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晨枫小苑

来的都是客,相逢握握手

 
 
 

日志

 
 
关于我
晨枫  

西西河水浪打浪,一浪打到网易上。我本是喜欢纸上谈兵的一介草民,在西西河那边开了一个小铺子,这是海外华人的一个精神家园。我是一个一坐下来就不动窝的懒人,但架不住友人的邀请,到网易也开了一个茶摊。阿庆嫂是怎么说来着:来的都是客。希望您能喜欢我这小号。来来来,先握一个手! 当然,主有主规,客有客道。请勿随地吐痰,喧哗扰众,或者乱贴小广告。不欢迎指桑骂槐,更不准恶语伤人。

网易考拉推荐

太阳照常升起(上)   

2016-11-13 09:32:16|  分类: 谈古论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

Singing the song of angry men?

It is the music of the people

Who will not be slaves again!

 

这是音乐剧《悲惨世界》里的主题歌,歌词和曲调都很激励人心,对沉默弱势的大多数特别对胃口。多少年来,美国精英阶层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在世界上到处听到愤怒的人民的歌声,唯独忘记了也听听自己的后院,其实美国人民也很愤怒。在2016年的大选中,美国人民用手中的选票表达愤怒,这一次美国精英想不听到都不行了。

 

美国自诩为自由民主的堡垒,市场经济的核心,热衷于输出意识形态和价值观念,同时在经济全球化中捞足油水。在美国的青春期,美国是有足够的道德资本和经济实力做到鱼与熊掌兼得的,马歇尔计划不是赔钱赚吆喝,而是培养出政治上忠诚、经济上互补的盟国,堪称国际关系史上的典范。但久而久之,美国的天籁之声出现杂音,政治上的肮脏,经济上的空心,社会上的不公,弊病越来越多。在很长时间里,这些可以用例外来解释过去,人们也心甘情愿地把头转过去视而不见。米兰·昆德拉说到:“天堂的梦想变成现实后,总会出现挡道的人,于是天堂的统治者必须在伊甸园的边上建造一个小小的古拉格。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个古拉格越来越大,也越来越完备,而临近的天堂越来越小,越来越寒酸。终于有一天,人们吃惊地发现,身边的古拉格已经很大,而天堂越来越遥远。美国的贫富矛盾越来越尖锐,国家的总体走向越来越使人沮丧,普通人对未来的期望越来越黯淡,最重要的是,政治正确还扼杀了人们正常讨论的权力。在这样的情况下,反映既得利益阶层的体制派不得人心,占领运动和茶党运动是人心思变的不同体现。然而,政治精英与资本精英沆瀣一气,知识精英与舆论精英自以为是,体制派长期沉醉在政治权术游戏中,知识精英和舆论精英长期沉醉于道德优越和自恋自大之中,两党恶斗乐此不疲,有意义的改革反而都止步不前。

 

2016年的大选中,除了希拉里,两党的体制内候选人纷纷落马,体制外的桑德斯和特朗普异军突起。民主党内,在体制派的围追堵截下,桑德斯在强力挑战希拉里很长时间后,被迫退出,很多桑德斯的支持者们不情愿地转向希拉里。另一方面,共和党内得到体制派认可的候选人竟然无一幸存,纷纷被特朗普的邪火燃烧成灰烬,连自身也是一团邪火的克鲁兹也被迫退下。这样,特朗普水落石出,成为共和党候选人,共和党内不少体制派支持者转向希拉里。这种超越党派的支持流向是这一次大选礼崩乐坏的某种写照。

 

从一开始,共和党高层就对特朗普反感,大嘴和品行不检点的特朗普还不时给他们增强反感的理由,以至于大量共和党高官公开表示不支持特朗普,甚至宁愿投希拉里的票。特朗普是共和党竞选人,但更确切地说,他只是打着共和党旗号的竞选人,除了草根党员(包括临时注册的),并无共和党多少组织支持。特朗普主要是靠草根支持当选的。

 

得到资本精英、政治精英、知识精英、舆论精英一边倒支持的希拉里在大选中还是失败了,而且失败得很惨。尽管得到的票数似乎还超过特朗普一点,但在美国独特的选举团制度下,特朗普的得票数以压倒多数胜出,而且国会两院也是共和党多数党。很多人都在问:问题出在哪里?

