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晨枫小苑

来的都是客,相逢握握手

 
 
 

日志

 
 
关于我
晨枫  

西西河水浪打浪,一浪打到网易上。我本是喜欢纸上谈兵的一介草民,在西西河那边开了一个小铺子,这是海外华人的一个精神家园。我是一个一坐下来就不动窝的懒人,但架不住友人的邀请,到网易也开了一个茶摊。阿庆嫂是怎么说来着:来的都是客。希望您能喜欢我这小号。来来来,先握一个手! 当然,主有主规,客有客道。请勿随地吐痰,喧哗扰众,或者乱贴小广告。不欢迎指桑骂槐,更不准恶语伤人。

网易考拉推荐

印度会崛起吗?   

2017-08-13 23:19:43|  分类: 谈古论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印度会崛起吗?印度是中国最大的威胁吗?这些问题萦绕在人们心头已久,洞朗冲突使得这些疑问具有了新的紧迫性。

崛起的印度不一定成为中国的威胁,就像崛起的中国不一定成为美国的威胁一样,但不崛起的印度是断然威胁不了中国的,所以归根到底还是一个问题:印度会崛起吗?如果把时间尺度放到下一个5000年,印度崛起或许是一个大概率的事件,但这样的预测没有现实意义。如果把尺度放到下50年,这依然是很难回答的问题,回想一下50年前的中国吧,在1967年,要是有人预测2017年的中国在经济总量达到英国、德国、日本的总和,成为世界上的绝对第二,并且坐二望一,大概要被人当作说胡话了。那么在未来5-10年里有可能吗,而且把崛起的标准修改为经济总量“翻两番”之类的相对指标,而不是“世界第几”,并且在科技水平上达到第二梯队到第一梯队的门槛?这才是更有现实意义的问题。

曾几何时,“小日本”是中国人常挂在嘴边的一个说法。“小日本”不仅指日本人矮小,国土狭小,更包含了中国人对日本的复杂心情:凭什么小小的日本(尤其在历史上以中国为师、连文字都是从中国“借”过去的)在经济、文化、社会发展上超到堂堂大中华的前面去?八年抗战之痛更是镌刻在中华民族的永久记忆之中,“小日本”包含了中国对日本的羡慕嫉妒恨,和对自身弱势的无奈

不知道印度是否有与“小日本”对应的对中国的称呼,但印度朝野不乏当年中国人通过“小日本”所凝聚的羡慕嫉妒恨和无奈。有意思的是,现在中国人不大用“小日本”这个说法了。中国在经济总量和政治影响上早已决定性地超过了日本,心态不一样了。羡慕嫉妒恨还是存在,只是已经和当年有了质的不同。但人们对这种转变的深层原因和动力缺乏分析,似乎也在“向前看”,不屑于这种分析,“分析来,分析去,更重要的难道不是如何使明天更加好吗?”

但对印度(还有很多期待崛起的国家和民族)来说,中国崛起的深层原因和动力远比当前的耀眼数字更重要,这才是他们直接思考和借鉴(或者破坏)的东西。

在不小的程度上,印度与中国有很多相似之处:国家大(印度的幅员大大小于中国,但可耕地的比例大大高于中国),人口多(印度人口已经接近中国,有望在未来十来年内超过中国),注重教育(欧美中国家长对子女在学校里与印度孩子的竞争不会缺乏体验),注重个人打拼(欧美印度人和中国人一样,成功较少依靠家庭背景,以自我打拼为主),注重家庭和亲情(欧美大学的印度教授和中国教授一样,都喜欢招来自本国的海外学生,在职场上,印度人的任人唯亲比中国人还要明显)。

但印度也与中国有很多显著的不同:民族成分复杂,大头就有印度人、穆斯林和锡克人,但这也是很不科学的划分,把民族、文化、宗教一锅煮了,比如同在旁遮普的锡克人和穆斯林在生理意义上的种族差别肯定比同样信奉印度教的拉贾斯坦人和海得拉巴人的差别要小。随之而来的是语言差别。英语虽然是外来的,但反而是共同的。据说印度政府不划分民族,只划分部落(各邦加起来超过上百个),大概就是要避免民族问题。

