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晨枫小苑

来的都是客,相逢握握手

 
 
 

日志

 
 
关于我
晨枫  

西西河水浪打浪,一浪打到网易上。我本是喜欢纸上谈兵的一介草民,在西西河那边开了一个小铺子,这是海外华人的一个精神家园。我是一个一坐下来就不动窝的懒人,但架不住友人的邀请,到网易也开了一个茶摊。阿庆嫂是怎么说来着:来的都是客。希望您能喜欢我这小号。来来来,先握一个手! 当然,主有主规,客有客道。请勿随地吐痰,喧哗扰众,或者乱贴小广告。不欢迎指桑骂槐,更不准恶语伤人。

网易考拉推荐

太阳照常升起(下)   

2016-11-16 09:14:25|  分类: 谈古论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特朗普在竞选中,多次提到中国:

?        中国夺走了美国人的工作机会
?        中国操纵人民币汇率
?        中国对美国关闭市场,而美国对中国开放市场
?        要对中国进口商品征收45%的重税

特朗普摆出要和中国大打贸易战的架势。有意思的是,他基本上没有提到南海、钓鱼岛、台湾、西藏、新疆、人权、言论自由等老生常谈的敲打中国的话题。不过特朗普未必简单到与中国大打贸易战,更未必在南海、钓鱼岛、台湾、西藏、新疆、人权、言论自由上“放中国一马”。他的商人本性决定了他把所有事情都看成生意,而没有“原则问题”的负担。

他任命莱恩斯·普利巴斯为白宫办公厅主任,而斯蒂芬·巴农为首席战略顾问,很说明他的执政风格。普利巴斯是共和党全国委员会主席,是如假包换的“圈内人”,政治上稳妥,熟谙华盛顿的显规则、潜规则,与众议院议长保罗·瑞安的私交很好,与整个共和党上层都配合圆熟。巴农则是如假包换的“圈外人”,政治上极右,挑战定制,言行出格,甚至被很多民权组织和自由派媒体指控为白人至上主义者。传统上,白宫办公厅主任是总统的贴身亲信,也是总统与部会协调的关键人物。理论上,他是总统的“门神”,任何人要见总统都要通过他,但首席战略顾问例外。事实上,这个首席战略顾问是一个新位置,以前有过“高级顾问”这样的临时位置,这个首席战略顾问可能也是这样的临时位置。总统有权根据需要建立这样的临时位置,不过首席战略顾问的任务和定位并不清楚,只知道会对特朗普的政策走向有决定性作用。这样的安排不合常理,但自有道理。特朗普需要巴农在战略决策上的辅佐,也需要普利巴斯在可执行性上把关,左手务虚,右手务实,左手漫天要价,右手坐地还钱,最后形成反应政策取向但又可操作的决策。据说他在运作他自己的商业帝国时也是这样,不是组织团结一致的团队,而是对立互补的团队,他做仲裁。这是与常规完全不同的做法,但似乎有他的道理。

如此看来,他会在对华政治、经济各方面推动貌似矛盾的做法,而且可能高度矛盾,而不只是微妙的不协调。另一方面,特朗普在美墨边境围墙、希拉里问题特别检察官等竞选时高调提出的事情淡化处理,但对遣返非法移民坚定铁腕,也显示了他不到处出击,而是择地而战、战则必胜的做派。他不打没把握的仗,但是看准的,一口咬下去,绝不放松。

特朗普的当务之急是启动基础设施建设,不光更新基础设施,还拉动就业,为进一步发展打好基础。做到这一点,他就是历史的功臣,其他所有竞选诺言统统跳票都无关紧要了。这也对抑制当前的种族主义回潮有决定性的作用,因为当前的白人种族主义回潮的根源还是在于中下层白人在经济上的失势和对未来的绝望。至于牛鬼蛇神跳出来,这更多的是特朗普带来美国社会震荡的原因。3K党认同特朗普,不等于特朗普认同3K党。奥巴马当选时,也有很多黑人欢呼,包括非良民的黑人,这不说明奥巴马赞同那些非良民行为。特朗普不蠢,他用来煽动选票的话不等于他用来推行政策的主意。看他说话就知道,他说话经常毫无诚意,全是虚假客套,比如他在CBS访谈中说到的克林顿夫妇的电话祝贺,滥用赞美之词。但他很小心,他可以说毫无诚意的废话,但他不直接撒谎,这一点与希拉里不同。作为总统,他的重点已经转入统治管理国家,族群冲突是要管理、要抑制的问题,否则他这个总统就没法做了,问题是如何管控族群冲突。

