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晨枫小苑

来的都是客,相逢握握手

 
 
 

日志

 
 
关于我
晨枫  

西西河水浪打浪,一浪打到网易上。我本是喜欢纸上谈兵的一介草民,在西西河那边开了一个小铺子,这是海外华人的一个精神家园。我是一个一坐下来就不动窝的懒人,但架不住友人的邀请,到网易也开了一个茶摊。阿庆嫂是怎么说来着:来的都是客。希望您能喜欢我这小号。来来来,先握一个手! 当然,主有主规,客有客道。请勿随地吐痰,喧哗扰众,或者乱贴小广告。不欢迎指桑骂槐,更不准恶语伤人。

网易考拉推荐

中国警察必须改革   

2016-06-12 13:14:36|  分类: 谈古论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近来中国警察常上新闻,比如北京的雷洋事件、广东佛山警察鸣枪告警误伤群众、浙江常山警察遭夺警棍等,现在又有深圳警察违规强制传唤女孩的事。广西青秀法院法警与律师拉扯事件也是广义的警察事件,尽管法警与普通的交通警、户籍警、刑警属于不同的系统。警察在处理交通和民事事件时,遭到拖拽、碾压、殴打、围攻也时有所闻。中国警察在执行公务中,既有违规甚至违法现象,也有遭到暴力抗法而受到攻击的弱势时刻,这些都妨碍警务的正常运转,最终会出大问题。中国警察必须改革。

 

警察是用来执法的,警察无权判定谁合法、谁非法,那是法院的事。法律是用来维护社会秩序的,维护公义实际上是间接作用,因为秩序是现实的,但公义是一个道德判断,不是法律判断,这扯远了。但在现实中,有一些糊涂甚至错误的概念,使得法制走了样。首先,警察不是社工,社区、家庭调解不是警察的任务,把这作为警务的一部分是对警力的错误使用。警察有公共教育的责任,但对问题群体的教育和改造最终是社工的事情,不是警察的事情。中国的社工体制实际上很欠缺,现在主要落在街道和村委会,但他们缺乏专业训练和必要资源,但这是另外一个话题了。帮助迷路的老人回家,接受小朋友路上捡到的一分钱,帮孤寡老人背米送菜,帮父母教育失足子女,这些都不是警察的主要工作,只是非常次要的工作,不能本末倒置。最重要的是,重要的话再说一遍:警察只有执法权,没有仲裁权,只有法院才有仲裁权和审判权。

 

以交通事故为例,到场警察有责任帮助救护伤者和呼叫救护车,有责任提供交通事故原因的警方判断,有责任尽快恢复交通,有责任根据现场勘查开具罚单,但不能当场收取罚款,更不应该主持调解。除非肇事者主动认罪认罚,只有法院能判决交通事故的责任。肇事者也是向法院认罪认罚,不是向警察。警方判断相当于检方证据,警察罚单不是终审,被告是有权申辩和上诉的。同理,警察可以开罚单,但不能收罚款,因为收罚款是接受对方认罪后的行为,只有法院有这个资格,警察没有。肇事者与受害者之间愿意私了,那是他们的事,不愿意则是保险公司之间的事,警察无权介入甚至建议。另一方面,不管双方是否愿意私了,有违章的话,警察的罚单必须照开,因为肇事者侵害的是公共秩序,而不只是私人财产权利,私了只能涵盖财产损失。这就和闯红灯不管有没有肇事都要吃罚单是一个道理。

 

对于家庭纠纷,出警的警察有责任确保确保双方人身安全和邻里秩序,但同样无责任也无权调解。警察唯一的介入权是有一方提出控告另一方威胁人身安全的话,警方有责任把被控告一方带到警局,等待进一步处理。

 

比较有争议的是暴力抗法问题。回到警察权力的问题:警察只有执法权,没有仲裁权,所以抓住警察要评理、与警察争辩对错、要警察给说法是无理无益的做法,以质疑警察执法正确性而暴力抗法则根本性地改变了事情的性质,不管事情起因如何,暴力抗法本身就是重罪,主动攻击警察更是重罪。

 