由于英属印度时代开始的传统,印度精英接受欧美教育、融入欧美社会开始的时间更早,力度更大,范围更广。在欧美商界和学界,海外印度人的影响显著超过海外华人。

还有一个就是民主体制。不管印度有什么样的问题,从独立开始,印度领导人就是选举产生的,而且一般认为,选举舞弊并不是大问题。也就是说,印度选举大体上可以看作公开、公平的,符合程序民主的标准。

印度人口基数大,人口结构年轻,英语好,教育好,国际上“人缘”好,按理说,中国都能崛起,印度崛起应该是无悬念事件,那么,“凭什么印度会被中国拉下了呢?”这是萦绕在无数印度人心头的巨大问号,对世界上很多希望有谁“治治中国人”的人也是同样的问题。要知道,印度独立和中国解放在时间上差不多,那时印度的经济基础和政治环境还比中国更好,两国的经济水平相近。70年后,中国经济总量5倍于印度,要不是因为印度人口还没有赶上来,中国的人均也要5倍于印度了。两国的科技发展水平和势头更是不可同日而语,尽管海外印度人不乏在科技方面卓有成就的。

实际上,这个问题应该扩大了来问:除了英语这一条,历史上的中国曾经与现实中的印度一样。为什么中国在现在崛起了,而不是历史上的其他时间段?只有解决了这个问题,才能理解印度能不能崛起。

我没有各国的历史人口数据,但如果说鸦片战争时代,中国人口就是世界最多,应该不会离事实太远。人口构成年轻也不是决定性的因素,出生率高,平均寿命低,人口构成自然就年轻。今日中国是近代史上(如果不是整个历史上)老龄化最严重的时代,但今日中国也是崛起势头最旺盛的时代。即使在中国国内,经济发达的地区分布通常也与人口年轻化成逆相关,也就是说,经济越发达,人口越是老龄化。这说明了年轻化不导致崛起,甚至可能是“不崛起”才导致人口的年轻化。这样发达国家的出生率和老龄化是一致的,越是发达的地方,人们越是忙碌,没有功夫养一大堆孩子,也没有养儿防老的必要,加上医卫条件好,自然推高老龄化。至于劳动力成本,且不说今日中国,世界上比印度劳动力成本还要低的地方都多的是,如果劳动力成本低就能导致崛起,那印度怎么办?

中国人的英语教育普及水平现在大概是历史上最高的,但依然达不到全民能说流利英语的程度,也没有这个必要,但印度人英语好是一个迷思。印度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基本上都具有较好的英语能力,尽管印度口音的英语不仅对非英语人士是巨大挑战,对以英语为母语的人士也是不小的困扰(我在不同场合听说过,印度人对此的解释是,“你的英语不正宗”,尽管对方属于祖居加拿大的N代英语族群)。但对于广大非精英印度人来说,会说英语的人并不多。

印度教育是另一个迷思。不同的联合国、兰德(兰德的业务早已超过军事,现在涉足教育、经济、环保、就业等)报告都指出,印度的精英教育发达,但印度的普及教育远远落后于中国,文盲率显著高于中国,将成为印度现代化的重大障碍。但印度精英教育发达也局限于IIT(印度理工学院,而不是误传的帝国理工学院,那在英国伦敦,拥有孟买、马德拉斯、德里、海得拉巴、焦德普儿、果阿等二十来个分校)等极少数院校。IIT是印度总统亲任总督(不知道应该怎么翻译,正式称呼是Visitor,与常用词访问者相同,但这是教会、慈善机构的最高掌门)的精英学府,地位上相当于中国的清华,甚至985中理工科的总和。说一句大实话,985对中国崛起的贡献是巨大的,但中国崛起不是靠985实现的。同理,单靠IIT是拉不动印度崛起的,但这反应了印度的精英治国思想,尽管印度标榜民主国家。

诚然,海外印度人学术有成和管理有方的比比皆是,这与印度人“出道早”有关。印度人聪明勤奋,给予合适的土壤,没有理由不出成果。这与早年中国人其实一样,人们对学术有成的老一辈的海外华人学者如数家珍,以至于有了“钱学森之问”的说法。但无可争议的是,今日海内外华人学者的总体成就远远超过历史上任何时代,否则中国(和海外华人)的科技、产业成就是不可能的。但这又是一个鸡和蛋的问题,学术有成、管理有方的个人并不导致崛起,但崛起导致更多学术有成、管理有方的个人。这是一个简单的“时势造人而不是人造时势”的问题。