特朗普的重点不在于用社会政策愈合族群割裂,这是民主党的做法,而且过去几十年里证明,没有效果。特朗普要用经济的实质性复兴把人民拉回正能量的轨道。就个人观察,在白人中下层中间,绝大多数耻于吃福利,他们需要的是有工作机会自己养自己,但全球化剥夺了他们的机会,这是症结所在。美国有移民不是现在开始的,历史上种族主义至少在城市和工业区不严重,主要原因是白人主体安居乐业,就没有被剥夺感。说句政治不正确的话,大部分白人中下层对吃福利的态度与很多美国黑人或者加拿大印第安人完全相反,没有“这是你欠我的,我吃你提供的福利是应该的,只有没吃够的问题”的心态。特朗普要证明他的执政合法性,首先要提供大量低门槛的工作机会,这将来自大规模基础建设。特朗普已经宣称要投入5500亿美元,用于反省美国的基础设施,包括公路、铁路、桥梁、机场、港口、电力、电信、供水、供气甚至学校、公园等公用设施。

特朗普要大搞基础建设,拉动低门槛的就业,这是罗斯福的做法,是民主党的老把戏,但民主党自己已经忘记了。这可以拉动经济,更重要的是滚动发展,从低门槛就业作为垫脚石,为以后转入中门槛就业做过渡,形成良性循环,但后一步不知道能不能成,而且是以后的事了。但这件事的关键在资金来源,我今天晚上会把《太阳照常升起(下)》贴出来,到时会谈到这个问题,敬请关注。

通过税改使得海外资金回流只能解决一部分,另一部分需要政府与社会资本合作(public private partnership),而不是全部由政府出资。政府实在也是实在无资可出。这里就有中国的事了。

基础建设本来就是中国的长项,中国还在世界上到处投资,搞基础建设,何不拉到美国来搞呢?这不仅是相对争议较少而高可见度的中国投资,或者说美国还相对容易“咽下”的中国投资,还直接拉动美国就业,对美国和中国是双赢。没错,中国对美国的任何投资都会有争议,但从修路造桥开始,政治和心理门槛要低得多,以后扩大到机场、港口和其他公用设施,就比较容易了,甚至可能进入电网、通信、供水等。中国已经习惯了高速发展和激烈改变,但美国不是这样,还是要一步一步来,才可能扭转人们的猜疑和成见,所以需要时间。当然,中国不是做雷锋,投资是需要回报的。中国投资可以某种专用债券形式(而不是一般性的直接填补美国政府开支赤字的国债),或者其他更加合适的形式,甚至通过世界银行,如果不是亚投行的话。当然,还有其他国家的主权基金和各种私人资本,也是拉拢的对象。在世界上流动性泛滥而缺乏合适、安全投资机会的时候,由美国政府担保的基础建设未必不是一个好去处。可能正是预见到这一点,加拿大政府正在邀请各国主权基金和私人资本,到加拿大参加基础建设,以免都被美国拉了去。

在这样的基础设施大建设中,中国的钢铁、水泥和施工服务出口也会较少争议,毕竟需求太大,美国根本没有这样的产能。更重要的是,美国的大规模基础建设会逼迫欧洲甚至日本也有所行动,中国还有望得益于溢出效应。

但特朗普是商人(已经多次提到这一点,因为这决定了他的执政特点),他的Make America Great Again的核心在于提振美国经济,他必定在美中贸易上为美国争取更多利益。对所有中国进口征收45%的重税只能是空话。大量中国进口最终流入中低端市场,其主要消费者这是特朗普支持者中的铁票。这些商品与美国制造没有重叠,很多在国际上都没有替代制造国(有的话,很多已经转移了,比如越南、孟加拉的服装、鞋帽),又属于基本生活用品,征收重税既不降低进口量,也不产生美国就业,只是中低端消费者的钱流入税务局,而高端消费者根本不受影响,政治上绝对得不偿失。

特朗普也叫嚣要锁定中国为汇率操纵国,这不是总统说了算的,而是财政部的技术决定。美国财政部要操纵这个技术决定,早就可以做了,而且早就有足够的动力,不必等到现在。但事实上,中国不仅没有人为操纵汇率,使得人民币人为走低,还在动用巨额外汇稳定人民币汇率,对冲市场对人民币走低的压力,否则人民币汇率早就进一步跌落了。另一方面,总统对部门技术决定没有直接指令权,否则奥巴马早把FBI对希拉里电邮门的调查给否决了。说道最后,即使锁定中国操纵汇率,美国法律也只规定财政部必须与相关国家对话,纠正人为操纵汇率,这事美国财政部与中国交涉好多年了,锁定不锁定没有区别。以此征收45%关税没有法律依据,也将重创美国经济和社会,更何况中国有种种反制措施,进一步增加这种愚蠢政策的自我创伤。