警察不仅是国家机器,警察个人也是活生生的人,他们也有生的权力。另外,警察与被执行人之间的冲突不是警察个人与被执行人之间的冲突,而是法律与被执行人之间的冲突。在执行危险任务的时候,为了维护法律的尊严,为了维护公众的安全,也为了维护个人的安全,他们有权自卫,从口头警告到非致命手段一直到致命手段,警察是有权采用一切必要手段的。

 

当然,警察不是完人,警察中甚至可能存在坏人。这没有什么可奇怪的,军纪如山、德高望重的解放军中还有徐才厚、郭伯雄这样的蛀虫呢。对于警察违规执法甚至知法犯法现象,是否可以合理暴力抗法呢?也不能,道理正在于只有法院才有仲裁权,被执法人可以诉诸法庭、控告警方违规违法,但警察与被执法对象都没有仲裁权,因此在被执法的时候,不存在合理暴力抗法的问题,暴力抗法就是暴力抗法,后果自负。

 

那法院与警方沆瀣一气、官官相护怎么办呢?那就不是个别的暴力抗法问题了,因为警察和法院永远有比个人更多的资源,对个别的暴力抗法如果不是当场算账的话,秋后算账只是初一十五的事情。如果警察、法院都烂到底了,而且不是一时一地的个别现象,那就只有改朝换代了,依然不是个别暴力抗法的合理性问题。但是事实上,在全国上下的系统性反腐大潮中,腐败和违法乱纪现象正在减少,惩治违规违法的渠道正在打开和畅通,以有可能存在法院与警方沆瀣一气而暴力抗法并不存在可信的法理依据。

 

但是确有必要在根源上制止警察违规违法现象。警察是执法力量,对法律无知甚至知法犯法对社会和公信的危害特别大,这是中国警察改革的基本动力。

 

中国警察改革要从三个方面入手:1、建立知法守法高效廉洁的高素质警察队伍,2、建立对警察的监管和制衡体系,3、剥离与警务无关的业务。

 

很久以来,中国警察队伍质量参差不齐,在有些地方,这成为安置退伍军人或者其他人员的场所,而全然不考虑缺乏基本的警察训练甚至基本资格问题。退伍军人是全社会的共同财富,但这不等于退伍军人天然适合警察工作。警察需要面临复杂多变的情况,需要在压力下在短时间内作出正确决定,要求很高,不能由随便什么人充任。这和军队一样。现在强调全员精兵,军官要求军校毕业,或者从士兵选拔或者地方大学生征召后进军校进修集训,合格后才能出任军官。警察出警时大多为一两个人,需要单独处理情况,独立决定,所以即使一般警察都更相当于军官,而不是士兵。在英文里,警察与军官的称呼是同一个词:officer,即使是最低警衔的警察,而不是soldier。所以严格来说,在英文国家里,没有警察,只有警官。中国当然不需要照搬英文国家的做法,但考虑到警察的工作性质,对警察素质的要求应该与军官相当,这一点并不因为国情不同而有本质的不同。把警察看作没有专业素质要求的制服民工是极端错误的做法。

 

警察是准军事力量。军人待遇提高是应该的,警察待遇也应该提高,做到与军人待遇相近是合理的。考虑到警察工作的危险性和辛苦,警察待遇甚至可以高于一般公务员,毕竟大多数一般公务员没有夜班和节假日值班、加班的问题。警察退休年龄也可以早于一般公务员,避免对年长警察体力的过度要求。警属可以享受类似军属的待遇,在执勤中殉难的警察应该享有阵亡军人一样的厚葬,这些都是应该的。

 

