轮公司。嘉年华旗下各公司面向不同的市场,Cunard专打高端市场,用“老英国”的名气和传统作 为招牌,和BMW用劳斯莱斯的招牌的意思一样。嘉年华接手QE2和另一艘较小的老Cunard游轮“卡罗尼亚”号,但这是不够的。


为了重振Cunard,嘉年华建造了将近15万总吨(实际排水量75000吨)的“玛丽女王II”号


“玛丽女王II”号在世界各地受到热烈欢迎,这是在旧金山


在悉尼


在纽约





内部装修美轮美奂


“玛丽女王II”号到长滩拜访已经动弹不了的老前辈:“老东西,你还气色不错嘛。”“不行啦,腿脚都动不得啦。”

2004年,嘉年华建造了“玛丽女王II”号,理论上这依然像“伊丽莎白女王II”号一样,旺季作为定期航次邮轮,淡季作为游轮,但几年后改为全职游轮 了。有意思的是,历史上的Cunard都是英国建造的,最早的“不列坦尼亚”号是苏格兰的罗伯特·邓肯造船厂建造的,“露西塔尼亚”号、“玛丽女王”号、 “伊丽莎白女王”号、“伊丽莎白女王II”号都来自苏格兰约翰·布朗造船厂,30年代的第二艘“毛里塔尼亚”号来自英格兰的卡麦尔·莱尔德造船厂,但“玛 丽女王II”号由法国圣那塞尔的大西洋造船厂建造。大西洋造船厂倒是老资格了,“诺曼底”号、“法兰西”号也出自这里,这也是建造“搁浅”的“西北风”级 两栖攻击舰“符拉迪沃斯托克”号的造船厂,已经造好,应该交付俄罗斯海军,但因为乌克兰事变被禁运,现在成为法国受伤的烫手土豆,二号舰“塞瓦斯托波尔” 号也基本上完成,等待脱手。“玛丽女王II”号由法国建造的原因很简单:英国已经不具备建造豪华游轮的能力了。


“老前辈,我来啦!”两艘“伊丽莎白女王”碰到一起


新老“伊丽莎白女王”号又相聚

一艘船是不够的,嘉年华再接着造了“维多利亚女王”号(2007年)和“伊丽莎白女王”号(2010年)。新“伊丽莎白女王”号按说应该命名为“伊丽莎白 女王III”号,但一般不这么叫。细究起来,第一艘“伊丽莎白女王”号英文是RMS Queen Elizabeth,RMS意为Royal Mail Ship,这也是邮轮说法的由来。第二艘没有抬头,全称就是Queen Elizabeth 2,既没有RMS,也没有MS,反应了尴尬的定位。有意思的是,“玛丽女王II”号倒是RMS Queen Mary II,尽管QM2比QE2跑的定期航次还少。第三艘是MS Queen Elizabeth,MS不是Mail Ship了,而是Motor Ship,意为机动船。这两艘不是“玛丽女王II”号的姐妹船,而是从Holland America的Vista级(Zuiderdam、Eurodam、Oosterdam、Niew Amsterdam等统称“Those Dam Ships”)的基础上吸收“玛丽女王II”号的设计改建的,分别在意大利威尼斯附近的Marghera和Monfalcone建造的。这三艘女王也是 Cunard现有的所有三艘船。

至于嘉年华,这是美国公司,总部在迈阿密。2011年,三艘女王全部转移到百慕大注册,这是Cunard历史上第一次所有船(尽管只有三艘)都在英国以外 注册。除了税收上的好处,在百慕大注册的船长有权在海上举行婚礼,据说这是非常火爆的生意。Cunard已经沦落为海上拉斯维加斯了。


三艘女王汇聚利物浦


在“三美人”前缓缓驶过


“伊丽莎白女王”号在从皇家利物尔保险公司大楼前缓缓驰过



庆典可谓隆重


这是一次走回历史之旅


利物浦人民走上沙滩,品味这久违的景象

5月25日,三艘女王汇聚利物浦,庆祝Cunard的175周年。利物浦人民兴高采烈,对自己的历史很是自豪。但没有人提到的是,Cunard的总部不仅 早已搬离利物浦,现在的主人根本就不是英国;Cunard从当年最显赫的主流航运公司沦为现在的小众游轮公司;三艘女王都是外国造船厂建造的。一部 Cunard的故事,倒是半部大英帝国兴衰史了。
  评论这张
 
阅读(3815)|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