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晨枫小苑

来的都是客,相逢握握手

 
 
 

日志

 
 
关于我
晨枫  

西西河水浪打浪,一浪打到网易上。我本是喜欢纸上谈兵的一介草民,在西西河那边开了一个小铺子,这是海外华人的一个精神家园。我是一个一坐下来就不动窝的懒人,但架不住友人的邀请,到网易也开了一个茶摊。阿庆嫂是怎么说来着:来的都是客。希望您能喜欢我这小号。来来来,先握一个手! 当然,主有主规,客有客道。请勿随地吐痰,喧哗扰众,或者乱贴小广告。不欢迎指桑骂槐,更不准恶语伤人。

网易考拉推荐

特朗普的第一个100天(续4)   

2017-02-27 09:38:38|  分类: 谈古论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转眼,特朗普上台已经38天了,也就是说,第一个100天已经过去1/3了。在大选时,特朗普就豪言壮语,要在第一个100天里改天换地。现在1/3过去了,不说改天换地,鸡飞狗跳是肯定的了。

特朗普上任的第一个星期,接连发了一堆总统行政命令,然后突然停止了,然后再发了一个驱逐非法移民的总统行政命令。难说这是特朗普突然意识到什么,还是只是暂停,即将卷土重来。但在高调的第一个星期后,特朗普的执政风格开始有微妙的改变。

对于中国来说,最关心的当然是特朗普有关中国的政策。在风云激荡的第一个星期后,特朗普意外地对中国一直保持低调。事实上,到现在也没有在关键的美中贸易问题上兴风作浪。在春节时,特朗普没有发布近些年已经成为传统的总统春节祝词,可是伊万卡带着小女儿到中国使馆拜年,可爱的小家伙还唱了一首中文歌。这貌似矛盾的做法引起很多遐想。然后到了元宵节,特朗普意外地给习近平写信,向中国人民祝贺元宵节,接着就是特朗普与习近平的电话,重申美国遵守一个中国的原则,希望中美加强合作与发展。

内幕的说法很多,但看起来,特朗普在大选时的先声夺人只是恫吓,而且空城计被中国看穿了。就任后,特朗普与多国首脑通话,但直到三个星期后的元宵节才与习近平通电话。当然可以认为,这是特朗普有意怠慢中国,但更可能的是相反:习近平拒绝在没有明确承诺一个中国的前提下通话,这根本不是可以谈判的东西,这一点不能达成一致,就没有什么好谈的。特朗普踢到铁板后,被迫放低身段。这当然不代表特朗普会就此对中国问题全面退让,该来的美中贸易冲突还是会来,但说明了以实力求合作则合作成的道理。势造成了,你可以搅局,但不能改势,除非翻桌子不玩了,最终还是得按规矩下棋。但是不是翻桌子,并不是特朗普说了算的。

这一段的幕后互动的真相只有等日后解密了,看特朗普当局内部泄密的频繁和等级,这个日后在不远的将来也说不定。据说库奇纳和蒂勒森对特朗普改弦易张起到主要作用,还有说弗林也是推手。弗林的影响在大选时远远超过在就职后,很难看出他能对特朗普在中国这样重大的问题上能有这么大的影响。蒂勒森的影响更加可疑,他或许向特朗普游说应该回到一个中国,但就现在他在美国外交政策的发言权来看,很难说他有多少影响。库奇纳是个神秘角色,现在甚至比班农更加神秘。要么他是隐藏至深的黑手,要么他确实什么也没干,所以也没有迹象可寻。但从伊万卡带女儿拜年来看,库奇纳或许是确实起到作用的。特朗普没有多少人真正相信的,他器重女婿,更器重女儿,两人的影响可能比一大堆顾问还大,这是有可能的。但更关键的在于谁是推动特朗普走到这个地步的幕后推手,很难想象对特朗普基本国策影响巨大的班农对此没有影响。