警察也应该有保护自己的权力和训练,警械(包括警棍、枪械和其他警械)的正确和有效使用必须成为基本训练,并保持熟练。警技荒疏不仅是对自己的不负责,也是对战友和公众的不负责。警械使用技巧只是一半,警械使用规定是另一半,不仅从警察个人来说要熟悉规定,警械使用规定中不合理的条款更应该改革。现有规定中,在可能的条件下,要口头警告无效后,朝天鸣枪警告,继续无效后才能向嫌疑人射击;如果条件不容许,可以直接鸣枪警告,警告无效后再直接射击。这样的规定是不合理的。需要拔枪的时候,已经是警察、公众或者当事人受到安全威胁的时候,否则没有拔枪的必要。在这样的情况下,应该口头警告,但把枪瞄准嫌疑人。嫌疑人不听警告、继续造成威胁的话,可以开枪致使失能,甚至击毙。朝天鸣枪警告不仅浪费时间和弹药,还可能因为无法或者没有时间确保不至于伤及无辜而造成误伤,广东佛山就是朝天鸣枪警告时造成误伤的。所谓视情向天空等安全方向鸣枪警告的规定,在已经需要拔枪的紧急情况下,警察在紧密监视冲突现场的同时,还要寻找鸣枪警告的安全方向,这是勉为其难了,也是置警察与公众的安全与不顾的不切实际的做法。直接瞄准不仅具有更大的震慑力,而且最大程度地确保避免误伤,这才是正确的做法。

 

说道警械,中国警察过去是赤手空拳的,甚至以此为荣。如果能在赤手空拳的情况下有效执法,这当然是最好的。但社会发展了,经常需要警械才能有效执法,那就要配备有效的警械。警棍等警械是警察专用的,问题小些,但警察使用的枪械大多是军队退下来的,或者是与军队通用的,这就有问题了。军用枪械与警用枪械有不同的使用要求,不应该强求通用。军用枪械主要在野战和敌我分明的条件下使用,要求射程和杀伤力,但不考虑误伤问题,警用枪械主要在城乡和人群密集的条件下使用,不需要过度考虑射程,但要确保一击必杀,还要确保避免误伤;军用枪械主要针对有防护、有准备、有武装的敌人,警用枪械主要针对无/轻防护、无/少准备、无/轻武装的暴力嫌疑人;军用枪械可以在与敌人对射中最终压倒敌人,警用枪械必须尽快制止暴力嫌疑人、避免伤及公众。很多关于64式手枪在警用中不适合的说法正是证明了军用枪械不一定适用于警用。在过去,中国枪械工业不发达,国家也缺乏必要的财力,警察只得有什么用什么。现在不仅中国枪械工业有了较强的规模和能力,国家和各级政府也有能力负担真正适用的警械了,必要的换装必须重视起来。军队换装得到国家的极大重视,现代化的军队是国家安全的必要保障。警察的换装也要重视起来,现代化的警察是社会秩序的必要保障。没有钱不是借口,那些县政府“白宫,那些县太爷奥迪车队,随便弄个面子工程,都够县里警察手枪换装好几遍了。

 

为了确保警察队伍的基本质量,警察必须从警校毕业。警校应该像军校一样,具有大学或者大专资质。教育内容除基础课外,以法律、社会、心理、警察业务为主,包括擒拿格斗和武器训练。现有警察应该限期分批在警校轮训,毕业标准与警校相同,只有达标了,才能重新上岗。民间大学毕业生有意从警的,大学期间的相关学分可以抵基础课学分,缩短警校学习时间。现有警校数量可能严重不足,需要大力扩充,一些从军队撤编的军校适合整体转型,其他的需要全新组建,这将是一个艰巨的事情,但必须要做。

 

协警是警力不足的产物,但警力不足只能通过正常途径增加警力,而不能搞协警这样法外执法的名堂。这就像军队一样,军力不足不能靠扩充民兵来解决。协警制度应该取消。协警是很奇怪的存在,有其历史原因,但思路是根本错误的,这是把警察看作制服民工的极端化。在公众场合具有执法力的只能是警察。某种形式的协警不具有执法力、但协助警察执法,这是可以的,比如帮警察操纵雷达测速、管理十字路口探头、在派出所帮助接待和处理文书等,但截停、开罚单还是必须警察。市场管理也是一样。工商、城管可以巡逻、开罚单(这只是民事罚单,不涉及刑事责任,不一定非要警察,但同样必须到法院去申诉、叫罚金等),但没有执法权力。如果涉及到非法占用路面而不听劝阻和处罚,他们只能通知警察前来执法,这就设计妨碍公共秩序,属于警务处理范围了。

 