印度的国际人缘确实比中国好,从独立后就一直是这样。英国的政治智慧是令人赞叹的。在英国必须“丢失”印度的时候,英国决定好合好散,事实证明这是在印度独立不可避免时维持对印度影响的最好途径,英国对很多前殖民地都是这样的,至今维持着与英国国立不相符合的影响。在这一点上,英国甩出法国两条街,更是甩出俄罗斯两个世纪。部分由于英国的作用,部分由于尼赫鲁的高超政治技巧,印度从一开始就左右逢源。打出不结盟旗号后,印度与“帝修反”统统打得一团火热,与四面为敌的中国恰恰相反。即使在中国崛起而印度呆滞已成大势的今天,西方依然不乏唱好印度而唱衰中国的,发展中国家也不乏到中国要糖、到印度送抱的。

中国崛起了,时势成形了,那印度的时势能不能、什么时候才能够成形呢?

根据中国经验,落后国家要崛起,需要三个要素:

1、朝野有强烈的危机感

2、政府有强大的执行力

3、需要一场文化层面的革命

落后国家一般都不缺危机感,但是否强烈到“穷则思变”的程度,就不一定了。尤其重要的是,危机感和变革要求不能只存在于高瞻远瞩的精英阶层,而普通民众继续浑浑噩噩。指点江山、慷慨激昂的精英和浑浑噩噩、得过且过的民众之间的脱节是很多落后国家和民族的大问题,中国也有过这样的时候。

落后不是一时一事导致的,而是经年累月形成的,要改变也异常困难,有时候外界的强刺激是必须的。鸦片战争把中国的落后本质打出了原形,但八年抗战才真正把中国人打醒了,再不发奋自强,就要亡国灭种了。

印度缺乏这样的外界强刺激。印度人不把英国殖民地时代看作亡国灭种,事实上英国才是“塑造”现代印度的推手,在英属印度之前,现在版图的印度并没有形成一个稳定的完整国家,不管是单一民族还是多民族。印度独立是一条漫长而血腥的道路,但惨烈程度还是与鸦片战争到抗日战争的中国不能比。独立后的印度四处缝缘,这是印度的福音,也是祸水,因为这极大地降低了印度的危机感和改革愿望,从英属印度全盘接过的适合工业文明的法制、政制与农业甚至半奴隶时代的社会现实脱节,原本为保护弱小而设计的法制体系反过来保护了落后,滋长法律上的“死磕主义”,影响了印度的发展。

就印度现实而言,经济、社会改造的负担繁重,但印度继续把宝贵资源投入军备竞赛,浪费时间,浪费资源。实际上,印度太需要中国在80年代实行的“军队为经济建设让路”了。印度的军力足够抵御来自巴基斯坦的一切可能的威胁,只要印度放下陈腐心态,与中国在边境问题上寻求互相可以接受的解决方案,而不是一味坚持不切实际的要求,印度是有条件缩减军备的。中国无意入侵印度,如果不是印度在边境上搞事,再打一场1962年的自卫反击战都没有可能,中国在西藏边境只有少量部队就是证明。相比之下,邓小平“百万大裁军”的时候,中美正打得火热,美国要“联中抗苏”,而苏军还在中国边境陈兵百万,中国依然在对未来和战大势准确判断的基础上毅然决然地大裁军。中国在80年代的“军队为经济建设让路”在很多具体方面(尤其是研发了一半的军工项目)上造成很多损失,影响至今还在,但这是绝对必要的,得益远远超过损失。这提供了启动中国经济改革的部分经济基础,也使得日后重新启动、加速发展包括军工在内的研发项目有了条件。当年硬撑下去的话,结果不是鸡飞蛋打的话,就是继续温水煮青蛙,慢性自杀。