美国贸易平衡的出路在于增加对中国的出口。事实上,人们常关注美国对中国的高技术出口限制,这方面出于美国的战略考虑,依然会困难重重,但美国有很多其他实体和虚拟产品,期待进入中国市场,很多农业(包括林业、渔业)产品可供出口,甚至轻工产品,包括以林木为原料的纸类产品,但难以进入中国市场。还有房地产、物业市场和对美国至关重要的金融产品出口,包括银行、保险、理财。还有公司并购,美国并不缺钱,缺的是能赚钱的投资机会。美中正在制定双方投资的负面清单,具体内容尚不清楚,但特朗普肯定会在所有可能的领域强力压中国开放市场。加强对中国的出口而不是削减从中国的进口,这可能是近期美中贸易摩擦的重点。但回到在商言商的商人本性,斗的目的是利,斗而不破才可能赢利,破了就无利可图了。

在政治和安全态势上,则可能是完全另一个局面。如果特朗普的美国从世界警察的角色退出,破还是不破就是完全不同的意义了。对于警察来说,维持秩序是第一要务,回归原有秩序是不破的基本要素。但不做警察了,做围观群众,甚至是放一把火就跑的破坏分子,回归原有秩序就不重要了,甚至是要破除的对象。如果美国“在道义上”支持各种反华势力,但在实力上明确不承担兜底的责任,这就可以点起好多火,而坐视天下大乱,对相关国家造成互相牵制,为美国东山再起赢得时间。“美国优先”不是对干涉主义闭门思过,而是根据时势而做的阶段性调整。毕竟特朗普的口号是Make America Great Again,也就是说,现在美国不够伟大,很多事情要等到再次伟大之后才是会再做的。

具体来说,美中安全对抗中有台湾、日本、南海、西藏、新疆等问题。西藏、新疆在无可辩驳的中国控制之下,在现有国际法框架下,难有太大的动作。钓鱼岛问题上,特朗普一方面可以承认争议的存在,但支持美国对钓鱼岛的立场,也就是说,不再沿用模糊不清的“美国对钓鱼岛的归属不持特定立场”,另一方面以争议存在而把钓鱼岛划出美日安保条约范围,这样就在中日之间丢一个大爆竹,让中日互耗,而美国坐收渔利。在台湾问题上也可以这么做,一方面“支持台湾人民的独立自决诉求”,包括在各种国际组织中的成员地位,另一方面明确撤销对保卫台湾的任何承诺,让大陆和台湾互耗,还就此丢掉了烫手的山芋。这些只是猜想,并不见得会成为现实,但特朗普是尼克松以来美国对华政策最大的不定因素,中国应该有所准备。特朗普的宗旨是“美国优先”,在钓鱼岛和台湾问题上,美国最不希望发生的就是被动卷入与中国的武装冲突,而安倍与蔡英文之流打的就是狐假虎威的算盘,试图把美国拉下水。

杜特尔特之后,南海比较难办。越南、马来西亚纷纷离开美国的亚太轴心轨道。离开菲律宾、越南的公开邀请,美国在南海的强势存在越来越成为花钱还不赚吆喝的买卖,成为主动而且无谓的挑衅,除了挣一点“航行自由”的口舌之快,没有任何实际作用。美国放弃TPP对东南亚脚踏两头船的企图也是沉重打击,新加坡这样试图拉美国平衡中国的四两拨千斤面临四两被千斤碾压的危险。另外,在美国方面,《南华早报》在特朗普当选两天后的11月10日,发表特朗普团队安全事务高级顾问詹姆斯·伍尔西的文章,题目就是Under Donald Trump, the US will accept China’s rise – as long as it doesn’t challenge the status quo,大意为“在特朗普时代,如果中国不挑战现状,美国将接受中国崛起”。在文章里,伍尔西说了很多美国依然是世界上最强大国家之类的废话,但没有过多拓展标题主题,只是说道:

I can therefore see the emergence of a grand bargain in which the US accepts China’s political and social structure and commits not to disrupt it in any way in exchange for China’s commitment not to challenge the status quo in Asia. It may not be a spoken agreement but a tacit understanding that guides the relations in the years to come.大意为:“因此我认为(在美国和中国之间)可能出现一个大交易:美国接受中国的政治、社会结构,而且不试图破坏,以换取中国不挑战亚洲的现状。这可能不会成为明确协定,而只是指导双方未来几年双边关系的默契。”

