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晨枫小苑

来的都是客,相逢握握手

 
 
 

日志

 
 
关于我
晨枫  

西西河水浪打浪,一浪打到网易上。我本是喜欢纸上谈兵的一介草民,在西西河那边开了一个小铺子,这是海外华人的一个精神家园。我是一个一坐下来就不动窝的懒人,但架不住友人的邀请,到网易也开了一个茶摊。阿庆嫂是怎么说来着:来的都是客。希望您能喜欢我这小号。来来来,先握一个手! 当然,主有主规,客有客道。请勿随地吐痰,喧哗扰众,或者乱贴小广告。不欢迎指桑骂槐,更不准恶语伤人。

网易考拉推荐

特朗普的台湾游戏   

2016-12-14 08:32:52|  分类: 谈古论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特朗普还没有上台,就屡屡口出惊人之语,引来举座惊诧,其中当然包括他在台湾问题上的言行。一开始,还有人认为这只是他口无遮拦的随口一说,个人从一开始就认为这是他的有意为之,现在看来是猜对了。

大选期间的口无遮拦是“可以理解”的。当选后到宣誓前,一般新任当选总统都会谨言慎行,既不对现总统的政策造成干扰,也避免不负责任言行带来的长远后果,毕竟当选总统具有代表美国政府与不代表美国政府之间的灰色特征,说话做事已经要负责任了。但特朗普秉持特立独行的特色,继续信口开河,故作惊人之语,或者是业余和无知的真实体现,或者是在用貌似轻率来刺探对方的真实底线,现在还不好判断究竟是哪种情况。在于中国有关的言行中,最为重大的无疑是与蔡英文通电话和在《福克斯电视》访谈中公然挑战“一个中国”原则,后来用推特进一步自我证实。不管是通过助手顾问,还是亲口,特朗普都明确表示,他完全理解“一个中国”原则。这就使得人们对他的动机和目的产生遐想。

毋庸讳言,美国上下一直存在着亲台势力,美国政府也一直不遗余力地在支持台湾抗拒统一方面“做实事”。对于北京来说,三个公报是中美关系的基础。北京的立场始终明确:世界上只有一个中国,大陆和台湾同属一个中国,中国的主权和领土完整不可分割。《反分裂法》规定,出现台湾独立和分裂永久化危险的时候,北京有责任用武力实现统一。对于华盛顿来说,六项保证和《对台湾关系法》才是台湾政策的基础。美国的立场也不那么明确:世界上只有一个中国,但美国不承认北京对台湾拥有主权,台湾的法律地位实际上是未定的,留待台湾海峡两岸人民和平解决;而在此期间,美国有责任确保台湾有保卫自己的能力,并在台湾受到武力威胁时,在总统与国会协商之后采取适当行动。这个适当行动是否意味着军事干预,从来是一个不予澄清的问题。这也与传统的共同防御条约不同,在共同防御条约框架下,盟国受到军事入侵时,美国自动参战,而不需要总统与国会的协商,因为国会将根据条约义务自动批准。

出于各自的战略需要,中美双方的立场差异造成了美国台湾政策的模糊空间,北京一再抗议,华盛顿一再顾左右而言他,这是过去40年的政治惯例。特朗普的立场如果正式化,成为美国的官方政策,将造成取消模糊空间的结果,对台海态势造成深远影响。事实上,即使特朗普宣誓就职后不再高调挑战“一个中国”原则,基尼已经出瓶,华盛顿的模糊空间也将极大压缩。

特朗普与蔡英文的电话在技术上可能使菜英文拨打的,但特朗普团队的推动肯定是主要因素,所谓蔡英文打电话来所以特朗普就接了,这是无聊的托辞。蔡英文在电话后宣称,这只是一个电话,不是改变台海现状。现在还难说这是陈水扁推动改变现状遭到痛打的后遗症,还是奥巴马政府关照“在我交班之前不得改变现状”的结果。蔡英文既需要美国的强力支持,也需要避免招徕北京的泰山压顶一样的压力。她很清楚,马英九落选、她当选,不是因为台湾人民给了她独的权力,而是因为台湾经济太烂。不管从不能独、还是拉动经济出发,蔡英文都不能过度招惹北京。但蔡英文也未必预料到特朗普接电话的真实算盘,根本就不是从台湾福祉出发,只是把台湾当作可以轻易丢弃的筹码。

特朗普展现出政策主张的生意化和娱乐化的强烈倾向。贸易本来就是生意问题,就是在互利共赢的基础上双方自愿达成的协议;挑战政治正确有可观的娱乐价值,不仅制造话题,还不需有深思熟虑的背景考虑和政策可执行性的问题,这只是挑战,不是政策,说过算数。这或许是特朗普在宣誓就职前放这些刺激性气球的原因,反正这不是正式政策,到时候可以否认的,尽管绝大部分当选总统都不会这么轻率。如果北京对这些并未成为正式政策的说法一触即跳,不仅确实暴露底牌,容易丢失主动权,而且很容易被奥巴马政府挡回去:“美国政府坚持一个中国政策”。这样看来,低调反应还是对的,要反应也要在1月20日后。事实上,北京的意外低调反应没有按照特朗普安排的牌局出牌,或许使得特朗普反而应对失据,迫使他主动抬高调门,试图刺激北京暴露底牌,在此过程中反而露出底牌。当然,这些出格言行是可能成为正式政策,这真是威力所在。对此,北京必须有所准备。