印度教主导对印度的民族心态起了一定的负面作用。印度教强调转世和永恒、宇宙和无穷,作为宗教,这当然有其哲理和魅力。印度教作为佛教的源泉,甚至影响中国。但作为社会主流心态,不免过于消极。种姓制度的核心更是强调安心现实、努力修行、等待来世。不光低种姓的人有“升级”问题,高种姓的人也有升入天界的问题。这在心态上就阻断了上升通道。愿望都没有了,何来行动?时间对于印度教来说是相对的,不存在紧迫感这样的事情。LCA到“光辉”战斗机可以30年研发还不能爽快量产,“阿琼”坦克可以30年搞不定Mk1而直接跳到Mk2接着搞30年,不能说没有受到这样的印度版相对论的影响。但世界不等人,你不紧迫,不等于别人也不紧迫。在这段时间里,中国从搞不定歼8II到推出歼20,从还在59坦的圈子里打转转到俄罗斯坦克竞赛不许99A参加(“不公平优势”),且不说超过世界其他国家总和的高铁和各种碾压行业。

印度的种姓制度在理论上早已废除了,在实际上影响犹存。精英阶层以高种姓为主,普罗大众中则低种姓居多,这还不算大量“不入流”的贱民。印度版的“两少一宽”政策实行多年,成效有限,但导致不少高种姓阶层流向海外,美英加的印度裔精英中不乏这样的。比如说,我女儿医学院班上的印度同学至少一半是婆罗门,这之下还有三个种姓阶层呢,外加贱民。

高种姓的印度人习惯于居高临下、指点江山。他们受教育好,有远见,早就看到印度需要改革了。从尼赫鲁的有声有色,到拉吉夫·甘地的科技兴邦,到瓦杰帕伊的“印度闪光”,到莫迪的“印度制造”,各人的重点不同,但振兴印度的意图是一样的。应该说,很多设想不乏道理,问题是政府或者执政党的执行力。

任何理念或者构想都需要执行力才能实现。比如说,在课堂上,老师不仅要讲授有益有趣的内容,使用正确的方法,还要有足够的课堂控制能力才行,要抓住学生的注意力,要保持足够的课堂纪律,否则什么教学内容、教学方法都是空的。工业发展、项目推进、政策实施,无不如此。对于国家发展来说,政府政策的执行力尤其重要。政策鲜有完美的,但即使不完美,只要大方向正确,有效的执行总还是能把国家向前推进的。最怕就是完美的政策遇到低效的执行,甚至被大量无用功而彻底抵消,那就原地踏步了。

对于发达国家来说,政府政策的执行力来自政府机构的公信力和效率。西方国家的政府理念是:公务员只效忠国家,超越党派。西方国家如何形成这样的政府和公务员队伍,这是另外一个话题,但对于不发达国家来说,政府的公信力和效率不能保证,执行力常来自具有高度纪律、高度凝聚力的政党,或者军队(对于军政府的情况),政府机构只是执行力的壳。在中国,党的一元化领导实际上起到这个作用。不管党内腐败、任人唯亲问题有多大(这些正在反腐和整党中得到纠正),完整、有效的党组织依然是中国政府执政力最可靠的保证,也是党政分离、党军分离的困难所在。

印度的情况则是:既缺乏超越党派而具有高度公信力和效率的政府机构和公务员队伍,又缺乏能起到执政力核心作用的政党架构。多党竞选实际上在根本上否决了以政党为核心的执政力结构,但在某种意义上,精干、高效、以共同理念、目标和行为方式为凝聚力的政党才是散漫、落后的国家所需要的政治架构,但这不仅是一个大话题,也是高度敏感甚至政治不正确的话题。

印度的种姓制度加剧了执政力的挑战。印度经营或许不乏高瞻远瞩之辈,但他们习惯于指点方向,并不屑于身体力行。印度精英的这个特点在欧美也很显著。学术界本来就是坐而论道的,无所谓身体力行,成功的印度教授比比皆是,实际上,民国时代成功的海外华人也大多是这样的。在实业界,成功的印度人士大多投身管理,不管是中管、高管、项目管理,这些“领导岗位”是印度人最孜孜以求的,而潜心“搞技术”、安于当“技术大拿”的并不多。即使在R&D机构里,也喜欢追求团队领导的位置。他们善于、乐于滔滔不绝地用PPT阐述远大构想和时间点,但对于具体的事情,则乐于、善于“交给具体专家去做”。相比之下,中国人或许有不少抱怨玻璃天花板挡住升迁道路的,但也有不少安心于搞技术的,对于具体事情乐此不疲。中国历史上的动荡可能反而促成了知识分子“技不压身”、“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科技救国”、“医卫救国”、“实业救国”、“教育救国”、“空军救国”等很具体的思路,而远离政治。当然,欧美公司里,技术等级较高的专家在待遇上接近中管,硅谷等地方的顶级技术专家在待遇上甚至堪比不小的公司的高管,这也是这些专家安心搞技术的客观保障。

