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晨枫小苑

来的都是客,相逢握握手

 
 
 

日志

 
 
关于我
晨枫  

西西河水浪打浪,一浪打到网易上。我本是喜欢纸上谈兵的一介草民,在西西河那边开了一个小铺子,这是海外华人的一个精神家园。我是一个一坐下来就不动窝的懒人,但架不住友人的邀请,到网易也开了一个茶摊。阿庆嫂是怎么说来着:来的都是客。希望您能喜欢我这小号。来来来,先握一个手! 当然,主有主规,客有客道。请勿随地吐痰,喧哗扰众,或者乱贴小广告。不欢迎指桑骂槐,更不准恶语伤人。

网易考拉推荐

美国对华战略思维的误区   

2016-11-20 02:01:52|  分类: 谈古论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美国军政要员动辄抬出俄罗斯、中国、伊朗、朝鲜作为美国的安全威胁。伊朗、朝鲜从来对美国的生存构不成威胁,顶多妨碍美国在相关地区的利益。俄罗斯在苏联时代是有能力威胁美国生存的,但现在无心也无力了,俄罗斯现在的所作所为都是在尽力把美国挡在门外,保卫自己残存的利益。真正谈得上威胁美国的只有中国,恰恰中国奉行和平崛起,不管在口头上还是行动上都没有任何举动危及美国的生存。但中国崛起不可阻挡,有可能在未来十年里在经济总量上超过美国,政治影响与军事实力都将相应赶上,实质性地改变美国主导的世界秩序。即使中国继续保持军费占2%的GDP的水平,也将在不久的将来在很大程度上赶上美国的军力。美国以对手的实力来判断威胁,而不是对手的意图,因此中国不想成为美国的威胁都难了。另一方面,美国也深知不宜把中国逼成殊死敌人,把中国威胁唱成“自我实现的预言”,因此在官方言论上小心翼翼,至少不直接把中国作为头号敌人。但这不妨碍美国战略思想界和军界的积极研究和切实准备。美军实力在2020年前将60%部署在亚太,这是美国已经宣布的战略决策。美国军内外各种研究机构也在各个层次上研究美中战争问题,其中兰德公司的历年报告显示了美国对华战略思维的轨迹,也显示了典型的误区。

美国最大的误区在于:美国对华战略思维是基于利益的计算,而不是基于生存。因此,在美国的各种分析里,战争会为了利益而发动,但在损失达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就应该叫停,因为再打下去,就得不偿失了。没有例外的是,在各种计算中,中国总是损失更大的一方,因此中国在什么情况下才必须叫停就成了挠头的问题。更挠头的是,随着美中实力差距的缩小,美中损失的差距也在缩小,使得美国的战略计算更加复杂化。

在各种美中战争的想定中,起因基本上都是美国利益在中国周边遭到中国挑战,或者是南海那样的美国为维护“公益”而战,或者是台湾那样美国为保卫盟友二战,唯独从来不是美国为保卫本土而战,因为中国主动攻击美国本土的情况不存在。在这里,美国思维最大的误区在于:美国在为利益而战,不管这利益有多实多虚,但中国是在为生存而战。这决定了中国对于战争胜败的判断完全不同于美国的利益计算,因为是否达到战争的目的关系到民族存亡。在很长一段时间里,美国军力依然比中国更加强大,中国不能指望在美中战争中轻易取得胜利,中国准备承受比美国更大的损失,正因为如此,中国绝不会轻启战端,但也不会无原则避让,战则必胜。

在更高的层次上,美国继承了西方对战争与和平的理念,中国则是东方理念的代表。简单化地来说,中国式思维好比农业思维,故土至上,以守成、耕耘为主,强调可持续发展,邻里关系力求睦邻,退而求其次则至少自保。西方思维则具有渔猎思维的特征,不把自己绑在某一片土地上,而是跟着资源跑,不惜掠夺式开采,也因此需要不断开发新的渔猎资源,至于邻里,只有实力相当的才谈得上是邻里,否则只是无主土地。因此,中国人造长城,立海禁,苏武牧羊的时候没有自立为王,郑和下西洋也没有插旗封疆的想法,没有“普天之下皆为王土”,而是与当地人交换礼物。但西方人远洋世界各地,第一个想到的事情是插旗割地,哪里都是无主土地,原来土地上的土著是不算“主”的。犹太复国主义力量在2000年后回到巴勒斯坦的时候,看到的是a land without people for a people without land,全然漠视已经在这里居住千百年的阿拉伯人。