到现在为止,特朗普最大的底牌就是要用台湾问题换取北京在贸易等问题上的让步,或许还包括朝鲜核问题。

朝鲜核武装化不符合中国利益,北京对此一贯是反对的。但北京对朝鲜的影响是有限的,朝鲜崩溃也不符合中国利益。因此,北京在朝鲜问题上的活动余地有限。美国尽可以施压,但北京不会有方向性的改变,除非半岛局势出现重大变化,迫使北京修正政策方向。

贸易问题一直是美中关系的大头。美中贸易不平衡不是中国诡计导致的,也不是中国倾销导致的。中国没有那么大的能量,能够主导美国的贸易导向。中国在对外贸易中获得巨大利益,正是因为外销价格高于国内市场,这本身就说明了倾销的指控是不成立的。倾销不是销售规模大小,而是以比成本更低的价格不正常打压竞争对手。欧美在倾销定义上有意混淆,把价廉物美导致的销售量说成倾销,这是站不住脚的。中国正在通过WTO要求纠正替代国问题,除了这样的台面上的手段,还有很多台面下的手段。要玩黑的,只能以黑的对玩。

但台湾问题是主权问题,根本不存在生意式的谈判余地,特朗普未必不清楚,但依然要玩这张牌,为什么?不错,特朗普周围有一批共和党鹰派,早就想“收拾”北京了,台湾是他们热衷的下手点。不管是从意识形态出发,还是从地缘政治出发,他们都希望美国政府坚定不移地支持台湾,鼓动对台湾关系正常化,支持台湾成为独立国家,给予台湾外交承认,缔结军事同盟。这倒不见得是为了像他们所说的保卫台湾民主,因为他们和他们的前辈在台湾还没有民主化的时候就是这样的。但他们几乎不可能建议特朗普用台湾作为逼迫北京在贸易上让步的棋子,支持台湾、保卫台湾,这是他们的道义底线,台湾对他们是不可放弃的。但特朗普坦然地把台湾作为棋子,可见这些鹰派对特朗普的真实影响。这不奇怪,这些鹰派其实也是美国政治精英中的一支,只是非主流的一支。特朗普是反精英的,特朗普另有打算。

对于在台湾问题上玩火,美国有两派意见,一派是这将把美国拉入不情愿的战争,另一派则认为美国的决心足以威慑北京,实际上只有这样才不至于发生战争。但要是换一个角度:要是特朗普从来就没有打算为台湾出兵,那也不会把美国拉入战争。

台湾对美国重要也好,不重要也好,在军事上,台湾已经没有在与大陆的武装冲突中坚守的可能。台湾历届国防部长对开战后能守多久说法不一,短的三天,长的一个月,但一个月是把在山里打游击也算上的。一般认为,台湾在军事上坚守的时间不超过两星期,这实际上可能都是慷慨的。事实上,在解放军碾压性的优势之下,台湾不管在海上还是空中,从数量到质量全面处于劣势。在陆上就不用多说了,打到这份上,台湾防御已经出的气比进的气多,如果还没有彻底断气的话。台湾在军事上已经不可防守,继续纠结于协防台湾已经没有意义,尤其在大陆把台湾作为主权完整和国家安全的核心问题的情况下。如果特朗普逼迫北京做出不可能的让步,北京只有翻桌子,结果只能是在美国和台独最不愿意看到的情况下的武装统一。

但要是能诈北京一下,用台湾诈出北京对于贸易的让步,那就无本万利了。特朗普在大选中提到中国很多,但基本上都是和贸易有关,比如人民币汇率、中国商品关税等,绝少提到老生常谈的人权、南海问题,台湾更是没有提到过。但大嘴一开容易,要拿出可运作的谈判立场就难了。由于美元走强,人民币汇率滑落,中国经济增速放慢进一步加大人民币下行压力,中国已经在动用巨量外汇稳定汇率,但事实是,人民币只对美元显著滑落,对其他主要汇率并无这样的滑落,指责中国认为操纵人民币汇率没有道理。