提高警力规模和质量是很花钱的。大城市的警务开支自己承担,市内统一标准,相关费用在各级财政调拨中充抵。中小城市和乡镇的警务开支如果自己承担不起的话,由省区级统一承担,省区内统一标准。提高警力也是很花时间的,但这是保障社会秩序的必要成本,投机取巧不得。这可以从大城市首先做起,然后普及到所有地方。罔顾警力的真实需要而造成社会秩序败坏的代价将远远超过投资。中国的现代化的很大一部分是城市化,这是一个人口与社会活动集中化的过程,人与人的交往密度和复杂性极大增加,稳定、有序的社会秩序是城市化社会和谐发展的基本保障,这是大事。

 

警察改革的第二个方面是有效的监管和制衡。警察作为执法力量,应该与地方政府有适当的分离,而不是作为地方政府的公众控制工具。警察效忠的是法律,不是地方首长,这是警察改革在理念上最重要的部分。权力分离在中国是很敏感的概念,但这并不是洪水猛兽。地方政府与驻军的权力就是分离的,哪怕地方首长在预备役部队兼任,预备役部队的指挥权依然不在地方政府。地方警方应该保持对地方政府的适当独立性,警方只为维持社会秩序或者法院决定而出警,而不是地方政府政策的执行工具。在从严治警时常说,对党忠诚是首要的,但对党忠诚不是对地方党的第一把手忠诚,而是对党的原则忠诚,对党的利益忠诚。要是在对党忠诚的名义下造成社会失稳,那不是对党忠诚,是坏了党的大事。

 

另一方面,警察不仅应该有内部的纪检部门,不仅接受公众投诉和启动内部调查,在必要的时候甚至可以钓鱼执法,对权力很大的执法人员要求高于常人,这是合理的。还应该在警方内部纪检失效等特殊情况下,启动异地调查机制,由其他地方警察纪检部门负责调查;极端的时候甚至可以整体撤换,暂由其他地方警察代行本地警察职责。这又涉及到警察本身的轮换制度。除非战时或者特殊调动,军队的驻地是固定不动的,但军官是要轮换的。现在还只限于高级军官轮换,以后应该扩大到中低级军官也要轮换。警察也一样。在一个地方时间太久了,实力和影响盘根错节,内部外部人情一笔糊涂账,不利于警察廉洁。警察也应该执行定期轮换制度。这不利于警察熟悉当地情况,但这是必要的代价,在基本训练和体系支援到位的情况下,问题是可以控制的。这对警察家庭也是不受欢迎的打扰,但这是从警的条件,高待遇与高要求总是同时存在的。轮换区域可以斟酌,可以先从小范围做起。顺便说一句,有名的加拿大皇家骑警成员就是定期全国轮换的,像军官轮岗一样。但加拿大的警察制度比较复杂,魁北克和安大略有自己的省警,相当于省内的皇家骑警,大多数城市有自己的市警。在有省警、市警的地方,皇家骑警只负责属于联邦责任的刑事事宜,如反间谍、反恐、反洗钱等。在省警、市警出问题时,皇家骑警作为其他地方警察负责调查,甚至可以临时代行职务。但在没有省警、市警的省市地区,皇家骑警执行一般警察任务,费用由地方政府支付,好像雇佣军一样。

 

警察的个人素质十分重要。作为执法人员,首先要做到的是自己守法。利用特权凌驾于法律之上不仅要不得,在实质性违法的时候还必须加倍惩治。警察在执勤时,必须时刻牢记,自己的每一个行动都是在法律授权下的,超越授权轻则不受法律保护,重则非法,可能受到起诉和惩处。每一个警察必须在每一个时刻都记住,如果现在正在警方纪检审查中,自己的每一个行动是否在法律上站得住脚,是否依然受到法律保护。比如说,什么情况下可以在街上检查身份证,有严格规定,要有合理犯罪嫌疑,任意解释,看着不顺眼就以检查身份证为名刁难路人,这属于滥用职权。利用职权保护胡说八道,肆意恐吓,这就涉及犯法了。言语冒犯也是违法的,执法人员超越法律授权的言语冒犯尤其有害。嫌疑人被控制之后,所有言语和行动都可以作为违法抗法的证据;同理,警察的所有言语和行动也都可以作为违法执法的证据。执勤时出示警察身份,这是基本的执勤标准,连这也做不到,这是不可接受的。这倒不一定要报一遍名字和警号,胸前有胸牌就可以了。像军服一样直接钉上名字胸牌,或许是制度性出示警察身份的一个做法,用带照片的证章当然是另一个做法,具体做法可以研究。这也是杜绝私穿警服的途径,你的名字在警服上,别人穿了犯事,你也责任难逃。以为自己手中权力很大,妄想可以一手遮天,这是看错了时代。妄想用修改警务记录掩盖罪责,那是罪上加罪,别以为可以逃脱。周永康都拉下马了,各地、各部门大大小小的贪官都拉下马了,个别警察越权或者腐败竟然就治不了了?没有的事。也不存在法不责众的问题,法就是法,法的眼里没有众,只有合法与非法。