在这种思维差异主导下,战争在西方是解决争端的第一选择,就好像外科手术一样干脆彻底,迅捷有效,外交只是战争的成本或者后果太大才不得不启用的手段。但在中国式思维里,战争是保护生存的不得已而为之的最后手段,解决争端的首选永远是外交。这就像中医一样,调理为主,不求急效,但求治本,谨慎动刀,因为每一刀下去,身上都少掉一块,都要留下疤痕,疤痕多了,组织和器官少了,没有病也有病了。

具体到美国对华策略,美国一方面避免在打不赢的地方与中国纠缠,比如在台湾海峡,另一方面在中国的“柔软下腹部”打造长期对抗的态势,比如在南海,试图用“中国打不赢长期战争”恐吓中国,制造中国的战略困局。

因此,美国试图用冷战战略,通过持续不断的压力,迫使中国就范,这是不能得逞的,因为中国追求合作共赢,但冲突不可避免的时候,长期的斗而不破正是中国的基本策略。

中国不怕长期冷战,也不怕长期热战,因为怕也没用。中国国内有很多问题,很多还很严重,但不管反对力量如何赌咒发誓,TG的执政合法性并不存在根本问题。即使在历史上中国政府执政力追弱的时代,日本侵略也没有导致中国崩溃,而是促成了中华民族的团结和自强。谁都不希望战争长期化,但在保卫民族生存的时候,战争需要打多久就只能打多久。至于美国军事打击中国是在帮助中国人们摆脱恶政,这种鬼话相信才是弱智。

在经济上,美中是世界上第一第二大经济。中国经济发展对外贸的人依存度高,但战争时期不是考虑经济发展的时期,生存第一。另外,战争本身也刺激战时经济的发展,美国有二战经历,更应有深切体会。事实上,中国经济还有战时转型的问题,美国都没有这个问题,去制造业化使得战时转型都不可能,难不成把华尔街战时转型?世界大战其实对美国经济的影响更大,金融化的美国经济杠杆化的程度更高,支点正是世界和平。战时欧洲犹太人的经历可以作为比照。他们依然拥有巨大的金融资源,有些人在逃难的时候还带着金银、珠宝、古玩、名画,但这些平时价值连城的东西在逃难路上没有发挥应有的作用,战时是物资至上的年代,拿着既不能吃又不能喝的东西有什么用呢?这和经济动荡时代现金为王的道理是一样的,只是战时的王比现金更退一步。导弹横飞的时候,手持大把苹果、亚马逊的股票有什么用呢?股值涨跌还有意义吗?

美国在打造排除中国在外的TPP,但中国没有闲着,也在打造一带一路。与政治挂帅的TPP相比一带一路在商言商,不介入主权事物,更加符合全球化的初衷,更可能成功。

美国战略界还有一个奇怪的思路:中国粮食自足率不足,长期战争可能带来粮荒。且不说中国粮食自足率是否真的不足,那么多转型为经济作物的农田在必要的时候是可以转型为粮田的,世界上除了美国还有其他产粮国,即使加拿大、澳大利亚甚至阿根廷受到美国压力而停止对中国出售粮食,还有俄罗斯。黑龙江是大粮仓,没有理由一过河救不是了,俄罗斯的问题不是缺乏适合产晾的土地,而是缺乏善耕作的农民,和严重的管理不善。支持中国和美国对耗是绝对符合俄罗斯利益的。

如果把战争划分为两星期到一个月以内的短期、6个月至多不超过一年的中期和几年的长期,战区想定为中国周边,那短期战争和可能在美国调集兵力做出实质性介入之前就结束了,中国远程精确打击火力的增强进一步增加美国有意义介入的难度。但战争延长的中期的话,美国的军力优势得以充分发挥,中国会遇到严重困难。但战争延长到长期的话,中国的定力反而成为优势,而美国为利益而战而非为生存而战的问题都将毕现。美国战略界为美国开出打持久战的思路,美国真做好准备了吗?