特朗普不仅回到一个中国,还对中国贸易问题毫无动作,只是在推特上重复了一句中国是汇率操纵的最大玩家,还马上被新任财政部长姆努钦轻声细语地纠正了。姆努钦当然说的是财政部正在研究,还没有结论。但同一个财政部已经研究很多年了,每一次都是否定的。技术官僚当然可以受到政治官僚的否决,但这在奥巴马和小布什时代也是一样的。在技术上,在那时就不乏把中国定位汇率操纵者的政治动力,更有国会支持甚至压力,只是权衡下来,利不抵弊,推动不下去。现在就不一样了吗?不见得。当然,最后还是要看财政部的报告,还有不到两个月就能知道了。

特朗普在大选时,就没有怎么对中国的政治、人权等老生常谈的问题多加着墨,他的焦点集中在贸易和经济,这是对的。那些务虚的话题使美国人爽一时,但这像站在沙滩楼阁嘲笑太阳在落山一样,一点解决不了潮水正在冲刷掉立足之地的问题。特朗普特意组建白宫贸易委员会,任命彼得·纳瓦罗负责,还任命了一大堆以对华贸易谈判鹰派著称的人担任各大经贸要职,结果贸易代表提名人莱特西策被曝曾代表中资与美国政府打官司,商务部长提名人罗斯曾与中资做大笔投资,并拒绝出售这些股份。这倒不是这些人吃里扒外,而是现实的必然。美中经济联系深入广泛,大量美国商家从中得益,在美国经济界的资深成功实干人士要与中国没有任何交集,这是不可承受之难,除非有政治动机,否则几乎不可回避。纳瓦罗上任后,也对中国贸易三缄其口,而不是像班农那样,乘内阁部长还没有就任,通过总统行政命令制造政策上的既成事实,为政府行为划定路线。不像他突然自己想通了,更可能是东家关照要谨言慎行。

班农“劫持”总统发号司令的做法不仅在内阁受到抵制,也为特朗普制造了一大堆负资产。墨西哥边境高墙的事情到现在还不知道怎么继续,问题不在是不是造得起来,而是资金问题,要联邦政府出资,效费比这一关难过,国会不一定肯拨这个款。移民与难民禁令被法院叫停后,特朗普始终没有像拍胸脯的那样,推出新的禁令,而是迂回到驱逐非法难民。应该说,移民与难民禁令的初衷在美国很多人中是赞同的,但具体执行太业余,太粗糙,而这周全考虑例外因素、形成可执行的计划是成熟的官僚体系擅长处理的事情,而这正是政治民科所欠缺的。驱逐非法难民令出台就仔细多了,不乏可执行的细节。

特朗普作为商人,一方面聆听顾问意见,另一方面对导致蚀本生意的顾问会疏离,商人最痛恨被自己相信的人在违背自己利益的情况下操纵自己,这是商人本性。现在还看不出特朗普疏远班农,但班农对美国外交天字第一号的中国问题丧失影响力,还走出“隐居”而对媒体表示特朗普列车正在正确的轨道上高歌猛进,这不是他影响力日增的迹象。

中国问题不光是外交问题,也是美国内政问题。特朗普有一点没有说错,中国是全球化最大的赢家,美国是最大的输家。这当然不是他的原话,但意思就是这个意思。所以他要使得美国再次伟大,但美国再次伟大的道路必定通过中国,不管是增加对中国的出口,还是从中国夺回美国制造业,中国这只瓷器店里的大象是绕不过去的。这还不算中国对Pax Americana的影响,这才是外交的层面。班农在这样大的话题上失去影响力,这是他作为“超级总统”的大挫折。

作为总统首席战略家,班农最大的影响力在与黑箱操作。他是最不需要媒体曝光率的人,他也从来不在乎媒体曝光率。弗林在短短的任期里,只公开曝光过一次,那是在说到伊朗问题的时候,他突然走上讲台,说了几句强硬的话,引起一阵惊愕。现在明白了,那时他已经感觉到,再不曝光,就无光可曝了。后来果然无光可曝了。相反,库奇纳到现在还是深藏不露,或许实际影响依在,甚至更大。叫狗不凶,凶狗不叫,嘴里塞满了肉的狗更是没功夫叫,没事连影子也看不到。