 

政治有两层意思,一是权术的层面,这是国家的行政管理和运作,包括具体政策的决策和执行过程中的利益交换与闪转腾挪,这是较低的技术层面,或者说是树;二是国家与民族发展根本路线的层面,这是更高的发展战略层面,这才是林。美国政治社会经济的种种矛盾长期被有意无意漠视了,两党专注于权术斗争,见树不见林,对社会裂隙已经很宽很深这一基本事实茫然无知。

 

在自控理论中,有一个协方差爆炸的说法。这是指在稳定的闭环环境下,最小二乘辨识由于缺乏新息,只有不断增加增益,提高对误差的敏感度。可以使得辨识在数学上出现病态,协方差矩阵的模趋向无穷大,或者说辨识增益趋向无穷大。但一旦系统真的出现扰动,过高的增益一下子就使得辨识崩溃。在生活中,也有类似的例子。在黑暗中,人们会自然地睁大瞳孔,但这时如果强光照射过来,就一片煞白,什么也看不见了。在历年的两党竞选中,两党都学会从弱势族群或者道德话题下手,扩大支持面,争取最后的几个百分点。因此,妇女、黑人、移民、同性恋、堕胎、拥枪等经常成为决定大选成败的议题,但对大多数更加重要的就业、收入、教育等反而回避了。这些是事关民生的关键议题,但也是老大难议题,在体制派的架构下长期难以解决。比如说,不管就业率是涨是跌,制造业就业持续而且不可逆地下降,这使得高质量就业越来越少,大部分就业集中在低收入、低稳定的服务业。过去高中毕业就可以找到收入不错的流水线或者化工厂操作工工作,谈不上蓝领贵族,但至少是货真价实的中产阶级。现在社区学院毕业都难找到手艺性、专业性的学徒工作,大批并无一技之长的大学毕业生(北美社区学院、大学里文艺、商业(本科,不是MBA)和一般学科的入学数量大大超过理工科)更是嗷嗷待哺,教育贷款的重压可能成为终身负担。就业,个人发展前景,这些才是选民最关心的。移民成为关注点,是因为移民间接影响就业和个人发展前景。

 

体制派和希拉里自以为聪明,继续抓着拿手的妇女、黑人、穆斯林、移民等传统竞选议题,敲打竞选对手,而特朗普恰好在这些议题上像干柴一样,被希拉里一点火就燃烧,高度政治不正确的惊人之语像夏天的加勒比海飓风一样,接踵而至。一时间,在资本精英、政治精英、知识精英、舆论精英的一致欢呼中,希拉里走对了每一步棋,就等着把特朗普扫进历史的垃圾堆了。特朗普也做出甘当烈士的架势,不惜与共和党高层开撕,似乎在为竞选失败留退路,都是共和党高层在拆台

 

不管是出于哗众取宠,还是出于信念,特朗普在2016年的大选中成为低收入、低教育、政治上保守的白人的代言人。这些人尽管是大多数,但确实是沉默、弱势的。几十年来,在进步主义的旗号下,他们成为被教训、受改造的族群,成为各种政治正确的牺牲品,更在经济全球化的大潮中被甩下了列车。多年来,他们凭感觉不断发出这个国家要完蛋的呼号,但他们缺乏足够的专业知识和话语权,说不明白为什么这样下去美国要完蛋,也因此被贬谪为卢瑟的悲鸣。多年前的电影《美国大美人》中那个前海军陆战队成员、男孩的父亲就代表了这样的人,他的口头禅就是这个国家正在直接掉进地狱。另一方面,知识精英和舆论精英中不乏注意到这样苗头的人,他们在小心翼翼地不逾越政治正确的规矩后点出问题,但满足于众里皆昏我独清的道德优越感,最终回到浑浑噩噩,逃避现实之中,就像《美国大美人》里那个瘾君子儿子一样。美国是一个民主国家,有言论自由,有竞选制度,除了一些很松泛的条件,在理论上每一个美国公民都可能成为美国总统。但美国也是精英主导的国家,资本精英、政治精英、知识精英、舆论精英组成美国的贵族和皇族。美国是否处在相对衰落之中,这在精英中还在争论,但对于沉默、弱势的大多数来说,早就不是问题。他们没有理论,他们有的是感觉。他们祈望深层改革,但精英并不认为美国存在根本问题,只要在政策上做技术性调整就够了,正如希拉里在回击特朗普时骄傲地说道:美国一直就是伟大的。美国列车在盲目自信中继续在老路上疾行,直到出了特朗普这样一个异数。

 

特朗普倾听到沉默弱势大众的呼声了吗?未必。他一个含着银匙长大的纨绔子弟,在铜臭里摸爬滚打出亿万财富,他知道什么普通人们的疾苦?他是一个哗众取宠的家伙,也是一个没有廉耻的家伙;他没有政治理念,也没有学究式的研究和思考;但他有出色的直觉,而且他的直觉得到普通人们的呼应,或者说他的直觉反应了普通人的感觉。正因为他与体制派无关,既不受体制派思维定势的影响,也不受体制派的组织约束,他甚至并不认真竞选,只是要狂刷知名度。正是因为无欲则刚,他可以不顾政治正确,信口开河。也正因为他的反体制派的姿态,和肆无忌惮地说出普通人们的心声,使他得到广泛支持,最终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当选美国总统。有人看法,这甚至超出了他自己的估计。媒体和民调集体出错,而且错得离谱,特朗普团队并没有比媒体和民调更靠谱的数据,后者更高明的统计预测方法。

 