美国还有把苏联经验生搬硬套的问题,认定中国的指挥体制高度集中,高度僵化,面对美国的灵活打击,将进退失据,土崩瓦解。解放战争中的各大野战军具有高度完整独立的指挥体系,解放后的大军区制也延续了这一特点,高度集中不是体现在事无巨细的围观指挥,而是在宏观的战略意图层次。中国的指挥体制正在改革,将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进一步适合现代战争的需要。最重要的是,解放军最重要的历史经验就是灵活适应战争实际需要,反对教条主义,要是还抱着第三国际的死板教条,不等五次反围剿就完蛋了。没有理由相信解放军在未来战争中不会继续从实际出发,灵活改进指挥体系。

但是美国的指挥体系倒是有独特的问题。美国的战区司令具有很大的作战指挥权,一旦战争行动开始,对作战烈度和打击目标选择有很大的自主权,出于战术需要而使得战争意外升级的可能性不能忽视。贝尔格莱德中国大使馆被炸一案始终没有令人信服的解释,CIA用错地图的说辞只能令人呵呵。这应该不是白宫的旨意,CIA是情报局,不是作战部,调不动B-2轰炸机的。参联会最多只有总体谋略的职能,也不直接指挥部队或者部署作战。最大的嫌疑是欧洲盟军司令部,这是欧洲美军的战区司令部,韦斯利?克拉克上将可以调动除了核打击外一切军事手段。从战术上讲,这是有道理的。美军条令强调首先打掉指挥通信和情报中心,美国怀疑塞尔维亚总参谋部利用中国大使馆作掩护,最低限度中国大使馆的侦听设置在为塞尔维亚放空力量提供有效预警,因此要拔掉。在危及美国飞行员生命的情况下,外交敏感度就是次要考虑了。当然,这些怀疑都是子虚乌有,轰炸的战术成功(指精确轰炸本身)造成巨大的政治危害,但这是后话了,也不是战区司令要考虑的。但在与中国的战争中,战区司令的灵活度和权限可能成为美国的政治负担,像越南战争那样的微观控制根本不现实,但战争的意外升级的政治代价是美国不愿面对的。战区司令的权限在非战非和的时候还好控制一点, 但白宫已经在要求太平洋美军的哈里斯海军上将管住嘴巴了,可能还有更多的行动控制,只是在台下而人民看不见而已。

不过中国也有朱成虎、罗援这样的现役少将公开发表政策性的言论,这些话不应该由军人来讲,应该有外交部或者国防部来讲,退役的尹卓、张召忠这样的也可以讲。但中国军人在事关国家安全政策的大事上擅作决定的事情确实不大可能,不存在东部战区司令在海监与日本海自碰碰船之后自作主张登陆钓鱼岛这样的问题。

在美国战略界的种种分析中,通常刻意回避登陆中国和与中国打核战争的可能性。即使在最乐观的情况下,美国也不指望登陆中国而且能战而胜之。但排除陆战事实上也排出了军事征服的可能,最多也只能做到某种程度的击溃。击溃是最糟糕的军事胜利,如果这能算胜利的话。这只能是短命的胜利,不彻底的胜利,后患无穷的胜利。

核战争必然是生存之战。在战争对中国是生存之战而对美国只是利益之战的时候,考虑核战争的情况实际上把美国介入的门槛提到不可能的高度。只要不排出美国介入台海和南海的可能性,就不能考虑核战争。但即使美国主观上想限制战争的非核性质,美国不能置中国的指挥通信设施、核常兼备的战役导弹基地等准战略设施于不顾,但贸然打击又冒核升级的危险。这是巨大的两难。

不过中国对美国的战略思维也有误区。中国战略界常以亚太美军实力作为美军实力的依据,美国利益遍及全球,但在高烈度战争中,美国是可以而且会调集一切可能调集的军事力量。美国对付萨达姆就调集了6艘航母和大半战术空军,对付实力远为强大的中国只能更多。

美国也不是不敢打惨烈的大战。如果危及到美国的生存,美国是可以爆发出巨大的战争潜力和耐久力的,美国人民也有足够的坚强和勇敢。珍珠港之所以打醒了美国,是因为这是美国本土,尽管还是海外本土。如果日本偷袭的是圣地亚哥或者旧金山,美国的战争决心更加强大。

中国崛起不可阻挡,美国的相对衰落也在加速。世界秩序的和平转换是美中的共同挑战,认清世界大势,妥善管控冲突,这是关系到世界的战争与和平的大事,不可不察。特朗普当选,提出“美国优先”,这是否成为对美国干涉主义传统的反动,还有待观察。
  评论这张
 
阅读(4141)| 评论(3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