另一方面,几个新任的强力部门首长都惊人地低调。蒂勒森作为国务卿,这是美国的喉舌,也是总统之下的第二首长,在名义上实权甚至超过副总统。但蒂勒森除了在国会听证会上对美国外交政策有所阐述,包括那谁也不知道如何实施的“不让中国接近南海岛礁”的惊人之语,就再也不吭气了。在慕尼黑的安全论坛上,有人嘲笑说,蒂勒森一共说了不到50个字。这可能是夸张了,但他即使在全世界的关注下,在全世界都期望他对未来美国外交走向有所披露的期望下,没有多说话,这是事实。在墨西哥,他更是作为无任所超级大使给墨西哥政府带个话,而不是代表美国的国务卿。马蒂斯作为国防部长,在出访东北亚和欧洲的时候说了几句,回来也不吭气了。这两个部长都应该是经常在新闻发布会上露面的,现在国务院已经连续一个多月没有新闻发布会了,史无前例。国防部也是。国土安全部长凯利露面稍微多一点,那是因为外界对边境墙、移民禁令和驱逐非法移民有太多的问题,不说不行了。司法部长塞申斯也没有说过什么,国会通过提名后,人影都不见。

这些强力部长集体谨言慎语,反应了特朗普极力否认的一个事实:最高决策层的运作处于半瘫痪中。特朗普是靠小圈子在运作整个美国政府,这像文革中的中央文革小组一样,成为凌驾于政府之上的超级政府。问题是文革中的老毛是个很有主意、很有办法、很有号召力的人。特朗普除了口号,没有多少可运作的主意,甚至对小圈子的主意的可执行性缺乏判断力。特朗普的小圈子充满政治民科,以为靠发布意向性的命令就可以调动整个政府运作起来,“我只把原则丢给你,你去把细节理顺”。问题是原则本身充满问题,细节怎么理顺?特朗普的号召力也局限于“沉默的一半”,对于盘踞政府各个层次的“喧闹的一半”,他不仅没有号召力,还遇到各种或明或暗的对抗,到处存在的泄密就是例子。

特朗普也不是一点办法都没有。他有推特。他还像大选时一样,在北卡罗来纳和佛罗里达,直接走到支持者中,用大规模集会宣传他的主张和政绩。这对美国总统是很异乎寻常的。在整个政府和媒体都能动用的时候,选择直接向支持者喊话,这反映的是特朗普感到的隔膜。身在白宫,既不相信情报机关和整个政府机构,又与媒体高调冲撞,他确实与外界隔绝了。推特只能触及一小部分人。尽管推特影响很大,但美国(和世界上)大多数人不是靠推特来了解世界的,他们靠的还是传统媒体。甚至可以说,知道特朗普推特的人更多的是从传统媒体,而不是推特本身。新媒体的作用再大,那只是补充性的,只是针对特定话题的。

说道特朗普与媒体的冲撞,这在大选时就有,现在加剧了。这对他的未来执政力和政治遗产是个有意思的话题。切不说政治遗产问题,媒体在美国政治生活中有特殊地位,这是言论自由和民主精神的象征,是美国价值和美国生活方式的一部分,这不是个人能改变的,哪怕是强势个人如特朗普。打压主流媒体,扶植亲信的边缘媒体(如布莱巴特新闻、华盛顿时报),这与现行主流的美国价值观念太违拗,可能要玩火自焚的。主流媒体在大选时一致出错,这当然有屁股与脑袋的问题,但以此彻底否定主流媒体的影响和代表力,这是走到另一个极端了。