然而,欧美印度精英与欧美现实倒是吻合得不错。印度精英的特点是善思辨、有远见,提出的见解和构思很高大上。发达的欧美具有完整的科技基础和工业体系,具有运转有效的官僚机制作为社会保障,所以执行力不是问题。但把他们空降到印度,执行力问题立刻爆发,所以欧美印度精英回到印度就可以使得印度如何如何是一个想当然的说法。

回到印度,印度的空降政治架构与印度社会实际不相符合,但又不具备以政党为核心的执政架构的条件。尼赫鲁和莫迪的厉害之处就是利用某种共同政治理念,打造了一个超越政党组织的虚拟政党(或者说统一战线),形成较强的执政力。尼赫鲁是世俗主义,莫迪是印度教,前者试图遍及最大的人口基础,后者试图集中在最可靠的人口基础,各有好处,也各有局限。尼赫鲁主义的成功取决于印度的文化革命,要成功消除族群、宗教差异,这是最符合西方政治理念的“进步政治”,但事实证明这很难。莫迪主义的成功取决于打造“印度教的印度”,这在占大多数的印度教人口中相对较容易实现,问题是印度的非印度教人口巨大,这样的做法不可避免地要造成族群割裂,在经济和社会发展遍及所有人的时候,矛盾还容易压下去,到发展不均衡暴露出来的时候,矛盾就容易爆发。印度政治将在尼赫鲁主义和莫迪主义之间摇摆,加上超党派但高效的公务员队伍的缺失,印度政府的政策执政力将成为长期挑战。

人常说,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如果积贫积弱,必有深层的文化原因。鸦片战争打掉了中国人的自我陶醉,抗日战争则打出了生死存亡的危机感,文化大革命进一步打碎了种种传统和思维定势,改革开放和中国起飞在80-90年代得以启动不是偶然的。

中华文明源远流长,博大精深,但到了帝国主义的大炮轰上门来的时候,无疑也已经积弊深重。五四运动开始了新文化运动,但十年文革才完成了五四运动开始的文化层面的革命(历史事件名称和政治概念近似重名,或许老毛当年是有意的)。文革评价是一个巨大的话题,文革是惨烈的,在个人层面上造成了非常多的悲剧。文革本身也只做到打碎旧世界,没有做到建立新世界。但文革使得背满包袱的中国文化归零重启,使得对中国文化大浪淘沙成为可能,使中国有一个打碎陈规、重新检视、继往开来的机会,这是按部就班的渐进改革不容易做到的。与此相似的还有土地改革、工商改革等,最重要的是,这样的文化层面的革命打破了阶级固化和思维定势,在民族心态上解放思想,建立积极而不莽撞、乐观而不乏紧迫感、进取同时追求公平、自强而不傲慢的文化,打通上升通道,调动全民的积极性,才能实现真正的崛起。

历史上的中国与印度有很多相似之处,民国时代留洋人士功成名就的比例可能比现在还高,但“君子动口不动手”、“君子坐而论道”使得他们的学识与中国现实脱节,老毛的“马列主义与中国革命具体实践相结合”是打破中国精英与现实脱节的死结的有效做法,这一传统延续到现在,使得人们在学习西方的时候,不忘与中国具体实践相结合,而不是食洋不化。

对于印度来说,缺乏外来的强刺激,缺乏危机感和紧迫感,缺乏文化的深层革命,在政制上食洋不化,这一切使得印度崛起在可预见的将来继续面临巨大的挑战。但是,这与“小看”印度不是一回事。另一方面,印度“错过了xx革命所以永世不得翻身”,类似的说法在胡耀邦、赵紫阳时代就很流行,当然那时说的是中国,而赶上末班车的是日本和四小龙。

那么,印度会崛起吗?解决了紧迫感、执行力和文化革命的问题后,会的。但什么时候能解决这些问题?现在还看不出来。

  评论这张
 
阅读(6347)| 评论(4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