伍尔西在卡特时代任海军部副部长,在克林顿时代任中央情报局局长,在特朗普竞选期间是他的国家安全事务高级顾问。海军是美国三军中最具全球眼光的军种,中央情报局自然以了解天下为己任,因此伍尔西的话并非空穴来风,特意在香港的《南华早报》而不是美国报章上发表,期望的听众也十分明显。但这样的grand bargain缺乏澄清的话,留出太多的解释空间,比如什么才算现状,什么才算中国的政治与社会结构?如果伍尔西指中共统治的话,现在早就过了美国接受还是不接受的阶段;如果这指中国主权和版图,那包括台湾吗?如果这指势力划分的话,接受中国势力范围本身就是“改变现状”。另外,特朗普的国家安全团队还没有建立,国务卿、国防部长、国家安全顾问等要职还没有确定,伍尔西的话在多大程度上代表特朗普和他的国家安全团队还是一个疑问。但从特朗普的“承认合理利益、避免无谓挑衅”的基本思路来看,似乎有一定的可靠性,也与特朗普离开“美国主导下的世界秩序”思路(即所谓Pax Americana)一致。战后美国太习惯于赢者通吃,而美国长期自认为是当然的赢者,只是在与中国的交往中,常常有无法通吃的痛苦。抛弃Pax Americana有助于避免进一步纠结,但中国依然要做好美国与中国的安全对抗从显性、直接转化为隐形、间接的准备。

特朗普的影响还包括中国周边国家。在东亚,韩国朴槿惠在民意高企后,与中国走得很近,然后突然遇到闺蜜门的丑闻,现在有被架空甚至被迫下台的迹象,难说没有亲美反华势力的影子。特朗普上台是否会对韩国的这一政治动态有影响,现在还看不出来。但日本肯定是慌了手脚。特朗普不至于抛弃美日安保条约,但也未必会支持日本在现框架下在钓鱼岛“闹事”,把美国拉下水。在南海也可能要日本“单打”了,而日本根本没有与中国“单打”的本钱。安倍不顾国内反对,快速通过TPP,本来是想给奥巴马加一把火,没料想奥巴马也撒手了,难不成由日本单独推动TPP?没有中国的TPP已经先天不足,连美国也没有了,还要TPP干什么?但日本不推动TPP,还加入中国主导的RCEP不成?特朗普团队已经有人在暗示,美国不参加亚投行是一个错误,要是美国有一天也参加亚投行了,日本怎么办?在经济上,特朗普对中国是难缠的对手,对日本更加如此。日本经济与美国的重合度更大,日本也更“好欺负”,即使把政策作为生意,日本也是第一个要压榨的对象。特朗普喜欢说“美国有牌”,美国对日本的牌可比对中国多多了,那指望靠增加出口拉动经济的安倍经济学怎么办?

特朗普当选还给民主党内带来深层地震,传统的铁锈带蓝领铁票仓集体倒向特朗普(而不是共和党),连传统的民主党铁票华裔也大批转向支持特朗普。奥巴马在最后的时刻为希拉里强力助选,难说是不是帮了倒忙。由于公众对特朗普和希拉里的厌恶(这是美国历史上少有的对两党候选人同时反对多于支持的时候),奥巴马的声望在最后时刻反而飙升,但把这误以为真是人们对奥巴马政绩的认可,就图样图森破了。奥巴马的频频露面助选不仅引起人们对奥巴马医保争议的回忆,还凸显了这无所作为的8年,甚至激起是否有为米雪儿参政而作交易的猜疑。特朗普或许煽动起族群分裂的邪火,但干柴是奥巴马堆积起来的,至少是最上面、最丰厚的一层。奥巴马倒不见得故意堆起干柴,但无所作为在不进则退的现实世界里,实际起到的就是加深美国社会经济困境的作用。即使从选举政治层面来说,民主党也需要深层改革,发生党内分裂都不是不可能,比如桑德斯及其追随者分裂出去,形成新的党派,好比茶党相对于共和党一样。这对传统民主党是致命的,因为桑德斯的主张深得年轻知识分子阶层的支持,而他们是希拉里支持者(尽管是不情愿的,只是对特朗普的憎恨和桑德斯的退选把他们团结到希拉里的旗下)中很大一部分,也是最有活力的部分。另一方面,民主党内缺乏有力的领导人,米雪尔·奥巴马可能步希拉里后尘,她除了希拉里的妇女牌外,还有黑人牌,但由此带来的民主党党内政治家族化的危险及其引起的抵制不可低估。

特朗普可能带来美国政治、经济和社会全新的一页。太阳照常升起,但这是新的一天。
  评论这张
 
阅读(9264)|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