对中国商品征收45%的关税更加不可行。征收高额关税的目的是保护美国产业,但中国商品与美国产业很少重合,而中国商品大多集中在事关国计民生的主流大宗商品,征收高额关税既不能保护美国就业,也立刻对把特朗普送进白宫的美国中下层人民的生活负担急剧加重。他们把特朗普送入白宫,是为了提高而不是降低生活水平。中国也有反制措施,大量美国公司在不同程度上依赖中国市场,通用汽车的1/3产量由中国市场吸收,中国市场提供20%的利润;Caterpillar工程机械20%的市场在亚洲,中国是大头,但不仅仅是中国;沃尔玛在中国开设了432家门店,还在继续增加;星巴克在中国有2500家门店,预计中国市场将很快超过美国。这还不算波音、苹果等在中国有重大利益的公司。打贸易战的话,美国损害的是中国中低收入行业,中国捏住的可是美国高收入行业。特朗普的任务是复兴低门槛就业,但不是以高收入就业为代价的。

特朗普有意把中低档制造业拉回美国,苹果手机、Carrier暖通都属于这一层次。苹果手机是很好的例子。苹果手机的人工据估计在中国是4000人民币/月水平,转移到日本需要至少16000人民币/月,而美国制造业不大可能低于20美元/小时,也就是3500美元/月的水平,再低就是零售业的水平,勉强高于最低工资,失去再工业化的意义了,汽车行业的工会工人在2008年危机前可达36美元/小时,那就更高了。这样来说,也就是约合24000人民币/月,还要另加劳保福利开支。就手机组装而言,如果需要大量雇佣劳动力而不是机器人化、自动化,美国工人的劳动生产率不可能大大高于中国工人。最后组装的人工占总成本不高,但零部件的所有生产环节都有人工成本在内。如果主要零部件还是从亚太(尤其是中国)运到美国组装,那留在美国的产值不高;如果整个生产链都转移到美国,且不算设立的时间和投资,累计的人工成本最后统统要打入产品成本。换句话说,苹果手机价格翻倍那都是低估了。

Carrier是另一个很好的例子,特朗普在“感谢之旅”中在印第安纳“拯救”下来的一个工厂就是Carrier旗下的。Carrier是美国生产家用暖气、空调的大牌,也生产工业和商用冷藏冷冻设备。这东西基本上只有几个美国品牌在互相竞争,没有中国品牌的竞争,不过可能有来自中国的部件,比如各种开关、manifold和电动机、鼓风机之类。特朗普用700万减税换取工厂保留800个职位(一说1000个),但CEO说搬到墨西哥可每年节约6500万开支。如此说来,这账不难算。制造业留在美国,关键是依然要有经济效益,赔钱是不能长久的。Carrier的情况特殊,母公司United Technology有大量军工业务,普拉特·惠特尼(航空发动机)就是它的,西科斯基(直升机)刚卖给洛克希德,钱斯-沃特(飞机)在90年代卖给诺斯罗普了。在特朗普要求美国公司表忠心的时候,United Technology没有选择,只能“吃小亏赚大便宜”。但其他贴不起钱的行业呢?大利投资自动化、机器人化可能是这些公司的唯一出路,这将带动相关的技术服务行业,这些都是高收入职位,问题是对快速增加低门槛就业没有帮助,而这是特朗普急需解决的社会问题。

在国际上,中国是特朗普的最大问题,从货币政策、贸易政策到安全政策,中国都是房间里的800磅大猩猩,这个话题躲都躲不掉。但特朗普团队里缺乏中国问题专家,只有传说中的贸易代表人选是具有与中国钢铁谈判有经验的律师,其他人都没有直接与中国打交道的经验。在安全上,特朗普团队明显具有中东色彩。在外交团队方面,经过多轮谣传和面谈,埃克森CEO Rex Tillerson被惊人地提名为国务卿。且不说他与俄罗斯的关系(普金授予他“国际友谊奖章”,这是俄罗斯对外国人的最高奖章),他缺乏外交和官场经验也使他的未来作用称为巨大的问号。他与中国也没有什么交集。事实上,特朗普在国务卿的选择过程可算是他外交政策的写照。按照传闻,他考虑过金格里奇、朱利亚尼、博尔顿、罗姆尼、彼得雷乌斯等,最后提名Rex Tillerson。特朗普过渡团队放风,需要找一个与特朗普外交理念相同的人。这很自然,问题是特朗普没有什么外交理念,而他对外交的要求可能也是充满了矛盾,把外交作为生意,而不是国家政治理念的对外延伸,所以他谁都看不上,谁也都没法接这个职位,最后弄一个彻底局外的生意人,一张白纸,正好画画。换句话说,特朗普的外交政策可能会充满了矛盾和摇摆,充满机会主义。

在台湾问题上,如果特朗普走向支持台独法理化,尤其是在世界上引发一阵外交承认台湾的逆流,这就是逼着北京翻桌子,北京有能力在这股逆流成气候之前就翻桌子,而且翻一个彻底。不怕。北京翻桌子之后美国怎么应对,这倒是个问题了。更大的问题是,台湾看到北京翻桌子的现实危险,是否敢领特朗普的情,不领情以后两岸关系走向什么样,这也很值得玩味。在贸易问题上,中国不再依赖单一的美国市场,也不怕。但这是另外一个话题了。
  评论这张
 
阅读(4779)|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