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晨枫小苑

来的都是客,相逢握握手

 
 
 

日志

 
 
关于我
晨枫  

西西河水浪打浪,一浪打到网易上。我本是喜欢纸上谈兵的一介草民,在西西河那边开了一个小铺子,这是海外华人的一个精神家园。我是一个一坐下来就不动窝的懒人,但架不住友人的邀请,到网易也开了一个茶摊。阿庆嫂是怎么说来着:来的都是客。希望您能喜欢我这小号。来来来,先握一个手! 当然,主有主规,客有客道。请勿随地吐痰,喧哗扰众,或者乱贴小广告。不欢迎指桑骂槐,更不准恶语伤人。

网易考拉推荐

历史的回归   

2016-11-23 08:56:17|  分类: 谈古论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89年,美国历史学家弗朗西斯?福山曾经兴奋地以《历史的终结》发表论文,认为苏联的解体意味着自由民主主义和市场资本主义已经彻底战胜。1992年,他把这一思想扩大为《历史的终结与最后的人》一书。四分之一世纪后,加拿大作家詹妮弗?威尔什著书《历史的回归》,指出福山的结论过早了。她不是指出这一事实的第一个人。

如果说苏联是二十世纪最大的社会实验的话,欧盟大概得算第二大了。美国自诩民主自由的灯塔,2016年的美国大选连一向自我感觉良好的美国人也颇有幻灭感,国务卿克里沮丧地说道:“现在我还怎么推广美式民主”。但是实际上欧盟在自由民主主义的路上走得更远。苏联这个实验失败了,欧盟这个实验还不好说是否失败了,但至少在离成功越来越远。

欧洲在过去几百年里,不乏大战。一战、二战号称世界大战,但主要战场都在欧洲。这样算来,七年战争、西班牙继位战争、三十年战争等何尝不是世界大战?

二战之后,戴高乐和阿登纳主持了历史性的德法和解,消除了近代欧洲最大的冲突源。英国由于国力和影响衰退,也自我消除了冲突源。加上苏联军事威胁的外在压力,老欧洲加上美国、加拿大,形成了北约。美国一直希望北约也成为欧洲的政治核心的,但从欧洲煤钢联盟发展而来的欧共体和欧盟才是欧洲的政治领导核心。这一核心以法德为中心,为此英国也暗暗希望北约而不是欧盟才是欧洲的政治领导核心,只是无力改变历史潮流而作罢。

欧盟是超主权的存在,但又是松散的联盟,是所谓的“主权国家的联盟”,成员国在理论上保持完全主权,在行动上“自愿遵守”欧盟法律、法规、政策。作为超主权的存在,欧盟代表欧洲的集体利益。曾几何时,列强主要指欧洲国家,现在单个的欧洲国家颇有“人微言轻”的意思,只有抱团发声才有足够的音量。欧盟是一个政治、社会、经济的共同体,但欧盟是从经济共同体开始的,发展经济、提高生活水平才是其生命力的终极所在。

欧洲的经济活力来自于德国,德国的经济活力来自于贸易。贸易要求开放,保护主义事贸易的大敌。欧盟在冷战后的迅速扩张,东欧和南欧的新成员提供了巨大的需求,加入欧元带来对这些国家并不存在的信用,由于天上掉下来超前的购买力,非欧元新成员也得益于德国和其他老欧洲国家的慷慨贷款,“都是一家人了,贷个款还能有什么问题呢,天塌下来有欧盟顶着”。迅速拉平生活水平差距是体现欧盟理念优越性所必需,欧盟决心在人权、劳工、环保等方面领导西方文明,乃至人类文明。但新成员的消费需求旺盛,偿还能力远远跟不上胃口,很多国家都陷入不同程度的债务危机,只是希腊成了大标题而已。不根本性地提高生产力,赊账太多了,低利贷也累积成高利贷了,就爬不出来了。有节制的消费先行可以拉动经济,但经济的基本面还是要量入为出,否则就把自己绕进去了。把生活水平、劳工环保生硬机械地与基本人权相提并论,更是违背了生产力要与生产关系相符合的基本原则。

欧盟恢复活力,关键在促进贸易。依靠保护主义发展经济是在制造经济社会领域的永动机,欧洲经济要走出泥潭只有靠自由贸易。历史上欧洲的崛起靠的就是自由贸易,尽管经常是用炮舰轰开大门的自由贸易。美国的掠夺性贸易举措受到反对,中国的恶性竞争(至少在欧洲眼里)也敬而远之,从加拿大开始未必不是好的起点。加拿大的贸易体量不大不小,既有足够的流量,又没有被压倒的危险。这是欧盟未来的试金石。经过8年艰苦谈判,加拿大与欧盟之间的自由贸易协定(简称CETA)被比利时瓦洛尼亚地区议会给否决了,98%的贸易免除关税,每年为欧盟带来至少5亿欧元的额外利益,就这么付诸东流了。在全球化遭到反弹的现在,自由贸易常常和人权、法制、价值观什么的连在一起,但加拿大与欧盟在这些方面没有差异。这不得不使得欧盟的信誉和执行力受到严重质疑,连欧盟的核心理念也成了问题。