另一方面,希拉里败选有很多原因,但把注意力集中在关键少数的传统竞选策略彻底忽略了沉默的大多数被压抑在喉咙里的呼声,应该是最大的原因。女权当然是一个问题,但女总统对于女权只有象征性的意义,奥巴马作为黑人总统,在任内对推动黑人问题的解决说得最客气的也就是乏善可陈,希拉里上台,妇女权益就自动改善了?希拉里竞选总部在大选之夜特意选在具有玻璃天花板的纽约加维茨中心举行预期中的胜利集会,不知道主办当局是否真打算要是希拉里当选就把屋顶砸碎。希拉里团队是不担心损害财物的赔偿问题的,主要她当选,她背后的金主重造一个加维茨中心都是小事一桩,但晚会在难堪的静默中悄悄收场了,希拉里没有像惯例一样当场承认失败,而是要拖到第二天上午,还是在一拖再拖之后才姗姗来迟,对公众发表迟到的失败演讲。这也难怪,她或许根本就没有准备失败演讲的讲稿,《新闻周刊》已经把希拉里总统特辑印发了,在最后一秒钟才收回,但依然有一些流入eBay,估计会成为收藏品。这一次特朗普乖巧地没有高举宣布希拉里当选的杂志调侃,就像当年杜鲁门笑嘻嘻地高举宣布杜威当选的《芝加哥每日箴言报》一样。希拉里在败选演说中,还用玻璃天花板说事,试图制造虽败犹荣的印象,但下一届民主党候选人怕是不想再走进这一条河里了。

 

希拉里抨击特朗普的反移民立场,但什么党都不能赞同非法移民,希拉里的亲移民说辞并不能自动获得移民族群的选票。移民(尤其是合法移民)族群有两重性,一方面天然认同放松移民的政治主张,另一方面反对对非法移民的放任,甚至不乏暗藏的末班车心态,并不乐见无限制移民对自己既得利益的危害,尤其是把自己部分当作主人公、已经部分融入主流社会、在职业上比较成功的移民群体。扶住弱势群体是人类的本能,扶助的最终目的是帮助弱者走向自强。对待弱势群体,民主党的进步主义可以简单化为保护弱者才能使弱者达到自强,共和党的保守主义则可以简单化为展示自强才有资格得到保护。这两种理念都有自己的位置,但走得太远就是走得太远,奥巴马的8年在很大程度上强化了这种走得太远的印象,各种AAAffirmative Action)实质性地损害了尊崇meritocracy(应该译成唯能力论?唯才主义?)的族群,华人(尤其是来自大陆的华人)在很大程度上恰恰属于这样的群体,难怪特朗普得到大陆华人的支持率意外地高。

 

堕胎、LGBTQ(女同、男同、双性恋、变性、跨性别认同的总称)、候选人个人操守这些在过去竞选中引起巨大争议的话题,在这次竞选中并不抢头条,这实际上应该引起希拉里团队的警觉,但他们如此沉醉于垂手即得的胜利,对于自己决定性地脱离地气的基本现实视而不见。

 

特朗普当选后,美国各地爆发激烈的大规模抗议,甚至有超过300万人签名的公开信,要求选举人不按选区结果投票,而按照普选结果投票,使得希拉里当选。普选决定,还是选举人决定,这是宪政问题。这可以改,但不能事后诸葛亮,因为不合自己胃口就要求改。即使现在改,也应该在改后的下次大选中才生效。精英向以按规矩办事为传统,尽管这规矩是他们定的,这样来自精英的反规矩呼声是史无前例的,是精英绝望的呐喊。2016年的大选凸显了美国精英与草根的割裂,但高教育、高收入阶层对特朗普的不屑和优越感实际上反映了他们对低收入、低教育阶层的不屑和优越感,而不仅仅是对特朗普的个人品质或者见识的反感。希拉里在竞选中,无意中漏出一句特朗普的支持者只是一群deplorables(意为低能弱智,和一般来说不讨喜的人)就是这种心态的真心体现。但沉默和弱势的大多数用手中的选票回敬,让他们明白谁才是大多数。在某种意义上,这是颜色革命或者阿拉伯之春的美国版,尽管颜色革命和阿拉伯之春具有完全不同的背景和过程。

 

美国知识精英和媒体精英对于我们为什么都错了会有汗牛充栋的研究和分析,这是美国自省传统中好的一面,撞了南墙还是知道停下来、想一想的,而不是再撞一次,试试看是不是结果会不一样。最深刻的一课或许来自很简单的事实:美国知识精英和舆论精英太自以为是,太习惯于当老师,不仅对别的国家,也对自己国家的人民,自己把自己绕进去了,真以为自己就是永远正确的了。家里要是有人当过几十年老师,家人一定对于这种朝南位置坐惯了的心态和做派有感受。家人之间有棒喝一声的时候,事情不至于太离谱。这次大选对美国知识界和舆论界是一次棒喝,但是否喝醒,只有时间才能证明。

  评论这张
 
阅读(7307)|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