最主要的是,特朗普的民调顾问Kellyanne Conway的alternativefacts的说法如果代表了特朗普内圈的思维的话,这是谎言重复千遍就成为真理的现代版。问题在于,谎言是经不起检验的,而现代传媒(包括新媒体)使得掩盖事实越来越不可能。民意受到煽动而极端化的话,意识到受骗会使得民意转向加速。特朗普就职仪式的捧场人数已经是人们熟悉的例子。特朗普夸口介入空军一号的谈判,使得价码从42亿下降到32亿,马上有人向美国空军查询求证,美国空军发言人一脸懵然,只好把记者打发到白宫,让他自己去向白宫求证。特朗普在推特上说,不诚实的媒体无视他上台一个月,国债就降低120亿的事实,而奥巴马上台一个月,国债就增加2000亿。这样的事实拒不报道,不是不诚实媒体是什么?而事实是,这120亿是真的,但和特朗普无关,因为他什么事都没做呢,这主要是金融市场的自然波动,要有功劳也是奥巴马的,是那时政策的惯性使然。奥巴马的2000亿也是小布什的好事,没有奥巴马的什么事。

班农和特朗普或许是想搞一次美国的文化大革命,重建“传统价值观念和社会秩序”,换句话说,倒退到60年代民权运动之前的美国。这就要看支持者是否答应了。特朗普支持者要的是工作机会和安全感,但不是全社会的激烈动荡和事实上的低烈度内战。

回到那些部长。蒂勒森是埃克森总裁出身,习惯于事实独裁。公司虽然有董事会,但具体事务是总裁说了算的,董事会只有问责权和审批权,没有行政权。他现在这个国务卿到底有什么权,还真是天知道,连挑选个副手都阻碍重重。国务院系统里人人自危,因为理念不合而被清除或者辞职的都有,剩下的也很多都不知道前路何在,缺乏明确方向,想干事都不知道往哪里使劲,有话说也没有人听。国防部长马蒂斯是军人出身,以服从命令为天职,但他也在等命令。马蒂斯的情况实际上引起很多人的忧虑,这到底算是文人治军,还是文职参联会主席,谁都不清楚,可能马蒂斯自己都不清楚。

更有意思的是国家安全顾问。弗林辞职后,候选名单一长溜,但哈沃德竟然推辞了,据说理由是特朗普不答应他自己挑选团队,也不同意他要把国家安全委员会作为专业机构,与政治脱钩。这其实是传统做法,不是哈沃德发明的,只是班农借特朗普之手,把参联会主席和CIA局长开出常任席位,而把自己加进去了,加强“一元化领导”。特朗普最后找到另一个将军麦克马斯特,这一回是现役中将,总司令召唤,只有服从,否则不光必须辞去军职,还要背一个不听命令的军人之辱,还是从了吧。哈沃德毕竟已经退役了,不再存在军人不听命令的问题了。

闹哄哄的30多天过去了,只有大规模搜捕非法移民和遣送这一条政策,有争议但没有强力反对。不管从什么角度来说,非法移民即使没有触犯任何其他法律,非法移民本身就是“原罪”,仅这一条就足够遣返了。只有这一条新政,特朗普是完全站得住脚的。但特朗普最重要的政绩没有看到,连alternative facts也没有:那就是工作岗位。特朗普用威胁利诱迫使一些大公司增加在美国的投资,减少工作机会向墨西哥的流失,但这连三下江南四保临江都算不上,离战四平还远,离三大战役更是相差十万八千里。这样做法最大的问题在于:工作岗位向墨西哥流动是因为成本上缺乏竞争力,用行政手段迫使工作岗位留下,最后是全体人民买单,和用军工拉动经济是一个意思,或者说同样的死路。

TPP已经退出了,个人估计美国会以某种形式重新加入,因为这符合美国利益,至少是“喧闹的一半”的美国利益,但现在不行。NAFTA现在还挂在那里。加拿大和墨西哥要三边谈判,特朗普要双边谈判。不管多少边,保护主义是有得有失的,最后是失大于得,这是英国人在一百多年前就弄明白的事。特朗普没有直接宣布废除NAFTA,已经比TPP进步了。

第一个100天还有60多天,看特朗普后面怎么出牌。但他要首先把内阁理顺,尤其是把他的“中央文革小组”摆正位置,然后才谈得上推出系统的、可执行的政策。

  评论这张
 
阅读(4988)| 评论(2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