 

作为执法人员,也不能不作为。不作为是对公众安全的危害,危急警方信誉,间接危及战友和自身的信誉直至安全,这是不能容许的。警察见恶无为,就和军人在战场上当逃兵一样不能容许,这是法律惩治范围内的犯罪。如果有确切证据证明警察接到报警求救而无作为、并造成后果的时候,相关警察要付法律责任。警力不足不是不出警的理由,警力不足可以请求增援,情况特别严重时,在等待增援过程中谨慎出警,这是指挥决定,这是可以的,但隐瞒不报、按兵不动,这是不可以的。

 

技术进步了,监督执法的合法性越来越成为现实可能性。公民监督是一个途径,无所不在的手机图片和视频是对公权力的有效监督,所谓警察执行公务时不得拍照、这是不对的,只要不影响警察执行公务,比如夹到警察和被执行人之间要拍大特写,就不能禁止拍照,或者说,可以旁观就可以拍照,只有在不得旁观(要避免误伤、避免暴露反恐作战人员身份等特殊情况)的情况下,才谈得上不准拍照或者摄像。但公民记者对警方的公众监督也要遵从谁质疑、谁举证的原则,对自己的发布有核实的责任,对公民不能诬告,对警方也不能诬告,否则要付法律责任,这对谁都是一样的。

 

警察本身也应该普及佩戴GoPro那样的摄像头,作为执勤记录。在执行任务时损坏或者不工作作为损坏警械处理,有证据故意破坏的话,那就是伪造或者隐藏证据了,这本身就是犯罪。警方图像资料必须按照执法证据妥善保留,具体时间长短可以有具体规定。但警方图像资料不必直接对公众公开,这就像政府公务文书并不直接对公众公开。警民纠纷的最终仲裁者是法院,不是媒体。在发生警民纠纷时,警方可自行决定是否对公众公开警方图像资料,但只有在法院传唤的时候,警方才必须提供相关图像资料,由法院决定什么资料对公众公开,什么资料属于法庭内部流传。公众有知情权,但公众的知情权不是无限制的,这在全世界都一样。

 

中国警察改革的第三部分是剥离非警务业务。中国警察管得很宽,但很多事情不应该由警察来管,警察的警务训练要么不适合,要么浪费了。比如说,户籍警的户口管理工作完全可以移交民政局管理。交通控制普遍自动化后,交通警应该集中于事故处理,信号控制可以移交市政管理当局。公共安全、禁烟反毒、一般治安宣传可以作为警察公关的一部分,但主要是社工的事。这方面可以有更多研究。

 

另外,警察也应该实行警职和文职制度,所有制服警察在理论上都有出警义务,实际出警时当然还要看任务分配。警职人员也在定期轮换体制之内。但文职人员不必出警,也没有资格出警,也不需要轮岗。这和军内的军职和文职的分别一样。警职人员必须全员经过系统的警察训练,享受警职待遇。文职人员作为普通公务员待遇处理,处理不与公众直接接触的内勤业务,或者不涉及执法但与公众接触的业务。

 

中国很大,很复杂,警察的有效性日益成为社会秩序的关键问题,警察改革迫在眉睫。警察系统与地方政府盘根错节,比军队更为复杂。警改比军改更艰巨,但对人民日常生活和中国崛起的内部稳定因素更加直接。事关重要,不能拖了。

  评论这张
 
阅读(54900)| 评论(13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