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晨枫小苑

来的都是客,相逢握握手

 
 
 

日志

 
 
关于我
晨枫  

西西河水浪打浪,一浪打到网易上。我本是喜欢纸上谈兵的一介草民,在西西河那边开了一个小铺子,这是海外华人的一个精神家园。我是一个一坐下来就不动窝的懒人,但架不住友人的邀请,到网易也开了一个茶摊。阿庆嫂是怎么说来着:来的都是客。希望您能喜欢我这小号。来来来,先握一个手! 当然,主有主规,客有客道。请勿随地吐痰,喧哗扰众,或者乱贴小广告。不欢迎指桑骂槐,更不准恶语伤人。

网易考拉推荐

回乡偶记(五)   

2016-11-10 23:32:19|  分类: 人间琐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家里有人在南京路新雅请吃饭,据说这现在上海只能算中等去处了,但我觉得已经非常好了。上海的新米其林三星据说动辄5000元一个人,这不是我的菜,想象都懒得想象。温哥华唐人街的海鲜或许更加生猛,但新雅更加入味,或者说更加入我的味。世界上或许有更加美味的地方,但追求不必都放在吃上面。吃这东西差不多就行了,何况远远比差不多更加高明的新雅这样的地方呢?和亲人一起在新雅,夫复何求?

新雅对过的第一食品商店有卖糖炒栗子,已经很多年没有吃到了。当年这是稀罕物,记得似乎用沙加糖翻炒的。现在用机器翻炒,糖肯定是有的,但沙子没了,吃起来干净,不像当年要小心别把沙子吃下去了。这东西要趁热吃,放凉了,壳就不脆了,咬开费劲。微波炉热一下的话,还行,但壳还是不脆。吃多了的话,还挺饱的。

吃完后散伙,但我要等一个人,于是在底楼大堂边上的茶厅坐下,要上一壶茶,然后等着,顺带观察周围。旁边有几桌人,都在谈生意。一桌年轻人打开笔记本电脑,看得到他在用Excel给客户展示数据,好像是风投在拉生意。偷听不礼貌,但他们旁若无人,想回避都不行。听他们presentation做得有模有样的,用数据谈现状、谈发展,很像一回事。最重要的是,大家人手一杯茶或者一杯饮料,简简单单,又还体面,全是顶多三十来岁的年轻人。背后一对老男女好像也是在谈投资的事,开口闭口都是二百万、三百万,听上去很牛气。现在上海人手里有两三套房子的,卖掉一套换现金,手里弄个二三百万“白相相”还真是不稀奇。亲戚住在四平路欧阳路那里,在上只角、下只角的年代恐怕算下只角,或者索性算“等外”,没“角”,现在也是很高尚的地段了,一套二室一厅140平方米左右的高层公寓竟然要价1000万!卖掉一套,还不就是“钱多的用不完”?物价再涨,这点钱正常使用也真是用不完。亲戚都还不是这样有房子可以一套一套卖的阶层,但条件也很不错。退休了,喜欢旅游、玩个照相,差不多每年要和一大帮老朋友们一起到欧美玩一圈,今年刚去过加拿大西部(和他们的行程对了半天,日程太紧,硬要碰头还耽误他玩的时间,反正回上海时也要碰头就算了)和美国阿拉斯加,买了六七个佳能,前不久新买了一个1DX,看得我直流口水。这是第一代将有巨额遗产留存的,对未来几代人的行为乃至社会都会有巨大影响。

等的人还没有到,继续等。外面走来一个年轻女孩,径直走到我这里,问我是不是王教授,我只好遗憾地回答不是。不过看来她真是在找王教授,隔着几个台子找到了。这属于快乐的错误,先前还有一个不快乐的错误。在店里挑丝围巾,先给LP挑好了,然后给女儿挑。营业小姐嫌我挑的太老气,问我女儿是不是三十多岁,自告奋勇要帮我挑一个好看的。呜呜呜,我看上去有那么老吗?好玩的是,厅堂里的背景音乐是Pachelbel的Canon,这通常是殡仪馆里放的,尽管本身也算古典音乐了。新世界那边也是,把青浦墓园的背景音乐拿到这里在放。叫不出名字,舒缓优美没错,但是已经约定俗成成为特殊用途了,谁说中国人不懂黑色幽默呢?

吃完照例在南京路步行街走走,满眼都是外地人和外国人,上海本地人好像是不到南京路来了,城隍庙里洋人更多。有意思的是,南京路和城隍庙都是自由行的,洋人旅行团大概不到这些地方来,太容易走散了。洋人很多是老夫妻,都是老头把老伴手抓得紧紧的,生怕丢了。年轻人也有,放松多了。在地铁10号线的站台上,一个德国女孩用手机问路,要去豫园,正好我也去那里,顺便带路了。习惯于碰到洋人都是说英语的,忘记了还有英语一般般的“受苦人”,这德国女孩就是这样,英语只是管用,谈不上好。年轻人不懂中文,敢一个人到中国来玩,还是要赞一个。分别时一句Auf wiedersehen,说得她好高兴。

我到豫园是奉LP之名,要买一点小玩艺,她要用来奖励好学生。既然如此,便宜为好,豫园大门都没有进,直奔福佑商场,这是当年福佑路的残渣余孽了。现在不沿街摆开了,而是统统赶进室内多层的大卖场,想秀水街或者七浦路那样,规模小一点而已。一楼乱哄哄的,几乎无法下脚,二楼也不怎么样,但三楼就要好很多。买了一些小玩意,但好玩的是,听到旁边一个中年洋人妇女在说:我们是法国人,不是美国人。我们没有钱,你要卖给我们便宜点。小老板娘不为所动,我听得乐不可支。这法国女人太逗了。其实零零星星地听口音,上海的洋人中,英美人好像不居多,欧洲人(法国人、德国人、北欧人)好像更多。基本上没有见到日本人,韩国人不好说,他们很多中文说的很好,相貌举止也不好分辨。上次在布达佩斯碰到一对韩国小伴侣后,除非开口讲韩文,否则我已经放弃分辨韩国的年轻人了。还有一个洋女孩坐在角落里躬着腰在看手机,姿态活像农民工。突然想起,相貌、背景不一样,但人和人其实都是很像呢。豫园的洋人更多,兴高采烈的,看来都很开心,也很放松,不像南京路上那么紧张,生怕人丢了。会说一点中文的洋人越来越多了,尤其是女的,看得出时常驻上海的,有些是学生,有些是太太。上海有点国际城市的样子了,印象中北京的洋人更多,但大多是来旅游的。除了外交官及家属和留学生,在北京工作或者居留的未必比上海多?南京路上还看到黑人和阿拉伯人在叫卖,以前没有见到过。
  评论这张
 
阅读(1958)|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