比利时不大,但民族和文化成分复杂,有荷兰影响的弗兰德斯地区,有法国影响的瓦洛尼亚地区,还有双语的布鲁塞尔。比利时宪法规定,重大事务需要所有地区的同意。欧盟规定则要求重大法案得到所有成员国的批准。因此,380万瓦洛尼亚人民的意志否决了5.08亿欧盟人民加上3800万加拿大人民的意志。在程序上,这是绝对民主的,但这符合民主的本意吗?这不符合民主的本意吗?

作为“主权国家的联盟”,欧盟好像无首之帮。德国、法国的政治领袖只有影响力,但没有决策力和执行力,甚至在很多时候没有踢开欧盟自行其是的权力。欧盟议会的决议常常没有约束力,欧盟委员会主席(相当于欧盟总统)也没有行政权,更像公推的对外代言人、谈判代表。这种松散的政治架构是欧盟这样“主权国家联盟”的必然,但也带来了缺乏执行力和政策一致性的问题。甚至带来表决权问题。

欧盟奉行民主原则,民主就是人民做主的意思,但谁是人民、如何做主就一言难尽了。一般认为,全民一致通过是可遇而不可求的,通常情况下只能要求多数通过,或者简单多数(半数加一),或者绝对多数(三分之二或者更大比例)。容许任何人都有一票否决实际上是对人民作为整体的不尊重,让噪声决定信号,所以即使大民主也实行表决制,而不是全票通过制。

但什么事情都要全名投票还是效率太低,所以通常实行代议制,由人民选出代表,代表参加投票,这就是通常的议会了。但为了平衡不同地区的利益,保护弱势群体,议会通常实行两院制。美国式的参众两院里,参议院代表地区利益,参议员按照各州均匀分配,大州小州的参议员人数是一样的,所以表决权相同;众议院代表人口,众议员人数由州里人口决定,但即使人口少,每个州也至少有一名众议员。英国式上下两院里,上院代表从贵族或者社会名流里产生,下院议员选举产生。加拿大和英国相似,但参议员由总理任命,下院议员选举产生。各国的两院制有所不同,法案需要两院共同通过才能生效,但两院之间也有一定的提案和否决制度,有的还有一定的权限划分,不是所有议案都必需两院通过才能生效。两院制较好地平衡了地区(或者阶层)与人口利益的不一致,不使人口众多地区的诉求“淹没”了人口少数地区,也避免了人口少数地区劫持人口多数地区的利益。

但欧盟的政治架构比较奇怪。欧洲理事会由各国首脑组成,这是欧盟的最高决策机构,负责欧盟大政,相当于欧盟的集体总统。欧盟理事会则由各国指定的部长组成,这是欧盟的上议院。欧洲议会由各国直选产生,以人口为基础分配代表名额,但小国更多一点,均衡各国的代表权。欧洲议会和欧盟理事会一起组成欧盟的立法机构。欧盟委员会则是欧盟的行政机构,相当于欧盟的集体总理。由于强调绝对的集体领导,欧盟没有首长负责制和最后拍板制,只有容许成员国(甚至次级成员地区)一票否决。这不是确保共识,而是推脱政治责任的不负责任之举,也是欧盟缺乏效率和执行力的一大原因。

欧盟出于自由主义政治理念,最大限度强调个人权力和民主自决,在实际运作中容易流于无政府主义,CETA被否决就是一个例子,尽管最后通过幕后政治游走,还是通过了。民主便于人们保卫自己的权益,但也要求人们在保护个人或者小团体权益的同时认同公益、保护和促进公益。不顾公益的极端个人主义不是民主,只是极端自私自利而已。把民主简单看成自私之间的利益交换,这是对民主的庸俗化,无视了民主打造共识(而不仅仅是各方能接受的最小公约数)的主要作用。

在风平浪静的时代,欧盟的扯皮和乌托邦式的自恋只是效率问题,但在世界正在面临重大变局的现在,这可能使得欧洲决定性地落在时代的后面。英国脱欧原因有很多,避免被欧盟这艘破船拉下水是其中的深层原因,移民控制只是导火线。

