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晨枫小苑

来的都是客,相逢握握手

 
 
 

日志

 
 
关于我
晨枫  

西西河水浪打浪,一浪打到网易上。我本是喜欢纸上谈兵的一介草民,在西西河那边开了一个小铺子,这是海外华人的一个精神家园。我是一个一坐下来就不动窝的懒人,但架不住友人的邀请,到网易也开了一个茶摊。阿庆嫂是怎么说来着:来的都是客。希望您能喜欢我这小号。来来来,先握一个手! 当然,主有主规,客有客道。请勿随地吐痰,喧哗扰众,或者乱贴小广告。不欢迎指桑骂槐,更不准恶语伤人。

网易考拉推荐

特朗普靠谱吗?(三)   

2016-10-10 08:16:43|  分类: 谈古论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特朗普的社会政策主要集中在移民政策,反移民,尤其是反非法移民,反穆斯林移民。

 

美国是移民国家,但美国人对于移民的态度正在发生微妙的改变。早期美国对于欧洲移民来说,是个“无主之地”,土著是不算人、更没有权利的。这是一片大得几乎无限的土地,能相处好的就相处,不能相处的搬远一点,也就老死不相往来了。另外,新移民的共同威胁是自然环境,更是反抗的土著,而不是更多的新移民。南北战争之后,美国经济一路飙升,机会无限。自己锅里满满的肉,有人来要分一碗汤,自然没有什么问题。但现在的情况不一样了,美国国力下降,饭碗少了,尤其是门槛低、收入高的“好工作”,中产阶级出现相对贫困化,再有人来分汤就讨嫌了。这里,中产阶级是一个很广泛的概念,从蓝领导金领都算中产阶级,相对贫困化主要集中在人数众多的下中产阶级。

 

移民问题的症结其实在于美国的经济活力与国民素质的脱节。除了家庭团聚移民,大部分来到美国的移民(包括非法移民)都是经济移民,难民是少数。经济移民就是因为经济活力和发展前景而来的。他们在原来的地方就属于有闯劲、有才干、肯苦干的人,到了美国,在刻苦耐劳上就至少成了中马,人数占多数而缺乏同样刻苦耐劳精神的美国下马们就感受到了压力。即使是缺乏教育的墨西哥人,也因为肯干和愿意接受低工资而挤压了下层美国人的工作。只要美国还是经济上最有活力的地方,美国下马的出路只能是把自己变成中马,而不是拦住外国的中马。要提高经济活力,还是要靠勤奋和实干,整体提升到中马,至少与外国相比。当然,一旦美国经济失去活力了,移民压力也就消失了,不过这对美国的下中产积极是更大的坏消息,因为上升通道就彻底堵死了。

 

特朗普最有名的竞选口号就是要在美国-墨西哥边境上造一堵墙,而且还要墨西哥买单。很难说特朗普是否真打算兑现,或者他早已私下想好了退路:美国-墨西哥边境上已经有一堵钢制的墙,到时候或许可以推托已经造好了?特朗普只要不犯浑,不难理解大多数墨西哥非法移民在干的又苦又累收入又低的工作是美国人不愿意干的,制止墨西哥人入境并不解决问题。美国的问题其实在于民众的上进心和危机感,或者说人力资源的竞争力。

 

上进心不是这山望着那山高,不是清点比尔·盖茨和沃伦·巴菲特有多少财产而自己要努力多少年才能赶上,而是确定一个目标,并规划如何从眼前走到这个目标。不是每个人都有清楚的目标和清楚的规划,但美国社会中很多人的问题在于没有目标、没有规划,或者说失败的成本太低,有太多的机会可以再来一次,以至于以为永远可以再来一次,所以眼前可以理所应当地胡作非为。中国有一句广受诟病但被悄悄奉为天下第一真理的话:不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应该说,在很多时候,这太过分了,但荒谬的另一个极端同样是荒谬,而不是真理。太多美国家长根本不把学业看作人生赛跑的起点,连人生是一条单行道这样简单的道理也无视,不去抓住第一次机会,还盲目相信第二次机会。对于个人来说,第二次机会有时是决定命运的;但对于社会来说,第二次机会的成本大大高于第一次,如果人人都兑现第二次机会,甚至第N次机会,那是把个人的失败成本转嫁到社会,社会运作成本就太高了,难怪需要保护主义。至于危机感,不能说美国人缺乏危机感,但这是远虑,对于近忧,常有选择性无视的问题,反正有社会保护伞。

 

反移民政策实际上就是社会政策的保护主义。经济上的保护主义保护落后,社会政策的保护主义也是一样。人类是在追求强盛中成长的,不是在保护弱小中成长的。保护弱小是强盛后的奢侈,如果强盛也保不住了,最后弱小是无法保护的。美国的问题在于竞争力衰退,不光经济上的竞争力衰退,人力资源的竞争力也在衰退,以至于求助于保护主义。欧洲实行保护主义几十年了,越保护越虚弱,弄得当年的列强如今只有一强,英国、法国、德国这些老牌强权如今人微言轻,只能抱团以欧盟的形式把音量加大,结果现在欧盟都成了失败的实验。

 

反移民不是办法,畅通上升通道才是正道。美国梦正是在于上升通道,不论民族、财富、家庭、教育、宗教、性别,人人有自我发展的权力。在民族熔炉里,人人摒弃民族、文化差别,融化重铸成大写的美国人。但哪里都有弱势群体,有的已经成为结构性弱势群体,长期陷于弱势而无法脱离。美国还不是福利国家,但依然有可观的福利政策,与职业性吃福利的群体互为因果,成为结构性痼疾。美国还有扶助弱势群体(尤其是黑人和印第安人)的Affirmative Action,在招工、招生中规定优先,实质性地破坏了meritocracy(差不多是唯才是用的意思)的美国立国传统和美国梦的核心。扶贫应该有时效,不能永久化,否则容易形成逆向歧视,这正是美国现在存在的问题。另外,问题族群聚集于城市,而城市又通常是上升通道的目的地,如何形成双向流通,这也是大问题。

 

特朗普的社会政策一味倾向保护主义,回避了提升美国竞争力的关键,不靠谱。不过还没有看到美国有哪一个政治家对此有靠谱的见解。

  评论这张
 
阅读(4006)|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