地区和利益集团的自私自利已经成为欧洲政治中的公害。CETA和英国脱欧上了头条,但意大利的宪法公投还没有得到人们的注意,事实上这可能成为欧洲政治矿井里的金丝雀。

意大利是老牌资本主义国家,但也是老大难资本主义国家。意大利北方(米兰、都灵、威尼斯)经济发达,文化上也接近日耳曼人;南方(从罗马到西西里)更加“传统”,但人多势众。两边的政治诉求和经济担当很不相同。意大利议会也像大多数欧美议会一样,分为参众两院,参议员按地区均匀产生,众议员按人口产生。但意大利宪法规定,参众两院职责相当,所有法案必需得到两院批准才能生效。这原本是出于最大限度民主的理念,但在实际运作中遇到极大困难,参众两院循环扯皮,无休止的辩论和修改使得立法几乎不可能,直接导致意大利政治不稳,政府更迭不断。前任也试图推动过宪法改革,但常常宪法没改,自己已经下台了。伦齐在2008年经济危机后临危受命,众望颇高,上台推动宪法改革,甚至威胁不改革他就辞职了。反对党和大批宪法学者质疑,但挡不住政治现实的必要性,即将在年底举行公投 。

伦齐改革的核心在于打破参众两院的死循环,参议院的权限大大缩小,与众议院的职责不再重叠,除了事关政体、国土、行政划分等大事,参议院只有质询权,不再有立法权。即使在参议院有立法权的议题上,参议院可以否决众议院的提案一次,但众议院否决参议院的否决之后,参议院无权再否决。众议员选举产生,参议员由地方行政首长直接担任,任期到了,自动换人。这似乎违反了三权分立的原则,但在联邦体制下,地方行政首长的权限与联邦议会并不重合,所以没有问题。

伦齐改革的核心在于缩小民主的范围,强化集中。TG早就提出过民主集中制的理念,尽管TG在实践中不总是民主集中制的典范,但民主集中制的理念是正确的。没有集中的泛民主是要出问题的,欧洲的政治实践越来越说明这个问题。

伦齐改革如果通过,不仅对意大利政治有深远影响,对其他欧洲国家乃至欧盟本身都可能产生深远影响。政治碎片化是欧洲政治的大问题,议会中政党群立,谁都无法形成多数,只能在无休止的合纵连横中推动任何政治议题,动态的政治联盟也在不断地形成和瓦解,导致政府不稳定,政策不连贯,高度内耗使得任何政策推动都举步维艰。伦齐改革无法正面解决碎片化问题,但至少抑制了恶斗。但欧盟不仅有政治碎片化的问题,更有碎片利益集团一票否决的问题,造成政治过程的瘫痪。

碎片化是政治上的富贵病。太安逸了,就有钱有闲可以无事生非,大难临头的时候,这些富贵病久自然好了,但治好富贵病的代价是高昂的,因为解药正是去富贵。都说犹太人团结,其实历史上的犹太人是政治碎片化的典范,直到二战的惨痛经历后才团结起来,不过今天的以色列有重新陷入政治碎片化的趋势,但这是题外话了。欧洲需要犹太人这样的浴火重生吗?希望不至于到这个地步。

普京曾经说过:忘却苏联是没有良心,回到苏联则是没有脑子。欧洲的问题反过来:很多乌托邦的空想要放弃,但退回到欧盟之前则是没有脑子了。除非出现像苏联瓦解那样的极端事件,欧盟已经不能走回头路了,别的不说,拆分时以欧盟名义建造的设施和债务如何分割,就是一个大头疼。另外就是欧元,尽管有各国金融主权丧失、财政和货币政策分离的大问题,欧元毕竟有信誉好、跨国流通的好处,反过来,欧盟要是散伙了,欧元也得散伙,各国回到独立货币,可能暴涨暴跌,各国的债务如何计价就成了大问题。现在的欧盟就像虹桥机场的那架东航A320一样,已经超过了临界速度,只有加速拉起,只是不知道飞入的是晴空还是风暴。

欧盟的问题在于是否承认乌托邦理念的破灭,和回到现实主义的路上。欧洲煤钢联盟是很现实的,欧共体还比较现实,但欧盟就是A bridge too far了。

这只是自由民主主义的问题,市场资本主义是另一个问题,而市场资本主义高度发展的结果是经济全球化,当前欧美各国国内的强力反弹凸显了副作用,Brexit和特朗普当选都与此有关,但这是另外一个话题了。

保罗?肯尼迪认为,大国的过度扩张的自然趋势是大国走向衰亡的必经之路,这或许对意识形态也适用。冷战结束使得自由民主主义与市场资本主义失去约束而过度扩张,最终走到今天的困难地步。历史没有终结,历史回归了。
  评论这张
 
阅读(5012)|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